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花开黄韵玲 黄韵玲:莫文蔚想唱《心动》

2018-10-11 - 黄韵玲

黄韵玲:很小的时候,你每天只想着要跟你最爱的人在一起,最爱的人在你的旁边你就觉得那是全世界。当他开始变心,你觉得你的世界塌了,但你当了妈妈,再面对任何事情的时候还是要知道自己有妈妈这个身份,你还是要让孩子平安长大。

春暖花开黄韵玲 黄韵玲:莫文蔚想唱《心动》
春暖花开黄韵玲 黄韵玲:莫文蔚想唱《心动》

等孩子有了自己的生活,离开你,你又会陷入空巢期,可是再想想,你不希望你的小孩快乐么,不希望他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吗,你当然希望。如果我们真的爱一个人,难道要绑着他吗,如果他能在最喜欢的生活里喜乐开心,那才叫做全然的爱。

春暖花开黄韵玲 黄韵玲:莫文蔚想唱《心动》
春暖花开黄韵玲 黄韵玲:莫文蔚想唱《心动》

所以我在歌词里面写“不得不放手”。在年轻的时候你很想要记住每一件事情,很想看清楚每一张你身边经过的脸。你很想紧紧握住他们的手,可是在你还不懂珍惜的时候,很多事情都错过了。所以等到你要珍惜的时候,或许你根本没有能力去紧握他了。

春暖花开黄韵玲 黄韵玲:莫文蔚想唱《心动》
春暖花开黄韵玲 黄韵玲:莫文蔚想唱《心动》

腾讯娱乐:是不是有了孩子之后伴随孩子一起长大,这样的感悟会越来越多?

黄韵玲:我自己很喜欢孩子,但是真的当了妈妈之后才知道我自己母亲的辛苦,我想人生中总会有一些涟漪,如果什么都没有的话,那活着干嘛?

春暖花开黄韵玲 黄韵玲:莫文蔚想唱《心动》

谈挫折:低谷期曾拼命工作糊口

1991年,黄韵玲的前夫沈光远与好友罗綋武创办了“友善的狗”,这家在台湾音乐史上具有深远影响的创作公司,期间发掘并包装了陈珊妮、林晓培、丁小芹等歌手,制作了一批影响深远的专辑,但最后公司后因巨大财务漏洞关闭,黄韵玲也因此负债累累,再加上有个小学六年级的儿子要照顾,让她心力交瘁。

当时,黄韵玲必须忙于接通告、当评审、主持节目,连她以前最不喜欢做的广告歌曲,为了赚钱也来者不拒。而曾经创作出《我很丑,但是我很温柔》、《心动》、《听,是谁在唱歌》等经典歌曲的她也一度陷入瓶颈期,灵感枯竭,为了找灵感甚至一度到KTV狂飙热门歌曲,从排行榜第一名唱到第五十名。

如今,回忆起自己的低潮期,黄韵玲已经学会从失败中汲取养分。

腾讯娱乐:您是怎么保持这么多年来一直的高产状态?

黄韵玲:其实我自己有很多时间是低潮的,只是大家没有看见,幸运的是我有很多老师、前辈告诉我,当你灵感枯竭的时候,要认识新的朋友,脱离现在的圈子。所以,我自己在面对自己没有创作任何灵感的时候,都会去做一些我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比如说我会去上气功课,会去学煮菜。

我是念音乐学校的,从学校毕业以后我没有做过其他的事情,就是教钢琴,教学生,然后写歌,相比之下别人听到了会觉得你真的很无聊。当你的兴趣变成工作后,就会觉得压力很大,每一个人都跟你讲可不可以再给我一首《心动》,再给我一首《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我曾经很努力地揣摩,很努力地去写,而且会很气自己为什么写不出来一个像样的主打歌。

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我会拉着我的朋友每天去KTV,从排行榜的第一名一直唱到五十名,唱完后我发现,按照流行歌曲的公式步骤创作出来的歌曲像是流水线上的作业,我发现这样做很白痴,毕竟很多事情都只有一次,怎么可能再有?尤其是艺术创作。这给我的经验是,当你偏离创作初衷时,其实也付出了很大代价。

腾讯娱乐:除了做音乐人,这些年来您又多了几个新身份,比如做评委,做主持人,当演员,当时为什么会选择做这些?

黄韵玲:音乐是我自己最终的选择,演戏是之前没有想到的,大家也知道我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公司经营不善,那时候除了要写歌之外,也需要多些机会,因为我还要照顾家庭。那段时间主动来找我的工作,我都会去做,包括去主持娱乐新闻,那是一段蛮混乱的时间。和我合作的歌手,也会觉得很奇怪,比如下午还在和他们沟通歌曲,晚上回来就是个大花脸,因为要扮古装什么的。但那段时间,我也积累了很多能量。

戏剧的部分是因为吴念真导演,我说一定要跟吴念真导演认识,所以才加入到他们团队,一开始还以为是去做音乐,没想到其实是当演员。那个角色是一会儿演一个高中生,一会儿演一个祖母,让我吃了很多苦头,因为一会儿讲普通话,一会儿讲闽南话,有时候会有点错乱。但是自从演完了吴念真的戏剧之后,我觉得自己再挑战其他的角色都没有那么的害怕和紧张了,而且很多事情都比较容易能够胜任。

谈《心动》:金城武、莫文蔚、梁咏琪曾抢唱

1999年,黄韵玲为张艾嘉的电影《心动》创作了同名歌曲,当时电影的三位主角——金城武,莫文蔚,梁咏琪都看中了这首歌,但黄韵玲却大胆把这首歌交给了自己一手挖掘的新人林晓培。后来陈洁仪在2011年专辑《重译》中演唱了此歌,并在今年把它带上了《我是歌手》的舞台,一时间这首老歌尘封十余年后再度成为焦点。至于另一首黄韵玲创作的经典歌曲——《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背后也有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小故事。

腾讯娱乐:您还记得当时写《心动》的时候的情景吗?

