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树铮屠蒙 徐树铮驱虎吞狼 张作霖得以称雄东三省

2019-01-30 - 徐树铮

在北洋历史上,俨然各路诸侯的军阀们,麾下策士有很多,老头子袁项城当年帐下就有“十策士”,而东北王张作霖麾下有“小诸葛”之称的杨宇霆,至于北洋之虎段祺瑞自然少不了“小扇子”徐树铮的辅佐,但是这些策士中要数徐树铮的眼见更加独到,心狠手辣也又心机似海。

徐树铮屠蒙 徐树铮驱虎吞狼 张作霖得以称雄东三省
徐树铮屠蒙 徐树铮驱虎吞狼 张作霖得以称雄东三省

北洋八年的驱虎吞狼之策,不仅扫清了直系军阀在关外的最后一丝影响力,而且消除了自己的后患。毕竟之前快刀斩乱麻,将直系军阀头号策士陆建章斩下马,这个自袁项城时期就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有“屠夫”之称,却在斯文的后辈面前栽了跟头,然而这样也让徐树铮与陆家接下来梁子,毕竟北洋军阀中有不成文的规定,一般不会取其性命。

徐树铮屠蒙 徐树铮驱虎吞狼 张作霖得以称雄东三省
徐树铮屠蒙 徐树铮驱虎吞狼 张作霖得以称雄东三省

但是,陆建章当时应邀冯国璋入京议事,摆明了是对主公段祺瑞不利,能让皖系军阀在直皖相争中占据主动,将善于纵横捭阖的陆建章抹去是一劳永逸的方式。但是陆建章虽说当时是一个下野将军,其子陆承武却是手握实权的吉林督军孟恩远的女婿,徐树铮也一直视为后患。

徐树铮屠蒙 徐树铮驱虎吞狼 张作霖得以称雄东三省
徐树铮屠蒙 徐树铮驱虎吞狼 张作霖得以称雄东三省

为此徐树铮鼓动孙烈臣率领第二十七师移驻长春剑指吉林,张作霖心领神会,先是唆使吉林士绅何守仁等人向北洋中枢控告孟恩远为祸吉林,请求代以孙烈臣。接着张作霖出面做和事佬,示意孟恩远可以自己主动请辞,然后可以保举这位老大哥为边防司令以资补偿。徐树铮为了自己的这招驱虎吞狼之计能够顺利实施,开始在背后煽风点火。指使阁员龚心湛提议吉林易督。

其后,孟恩远眼见位置将不保,也不再坐以待毙,而是选择激烈反抗。先是将麾下吉军第一师调驻长春设防,接着指使吉林各士绅团体通电反对更换督军,麾下的吉林驻军也一致通电,质问中枢有无更动督军的意向。此举引起直系军阀的警惕,以曹锟为首的直系军阀当即通电应援,表示吉林督军不宜更动。

张作霖为了拉拢孟恩远麾下吉军第一师师长高士傧,不惜用认门生的手段加以利诱,无奈高士傧是孟恩远的外甥,师生自然比不上舅甥的关系。此外孟恩远也开始大摆迷魂阵,先是是“各团体聚集车站,阻远启行。紧接着又是“若离开吉林,吉林六十营军队都不答应,若有半句假话,异日必死于炮火之下。”

最终,孟恩远的这出苦肉戏直接让张作霖急得冒火,开始明白吉林易督非武力不能解决,于是电令麾下第二十七师和第二十九师挥师夹击吉林守军,高士傧领军拒敌,只是没想到日军插手,在吉军征车运输时发生冲突,日军不仅调军五个营进入吉林,而且向北洋庙堂讨要说法。

随后高士傧被撤职查办,麾下吉军第一旅不战而降,吉军全线崩溃,孟恩远不得不与张作霖协商,表示愿意交出吉林。接着张作霖派遣鲍贵卿与孟恩远完成交接,对高士傧也既往不咎,但是对于吉军所有旅团营长“一律撤差”。至此张作霖称雄东北的期望得以实现,虽然是徐树铮驱虎吞狼之计的那只东北虎,但是吞下吉林之后,张作霖在关外已无敌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
  • 徐树铮收复外蒙 收复外蒙的徐树铮居然最后是被冯玉祥所暗杀?

    徐树铮收复外蒙 收复外蒙的徐树铮居然最后是被冯玉祥所暗杀?

    2019-01-30

    民国之前,蒙古至少在名义上是归顺清政府的。民国初建后,清末宣布独立的中国各省重新归于民国政府,而外蒙古的活佛和王公们却脱离了这一进程,开始宣布独立建国,军队包围了库伦的蒙古办事大臣衙门,中国官员被驱逐。

  • 徐树铮若不死 边业银行钞票与徐树铮收复外蒙古

    徐树铮若不死 边业银行钞票与徐树铮收复外蒙古

    2019-01-30

    图1 民国八年(1919)边业银行张家口壹圆正背面图2 民国十年(1921)边业银行哈尔滨拾圆样票边业银行是民国北洋政府时期的一家地方性商业银行。它是民国八年皖系军阀将领徐树铮率军收复外蒙古后,为开发边疆、巩固国防呈请北洋政府立案设立的。

  • 徐树铮扮演者 曾经收回外蒙的徐树铮到底是被谁杀害的?

    徐树铮扮演者 曾经收回外蒙的徐树铮到底是被谁杀害的?

    2019-01-30

    徐树铮在中国历史上名气不大,但在蒙古国的历史上却很有名。因为蒙古国认为历史没被中国统治过,大清是满洲人建,是被满洲人统治而不是中国人统治。历史唯一例外的就在1917年俄罗斯发生十月革命,因俄罗斯发生内战。

  • 徐树铮将军 【徐树铮将军收复外蒙古】

    徐树铮将军 【徐树铮将军收复外蒙古】

    2019-01-30

    在中国近现代史的风云人物中,大名鼎鼎的段琪瑞曾任北洋政府总理。而世人却不知段琪瑞的一系列重大措施,均出自一人的策划,段琪瑞对此人近乎于言听计从。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在民国早期历史的几次重大转折关头都留下其深深印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