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望舒施绛年 戴望舒和施绛年 : 雨巷终年不遇丁香姑娘

2019-01-29 - 戴望舒

诗人戴望舒一生的爱恨情仇似乎都是从那一段雨巷开始的。?

1927年,那是一个下雨天,年轻的诗人撑着油纸伞独自走在一条幽深狭长的巷子里,他要去拜访好友施蛰存。青石板铺就而成的路面被雨水冲刷得焕然一新,洁净如玉。戴望舒却剑眉紧皱,脚步缓慢,显得心事重重,烟雨朦胧的江南水乡在他眼里徒增几分惆怅与落寞。此时的他正因大革命的失败而忧愁苦恼,好友施蛰存见他闷闷不乐遂邀请他来自己家中小住几日。?

戴望舒施绛年 戴望舒和施绛年 : 雨巷终年不遇丁香姑娘
戴望舒施绛年 戴望舒和施绛年 : 雨巷终年不遇丁香姑娘

施蛰存是《现代》杂志的主编,是与戴望舒志同道合的知己好友。起初戴望舒写的诗并不被人看好,后来是施蛰存在《现代》杂志上主推戴望舒的诗,并高度评价他的诗是现代诗,一度让诗坛出现了与当时流行的"新月派"完全相反的诗歌,使戴望舒成为诗坛新秀。?

戴望舒施绛年 戴望舒和施绛年 : 雨巷终年不遇丁香姑娘
戴望舒施绛年 戴望舒和施绛年 : 雨巷终年不遇丁香姑娘

戴望舒穿过幽长而寂静的巷子,走到尽头,便是施蛰存的家了,他走上前去,轻轻扣手敲门。?

几分钟后,门开了,一张俏丽的脸庞从门后探了出来,好奇地看着站在门口的戴望舒,微笑着问:“先生你好,请问你找谁?”?

戴望舒施绛年 戴望舒和施绛年 : 雨巷终年不遇丁香姑娘
戴望舒施绛年 戴望舒和施绛年 : 雨巷终年不遇丁香姑娘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恍惚之间,仿佛有一滴雨珠悄然落入戴望舒的一池春水,激起圈圈涟漪,涌动万千情愫。?

望着姑娘灿若春阳的脸庞,戴望舒怔住了,他慌手慌脚地收起手中的油纸伞,愣了半晌,才结结巴巴地回答:“你……你好,我……我来找施蛰存先生。”?

同时,戴望舒也在心中揣测着面前的姑娘的身份。?

“噢,原来你是大哥的朋友,快进来吧!”姑娘听罢,向戴望舒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原来面前的可人儿竟然是施蛰存的妹妹,没有想到,蛰存兄竟有这样一位迷人的妹妹。戴望舒在心中暗暗感叹。?

还没等戴望舒反应过来,姑娘已经伸手接过他手中的雨伞。?

戴望舒眼中的可人儿正是施蛰存的妹妹施绛年,十八岁的少女,嫣然一笑,宛如一缕阳光,悄然照射进了诗人忧郁的心房,哪管窗外淅淅沥沥,诗人的心中却是乌云毕散,艳阳高照,晴空万里。?

戴望舒踏进施家客厅的那一刻,回头看了一眼来时走过的那条幽深寂寥的雨巷,不知为何,现在看起来,他竟然觉得小巷充满了诗情画意,显得格外美丽。?

“绛年真是可爱之至。”戴望舒毫不掩饰自己对施蛰存这个妹妹的爱慕之情。?

从来不敢小瞧爱情的力量,它几乎让每个人都能成为口吐莲花的诗人,写出情深意重的诗句来,它更是激发了他潜藏在心中多年的似火热情,让戴望舒这个天生的诗人成为诗人中的诗人。?

1929年的诗坛本来是沉静而寂寥的,直到戴望舒那一首《雨巷》横空出世,整个诗坛才为之一振,他本人也一举成名,被时人称为“雨巷诗人。”?

诗中所描写的像丁香花一样的姑娘正是戴望舒心心念念的施绛年。只是结着仇怨的不是施绛年这朵丁香花,而是诗人这条幽深寂寥的雨巷。??

2、天青色的心??

