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佟佟李嘉欣 黄佟佟:那些永远处在谋生恐慌中的单亲母女

2018-10-28 - 黄佟佟

娱乐新闻闹哄哄,朋友圈里大家开始讨论单亲家庭,特别是母女单亲家庭那紧密的“互利共生”关系。《黑天鹅》里那母亲霸占女儿生命的病态控制关系,还有《白夜行》里母亲利用女儿的病态剥削关系……

在这些作品里,母亲通常是较弱的一方,但奇怪的是,弱的母亲反而更令人发指:《白夜行》里毫无工作能力的母亲哄骗女儿给附近的恋童癖玩乐,“恶魔很多,不止一个”,而事件发生时身为母亲的她竟然会面无表情地在附近荡秋千,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我不谙世事的朋友问。

黄佟佟李嘉欣 黄佟佟:那些永远处在谋生恐慌中的单亲母女
黄佟佟李嘉欣 黄佟佟:那些永远处在谋生恐慌中的单亲母女

她们很幸运,没有见过真正的贫穷,没有见过真正的绝望,怎么不会呢?这样一些永远处在谋生恐慌里的单亲母女我见过一些,虽然不会像影视作品中的情节,但也足够我感慨了。

▲ 资料图:《白夜行》剧照

我有个邻居姐姐,叫小白,她比我大一届,是个眼睛大大的漂亮姑娘。很小的时候,她父亲就因为一次化工原料泄漏事故去世了,母亲顶替进了厂里当保洁员,那时我最爱去她家玩,一是因为她们家很少家具,又弄得很干净;二是因为白妈妈不像我们厂的其他妈妈那么凶神恶煞,她对所有小孩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对大人也是一样。

黄佟佟李嘉欣 黄佟佟:那些永远处在谋生恐慌中的单亲母女
黄佟佟李嘉欣 黄佟佟:那些永远处在谋生恐慌中的单亲母女

后来我才理解她那种略带讨好的笑容大概也是出于一种恐慌,生怕得罪了谁。

人就是这样,越怕什么越来什么,生怕没了工作就偏偏碰上九十年代下岗潮,白妈妈成为第一批裁员下岗的人。别人家都是双职工,裁了一个,还有另一个,生活通常维持得下去,但小白家只有一个人上班,她母亲的工资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

黄佟佟李嘉欣 黄佟佟:那些永远处在谋生恐慌中的单亲母女
黄佟佟李嘉欣 黄佟佟:那些永远处在谋生恐慌中的单亲母女

资料图:麦兜和妈妈

▲ 资料图:麦兜和妈妈

那时小白才读初中,怎么办呢?白妈妈出去打过一段时间工,也摆过一阵米粉摊子,但都因为身体不好顶不下来。再后来在宿舍区开了一个卖烟的小档口,也赚不到什么钱,人都下岗了,还抽什么烟呢?

黄佟佟李嘉欣 黄佟佟:那些永远处在谋生恐慌中的单亲母女

我偶然在她家吃过一次饭,桌上摆了腊肉是招待客人的,咬不烂,还有一碗烫白菜,据说是晚上偷偷去菜市场拾的——菜贩子掰下丢在地下的黄的烂的不要的叶子用开水烫一下炒来吃,母女俩谁也不肯多夹一筷子,只让我吃,我也吃不下,因为完全没有油。

初中毕业,我去读高中,她读技校,我就听说小白和外厂一个书记的儿子好上了。有次小白生日,我们去她家,看到小白和书记的儿子用枕头打来闹去,恩爱极了,白妈妈则在一旁端茶倒水各种殷勤招待,眼神光芒四射,仿佛眼前这个男孩子是她们母女俩的救星。

“进了厂后我们就结婚!”年轻的小白笃定地说,但等我读大学的时候听说小白和书记儿子分了,一气之下,小白去市里的夜总会上班,也交过一些男朋友,但都无疾而终。

有一次我在街上碰到她和一个中年男人挽着手在一起,她跟我介绍这是她老板,后来我听我妈说,她跟了一个到这里开工厂的台湾老板,台湾老板当然是有老婆的,小白这可是一着险棋啊。

大学时光过得快,转眼又是一两年过去了,逛街时我意外发现小白姐姐开了一家花店,容光焕发做老板娘了。她热情地把我接到她新买的房子里,告诉我她就要结婚了。

我问是谁?她笑嘻嘻地说是个小老板,还有点钱。那以前那个台湾老板呢?“我们原来就说好了是十五万一年,他给了我五十万,但是我哪里有这么轻易让他跑路,我就和我妈联手骗他说我怀孕了,在医院搞了化验单,他没有儿子,特别想要个儿子,结果就给我买了这套房……后来实在编不下去了,就骗他说我摔了跤流产了,地上都是血……”小白得意地跟我诉说她的雄伟战绩,我脑补了一下过程,开始真心佩服白妈妈和小白了。

