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农民赵作海冤案始末

2019-01-07 - 赵作海

此案几乎是5年前湖北“佘祥林案”的翻版。

十多年前,河南两村民赵振晌和赵作海发生冲突后,赵振晌失踪。1年后,村民发现一具无头尸体,认为就是赵振晌,警方遂将赵作海带走。后来,赵作海以故意杀人罪被判死缓。谁曾想到,就在“杀人犯”赵作海服刑11年后,“死者”赵振晌突然回到村里。

河南农民赵作海冤案始末
河南农民赵作海冤案始末

2010年5月,河南省高院认定赵作海案系错案,宣告赵作海无罪,同时启动责任追究机制。

被害人“复活”,“杀人犯”已服刑11年

“杀人犯”赵作海入狱前,家住河南省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

2010年5月9日,当获知58岁的赵作海已被无罪释放即将回到家乡时,乡亲们不由得聚在村口,想看看经历了11年牢狱之灾的赵作海现在是什么样子。之前,还有一件事令乡亲们震惊,当年,被赵作海“杀死”的赵振晌突然“复活”,从太康县回到了家中。以往平静的村子如同炸了锅,变得不再平静。

河南农民赵作海冤案始末
河南农民赵作海冤案始末

2010年4月30日,“死亡”十多年的赵振晌出现在赵楼村村支书李忠厚面前,一声“老亻表”的问候,让李忠厚吓了一跳。“你不是死了吗?咋、咋又回来了?”李忠厚惊问。

赵振晌说,自己没死,这些年在外,一直靠卖瓜子、衣服等东西谋生,这次回来,主要是因为得了偏瘫。随后,赵振晌向李忠厚要求吃低保。至于当年为何突然失踪,赵振晌说,当年和赵作海打架时,砍了赵作海几刀,以为把赵作海砍死了,心里害怕就跑了出去。

河南农民赵作海冤案始末
河南农民赵作海冤案始末

赵振晌的突然现身,令很多人难以置信,后来为了证明身份,赵振晌只好让大家查看了他肚子上的疤痕。此刻,村民再度想起了十多年前的往事。

1997年10月30日,赵作海和同村村民赵振晌因故打架,之后,赵振晌失踪。在赵振晌亲属报警后,柘城警方将赵作海带走,关了20多天后被放回家。

河南农民赵作海冤案始末

事情过去一年后,赵楼村村民淘井时,发现一具没有头、没有四肢的尸体,村民们都认为是失踪一年的赵振晌,赵振晌的亲属也认为这是赵振晌的尸体,便再次报警。这样,赵作海成为重大嫌疑人被柘城警方再次抓走。2002年12月5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赵作海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判决后,赵作海未上诉,开始在位于开封的河南省第一监狱服刑。

当年,关于赵作海和赵振晌打架的原因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因为经济纠纷;另一说法是因为两人都和同村妇女杜某相好,遂产生矛盾。当年,商丘中院的判决书表明,赵振晌、赵作海均与同村某妇女有私情,因此发生争斗,赵振晌持刀追打赵作海,赵作海杀死赵振晌。

2010年4月30日当晚,赵作海的亲属听说赵振晌已经回到村里,确认无误后,立刻拨打110报警。当晚,赵振晌被带走。赵作海的亲属们非常兴奋,决定到监狱向赵作海“汇报”详情。

2010年5月4日,按照监狱的会见管理规定,赵作海的叔叔赵振举、姐姐赵作兰、妹妹赵小兰一同来到河南省第一监狱。见面时,赵作海看起来精神不错,当亲属们告诉他赵振晌“复活”的事情后,赵作海先是连问了两次,接下来沉默了一段时间,然后开始失声痛哭,在场的亲人也泪流满面。

赵作海说自己冤枉,冤得很,确实没杀人,是屈打成招。为了证实民警打人,他还让亲属们查看了他头上被枪砸留下的伤痕,他说自己这些年是“忍辱偷生”。

平反昭雪,多名当事人人生改变

商丘中院在得知赵振晌“复活”之后,立即会同检察人员调查详情。从赵振晌本人处了解到:1997年10月30日夜,他对赵作海前往杜某家心生怨气,就携自家菜刀赶到杜某家向赵作海头上砍了一下。由于害怕赵作海报复,也怕把赵作海砍死,他收拾了一些日常用品于10月31日凌晨骑自行车离开家乡,身上只带了400元钱和被子、身份证等。那之后,他辗转各地以捡废品为生。去年他患了偏瘫无钱医治,这才回到村里。

