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妻子】龚鹏程|玄之又玄之月

2019-12-04 - 龚鹏程

据唐初孔颖达《周易正义序》说,南朝时这种会通佛易的《易经》注解有十几家,内容多是“论住内住外之空、就能就所之说”。可见当时解《易》以般若性空之理为主,也有主、客、能、所的分析。

可是孔颖达本人对以佛解易的风气很不满,批评:“易理难穷,虽复玄之又玄。至于垂范作则,便是有而教有。若论住内住外之空、就能就所之说,斯乃义涉于释氏,非为教于孔门。”所以他这部书的宗旨之一,便是分判儒佛。

【龚鹏程妻子】龚鹏程|玄之又玄之月
【龚鹏程妻子】龚鹏程|玄之又玄之月

之所以如此,有当时“三教讲论”的制度环境因素,故亦可由此观察唐初思想界大势。而此后这个大势也越来越明晰,儒家主流,态度或方法都是分判儒佛的。

佛教解易之风此后虽然不绝如缕,毕竟未成体统,具体专着只有明代蕅益《周易禅解》一本书而已。一直到近代熊十力,更由《易传》发展出“新唯识论”来区判儒佛,可说是一桩有趣的历史呼应。

所以我们看宋明儒学的基调,不能像现在一般人那样,只由韩愈始开讲,也不能从中唐辟佛,或所谓汉民族文化本位运动往下讲;儒者讲心性、理气、太极、体用等,更不能仅溯源于中唐,或以为是宋儒才开始的。其源头至少要从孔颖达讲下来。

例如李二曲《答顾宁人先生书》说“体用”二字并用,始于朱子,就甚不然。孔疏干卦已说“干者体用之称,言天之体以健为用”,又引刘表云:“天是体名,干是用名。”可见体用做为术语,早见于汉末,通行于论玄论易时。李二曲等明清儒者对这一段史事不熟,所以才会以为是宋人从佛教那里学来的。

又如理气,干卦疏:“此卦之德,自然能以阳气始生万物而得元始亨通,能使物和谐,各有其利。……使物各得其理而为利。”这就是讲理气,而且由气上见理。后来张载之讲气化、朱子之言“理在气中,如何发见?”曰:“如阴阳五行错综不失条绪,便是理。

”便都显然与孔疏相符。当代港台新儒家偏于理一边,像牟宗三先生一定要说顺气言性就是材质主义,显不出理来,须逆气才能显理、才能进乎德行之门。大陆上又常含糊笼统地把讲气的都称为唯物论、讲理的都归入唯心论。其实皆大谬,这是由孔疏可看得明明白白的。

至于清人力攻宋儒之讲太极图、讲主静,说那些都本于道教与佛教,也同样于孔疏隔膜太甚。

易本太极,一生二,然后四季,化生万物,其下以数相推,乃易学象数本身即有之传承,唐代孔疏之外,李鼎祚《周易集解》也是如此,何必道教徒才懂?

周敦颐太极图归于主静,且有无极而太极之说,历来聚讼。而孔疏也早已说:“天地养万物以静为心。”又说:“天地以本为心者,本谓静也。天地之动,静为其本,静非对动而言。静之为本,自然而有,非对动而生静。天地寂然至无,是其本矣”(复卦疏)。这些,持与濂溪太极图说对勘,不也若合符契吗?诸如此类,说来复杂,就不一一介绍了。

清朝人攻击宋明理学的策略,是说他们杂于佛老。像太极图说和邵雍的象数、朱子讲的河图洛书,就都指责其得自道教。

实则他们没弄清楚:那些先天卦、数、图书,只与民间五术有关,道教很少讲它;道教对《易》的吸收使用,主要是用以炼丹。早期依卦象,配合十二时辰,讲火候进退、烧炼外丹。后期仍是如此,而讲一身鼎器,水火既济,以炼内丹。旁支更应用于医学中,关键文本则是《周易参同契》。

《参同契》既用之于外丹也用之于内丹,看怎么诠释。因此有人说它属外丹,有人说它是内丹,又有人说它兼内外,其实非文本如此。早期确只是外丹,唐代才一步步通过诠释发展成完整的内丹学,彭晓之注尤其重要。

