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没喝孟婆汤的结果】孟婆汤是什么味道

2020-02-15 - 孟婆汤

若干年后,大概人们会记住这样的我:这是一个良心还未泯灭的鬼卒,生前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渣,死后是一个有着高尚情操的鬼卒。

我是怎么死的?开玩笑,我会告诉你,我是躲在大衣柜里从十八楼扔下去的嘛?

【前世没喝孟婆汤的结果】孟婆汤是什么味道
【前世没喝孟婆汤的结果】孟婆汤是什么味道

说正事。其实也没啥正事,说起来地府这个地方挺无聊的。介绍一下我现在生活工作的这个地方吧。

阴间并没有你们想的那么恐怖,阳间有的,这里基本都有,阳间没有的,这里也有。比如靠近酆都城南门的地方,本来是一个自由市场,来来往往的没来得及投胎的鬼混啊,在这里吃吃喝喝,玩玩耍耍,卖糖人的,打把势的,说相声的,摆地摊卖A片儿的,碰瓷儿的,拉活的,你若够细心,或者穿的够好,你还能碰见暗地里挥舞着手绢的娼妓——在这地方的娼妓,都比较低级。上了档次的,都在城里。

【前世没喝孟婆汤的结果】孟婆汤是什么味道
【前世没喝孟婆汤的结果】孟婆汤是什么味道

鬼魂颇多,一度鬼满为患。都是还没机会投胎的,为什么呢?因为阳间不让生那么多孩子呀,这些个鬼啊魂啊,寿终正寝的,实行摇号,枉死的,就等着吧,运气好了,家里给的钱多,能在城门口的市场混个摊位,运气更好的,比如我,能在衙门里弄个差事。

【前世没喝孟婆汤的结果】孟婆汤是什么味道
【前世没喝孟婆汤的结果】孟婆汤是什么味道

酆都城的西门,也就是正门,外面环着一条挺宽的河,对,就是传说中的忘川河,也不知道是谁给起的这个名字,诗意浓浓,骚气外露。不过我估计这位起名字的人要是亲眼看见这条河,他可能就不会起这个名字了,因为这条黑泥滚滚,红波泛滥的一条河,实在是一点诗意也没有,相反的,这河水里面一上一下的都是掉下去的鬼魂,传说只有心地善良的人才有资格过河,如果生前作孽,就只有下河张牙舞爪的分儿,不过要我说,这根本就是大放厥词,我太知道这里面的文章了,能不能过河,都是取决于你是不是给钱——喏,就是过河钱。

钱给谁呢?给奈何桥上的鬼卒。

奈何桥上常年驻扎着一队鬼卒,名唤奈何桥稽查大队。领头的那个我认识,慈眉善目,满脸褶子,说话慢声细语,永远是:“这个……啊,那个……啊,要相信我们,啊……”不过他不经常露面。主要负责收钱的是另一个人,他的手下,副大队长,叫老王。

老王是一个一脸横肉的家伙,标准的反派长相,说起话来阴阳怪气,与他的领导相比,我更愿意跟老王打交道,因为老王所有的心思计谋都写在脸上了,所以我在忘川河上做生意的时候,就选择跟老王合作。

我的正当职业是在南门市场收费,我的副业是跟老王在忘川河上度鬼。这个度鬼并不是像地藏王那种,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什么的,跟我俩都没关系,我们说的度鬼,是跟那些不想走正规渠道渡河的鬼魂做买卖,我们的规矩是,从桥上走,一千万,从河里走,一百万。这一百万换来的,是两根竹篙,好像高跷一样,踩着从河里走过去。当然,能不能安全的走过去,全看运气了。

我有几个跑腿的替我干活儿,市场收费呀,过河收费呀,等等,我的生意算是收入一般,这地方的物价,哎,这么说吧,在超市买一包中南海,就得二十万。但是呢,架不住细说长流,我这又无本的买卖,每天乐得清闲,我的阳寿按说还有六七十年,也就是说,我至少还要等六七十年在能轮到我去摇号。

我的生活,在阳间,叫做混吃等死,在阴间,我都已经死了,只能叫混吃等摇号,于是我就每天去河边看那些鬼哭神嚎的风景。偶尔也去桥的那边,去看看那个人。

不卖关子,就是去看看孟婆。

孟婆挺漂亮,说实话啊,真的。她不化妆的时候,看着像是个正经人家的大嫂,细高个,白面庞。说到这里,我想替这个孟婆鸣几句不平,也不知是谁说的,孟婆就一定是一个老太太,守着一口大锅,拿着青瓷大碗,同志们,那不是孟婆,那是孙二娘。