黄韵玲:《心动》当时有三个人特别想唱,一个是金城武,一个是梁咏琪,一个是莫文尉。他们三位都是电影《心动》的主角。当时我自己公司有一个新的歌手林晓培,我跟导演张艾嘉商量,可不可以给这个新人一个机会?可能给新人机会这个事情还比较简单,不会太麻烦,因为如果三个人要唱的话可能不知道要给谁。

所以就有这个机会给了林晓培。我们开始着手写这个歌,可是再怎么写张姐都觉得不对,我每次哼一个旋律给她听,她都说不对,没有那个悸动的感觉,没有跳的感觉。

我在香港工作了一阵子,有一天我又很沮丧,去上班的路上,座出租车。我就突然脑海闪过我初恋男朋友的某些回忆,我突然想到他有一次跟我说,等一下下课以后我去你的教室门口等你,你可能还没有下课,没关系,我会座在中厅的小花园,我可能会哼一些旋律的,你如果听到你要收到,因为那表示我想你,我爱你。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浮出这样一段话。所以我在《心动》的前面加了张姐唱的那部分,其实是没有歌词的。

因为真的在人生的某个很短暂的时光,可能全世界真的只剩下你跟他。你们两个也有你们永远共同的一首歌曲。我希望把那样的曾经牵系着两个人之间不用说话能知道我爱你,我想你的旋律,能够写到这样的感觉。所以我是用这样的想法去回到《心动》的。我也希望这样的甜蜜,或许两个人已经分开了,但是这个旋律依旧还在。

腾讯娱乐:听说给赵传写完《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他还有点不高兴?这首歌是不是创作背后也有一些有趣的事?

黄韵玲:这我在一大堆别人不要的歌词里选了这首歌,重点是我挑选了以后回家其实是很难写歌的,因为我根本没有看词意是什么,只看到那个斗大一行“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的字,我就很兴奋。然后就把它拿回家了,回家以后才发现它完全不是那个歌词的格式。它是一个新诗,是没有特别的押韵的,所以很难写。

后来我一直在反复地念着那个诗,之后想不要改动他的句子了,就照着那个音乐有点像讲话一样写写看。我写完之后跟妹妹讲,我说你要不要帮我听听看这个歌怎么样?我妹妹是学古典音乐的,其实她不听流行音乐,她走过来说你唱吧,我就弹。她听完以后说非常难听,就走了。

但这个唱片发行之后非常火。从此以后我只要写一首歌就叫我妹妹来听,我说你觉得怎么样?她说我觉得不好听,不好听就会卖的不错。好几次她都说这个不错,我就很紧张,果然就失灵。这是那时候一个小小的故事,后来进到录音棚以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赵传唱这个歌有一点爱唱不唱的,每次只唱A,每次唱到“我很丑…”,他就跳过去,会喉咙痛,不知道为什么。

我后来也没有跟他碰过几次面,我知道他在演唱会中,这歌也是必唱的。也是我们两个人生当中的一个缘分吧。再怎么样厌恶对方还是要唱。所以我想就是一个成长吧。

谈音乐产业:这是一个坏时代也是好时代

人人都喊“唱片已死”,也许对歌手来说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但对于好作品来说,却是最好的时代,正如黄韵玲所说:理想和现实有时候还会抗衡,但没有了市场的窘境反而有了面对理想的坦然。

腾讯娱乐:在音乐行业这么多年,从唱片的辉煌时代,到如今唱片已死的年代,是不是有很多感慨。

黄韵玲:很多人说对于流行音乐来讲,这是一个不好的时代,但我反而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大家都一样,所有的人都在期待写一首好歌,听一首好歌。很多的事情虽然快速,但是能留在心里的大家也都慢慢明白。所以我觉得是现在是最好,也是最不好的时候。这个乐坛其实是需要很多不一样的声音。每一个声音,不一样的冲击。我想对我们这些创作人才会有互相的竞争,互相进步的。

腾讯娱乐:初涉歌坛时您也遇到了像李宗盛这样的大哥,他教给你什么东西让你到现在都很难忘么?

黄韵玲:他当然在一路上给我很多机会,包括我写的第一次电影的主題曲。第一次的广告歌,和第一次的音乐总监。大概都在21岁的时候那两三年。大哥对我有很高的期望,但是我明白我曾经让他很失望。毕竟年轻的时候确实就是比较冲动,也比较浪漫一点。

所以其实有很多大哥交代的事情,后期我自己觉得并没有做到大哥理想钟的样子。但是他还是一直在不同的时期给我很多的鼓励,不管是用信件也好或者生日的时候他会给我卡片。我非常谢谢在我生命当中,像大哥像罗大佑和滚石唱片的老板。

腾讯娱乐:到后来您培养新人的时候,您会给他们什么建议呢?

黄韵玲:我想说做一个音乐人是很辛苦的,因为你必须要很坚持,你可能要渡过很长的时间是挨饿的,没有收入的。甚至有很多时间你是彷徨的,但是我还是不能确定的告诉你会不会有结果。这本来就是一个你对于自己心中的梦想的坚持,如果你有这种勇敢的心,你有冒险的心再来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