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开慧简介 杀杨开慧的何键人生及其最后归宿

2018-03-06 - 杨开慧

何键在民国时期是督湘时间最长的一个湖南本省籍人士,自1929年至1937年,长达九年。他能在这个位置上干这么久,就因为他完全与唐生智那种理想主义色彩相反,是个彻头彻尾见风使舵的人。他甚至连赵恒惕那种制定省宪法以自固的形式都不需要,而是只看谁的势力更大,就一头扎进其怀里,哪怕以前曾有仇恨,也能立刻笑脸相迎。

杨开慧简介 杀杨开慧的何键人生及其最后归宿
杨开慧简介 杀杨开慧的何键人生及其最后归宿

可以说他在政治归属上是没有任何道德约束的。当然这其实是很多政坛人物的共同特点,也算不上什么不可饶恕的缺点。

何键,字芸樵,湖南醴陵人。他在民国时期督湘之人中间,是出身最卑微的。他父亲当过多年长工,后来小有积蓄,买了一点田产,可为了供何键读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又把田给卖了。何键1916年毕业于保定军校第三期步科,回湘到赵恒惕任师长的湘军第一师当见习,接着升少尉排长。1917年段祺瑞派自己的内弟傅良佐任湖南督军,谭延闿被迫第二次下台,湘军在湘北被北洋军击败,退守湘南,何键此时脱离了部队,回到老家醴陵一带活动。

杨开慧简介 杀杨开慧的何键人生及其最后归宿
杨开慧简介 杀杨开慧的何键人生及其最后归宿

他很快拉起了一支队伍,收集了不少溃兵手里的散枪,被当时的湘军总司令程潜委任为“浏醴游击队”,后开赴湘南,被唐生智收编,何键当上了唐生智手下的营长。到赵恒惕开始主政湖南时,何键又得唐生智保举,当上了团长。

杨开慧简介 杀杨开慧的何键人生及其最后归宿
杨开慧简介 杀杨开慧的何键人生及其最后归宿

之后他一直追随唐生智,不断得到提升,北伐开始后,唐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军,这时的何键已经是第八军第一师的师长了。北伐军胜利挺进,第八军越战越壮大,不久就扩充到了六万多人,分编为第八军、第三十五军、第三十六军,何键任第三十五军军长,这时离他从保定军校毕业回湘当见习不过仅仅十个年头。

杨开慧简介 杀杨开慧的何键人生及其最后归宿

第三十五军驻汉阳的时候,长沙发生了“马日事变”,这其实是何键主使的。事情是这样的:当时湖南的农运声势极大,北伐军中许多军官的家庭都受到了冲击,军官们情绪很激烈,加上此时蒋介石早已在上海发动了四、一二事变,武汉方面上下争论也很激烈,使何键的立场迅速转向了右倾。

杨开慧简介 杀杨开慧的何键人生及其最后归宿

但是他知道总司令唐生智是不同意分共的,不敢公开在武汉发动,于是趁唐离汉去河南前线之机,派人回湘运动,调许克祥团进长沙,迅速发动了事变。许部围攻省总工会、省农民协会、国民党省党校,杀害了不少左派分子。

唐生智被迫下野后,湘军大部被桂系吞并,第八军军长李品仙、第三十六军军长廖磊都是广西人,都成了桂系的干将,随白崇禧攻入北洋系的传统领地华北。只有何键的三十五军留守两湖地区,仍被桂系李宗仁、白崇禧所猜疑。但何键是个很能保护自己的人,处处对桂系表现出恭顺,所以才能暂时保住自己的地位。

当时湖南的省政府主席是程潜,何键负责清乡,也就是肃清农会及中共势力。可桂系对程潜督湘不放心,怕他跟自己不是一条心,断了桂系归路,于是趁成立武汉政治分会,扣押了程潜,以鲁涤平继任湖南省主席。何键仍负责清乡,他大开杀戒不遗余力,而红军在湘赣两省的逐渐壮大,也造成了办理清乡的何键掌握了全省的地方武装,使鲁涤平对他疑忌日深。

而蒋介石很担心桂系进一步强大,造成尾大不掉之势,很想在桂系拉得很长的战线中间打进一个楔子,他看中的又是湖南。鲁涤平是谭延闿的老部下,虽由桂系的武汉政治分会任命,但蒋介石正好可通过谭延闿拉拢鲁涤平为己所用,大力补充鲁的部队军火装备,意图将受桂系控制的两广与他们刚打下的华北地区分割开来。桂系李、白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急需在湖南找到一个能跟桂系站在一起的人来取代鲁涤平,这下子就看中了何键。