5月初,赵作海案经媒体曝光后,舆论一片哗然,此案被称为河南版的“佘祥林案”。

5月5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听取赵作海案件情况汇报后,决定启动再审程序。5月8日,河南省高院召开审委会,认为赵作海故意杀人一案是明显错案。审判委员会决定:一、撤销省高院(2003)豫法刑一复字第13号刑事裁定和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2002)商刑初字第84号刑事判决,宣告赵作海无罪。

二、省高院连夜制作法律文书,派员立即送达判决书,并和监狱管理机关联系放人。三、安排好赵作海出狱后的生活,并启动国家赔偿程序。

5月9日,河南省高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赵作海一案的再审情况,同时启动责任追究机制。当日,当得知将被释放的消息时,赵作海涕泪横流,失声痛哭。此前,赵作海入狱后两次获减刑,先后被改判为无期徒刑、有期徒刑20年。当日,河南省第一监狱帮赵作海清点、收拾了私人物品,提出他电子消费卡上的1277.2元余款。当日8时许,赵作海走进省高院在监狱设立的庭审现场,赵作海当庭被宣布无罪释放。

出狱后,赵作海先是和妹夫余方新赶往山东临沂,看望在此打工的妹妹。随后,回到妹妹所在的河南省柘城县老王集镇余庙村的家里,等候多时的村民将他围到中间问长问短,赵作海上穿一件蓝白相间的T恤衫,下着一条蓝色裤子,表情看起来很憔悴。他对乡亲们说,自己刚从狱里出来,两天里一直没怎么睡觉。

据一些乡亲说,赵作海的冤案都是“一个女人引起的”,这个女人姓杜,十多年前,村里的赵作海和赵振晌都对她有感情。赵作海和赵振晌原本是从小玩到大的前后院邻居,关系不错,两人曾一同到陕西延安打工三年,后来由于经济纠纷反目成仇。赵振晌一直认为,赵作海曾经黑过他在延安打工的1800元工钱,多次找赵作海讨要,遭到拒绝。

赵振晌刀砍赵作海后,连夜逃离家乡。十几年里,赵振晌去过安徽、陕西、湖南等地,在河南太康县就生活了六七年。流浪在外,他靠拾破烂为生,一直过着单身的日子,因为没有子女,他也一直没有回过家。他没有换二代身份证,也从来不敢向别人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担心被公安机关找到。

2009年7月下旬,赵振晌回到住处后突然昏迷不醒,好心的邻居将他送到了医院,经医生诊断是脑血栓,抢救过来后就出现了偏瘫。2010年4月7日,他的病情再次加重,他便向房东说出了实情,对房东表示了自己想回家的愿望。5月2日,好心的房东租了辆面包车将他送到老家。

赵振晌说,因为患了偏瘫,目前没有自理能力,想通过国家政策领取低保,所以才回到了老家。在柘城县王老集乡大柴村卫生站输液室,赵振晌躺在病床上打点滴。56岁的赵振晌头发花白,脸上胡子拉碴,双目浑浊呆滞,显得十分苍老,他的左手和左脚不听使唤,走路困难,上厕所需要人搀扶。

说起十多年前的那场“血案”,赵振晌黯然神伤,他不承认是因为男女私情,说为了那1800元打工血汗钱。赵振晌说:“赵作海在牢里过了11年,我也流浪了13年呀,都是那次打架,现在想想真不值得,说实话,这些年我心里也不好受,在这件事上,我们两个都是受害者,都有损失。如果他愿意跟我和好,我也愿意,仇家宜解不宜结。”

其实,这些年日子过得很不如意的还有一名当事人杜某。

杜某说:“当年,我和赵作海同时被关押在老王集派出所,民警非要我承认和赵作海相好,两人是因为我打架的,而且民警让我跪在木棍上,用木棍打,用皮鞭抽,问赵作海杀人时,我在不在场,我说我不知道。”

如今赵作海被释放了,案件水落石出。2010年5月11日,杜某来到了赵作海家,问赵作海是否见了赵振晌,说这十几年,因为赵作海的事情,她受尽了歧视和委屈。村里对她说法很多,让她连赶集都抬不起头来。她认为这一切都是赵振晌的侄子报案引起的,希望赵作海能陪她一起去向赵振晌的侄子讨个说法。赵作海感谢杜某对自己两个孩子的照顾,说等自己拿到赔偿,一定会陪她去讨要说法。