面对爱情,戴望舒是十分勇敢的,可他同时又是极度自卑的。尽管身高一米八的戴望舒长得高大魁梧,但是年幼时一场天花所留下的满脸疤痕,在他心中埋下了自卑的种子,他自小便沉默寡言,给自己的心门上了一把锁,而这一上就是二十年,直到遇到施绛年,活泼可爱的施绛年正是那把钥匙,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让诗人心向往之。?

施绛年给了戴望舒追求爱情的勇气与信心,可是他哪里知道,这个十八岁的少女却被他的深情告白吓坏了,显然,戴望舒忘记了施绛年尚且年幼,天真懵懂,还不懂情为何物,他也不知道小姑娘心中一直把与自己兄长同龄的戴望舒视为哥哥,除了尊敬与仰慕之外再无其他。可是戴望舒不管不顾,他爆发的热情犹如洪水猛兽,一泻千里,他的情诗一首一首地递到她的手里。?

在遇到施绛年之后,戴望舒所有的诗几乎都是为她而写,他把她写进自己的诗里,装进自己的心里,藏进自己的梦里。他爱得深沉,却也痛得彻骨。?

诗人的感情世界往往是忧郁而强烈,敏感而多情的。戴望舒为施绛年写道:我将对你说我的恋人/我的恋人是一个羞涩的人/她是羞涩的,有着桃色的脸/桃色的嘴唇,和一颗天青色的心。?

“望舒哥哥,我还小,不想这么早就谈婚论嫁。”施绛年面对戴望舒的求婚又惊又怕,委婉地表示拒绝。?

戴望舒回答:“没关系,我可以等你,等你长大,等你真正接受我。”?

施绛年的眼光在戴望舒身上几乎没有停留片刻便移开了,她总是借口学业繁忙而拒绝戴望舒的邀请,她甚至开始躲着不见他。?

戴望舒像一团火,而施绛年则像一块冰,冰火两不相融。他温暖不了她,也感化不了她。?

诗人心中波涛汹涌,而他的丁香姑娘却波澜无惊。戴望舒陷入了苦苦的单恋之中,他只好借诗歌表达心中的忧愁:如有人问我的烦忧/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诗歌依旧是他表达爱情的载体,他继续给施绛年写诗:给我吧,姑娘/那在你衫子下的你的火一样的,十八岁的心/那里是盛着天青色的爱情的。?

刚开始,施绛年看到那些情意绵绵的诗句或许心中还是感动的,可是时间久了,情诗越来越多,诗人的爱有增无减,她心中的压力也与日俱增。?

诗人渴望得到心上人的爱,他想要感动她,可最后却悲哀地发现只感动了自己。?

戴望舒是个浪漫多情的才子,可是这仅仅反映在他的诗歌当中,在现实生活中,他敏感,多疑,甚至脾气暴躁,施绛年深知他的秉性,所以才迟迟不肯答应他。与其说她是太了解他,不如说是她根本就不喜欢他,只是碍于哥哥施蛰存的原因才没有断然拒绝他。?

并非施绛年心肠似铁,不为所动,只是因为她并不爱他,当一个人不爱另一个人时,那个人做什么都是多余的。??

3、绛色的悲哀??

戴望舒铁了心非要和施绛年在一起,他向施绛年求婚了。施绛年自然找出各种理由推脱婉拒,戴望舒没有办法,书呆子脾气的他绝望之下竟然想到了自杀,他不惜用自己的生命来威胁她答应他的结婚请求。?

“如果你不答应,我就去跳楼。”戴望舒对施绛年说。?

施绛年怕了,连忙劝他:“望舒哥哥,你这又是何苦?千万别做傻事呀。”?

“如果不能和你在一起,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戴望舒说着就往楼顶跑。?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就是了。”施绛年连忙拉住他,她再次被戴望舒吓到了,他太容易走极端了,为了避免出事,暂且答应他吧,以后再想别的办法。?

看到施绛年终于点头答应了,戴望舒不由地长舒了一口气,开心的手舞足蹈,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可是他又哪里会注意到一旁的施绛年脸上满是无奈与为难的表情呢。?

戴望舒立即通知了杭州的父母,让他们赶到上海,向施绛年的父母提亲。施绛年父母起初是强烈反对的,但施蛰存好言相劝,百般劝说,两位老人才最终勉强同意这门婚事。?

