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井宪次成名 川井宪次与他的品川记忆 《toco toco》探访作曲家川井宪次

2018-11-20 - 川井宪次

“toco toco”是法国的有线电视“Nolife”上播出的一档迷你节目,节目主要通过日本各界的创作人对自己生活周边的一般人所不为人知的场所进行介绍,从一个比较特别角度来了解这位创作人本身。这个地方可以是街区、可以是咖啡店、可以是电影院,笔者特选了该栏目最近的一期,从一个您平常接触不到的角度来走近在日本影视界非常知名的作曲家——川井宪次。

川井宪次成名 川井宪次与他的品川记忆 《toco toco》探访作曲家川井宪次
川井宪次成名 川井宪次与他的品川记忆 《toco toco》探访作曲家川井宪次

节目组来到的是川井的出身地也是他工作室的所在地:东京都品川区。首先剧组跟着川井来到的地方,是品川神社。

对于住在北品川的人来说,这里应该是再熟悉不过的场所了,川井小时候也经常来这里玩,这里环境幽静,背后又是山,非常适合在这里建个“秘密基地”和小伙伴们一起捉虫玩耍什么的。

川井宪次成名 川井宪次与他的品川记忆 《toco toco》探访作曲家川井宪次
川井宪次成名 川井宪次与他的品川记忆 《toco toco》探访作曲家川井宪次

品川神社的鸟居

到了6月,在5日到7日品川神社这例年都会举行品川神社例大祭,又称北之天王祭的祭奠活动,各种日本传统的小吃都会出摊,玩的也有,非常热闹。最吸引川井的要数6月7日抬神轿的活动。和其他地方的抬神轿不同,神轿的行动,会根据笛子与太鼓的节奏来变换,就像通过音乐来指挥神轿一样,川井听着那太鼓的声音也非常希望把这样的形式在自己的音乐中运用起来,根据这个想法制作出来的,就是在押井守监督的《攻壳机动队》系列第2部剧场版《INNOCENCE》中的主旋律“傀儡谣”。

川井宪次成名 川井宪次与他的品川记忆 《toco toco》探访作曲家川井宪次
川井宪次成名 川井宪次与他的品川记忆 《toco toco》探访作曲家川井宪次

川神社例大祭所使用的和太鼓

接着川井带着剧组粗略地看了一番东海道。东海道是连接当时的江户(东京)和京都的主要路线,而品川是从日本桥出发后五十三站的第一个站,在东海道建成后的17世纪初发展成为一个重要的城镇。为旅客提供了食品和住宿,形式就像现在品川的酒店,就是品川宿。

川井宪次成名 川井宪次与他的品川记忆 《toco toco》探访作曲家川井宪次

刚出日本桥的旅客,一般第一天都会在这里享受并留宿于此。逐渐,这里也越来越繁华,但仍保留了沿线的许多小寺庙,是个现代化与古朴文化相结合的街区。川井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

品川宿这买金枪鱼的店,看上去非常古朴

剧组到这采访的时候正好是樱花满开的季节,大家会到这的公园来赏花,想前文说到的祭奠也会在这举行,路边也摆着这各种各样的小吃。说着说着,川井也嘴馋了,买了瓶啤酒与鸡肉串,这也是川井逛庙会的“例行公事”。

一路的闲聊闲逛结束了,下面跟着川井进入他在品川的工作室AUBE Studio,平常的他基本一天都待在工作室,作曲、录音与混音的工作都在堆满了各种器材的工作室里进行。

川井宪次的工作室AUBE Studio入口

楼梯的两旁挂满了他所接手过的作品

看着着玲琅满目的器材,自然是容不下交响乐组。要进行交响乐录音的时候会到另外的工作室进行录音。

工作室室内的全貌,桌上还摆着《东之伊甸》的马克杯

川井曾经的目标是成为器械师,主要负责调音、混音方面的工作,平常的兴趣就是把玩吉他。川井大学上的是东海大学的工学部原子力工学科,名字听着很帅,但对他来说实在要命了,渐渐成绩也跟不上了,总是不及格,就选择了退学,退学后每天在家玩吉他,于是就往这方面去摸索今后的道路。

接着去了专门学校尚美音乐院,进了专门学院,妹子很多,净是在玩了又学不进去。之后组了乐队,偶然参加了一次比赛之后取得了优胜,川井个人认为这次也是纯属偶然。拿到了奖之后,主办方之一的事务所就试着问他,希望让他的乐队出道,在以乐队为单位进行曲子的创作之后,久而久之就成为了作曲家。说起这事川井自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自己和别人不同,和那些努力派不同,自己完全是走对自己来说比较轻松的路线,没吃过苦。

在川井上小学、中学的那段时间,在日本掀起了法国流行乐、西方音乐的热潮,当时大家热衷于披头士的音乐,川井则更偏向法国流行乐,憧憬雷蒙德·勒菲弗(Raymond Lefebvre)、弗朗西斯·莱(Francis Lai)还有美国的伯特·巴卡拉克(Burt Bacharach)这样的作曲家。非常喜欢他们的那种音乐,给人一种温暖人心的感觉。说起他们,川井就开始滔滔不绝。

虽然说着喜欢,然而川井对自己所憧憬的这种音乐完全不了解,反而自己更加擅长的是那种“恐怖”的音乐,因此川井不仅因为众多的动画音乐而成名,为《午夜凶铃》《预言》《奇谭》《怪谈》这类电影做的配乐在日本电影界也是赫赫有名。

在川井看来,为这类电影做的配乐也说不上是“恐怖”,而是为了引出人们内心深处的情感包括爱与残酷而创作的音乐,并不是为了要吓人,而是通过音乐深入到人感情的内部。这方面的音乐,让川井感到最满意的是《风人物语》,但在做的时候反而没感觉。

关于作曲,在接到订单时,首先要做的是理清作品本身的概念,把从监督、制片人或者是音响方面的负责人那听到的信息搞懂,川井首先决定的是乐器的配置。《INNOCENCE》的时候,押井守监督首先提出的要求,是想把太鼓引入这部的音乐,“因为声音很棒,听起来也让人有跃动感。

”然而川井敲打了之后,若是以太鼓的声音为主,怎么都和这画面不符,如果以鼓为主的话,整体就会缺少旋律,整个画面看起来像是黑白一样,但这曲子本身很帅,川井怎么也不想放弃,于是就问了押井,“不如把这首唱起来,怎样?”在当时保加利亚女声合唱团(Bulgarian Voice)在日本非常受欢迎,川井就想让这种合唱形式配上太鼓的节奏,应该很棒,于是火速联系上了当地专门唱和声的专业人士。

结果他们告之,我们只会唱民谣,并不懂这种写在谱面上的音乐。

川井也没写过民谣,这咋办,好办呀,虽然没写过民谣,但音头是写过的,这也是日本的古典音乐该懂了吧。当时试了一位唱民谣的声音,正合适,但民谣是一个人唱的,就想如果能合唱就好了,当时还没有这样的形式,押井守监督也摸不着头脑,但想着“但不是很帅吗,就这样啦”,就成了之后的“傀儡谣”。

川井一直在品川这个地方做着音乐,并没有想到自己的音乐能够在世界范围内受欢迎,最早在法国的一个活动中听到观众的好评时,自己的音乐也被大家听到,并且受到好评,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

最后,川井说了自己最喜欢的一句话,“一期一会”。一期一会原本是日本的茶道用语,现在通指人的一辈子只有一次的缘分、机会,寓意是让人懂得珍惜。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