公检法三家为何一错再错

对于此案,河南省高院院长张立勇说,出现了这样的判决,三家办案机关都负有责任,错误的原因,是没有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也没有坚持疑罪从无的原则。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负责人承认,赵作海案存在刑讯逼供重大嫌疑,有关部门已组成专案组对案件侦破过程重新展开调查,并启动责任追究机制。

从2010年5月8日开始,当地警方已使用挖掘机,挖开了赵楼村村西藏匿无头尸体的机井,找到了当年无头尸体已腐化的头部和两只手臂,并送往公安部进行DNA鉴定。商丘警方有关负责人说,在这起案件中,有些疑点没被引起足够重视:一是警方确认无头、无四肢尸体为赵作海所杀后,没有追查凶器,也没有确定凶器所能造成的伤痕是否与尸体的伤痕相符。

二是当时尸体高度腐败,先后做了四次DNA都未确定死者身份,把尸体确定为赵振晌有主观色彩。三是当时警方根据残尸,对死者身高进行了确定,为1.70米,但实际上失踪的赵振晌身高只有1.65米左右。

具体到检察院方面,该院有关负责人称,警方两次将该案移交商丘市检察机关后,都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要求补充侦查,而警方坚持认为赵作海是杀人凶手,不能放人。赵作海被羁押3年零3个月后,该案被上级政法机关列为重点清理的超期羁押案件,2002年8、9月份,公安机关将此案件提交商丘市政法委研究,当时组织了一个专题研究会,经过集体研究,认为此案具备了起诉的条件,检察机关才决定受理。

商丘市检察院检察长王广军说:“我们检察院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坚持自己的意见。”

从法院环节来看,从公诉到判决,该案的审理在法院仅经过20多天。法院全部采信了公诉人的意见,而公诉人的意见其实就是公安部门的意见。在法院庭审时,赵作海和他的辩护律师都否认了杀人一事,但法院认为,赵作海曾经在公安环节做了9次杀人的笔录,却在法庭上声称自己没杀人,其言不可信。这样,“赵作海案”失去了最后一次纠错的机会。

既然没有杀害赵振晌,那么赵作海为什么要认罪呢?答案只有四个字:刑讯逼供。

提到自己当年挨打,赵作海说,简直是生不如死,从抓走那天就开始挨打,拳打脚踢,现在头上的伤疤都是用枪头打的。警方用擀面杖一样的棍子敲脑袋,敲得头发晕,还在头上放鞭炮,一个一个点着了炸头,让人没法睡觉……赵作海说,再硬也挺不住,后来说不要打了,让说啥就说啥……

如今,因为赵振晌的“复活”,赵作海终于获得平反昭雪。

5月11日,老王集乡党委书记送来1000元生活费,并派来施工队拆除了赵作海的老房子,重建新房。当日,商丘中院一位副院长来到赵作海家中,递上一个5000元的信封,并向赵作海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表示道歉。还是当日,商丘市政法委书记王建民、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宋海萍、商丘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王广军、商丘市公安局局长许大刚共同看望了赵作海,送来1万元慰问金。

王建民代表政法部门表示歉意,说这是商丘政法部门的耻辱,现在就要依法纠正这个错案。

5月12日,商丘市检察机关正式立案,成立由纪委牵头的16人调查组,查究赵作海案的相关责任人。目前已对三名涉嫌刑讯逼供的公安人员采取刑事拘留措施,这三人当时都是办案组成员,分别为:郭守海(50岁,现柘城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刑警)、周明晗(38岁,现任柘城县公安局申诉科指导员)、李德领(44岁,曾任柘城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现任缉毒大队队长)。

现郭守海、周明晗已被刑拘,李德领在逃,警方正在追其下落。5月14日,当年“赵作海案”的审判长张运随、审判员胡选民、代理审判员魏新生已经停职接受调查。

妻离子散,何时能够真正回家

5月11日,赵楼村西赵作海家。

赵作海来到自己的老宅,见眼前的几间房屋已破败不堪,屋檐上瓦片残存,风雨可穿过窗洞直接灌进室内。院中菜地一片荒芜,屋后的围墙已成断壁残垣,屋前长满青草。院门已然陈旧,但门框上“赵楼0019”的门牌仍依稀可辨。

赵作海顿时哭出声来,此时此刻,他能否找回十多年前家的感觉?

