司徒美堂征文 司徒美堂:生活在美国 只知爱中国

2018-10-04 - 司徒美堂

司徒美堂,原名羡意,字基赞,1868年出生于广东开平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2岁赴美国谋生,在旧金山加入洪门致公堂。1905年,在美洲华侨中创立安良总堂并任总理,支持孙中山的反清活动。抗战爆发后,发起成立“纽约华侨抗日救国筹饷总会”。

司徒美堂征文 司徒美堂:生活在美国 只知爱中国
司徒美堂征文 司徒美堂:生活在美国 只知爱中国

1941年,因被国民政府聘为华侨参政员而回国。1945年 ,在纽约将洪门致公堂改称为“中国洪门致公党”。随后,回国见到国民党腐败不堪且一心打内战,拒绝参加“国民大会”而转赴香港。

1948年5月,呼应中共中央“五一口号”,写了《上毛主席致敬书》。1949年9月,到北京出席新政协,就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此后,又担任过全国人大常委,政协第一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央人民政府华侨事务委员会委员等职。1955年,因病在北京逝世,终年87岁。

司徒美堂征文 司徒美堂:生活在美国 只知爱中国
司徒美堂征文 司徒美堂:生活在美国 只知爱中国

在1949年10月1日的天安门城楼上,一位银须飘动、精神矍铄的81岁老者特别引人注目,他就是名扬海内外的华侨领袖司徒美堂。在旧民主主义革命中,孙中山盛赞华侨是“革命之母”;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中,这位华侨领袖又与时俱进,表现出更为难能可贵的精神。

司徒美堂征文 司徒美堂:生活在美国 只知爱中国
司徒美堂征文 司徒美堂:生活在美国 只知爱中国

■旧金山一美国流氓到华侨餐馆吃“霸王饭”,司徒美堂愤然将他打死,在华侨中名声大振

■同盟会的广州起义失败后,他将北美四所致公堂大厦典押出去筹足了15万元支援国内。辛亥革命爆发后,孙中山回国的路费也由他筹措

司徒美堂征文 司徒美堂:生活在美国 只知爱中国

1880年,12岁的司徒美堂经香港来到美国旧金山,在中国餐馆帮厨。打工之余阅读《扬州十日记》、《嘉定屠城记略》等书,激于义愤加入旨在“反清复明”的洪门致公堂。当时,美国流氓欺负华侨,常来吃“霸王饭”,富有正义感的司徒美堂敢于挺身反抗,加上从小学过武术,常把对手打翻在地。有一次,他把一个美国流氓打伤致死,被捕后差点被判死刑,幸亏华侨人士募捐营救,囚禁十个月才获释。从此,他的名声在旅美侨界广为传扬。

1894年,孙中山在檀香山建立最早的革命组织兴中会。同年,司徒美堂也集合致公堂一些有为青年在美国波士顿组织“安良堂”。这一组织以“锄强扶弱,除暴安良”为号召,司徒被推为“大佬”(即洪门大哥)。1904年,孙中山在美洲宣传反清革命时,他发动洪门热情接待,并请孙中山在家中居住,亲耳聆听了许多革命道理。

1911年春,广州起义失败后,同盟会急需15万美元在国内救急,司徒便将北美四所致公堂大厦典押出去筹足了款项。同年武昌起义后,孙中山由美归国的旅费,也是司徒等人提供。

司徒美堂为人正直,所领导的安良堂会众日增,遍及美国30多个城市。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发起组织华侨筹饷总会。三年间,国民政府财政收入的四分之一靠华侨支援,而美国侨界的捐款又是其中的大项。由于司徒为祖国做出巨大贡献,成为海内外著名的华侨领袖。

■初到重庆时,蒋介石夫妇对他毕恭毕敬,到访必迎,出则搀扶,并拉其入党和许以国府委员之职,但司徒目睹国民党的腐败后拒绝入党和任职

■闻听共产党召开新政协的倡议,立即写成《上毛主席致敬书》,表示愿意参加

抗战初期,司徒美堂曾将强国的希望寄于国民党。1941年,他被国民政府遴选为参政会的华侨参政员,那时他虽年过七旬仍回国参加抗战。到达重庆后,蒋介石夫妇对他毕恭毕敬,到访必迎,出则亲自搀扶到门外。蒋还授意吴铁城拉拢司徒加入国民党,并许以国府委员之职。而司徒此时却目睹了国民党腐败和大后方民众困苦,对国民党感到极为失望,于是便拒绝加入国民党并不肯任官职。

司徒美堂到达重庆的次日,周恩来和邓颖超也到旅馆来看望,八路军驻渝办事处又专为他举行了欢迎大会。此前,他对共产党及其领导的解放区并不了解,听完周恩来向他介绍敌后根据地军民坚持抗战的情况,并亲眼看到共产党人的精神风貌后,他在寄给美国杂志的文章中写道:“通过那次会见,使我确信共产党人正在与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国民党对他们的中伤都是谣言。”司徒美堂回到海外,便呼吁国内各党派团结抗战,反对国民党的独裁统治。