1931年,戴望舒与施绛年举行了订婚仪式,声势浩大,万众瞩目。?

就在戴望舒期待着尽快能与施绛年步入婚姻的殿堂时,施绛年却向他提出了在所有人看起来都很合情合理的结婚条件:戴望舒必须出国学取得学位回来有稳定的收入后,她才愿意考虑结婚的事情。此时,戴望舒在心里并不想接受这样的条件,但是为了能与施绛年结婚,他还是答应了,硬着头皮赴法留学。?

1932 年 10 月,戴望舒应承难以兑现的爱情预约,乘坐“达特安”号邮船离沪赴法留学。在法国,他穷困潦倒,只好一边读书一边译书,并眼巴巴地盼望着施蛰存寄出的稿费。留学期间,戴望舒没空写诗,只能尽量想办法赚钱;施蛰存为了接济他,有时把自己的全部工资都邮到巴黎去了。在那些最艰难的岁月里,施绛年是戴望舒唯一的精神支柱与生活动力,他无数次想过放弃,但一想到她,又咬着牙坚持下去。?

戴望舒在法国的日子是艰辛而清苦的,要读书,同时为了生活的关系,又不得不日以继夜地译书赚钱。他后来在他回忆的文章里说:“我记得我怎样在巴黎的旅舍中,伏在一张小小的书案上,勤恳地翻译它,把塞纳河边的每天散步也搁下来了。

”这些生活里的苦,戴望舒不管怎样都能撑下去,但是感情上的负累,他无论如何也消受不了。眼见施绛年的信越来越少,信里的内容也愈来愈冷淡潦草,他终于坐立不安了。1935年5月,耐不住相思之苦的戴望舒选择了回国。?

戴望舒回到上海,第一个要看到的人便是他的未婚妻施绛年。然而当他站到施绛年面前时,他失望了。三年不见,他她相思入骨,牵肠挂肚,而她却满脸愁苦,甚是冷漠,对于他的归来没有表现出丝毫欣喜。?

很快,戴望舒便证明了施绛年已经移情别恋的传闻果然是事实。原来施绛年与戴望舒订婚前,和别人已有恋情,但这份恋情不能公之于众。偏偏戴望舒又欲以身殉情表明心迹,她只得勉强与他订婚。戴望舒赴法后,施绛年即表示不可能与诗人结合,她爱上了一个开茶叶店的小老板,这对于诗人而言简直是莫大的讽刺。

为了不给远在海外的戴望舒增添苦恼,施蛰存和其他国内亲友一直瞒着他。其实戴望舒在里昂时早已听到此种传闻, 他不是傻子,从两人的通信中也能感受到施绛年日复一日的冷淡与疏离, 他曾经写信给施蛰存询问原因, 施蛰存出于好意,也没有告诉真情,只是说“绛年仍是老样子,并无何等恼怒, 不过其懒不可救而已。

”然而施蛰存也知道,作为哥哥无法硬性叫妹妹就范,感情的事不可勉强。?

戴望舒回国后面对这样的情形,既痛苦又气愤。他当众打了施绛年一记耳光,然后登报解除婚约,结束了为期八年之久的苦恋。?

诗人在《林下的小语》中悲切地说道:什么是我们的恋爱的纪念吗/拿去吧/亲爱的/拿去吧/这沉哀/这绛色的沉哀。?

心向往之,求之不得,弃之难舍。?

八年痴恋,用情至深,可留下的却只是一抹绛色的悲哀。?

只是不是两情相悦,又怎会开花结果。??

4、永远走不出来的雨巷??

戴望舒的丁香姑娘走了,他的初恋就这样结束了。但他对她的爱却与岁月长存,刻骨铭心。?

施绛年这个名字成为他一生都挥之不去的梦,从甜蜜到痛苦,她在他心中扎根发芽。哪怕在他以后的两段婚姻里,施绛年留给他的阴影总是时不时出现,他爱她爱得太用力了,以至于再没有力气去爱别人。?

戴望舒婚后不久曾与作曲家陈歌辛对《有赠》进行了改编,使其成为电影《初恋女》的主题歌词,其内容令妻子穆丽娟颇为不快:牵引我到一个梦中,我却在别个梦中忘记你。哦,我的梦和遗忘的人!哦,受我最祝福的人!终日我灌溉着蔷薇,却让幽兰枯萎。再鲁钝的人也读得出,蔷薇何人,幽兰又何人。?