其实孟婆管理者好几十人的团队呐,有男有女,她这地儿,更像一个大学食堂,两头开门,一头是奈何桥,另一头通往地府。孟婆的主要工作就是配孟婆汤的料,一年配一回,剩下的时间除去开会,就剩下在门口拿个椅子,一手拿个本子,一手夹着烟,坐着。

我在来这之前,一直以为孟婆应该活了几千年,我也曾经问过她这个问题,孟婆一边抽烟一边说,不是,侬脑子瓦特啦,毕竟图样啊先生,咱们这个职业,十年一换届的。这个职业呢,工资不高,差不多属于公益性质。但是有个好处,就是特别容易出成绩,一般从这里换届下去历代孟婆,最后都高升了。

这一代孟婆,叫孟晓晓,这名字挺萌的是不是?我私下里都叫她晓晓,跳楼死的,脾气不怎么好,像个爷们,有几次我惹她生气,她忽然变脸,脑袋一转,身上跟血葫芦似的,眼睛从眼眶里掉出来,五官都扭曲成一块了,着实吓人。

孟晓晓和我一样,都是枉死的,我俩都没有喝孟婆汤的份儿,一块等着摇号。孟晓晓死的时候,据说还有十多年的阳寿,我掐指一算,就算她把这三十多年的阳寿走完,也堪堪算是英年早逝。我后来有一次和判官老崔喝酒,侧面打听过孟晓晓的阳寿为何如此之短,老崔说天机不可泄露,只能给我一个侧面提示:孟晓晓注定就是一个犯桃花劫的命,

话说回来,我挺喜欢跟晓晓聊天,我用东北话,她用上海普通话,说着生前的故事,晓晓是为情而亡,说实话我特别看不上为情自杀的姑娘,但是我不敢说,我怕晓晓变脸。晓晓说她死的其实挺冤枉的,本来跟男友都谈婚论嫁了,但是男友忽然就提出分手,再后来就消失了,晓晓打听了好几个月才知道男友是得了癌症,晓晓觉得自己就应该是跟男友双宿双飞的命,于是就先走一步。没成想她到了地府,才知道,原来癌症就是个谎言,男友是出轨了。

孟晓晓活着的脑袋一根筋,死了也喜欢钻牛角尖,没怎么考虑,就决定不等摇号,不再做人。转过天来参加了地府的公务员招聘,大学本科的学历派上用场,成了地府里几千年来学历最高的孟婆。

我听完她的故事,特别替她不值,说像你这么漂亮的姑娘,你男友瞎了眼啊,为什么要出轨呢?换做是我,天天得捧在手里才行,我要有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啊,必须早请示晚汇报,每周七次公粮,洗衣服做饭全包,就这样我都觉得不够。晓晓说她活着的时候,特别看不上我这样发誓跟喝凉水似的人,死了,反倒觉得挺受用。我说对呀,鬼话比人话好听呀。

晓晓说不聊这个了,她最近有个工作上的难题,想请我出出主意,我说你尽管开口,用钱用人,我这都行,别看我人死了,但是肾不虚。晓晓白了我一眼说,都他妈做鬼了也改不了聊骚!别打岔,情况是这个样子的,最近呢,阎王爷也不知道抽什么风,打算再开一间食堂,这不是鬼魂太多了嘛,一个食堂有点不够用了。

我说开就开呗,跟你有啥关系呀。晓晓说,我说你脑子瓦特了你还不信,再开一个,不就有两个孟婆了么?那肯定是要有竞争的呀,谁的汤卖的多,谁业绩就好啊,这关系到日后的升值问题呀。

原来是这样啊,我点点头说,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晓晓说,我都打听好了,情况对我不是很有利,那边食堂,雇了中外两个厨师,是新派的做法,单单从口感上来讲,我并没有优势啊。我说没事,反正你这么漂亮,你就往门口一坐,就冲你这张脸,还怕那些孤魂野鬼不来么?晓晓说你知道那边应聘孟婆的是谁么?我说不知道,晓晓说,潘金莲。