抗战胜利前夕,司徒美堂等致公堂领袖决定组织华侨政党,以便回国参加各党派联合政府。考虑到“堂”字带有太重的旧式帮会气味,1945年3月他在纽约举行的“美洲洪门恳亲大会”上提出将组织改名为“中国洪门致公党”,自己也在会上被选为全美总部主席。

1946年4月,司徒率美洲各地洪门代表回上海参加“五洲洪门恳亲大会”。回国前,他们分别致电蒋介石、共产党和民盟,中共和民盟均复电表示欢迎。惟独蒋介石因坚持一党专制而不愿有其他党派存在,未予答复。此次回国,司徒美堂又看到国民党大员“劫收”时“五子登科”(抢房子、车子、票子、条子、婊子)的种种丑态,痛心疾首地对记者说:“如不用民主力量予以制止,将使国家沦于万劫不复之地。

”6月,司徒美堂前往南京梅园新村拜访老朋友周恩来,接着周恩来又两次回访。在几次长谈中,他看到了中国的希望所在。随后,因蒋介石发动了全面内战,司徒美堂毅然与之决裂,代表进步侨界宣布抵制伪“国民大会”,并转赴香港。

1948年5月,中国共产党发出召开新政协会议的倡议,司徒美堂闻讯激动不已,写了《上毛主席致敬书》,表示拥护共产党的领导,“新政协何时开幕,接到电召,当即回国参加。”翌年1月20日,毛泽东亲笔致信司徒美堂:“至盼先生摒当公务早日回国”。

8月,年逾八旬的司徒美堂最后离开居留近70年的美国,回国出席了新政协第一次全体会议。

■因没有现成的担架去迎接司徒,毛泽东便吩咐用自己的藤躺椅在两边绑上两根扁担似的木棍,制成轿子

■讨论新中国的国名时,有人设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全称后面加注“简称中华民国”。司徒美堂站起来大声说:我坚决反对什么简称,我坚决主张光明正大地用中华人民共和国!

司徒美堂刚到达北平,毛泽东就在香山双清别墅同他会面。那里坡陡,小轿车不易上去,过去来客常在香山慈幼院下换乘吉普车开上去。毛泽东考虑到司徒年高体弱,不便乘坐吉普,嘱咐用担架去接。警卫人员一时找不到现成的担架,毛泽东便出主意,用自己的藤躺椅在两边绑上两根扁担似的木棍,制成人工轿子,并特别叮咛抬的时候要轻要稳,不要晃动。

司徒被接上来时,毛泽东亲迎搀扶,老人大为感动。新政协筹备会经过讨论,将国名全称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

一些代表考虑到以往的传统,在筹备会上提出应在全称后面加注“简称中华民国”的字样。为慎重起见,周恩来邀请了二三十位年逾七旬的辛亥革命以来有影响的代表人物,在东交民巷六国饭店举行午宴,就国名问题听取意见。

司徒美堂站起来发言说:我是参加辛亥革命的人,我尊重孙中山先生,但对于中华民国这四个字则绝无好感。理由是中华民国与“民”无涉,最近22年来更给蒋介石CC派弄得天怒人怨,真是痛心疾首。我们试问,共产党领导的这次革命是不是跟辛亥革命不同?如果大家都认为不同,那么我们的国号应该叫中华人民共和国,抛掉又臭又坏的中华民国的烂招牌。

仍然叫中华民国,何以昭告天下百姓?我们好像偷偷摸摸似的,革命胜利了,连国号也不敢改。我坚决反对什么简称,我坚决主张光明正大地用中华人民共和国!

司徒美堂的话语铿锵有力,博得全体在座者的一片掌声。马寅初、沈钧儒、陈嘉庚纷纷发言表示赞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名就这样正式确定。

■长期在美国社会中生活,最后在中国民主革命的大潮中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司徒美堂自幼漂洋到美国,在那里生活了近70年。他所在的旧金山是旅美华侨聚集的中心,因当年闯海外者有许多是东南沿海失业且敢斗的旧式会党成员,又受美国西部牛仔的作风影响,造成当地帮会林立和械斗不绝的风气。在内讧纷争和外受美国人歧视压迫的社会环境中,早年的司徒美堂投身于洪门,以旧式会党的落后方式捍卫自己和周围华侨的利益。

历史证明,没有先进政党组织方式的堂帮,最终难以适应现代社会的进步且容易为黑势力所利用。

司徒美堂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他勇于跟随历史的潮流汰旧逐新。他在追随孙中山反对满清的过程中,也受到近代民主思想的熏陶。他虽与国民党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却无法容忍其独裁与反动,最后在共产党身上看到了民族的希望。

他在国内民主革命潮流的影响下,毅然决定将旧式堂会发展成新式政党,垂暮之年还回到祖国参加建设。由于司徒美堂目睹近代中国的荣辱兴衰,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痛楚,站立起来的新中国才使他感到无比欣慰。司徒美堂晚年撰文说:“我还能看见中华民族有昂首挺胸的这一天,使人吐了一口憋在心里几十年的‘弱国之民’的闷气”。由爱国走向追求民主并拥护社会主义,司徒美堂老人是侨界光辉的榜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