于是,穆丽娟也曾经对别人说,哼,丁香姑娘当然是指施绛年。?

他们的婚姻最终也没能长久。穆丽娟走得很决绝,诗人留也留不住。?

穆丽娟晚年时依然对戴望舒耿耿于怀。她说:"他对我没有感情,他的感情完全给了施绛年去了。"?

当年戴望舒向施绛年示爱时,何等直接和炽烈:“愿我在最后的时间将来的时候看见你,愿我在垂死的时候用我的虚弱的手把握着你。”这两句诗本是拉丁文,出自古罗马诗人之手,戴望舒把这两句诗和施绛年的名字一起,写在自己的第一部诗集《我底记忆》的扉页上。?

遗憾的是,在诗人“最后的时间将来的时候”,他爱了一生的丁香姑娘却不知身在何处,他终究还是孤苦一人。?

“垂死的时候”,诗人“虚弱的手”把握的不是任何一段爱情,而是一支针筒。他自打麻黄素针治疗哮喘已有一段时间。那一天,他为了早日病愈,加大了剂量,注射后不久,心脏跳动剧烈,扑在床上就昏迷过去,等送到医院,已经停止了呼吸。?

戴望舒一头钻进那天雨巷,从此便再也没有走出来过。他永远走不出那条幽深的雨巷,在一个不属于他的丁香姑娘身上,浪费了一生时光,蹉跎了一世年华。?

他一生都在追求爱情,然而他却从来不曾拥有过爱情。?

他徘徊终生也不曾与他的丁香姑娘如愿相遇,那条幽深寂寥的雨巷终于成了他一个人的孤城。

相关阅读
  • 戴望舒资料 诗人戴望舒与他的“丁香姑娘”施绛年

    戴望舒资料 诗人戴望舒与他的“丁香姑娘”施绛年

    2019-01-29

    我想很多人都读过这首佳作。作者通过对狭窄阴沉的雨巷,在雨巷中徘徊的独行者,以及那个像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的描写,含蓄地暗示出作者既迷惘感伤又有期待的情怀,并给人一种朦胧而又幽深的美感。也有人把这些意象解读为反映当时黑暗的社会的缩影。

  • 戴望舒诗歌大全 诗人戴望舒与'丁香姑娘'施绛年

    戴望舒诗歌大全 诗人戴望舒与'丁香姑娘'施绛年

    2019-01-29

    本文摘自《民国女子》 叶细细 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有些人会拿戴望舒与徐志摩对比,觉得他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都是诗人,生命中都有过三个重要的女人,心内最爱恋的女子都得不到,还早逝。戴望舒死时45岁。这个现代派诗人。

  • 戴望舒诗集 戴望舒与施绛年

    戴望舒诗集 戴望舒与施绛年

    2019-01-29

    上海,是中国的夜明珠,也是戴望舒心中最美的地方。即便是眼前的上海,青色的天幕下,清风徐徐,挥不散的迷蒙烟雨,溅落在眉宇间,并没有冷却他心中对梦的炙热。走到哪里,诗人施绛年,这三个字,伴随着一个17岁静娴的少女。

  • 戴望舒经典诗集 罗志渊:品读“雨巷诗人”戴望舒

    戴望舒经典诗集 罗志渊:品读“雨巷诗人”戴望舒

    2019-01-29

    近日,朋友送我一本戴望舒诗集《灾难的岁月》,这也是戴望舒一生最后出版的一部诗集。也许我提起戴望舒名字的时候,大家都会想起他的代表作《雨巷》。而当我看完戴望舒的全部诗作和部分诗论之后,又感觉不是我所了解的戴望舒了。

  • 戴望舒的《雨巷》 【天天语文第9天】朗读与欣赏:戴望舒《雨巷》

    戴望舒的《雨巷》 【天天语文第9天】朗读与欣赏:戴望舒《雨巷》

    2019-01-29

    戴望舒是中国现代著名的诗人,早年就读于上海大学、复旦大学,曾因宣传革命被捕。无论理论还是创作实践,戴望舒都对中国新诗的发展产生过相当大的影响。在二十年代末和三十年代初因为其风格独特的诗作被人称为现代诗派“诗坛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