说真的,要骗一个老于世故的中年男人是相当的不容易呢,结果她们也做到了,真正的高手在民间啊。

后来小白当然就结婚了,生了个女儿,跟老公也老是吵,吵的原因无外乎老公不肯给她钱。有段时间,我们聊天的主要内容都是她讲述她们母女俩如何齐齐上阵,一个演红脸一个演白脸,逼老公给钱,大部分的时候成了,也有时候不成,不成时她就会咬着牙和我说“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再后来我到广州,慢慢见得少了,她一般每年给我打一次电话,每次都会兴致勃勃报告她的生活新进展,比如她离婚了,比如她又买了新房子,比如最近又找了个怎样的男朋友,而她又是如何和妈妈一起与那些男朋友斗智斗勇的。

“你找了男人没有?你要快点找啊,你一定记得姐姐的话,男人啊,没一个好东西,一定要搞他们的钱!”每次听到电话那头白姐姐的贴心提示,我都打起了哈哈,恍然觉得那边是另一版本的葛薇龙,毕生所有的聪明才智不过是在做两件事,一是找男人,二是搞他们钱,但她比葛薇龙幸运,她还有一个全心全力助她成功的好帮手。

2015年春节,我回了一次老家,小白带着母亲女儿一定要请我吃饭。她现在过得不错,有房有车,依然时髦,但见老多了,显然是操心操的,女儿胖胖的,远不如小白的灵泛精明,倒是白妈妈一径不老,白发苍苍,眼神锐利,二十年过去了,她们如今看上去不像母女,倒像是一对姐妹花,嗯,掘金姐妹花。

我知道厂里很多人都看不上小白母女,但我一丁点也没觉得人们有资格看不起她们。《白夜行》里有一句话:有些人一辈子都活在太阳的照耀下,也有些人不得不一直活在漆黑的深夜里,小白母女是真正活在漆黑夜里的人吧。

我总也忘不掉小时候吃过的那餐饭,整个客厅里只有一张桌子几条凳子,默默对着一碗烫白菜扒着饭的一对沉默的母女,那画面里有无边的荒凉,无边的恐惧。窗外的世界灰蒙蒙的,没有一丝光照进来,我知道,她们自己也知道,她们有,且只有彼此。

那天点了很多菜,没吃完,买完单,白妈妈已迅速地要来打包盒,而小白则在一边指挥母亲如何分配盒子。这四十年,怕是再没有比她们俩更默契的搭档了吧。“不要搞洒了!蠢得死!”小白厉声喝止女儿,听得我浑身一抖,只觉悚然。

(原标题:《那些永远处在谋生恐慌中的单亲母女》)

腾讯大家标题:《母女联手搞男人的钱,这样的故事并不新鲜》

相关阅读
  • 李嘉欣黄佟佟 黄佟佟专栏

    李嘉欣黄佟佟 黄佟佟专栏

    2018-10-28

    都市压力大,尤其男人,有人因压力而掉发,有人因压力而失眠,有人因压力而运动,有人因压力而劈腿,有人因压力而喝酒。据说,喝酒喝到微醺之际是最舒服的,觉得天下尽在我心中,可以把平时想讲而不敢讲的话讲出来,把平时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做出来。

  • 黄佟佟谢霆锋 黄佟佟:如果谢霆锋跟周迅好了 谁最受不了?【2】

    黄佟佟谢霆锋 黄佟佟:如果谢霆锋跟周迅好了 谁最受不了?【2】

    2018-10-28

    如果,我是说如果,谢霆锋跟周迅好了,双目可见,最受不了的人有两个 ,一个名字叫周迅的粉丝,一个叫张柏芝。周公子精灵女性,敢爱敢恨,一早已将万千粉丝收于麾下,粉丝眼睁睁看着周公子这些年谈了不下N场不靠谱的恋爱。

  • 黄佟佟新书 黄佟佟新作《姑娘 欢迎降落在这残酷世界》

    黄佟佟新书 黄佟佟新作《姑娘 欢迎降落在这残酷世界》

    2018-10-28

    黄佟佟新作《姑娘,欢迎降落在这残酷世界》勇敢而天真的女人,一定会被生活迎头痛击,痛击过后才有圆熟,这过程虽败犹荣。这二十篇文章来自黄佟佟微博身边的人以及她自己的故事,主角有专栏上寄来心碎来信的女人、有亲人、有同事、有同学、有采访过的女明星等等。

  • 黄佟佟采访谢霆锋 作家黄佟佟:剩女不是剩下的是自己选择的

    黄佟佟采访谢霆锋 作家黄佟佟:剩女不是剩下的是自己选择的

    2018-10-28

    喜欢也好,质疑也罢,刚刚播完的《我的前半生》无疑成为了今年现象级的电视剧。近日,知名作家、著名“亦舒迷”黄佟佟以一篇《我的前半生,过时的亦舒及全面崩塌的体面》来表达自己的批评。与此同时,她深受亦舒影响的畅销书《最好的女子》第三版也即将推出。

  • 黄佟佟专栏:“石膏美人”的晚年

    黄佟佟专栏:“石膏美人”的晚年

    2018-10-28

    在做平常人这条路上,周采茨的二姐周采蕴则属于被命运耽误的人。周家四姐妹,最出名的是老三周采芹,她去了英国学戏剧,是史上第一位007女郎而最美的则是老二周采蕴,解放初期圣约翰大学的校花,人称“石膏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