何键的第三十五军此时已被整编成了第六师,奉命准备开往湘赣边境,开始参加对红军的“会剿”。他借故北上,在武汉拜见了李宗仁,又到北京拜见了白崇禧,狠狠地告了鲁涤平一状。之后武汉政治分会在李、白的授意之下,宣布免去鲁涤平本兼各职,改组湖南省政府,指定何键为省主席。

鲁涤平毫无思想准备,只好仓促离湘去了南京,结果原定会剿湘赣边境的几支部队也都各自撤退,打乱了老蒋的部署。老蒋大怒,但忌惮桂系势力强盛,只好承认既成事实,让何键暂代湖南省主席。

接着老蒋发动了倒桂战争,甚至将老对头唐生智都请出来,帮着瓦解桂系。唐生智用老蒋给的光洋和自己的威信收回了旧部第八军、第三十六军的指挥权,就任第五路军总指挥,接着参加老蒋与冯玉祥、阎锡山之间的大战。而桂系原来为了稳定后方选中的何键,此时也毫不犹豫地投向了老蒋的阵营,他派人面见老蒋,投书表示忠诚,表示愿为讨桂出力。老蒋当然求之不得,又给钱又给枪,还任命何键为“讨逆”第四军军长。

何键将在湖南的桂系部队统统缴了械,真正断了桂系的归路。之后何键倾湖南全省兵力,随广东的陈济棠、云南的龙云分三路攻入广西,与桂系打了个天昏地暗,直逼得白崇禧下野才作罢。可桂系也不是那么容易服输的,不久李宗仁联合张发奎,发动了对湖南的反攻,何键知道桂系是为了找老蒋报仇,自己并不是他们的真正目标,就想放桂系过境,保住自己的地盘拉倒。

老蒋哪会让何键的小算盘得逞?忙调动广东、湖北两个方向的部队大举入湘,将桂军堵截在湖南境内,何键怕老蒋打败桂系之后,追究自己的纵敌之罪,只好拉开阵势与桂张联军真干起来。

李宗仁和张发奎一度攻下长沙,出湘北进迫武汉,但终在老蒋的中央军、粤军、湘军的几路夹击之下,败退回广西。湖南再遭兵祸之后,何键已完全地在蒋介石的掌握之中。

何键从鲁涤平、程潜当省主席的阶段,就负责清乡,后来当上省主席之后,对清乡更是不遗余力。他杀赤化份子是极有名的,比如说在平江龙门地区,原有六、七万人口,清乡时却只准发放三千个良民证,每证须交大洋30元,而没有良民证的则被视为暴徒,可随便杀害。

屠杀开始后,先将村庄包围,通道封锁,进村见人就杀,然后是抢劫、纵火,一次就杀死一千三百余人,造成震惊省内外的“龙门惨案”。经何键这样的镇压之后,原来是农民运动发源地后来又爆发过秋收起义的湖南,居然基本上没有了红军的立足之地,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何键1929年任湘赣两省清剿总司令时,负责对井冈山区的进攻,迫使红军主力离开井冈山根据地南下赣南,乃创建中央苏区。

但其中也曾有过一次彭德怀部红三军团趁“讨桂”之战的混乱,突袭平江、长沙,占领省会长沙达十天之久。不久红一军团曾再打长沙,不下,乃转向东进,进入中央苏区。此后除了湘西自成系统,在“湘西王”陈渠珍的统治之下,还有少量红军的踪迹之外,湖南其他部分不见红旗踪影,成了全国的“模范省”,而紧邻的江西和湖北却都有大片的“红色根据地”。

红军攻入长沙时,连何键本人乘坐的汽车都被烧毁,使他后来只有滑杆可坐,他为了报复,杀过几个著名的共产党人,其中有向警予和杨开慧。他杀人也不光针对赤化份子,对于刑事犯罪者亦毫不容情。

黄仁宇先生的《关系万千重》一书中有很有趣的记载:有一个房东将自己住房的一部分租予房客,这房客写匿名信威胁房东,令其交出大洋若干,限期送往某处交接。房东初不疑房客,还与其商议征询对付的办法,房客叫他不必报警,可与勒索者讨价还价。房东怀疑了,于是报警,抓到房客证据,将其逮捕。案经省政府粗略审察,迅速将案犯枪决,理由是此人读过书,又非饥寒所迫,竟做如此伤天害理之事,所以不可饶恕。