我陷入了沉思,显然晓晓看出了我在思考,所以并未打扰我,大约一分钟以后,我点了一根烟说,并不是没有优势。你看,毕竟咱们这是老牌食堂,有品牌优势,还是要从宣传上入手。口口相传,再做点促销什么的,比如喝一碗送一碗,喝两碗送三碗,介绍别的鬼来的话,还可以办个VIP会员卡。

你这样,我回去给你写个文案,咱们想个口号,改天到老王那,弄个大喇叭使劲的宣传。另外,你这些员工,积极性不高哇,得找个能唬人的讲师培训一下,工装啊,晨舞啊,弄得正规一点。暂时我就想到这么多。

晓晓说暂时也只好这么办,毕竟咱们的人脉在这呢。哎呀还是你有主意,真是谢谢你。我说你先别高兴太早,还得从口感上改进一下。晓晓问怎么改进,我说真白瞎你还是上海鬼,不知道现在都要中外接轨嘛,弄点摩卡啊,蓝山啊,卡布奇诺啊,榴莲啊,等等等等,这还用我教么?啊,对了,你原来的孟婆汤是着呢吗口味的呀?

晓晓挽起袖子,露出了一条挺好看的花臂,说,这是秘密,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不过不太好喝,你知道的,那孟婆汤的的水,都是从忘川河打过来的,啧啧,就那个味,我每次配料都得带消毒面具。晓晓说完我就想到河水里上下沉浮的孤魂野鬼,心里一阵反胃。

第二天我早早的就来到了晓晓这里,一到这,我就说,口号我想好了……没等我说完,我就愣住了,门口站着三个鬼,一个是晓晓,另外一男一女,我不认识。我瞧晓晓脸色并不好看,指着那一对男女骂,后来过来一对鬼卒,押着他俩进了食堂。我走过去问是谁,晓晓说,前男友和她那个未婚妻。我说我草,他俩咋来啦?晓晓说,车祸!我说好,看来真是天理循环!

那对男女并不想喝孟婆汤,我冲上去照着男鬼屁股踹一脚说,到这了就由不得你们了,赶紧的,别磨蹭。不然给你们扔油锅里啊。

鬼卒也跟着起哄,这个说对,敢等罪咱们孟大人,这么便宜是不行的。

那个说,诶,对了。

这个说,应该先下油锅,

那个说,对,下油锅!

这个说,再上刀山,拔了舌头。

那个说,对,拔舌头。

这个又说必须得腰斩,

那个说,腰斩!

这个说,不行,还是太便宜了!

那个说,那还得怎么办呢?

这个说,得凌迟,剁馅。

那个说,哦,剁饺子馅,最好加点葱花。

这个说加葱花干嘛?

那个说,咱们领导男朋友是东北的,得吃纯肉葱花的。

这个说,你想的还挺周到!

晓晓眼睛有点红,她是鬼,据说鬼是没有眼泪的,我不相信,因为晓晓的眼泪正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我问晓晓,你说吧,这两个人怎么处置?晓晓说算了,不折磨他俩了,让她俩乖乖的喝下孟婆汤吧。

我说这也太便宜他俩了。晓晓说毕竟相爱一回。说完亲自去后厨端了两碗出来,跟那男鬼说,喝了吧,喝了咱们就一笔勾销了。男鬼说晓晓,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不应该骗你……晓晓打断他说,不用说了,喝吧。

旁边几个鬼卒拎着鞭子狼牙棒起哄:“快点,别磨蹭!”

女鬼先抢过一碗来咕咚咕咚喝了下去。男鬼也接过一碗来,喝了一口,眉头皱了起来,跟着哭了,哭的稀里哗啦,最后又大口的喝掉。

这俩人喝完孟婆汤,紧接着就互相不认识了,男的归向男的队伍,女的归向女鬼队伍,向里边走去。

我问晓晓,他为什么哭,晓晓说,女的那碗,是孟婆汤,男的这碗,里面不管是孟婆汤,还有我的眼泪,我的心血。

我叹了一口气说,你呀,还是忘不了他呀。哦对了,我想好口号了,也跟老王打好招呼了……晓晓摆摆手说不用了,今早上武松去那边了,把那边的食堂放火烧了,潘金莲卷钱跑了,现在正通缉呢。

我说太好了。哎,对了,你男友的味觉好灵敏啊,连你的眼泪都能喝出来,晓晓说,侬脑子……算了,告诉你吧,里面不光孟婆汤,有我的泪水,我的心血,还有三大管芥末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