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津批斗马连良 马连良唯一的女弟子在天津

2018-11-13 - 马连良

京剧大师马连良有许多弟子,早年所收的有言少朋、王和霖、王金璐、迟金声等;晚年所收的有张学津、冯志孝、张克让等,还有虽未正式拜师,却情同师徒的,如李万春。上面所提及的这些先生都为京剧事业作出了不小的贡献。

张学津批斗马连良 马连良唯一的女弟子在天津
张学津批斗马连良 马连良唯一的女弟子在天津

马先生所收唯一女弟子却在天津。她就是“文革”前我市“前进京剧团”的团长李玉书。给李玉书弹月琴的赵登席先生和我是总角之交,由此对李先生有点滴了解。

李玉书原籍山东蓬莱,生于上海,其父乃冯玉祥将军同窗好友,后死于战场,自此家道中落。她自幼喜爱戏剧,于是投身此业。她天资聪颖,学戏极快,且文武兼擅,早年曾演过武生戏《挑滑车》,后来专工老生,以艺名翠婉茹桃班演出。她私学马派,兼擅唐(韵笙)派。

张学津批斗马连良 马连良唯一的女弟子在天津
张学津批斗马连良 马连良唯一的女弟子在天津

上个世纪50年代初,她担任牡丹江市京剧团团长。此时正值马先生在该市演出,抽暇看了她三场戏:《珠帘寨》、《斩韩信》和新编戏《屈原》。马先生认为她唱做俱佳,且没有女老生容易出现的雌音,于是主动到后台看望了她。

张学津批斗马连良 马连良唯一的女弟子在天津
张学津批斗马连良 马连良唯一的女弟子在天津

这使她既惊且喜,由此得拜马先生为师,马先生说:“拜师费用由我来出。”玉书为感激老师,送给老师四瓶法国白兰地和一根一尺余长全须全尾的吉林野参。拜师后马先生说:“我给你改个名儿吧,我有个义女叫李玉茹(著名旦角,后来成为曹禺夫人),她叫玉茹,你叫玉书吧!”自此,她以李玉书之名贴报演出。

张学津批斗马连良 马连良唯一的女弟子在天津

拜师后,由于老师的精心指导,其演技得以进一步提高。马先生对她很喜欢,跟她说:“我的行头,你喜欢哪件就拿去用。”所以李玉书有几件行头是马先生的,不过这些行头现在已不复存在了。

约在上世纪50年代中,李玉书来到天津,初在小盛春的班社露演于共和戏院,颇获好评,后来河东区为她组建了前进京剧团,玉书任团长。

我曾看过她不少的戏,马派戏如《打登州》、《法门寺》、《清官册》等,唐派戏看过她的《未央宫》。她的马派戏确有马派风范,唱、念俱得马派神韵,做工潇洒,毫无雕饰痕迹,是一位名副其实的马派名家。

这么一位优秀演员,可惜在二十年前去世了,不然,她一定能为弘扬京剧艺术,尤其对马派艺术的传承,起到相当作用的。

相关阅读
  • 马长礼批斗马连良 马连良文革生前身后事

    马长礼批斗马连良 马连良文革生前身后事

    2018-11-13

    马先生培育后人很重视“传、帮、带”。他是北京京剧团的团长兼主演,演戏、录音都很忙,兼任校长后到学校授课,就更忙了。就这样,他还常常让我们到他家里个别传授,除了教戏,他还经常讲起自己少年时在科班里刻苦用功的故事。

  • 马长礼批斗马连良史实 阿甲:马连良念白的特点

    马长礼批斗马连良史实 阿甲:马连良念白的特点

    2018-11-13

    马连良的道白,也是读“湖广音中州韵”的(“湖广”是明清所置的湖广省,“湖广音”,即是湖南、湖北的音调。所谓“中州韵”实际上是指河南省的尖团音,直到现在河南口语的尖团音是分得清楚楚的,还有河北的辛集市一带。

  • 马连良淮河营 马连良谈跑龙套的那些学问

    马连良淮河营 马连良谈跑龙套的那些学问

    2018-11-13

    如果是一个从小就开始学京戏的演员,那可以说很少有没跑过龙套的。因为在京戏里除去一小部分的文戏、武戏、或是玩笑戏里没有龙套以外,其他的戏里可以说是出出离不开“龙套”。“龙套”的名字不知始于何时,据我想可能由于他们总是穿件绣有团龙或条龙的行头在临上场以前。

  • 马连良与马长礼恩怨 马连良:唱戏难

    马连良与马长礼恩怨 马连良:唱戏难

    2018-11-13

    我唱了一辈子戏,现在还不敢说“成”,仅仅到能够说“会唱戏”三个字的地步而已。这话可以拿我个人演剧的生活做一个实例。我对于戏剧,从小就最爱惜不过。当我七岁那年,家住在阜成门外,那时我在阜成门外三里河,一个北礼拜寺的学堂里念书。

  • 马连良毒哑周信芳 由马连良之《四进士》谈到周信芳与余洪元

    马连良毒哑周信芳 由马连良之《四进士》谈到周信芳与余洪元

    2018-11-13

    马连良之《一捧雪》《四进士》二剧,北地内行,多奉为圭臬,郑大哥(过宜)曰窃所未解,邓三兄(汉宗)日是何故也,我曰北人黑传盲从,固甚于南人也,马之《一捧雪》,郑大哥于六期中已论过,今我所谈,乃连良之《四进士》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