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旭刚是开化哪里的 占旭刚:三连冠太诱惑我 这张老脸跌在地上(图)

2018-10-16 - 占旭刚

特派记者冉雄飞雅典报道 两届奥运会金牌得主占旭刚失败了,而且败得那么彻底,在退场面对电视镜头时,这位东方大力士情不自禁地哽咽了。

但当记者在8月20日下午再次见到占旭刚时,已经感觉不到太多的沮丧和伤感。“一些坎坷的回忆,一身无法摆脱的伤病,一个不圆满的结局!”这就是两届奥运会冠军,东方力王占旭刚给自己近二十年举重生涯的结束语。

占旭刚是开化哪里的 占旭刚:三连冠太诱惑我 这张老脸跌在地上(图)
占旭刚是开化哪里的 占旭刚:三连冠太诱惑我 这张老脸跌在地上(图)

三连冠,多大的诱惑

“很多人都在为李宏利抱不平,但我不这么看。他有实力,也很年轻,但我能来这里也不是没有实力。队内最后一次内部测试时,我赢了他,所以我来了。生活中总是充满着竞争和压力,我不愿意做一个失败者。从2002年复出之后我一直在努力,让我来雅典就是努力得到的汇报。”

占旭刚是开化哪里的 占旭刚:三连冠太诱惑我 这张老脸跌在地上(图)
占旭刚是开化哪里的 占旭刚:三连冠太诱惑我 这张老脸跌在地上(图)

作为一个运动员,即使像占旭刚现在输得“体无完肤”,也并不代表他真的失败了。“可能用‘赌博’这个字眼形容不太恰当,但举重中心和教练组最终决定让我来参加奥运会,这实质上就是一场赌博。如果让李宏利来,最多是争一块奖牌,但如果让我来,也许能够拼到一枚金牌。他们可能这么想,比赛之前我也这么想,但没想到比赛砸了!”

占旭刚是开化哪里的 占旭刚:三连冠太诱惑我 这张老脸跌在地上(图)
占旭刚是开化哪里的 占旭刚:三连冠太诱惑我 这张老脸跌在地上(图)

占旭刚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后选择了退役,但在2002年全运会上再度复出。又一个四年,他又一次站在了奥运会的比赛场上。和记者一同走出奥运村时,占旭刚感叹:“奥运会三连冠,多大的诱惑啊,一般人想都不敢想,我有这个机会,当然要努力一下。

占旭刚是开化哪里的 占旭刚:三连冠太诱惑我 这张老脸跌在地上(图)

来之前,我也做好了失败的准备,而且失败的机会很大。但毕竟想圆满地结束自己的举重生涯。人生也许就是这样,总有那么多的人都不能圆梦成功。现在我想通了,人这一辈子不可能处处圆满,有缺憾反而让人生的记忆更丰满。”

烦透了那堆铁疙瘩

占旭刚复出后成绩回升非常快,不到两个月,他就把成绩恢复到抓举160公斤,挺举190公斤,天生神力的他似乎就是为这个运动而生。但在2002年底参加世界锦标赛时,他的左膝意外受伤。“可能就是恢复太快了,而自己也有些急,所以才受了伤。

受伤之后对我影响太大了,虽然我在短期之内已经把力量恢复到最佳状态,但因为伤病使我的比赛动作总是不稳定,最关键的是严重影响了我的正常训练。最近两年,每天训练结束后,膝盖上就会拖着一个大冰袋,但睡醒后还得参加训练。

成绩也是,刚刚能挺到200公斤以上,马上膝盖就积水了,只能停止训练。两天之后恢复训练,但成绩又下去了,形成一种恶性循环——膝盖永远好不了,成绩也永远提升不上去。这种感觉对运动员来讲是最大的折磨,但我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却不愿意选择放弃。””

占旭刚实际上有很多机会让他彻底选择退役,但他不断地鼓励自己往前冲,这种发自内心的动力连他自己都理解不了,“1996年我就想退役,但当时年轻,退不了。2000年奥运会后终于退了,但一年多后又复出了,然后撑到现在。

这次比赛砸了,我想不退都不行了。不过,要是成功了,也许还要撑到2008年。每天对着一堆铁疙瘩,你们觉得枯燥,我也很烦!这种发自内心对杠铃的这种厌恶,其实是从19日比赛结束后才突然有的。举重这种强体能的运动项目,完全拼实力,没有太多技巧,喜欢它这么多年,现在想起来都不可思议。”

虽然是一个失败者,但20日下午约请占旭刚做节目的媒体非常多。在同车赶往新闻中心的路上,中央电视台的一位记者对着占旭刚说:“待会儿做访谈你不要紧张,因为是王涛(前奥运会乒乓球冠军)和你对话。”在2002年,占旭刚和王涛以央视特约评论员的身份,参加了釜山亚运会的转播。

他们两人当时同睡一屋,也共同探讨过“复出”的话题。“王涛当时还说也复出呢?看他现在多潇洒,要是以电视台评论员身份参加奥运会,那多轻松,至少不会像我那样把这张老脸都跌到了地上。奥运会就是一个砸老将、摔名将的地方,孔令辉、孙福明、我,还有那么多世界名将,运动员不服老不行啊。”

边娶媳妇边上学

占旭刚的女友姚健是一位空姐,两人相恋已经六年。雅典失利后,他马上就给女友打电话商量婚期,“女孩子拖不起,关键是双方老人都等不及了。这回她真的要停飞了,我也真的要退役了。”

上届奥运会,临时修改航线赶到悉尼的姚健,亲眼目睹了自己的未婚夫在奥运赛场上的辉煌。但这一次,姚健却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赶到雅典,“比赛最重要的底气还是实力,特别是举重这种纯力量的项目。2000年之前无论谁到现场助威,结果可能都是冠军,但现在实力下降了,加上又有伤病,即使19日正常发挥,我感觉自己最多能拿个铜牌。所以谁来了也没用,也许她来了,反而会让她更失望!”

占旭刚复出前是浙江省第二体工大队的副大队长,从雅典回去后,他就可以重新上任了,因为浙江省体育局一直给他留着这个位置。而专程赶到雅典的浙江体育局局长,也在20日约请占旭刚到奥运村外面吃饭,准备给他“压压惊!”“我在赛前就告诉他们可能争不到奖牌,但他们也和代表团领导一样,对我充满着信心。这一回我倒是很快就调整过来了,可能他们失望更多。”占旭刚有些抱歉地说。

1996年获得奥运会冠军后,占旭刚成为了浙江大学的学生,但直到今天他还没有毕业。因为常年参加训练,他连自己上了多少课时,学的是什么专业都淡忘了。这次正式退役之后,他准备“边娶媳妇边上学!”“如果不是做运动员,大学都毕业两届了,真的感觉脑子里的东西不够用,没有文化寸步难行呀!”

在奥运会新闻中心门前,记者与占旭刚告别,“如果真的要选择未来,在做官、做学生和做教练之间,你真的想好了做什么了吗?”这是我的最后一个问题,也是占旭刚离开运动场后的人生选择,“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走着看吧。无论怎么样,新郎官是要先做的!等着喝喜酒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