赵作海的邻居赵伯摇头叹气说:屋子荒了十多年了,赵作海虽然人脾气大,但能力还是很强的,以前他经常去外面打工做泥瓦匠,手头宽裕,在村里算是殷实人家。

赵作海涉案后,这里已是妻离子散,人去楼空。

赵作海前妻叫赵小齐,二人育有4个孩子,三男一女,当时大儿子才13岁,二儿子9岁,最小的儿子只有6岁。1999年案发后,丈夫被抓走,赵小齐也被当地公安羁押。后来迫于生计,赵小齐改嫁给附近高辛镇刘庄村的刘本云,并带走了女儿和小儿子。目前,女儿已出嫁到安徽蒙城县,赵小齐改嫁后又生了一个男孩,目前已上中学。

47岁的赵小齐身材矮小,肤色黑黄,眼神木讷,穿着暗红色褂子、黑布鞋。即使在邻居面前,她也低着头,躲避所有人的目光。说起前夫的事,赵小齐哭成一个泪人,她说:“我没有打算抛弃他,我是真养不活几个孩子了。”对于十多年前的往事,赵小齐不愿多谈,但她坚定地说,当年井里尸体被发现后,她曾被警方关在乡里一酒厂一个多月,其间被罚跪并遭毒打,看押人员要求她指认赵作海杀人,承认尸体的包装袋是自己家的,但她一直咬牙否认前夫杀人。

2010年5月初,赵小齐得知赵振晌“复活”了,此事又深深地刺痛了她,她血压升高,头痛难忍,当日就被送到医院治疗。赵小齐的现任丈夫刘本云说,赵作海出事前,赵小齐非常能干,他们家原有9亩地,收割犁地不用机器,赵小齐一人都能应付下来,再嫁到这里后,累活儿她都干不了了,只能做做家务。

赵作海的四个孩子中,大儿子和二儿子留在了赵楼村,从此成了没人管的“孤儿”,两个孩子只好找到平时待他们不错的杜某。从此,杜某种赵作海家的9亩地,两个孩子吃住在杜某家。四个孩子的命运从此被改写:大儿子在父亲出事后立即退学了;二儿子读到小学三年级辍学;女儿则一直没有上学;小儿子也是小学没毕业就辍学了。目前弟兄三人都没有结婚成家。

如何赔偿?

5月13日,商丘中院一次性支付赵作海国家赔偿金50万元,生活困难补助费15万元,两项共计65万元。之前,赵作海以公安机关刑讯逼供、检察院错误批捕、法院错误判决为由,向商丘中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要求赔偿冤狱4019天各项损失120万元。

相关阅读
  • 赵作海案件始末 国家赔偿65万换其11年自由(图)

    赵作海案件始末 国家赔偿65万换其11年自由(图)

    2019-01-07

    赵作海案件始末,又一次把这个发生在很久以前的案件呈现在人们面前,这是一桩被反复提及的案件,教训是深刻的,需要每位司法工作人员铭记。人命关天,而同样重要的,还有人身的自由,没有人身自由的人,不是完整的人。

  • 呼格吉勒图赵作海 赵海均:呼格吉勒图与赵作海背后的那些事

    呼格吉勒图赵作海 赵海均:呼格吉勒图与赵作海背后的那些事

    2019-01-07

    近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对呼格吉勒图故意杀人、流氓罪一案作出再审判决,撤销该院(1996)内刑终字第199号刑事裁定和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1996)呼刑初字第37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无罪。

  • 赵作海开旅馆 因为权健 我成了赵作海最痛恨的记者

    赵作海开旅馆 因为权健 我成了赵作海最痛恨的记者

    2019-01-07

    编注赵作海,为轰动一时的谋杀冤案主角。赵作海我应该是写赵作海稿子最多的中国记者。从2010年到2015年,先是作为记者,最后一次是自由作者,我一共写了七八篇赵作海题材的稿子,每篇都有新料,因为赵作海出狱后的经历过于曲折。

  • 赵作海冤案警察上吊 媒体盘点10起冤案追责情况:赵作海案等3起已追责

    赵作海冤案警察上吊 媒体盘点10起冤案追责情况:赵作海案等3起已追责

    2019-01-07

    16日,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发布消息称,内蒙古检察院决定成立调查组,对检察系统造成呼格吉勒图错案负有责任的人员展开调查。内蒙古检察院成立呼格案调查组也意味着,继12月15日内蒙古公安厅和内蒙古高级法院宣布对呼格案相关人员启动调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