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芳生结婚了吗 芦芳生人气急升 山下奉武成了最帅“鬼子”

2018-10-17 - 芦芳生

到美国进修半年,芦芳生还是退学了,他觉得不能再耽误了,这次,父母也没理由再阻拦。父亲说,那你回国读北京电影学院吧,那出过一个姜文。“回国后先报了北电进修班,次年考上了表演系,一切都很顺利,我也才知道,还有个中央戏剧学院,姜文其实是中戏毕业的。不过都无所谓了,那时候我特别有自信,觉得自己天分不错,形象也不错,又会说日语,毕业后走偶像路线肯定就火了。”

芦芳生结婚了吗 芦芳生人气急升 山下奉武成了最帅“鬼子”
芦芳生结婚了吗 芦芳生人气急升 山下奉武成了最帅“鬼子”

凡事没有一帆风顺,考上电影学院,却也像启动了多米诺骨牌,一连串打击接踵而至。先是在学校受打击,“一上课我就傻了,感觉和同学们差距好大呀,人家都是有好多年艺术训练功底的,我一不会唱歌,二不会跳舞,交作业弄的小品总被老师否定,原来那么多自信一下子就垮了。

芦芳生结婚了吗 芦芳生人气急升 山下奉武成了最帅“鬼子”
芦芳生结婚了吗 芦芳生人气急升 山下奉武成了最帅“鬼子”

”那是2003年,北京是非典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课业生活也不规律,芦芳生跟老师打了退学报告,背着行李就走了。父母得知这个消息很高兴,劝他先找个正常工作,虽然当演员困难点,但以他的学历、背景,很顺利地被日立公司录用,还拿到了月入两万元的高薪。

芦芳生结婚了吗 芦芳生人气急升 山下奉武成了最帅“鬼子”
芦芳生结婚了吗 芦芳生人气急升 山下奉武成了最帅“鬼子”

“我一去就当上主管,工作不辛苦,经理也很喜欢我,每天下班带着我去应酬,真正成一白领了。父母心里踏实了,觉得儿子迷途知返,可这样的日子过了几个月,我觉得好累呀,一成不变的生活方式不是我想要的,忍到半年,还是辞职了。

”芦芳生又回到学校申请复课,学校方面说,这里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父母专程从日本飞到北京劝他,“我想,以前做演员的决心还不够坚定,才会出了许多周折,而再次从工作岗位回到学校的时候,我感觉特别珍惜。

以前父母也老给我洗脑,说毕业后没戏拍就回日本教书吧。那一次,我很坚定的告诉他们,我没有退路了,这辈子就当演员了。”

《番号》热播 收到妈妈道歉信

此后,和所有北漂的路一样,毕业等于失业。芦芳生不再要家里资助,一边上学,一边跑剧组试戏,那些年导演赵宝刚还没拍《奋斗》,偶像剧算不得主流,长得太帅倒成了缺点,他为了能演年代戏,刻意留了胡子,让自己显得沧桑点,野一点。

毕竟形象好,芦芳生还是接到一些戏份重的角色,也有和大明星搭档的,可不是没播,就是影响小,再有些,比如和袁莉、宋丹丹主演的《家在洹上》和去年的《雪豹》也热播,但他的角色并不打眼。逆境之中,人的自信跌到谷底,“跑组是不靠谱的,不跑组更不靠谱。

有一个支撑点是,还有戏拍,觉得挺快乐的。什么时候能出来,什么时候能挑大梁,希望真的看不到。”所以,拍《番号》时,他虽然有明显优势,也自信不多。这些年,一直支撑他的是导演赵宝刚的一句话,“他跟我说,新人要么当绿叶,就当边边角角的别被定型,要么,你就演个让人一见倾心的,永远被记住。”

演山下奉武时,芦芳生起初有点纠结,他不确定这个角色能不能让人一见倾心,还是会被永远定型为反派。“后来我想清楚了,山下虽然是反派,但他坏得不猥琐,他凶狠,但对谁都残忍,包括自己。他不阴险,就是个战争狂人,什么事都写在脸上,都亲力亲为,一喊突击,自己拿着把刀就冲出去了,他对自己的生命无所谓。

如果不是敌我立场不同,他也不能算十足的坏蛋。”芦芳生把自己的一切能力调动起来,发挥到极致,他预期这个“鬼子”演得不脸谱化,会得到业内认可,结果,大大超出他预期的是,“山下奉武被观众同情,有人说他可爱,这我还真没想到。”

《番号》在北京热播后,芦芳生收到了母亲的一封道歉信,在信里,母亲对他表示了歉意,现在看来,儿子的选择是对的,生活只要开心就好。芦芳生苦笑说,“其实,我知道,他们不会从根本上转变。长久以来,父母觉得我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帮我设计好一切,其实我也不喜欢学经济,大学学的东西都还给老师了,刚回国那些年,我住宿舍都没想到去买房子,哪有什么经济头脑,除了演戏之外,没有我想干的事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