宋明儒若说曾由道教中学得了什么,恐怕该注意的是这一方面。如朱熹便曾化名空同道士,注解过《参同契》;影响王阳明王龙溪他们的内养工夫,也是道家的丹法。反之,内丹各派也无不套着宋明理学的观念和术语在说话。

例如李道纯是南派丹法五祖白玉蟾的再传弟子,他的集子名为《中和集》,中和就是儒家宗趣。而且他把中和关联于易,云:“中也、和也、感通之妙用也,应变之枢机也。《周易》生育流行,一动一静之全体也。”《玄门中旨篇》则讲太极;<画前密意篇>又大谈天易、心易、圣易。

同理,佛教之于《易》,唐代以前,主要是以空来解《易》,唐代就以一种类似《参同契》的方式来讲修证工夫。

宗密的朱墨十重图,是用来表示修炼过程中之染净状况的,也与《参同契》的纳甲月体说有关。禅宗临济义玄讲四料简、四宾主、四照用;曹洞宗石头希迁作禅门《参同契》;洞山良价作《宝镜三昧歌》,讲六爻偏正回互;曹山本寂讲五位君臣,都与《周易参同契》都有直接关联。

这其实也与说内丹相似。内丹讲身体内部的升华变化,禅家讲心性上的进悟,洞山良价、石头希迁等都大力发展此法。

《周易参同契》与其他讲义经的书不同,关键在于引进月亮的概念。月亮有阴面有阳面,盈虚变化,每天不一样,炼丹的人便可依据月象,讲火候的升沈进退:

这些图表中的黑圈白圈,借用的就是月象。佛教把这套方法学到了,变用来讲真如门、生灭门的意识变迁修炼:

我认为这是禅宗在六祖惠能之后最重要的两种发展之一。另一种是由不立文字走向文字化,出现《石门文字禅》之类著作;一种即此等易学化、内丹化、月亮化。最终与道家结合,讲性命双修、仙佛合宗,以道法为命功,以禅修为性功。

换言之,佛易之合,自从孔颖达批判后,虽正统儒者皆以区判儒佛为主,佛家解易亦少专着,然而佛易之会通,却奇妙地落实在佛道两家身上。元明清民间讲修行的人,大都采此一路,而亦以此形成了三教合一的格局。

月亮的作用或影响,如此广大精深,你没想到吧!

相关阅读
  • 【龚鹏程欺世盗名】人民网专访龚鹏程:国学到底该不该商业化?

    【龚鹏程欺世盗名】人民网专访龚鹏程:国学到底该不该商业化?

    2019-12-04

    近日,人民网就什么才是国学、国学该不该过度商业化、国学的产学结合应该如何定义和推进等问题专访了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著名学者龚鹏程。人民网历史上国学热几度沉浮、兴起,近些年国学热持续升温,各种冠之以“国学”的文化现象、学者及机构涌现。

  • 【龚鹏程为何到大陆了】龚鹏程|读经之争

    【龚鹏程为何到大陆了】龚鹏程|读经之争

    2019-12-04

    近些年大陆持续的文化热点并不多,国学却是其中之一。电视上大开讲坛,品三国、论孔子、说红楼,其出版品亦往往热卖。学校则开办各式国学班,或融历史于管理之中,或撷取古人智慧以供商战之用。流风所及,民间人才培训机构也大谈中国式管理。

  • 【龚鹏程被打】钱钟书、龚鹏程:陆游打虎不靠谱 他的话你也信?

    【龚鹏程被打】钱钟书、龚鹏程:陆游打虎不靠谱 他的话你也信?

    2019-12-04

    很久很久以前,我有过一本薄薄的小册子,《陆游的故事》,我去年还看到过它,但这几天翻箱倒柜地找,却就是找不到。之所以要找,是因为那里面有他打虎的精彩描述,而最近却看到钱钟书、龚鹏程两位大学者,对此很有些“意见”。

  • 【龚鹏程的老婆】龚鹏程周六做客齐鲁大讲坛 讲述孔子在当代

    【龚鹏程的老婆】龚鹏程周六做客齐鲁大讲坛 讲述孔子在当代

    2019-12-04

    6月22日(星期六)1430,在山东大学中心校区明德楼A座二层报告厅,著名学者、山东大学讲席教授龚鹏程将做客齐鲁大讲坛,带来《孔子在当代》专题讲座。龚鹏程教授将在新世界架构下,介绍西方人对孔子观感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