相比谭延闿、赵恒惕时期,何键执法已基本不按法律条文,而是如同封建时代那样,以自己的道德标准断案,于是草菅人命成为屡见不鲜的现象。何键真正管理湖南省的行政事务,应该是1930年后的事情,那时因为省内已没有敌对势力,他得以将注意力转移到建设上。

粤汉铁路的湖南段,就是这个阶段完成的,还有湘桂线也开始兴建。湘黔线在规划之中。但工业基本上停留在20年代保留下来的水平,南门外的发电厂和湘江河西的裕湘纱厂都已经运转了近十年。

何键留下的标志性建筑应该数“国货陈列馆”,顾名思义,他也还是以提倡国货为爱国之标榜的,这个建筑在抗战中竟未烧毁,楼顶置警报器,遇日机空袭时,警报立刻响彻长沙上空,使市民得以及时躲避炸弹的威胁。国货陈列馆解放后成了“中山路百货公司”,仍是长沙市民首选的购物地点,其一排高大的圆形廊柱颇有西洋风格。可惜在八十年代被毫无历史观念的商店经营者拆掉改建了,变成了没有任何特色的现代水泥建筑。

何键也曾想重振湖南本省的军力,成立了省政府下属的航空署,聘请了飞行员,从国外购进了十架战斗机。但飞机到货时,就被蒋介石扣下了六架,说四架已足够省内防务之用。而到江西清剿红军的战争接近尾声时,老蒋更进一步逼迫何键交出全部湖南省的兵权。何键不敢违抗,把湘军四个师和四架飞机都交了出去,从此自己只当文职的湖南省主席。

到1937年抗战爆发,蒋介石已经意识到当年蒋百里所预言的:湖南将成支撑抗击外敌的关键地区,于是命令何键交出湖南省的政权,调他到南京任内政部长,派自己信得过的张治中(字文白)当了湖南省主席。然而就在张治中的任内,发生了震惊全国的长沙“文夕大火”。

何键在离任省主席之前,断了最后一个案子:下令枪毙了一个妇女,理由是她竟然嫁给了日本商人为妾。那日本人已经撤侨离去,他的中国小妾不但有“通敌罪”,而且贬辱中华女性的民族气节,所以罪不可赦。

与此同时,何键却也向已抵陕北的毛润之先生发出电报,称国难当头,今后当休戚与共义无反顾,当然并不提及杨开慧被杀事。这些趣闻黄仁宇先生都曾以亲历者身份详细记述。蒋介石将何键调往南京任职后,逐步把湘军抽调一空,几乎全部送上了抗日的前线,就连负责地方治安的保安团队也不例外。

而且湘军出湘抗日,都是分别编入不同的部队,分割使用,不使其仍形成集团。国难当头,有“无湘不成军”之誉的湘军倒是都没有给家乡父老丢脸,无论在哪个战场上,作战都极为英勇顽强。

特别是在淞沪之战中间,湘军损失惨重,即使没有全军覆没的部队,也继而被编散了,取消了番号。老蒋这样做,自有他消灭异己统一政令的用心,但借外敌之刀杀自家兄弟,不能不令国人齿冷。民国时期从辛亥革命后建立起来的湘军,历经内战的磨难,终于消亡于抗日的战场上。作为最后一个湘军统帅的何键,眼看着三湘子弟兵灰飞烟灭,心情一定是非常悲凉的吧。

何键在南京任内政部长后,随中央政府撤到“陪都”重庆,在1939年差点因一个误会被老蒋杀掉:那时他的结发妻子黄氏在香港病逝,何键获悉后想去香港为妻治丧,向行政院长孔祥熙告假一个月,孔祥熙准假。可就在他准备登上飞机离开重庆的时候,戴笠亲自赶到机场,命令停飞,并登机检查何键有无蒋介石的亲笔批准的假条。何键拿出孔祥熙的假条,被戴笠拒绝,并将何键拉下飞机,当即软禁起来。

原来此时因汪精卫叛国后,重庆有一些官员偷偷赴港转投南京伪政府,老蒋令戴笠对要去香港的官员严加盘查,何键正是犯了这条忌讳。后来经孔祥熙出面澄清,老蒋才放了何键,但还是撤了他的内政部长,改任抚恤委员会主任委员。之后何键知道自己再也不能乱说乱动,一直老老实实任这个闲差。何键1949年迁居香港,1950年到台湾,又当上了“总统府国策顾问”,1956年病逝于台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