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夷叔齐的诗】伯夷叔齐:诗意的绝食与采薇

2020-04-15 - 伯夷

有人不喜欢伯夷、叔齐,说他俩太固执、太死板、太迂腐,理由是他俩不继承王位,不吃周朝的粮食,跑到首阳山上吃野菜,结果饿死了。

有人喜欢伯夷、叔齐,说这两个人有骨气、有气节、有立场,理由是他们禅让王位,冒死而谏,宁肯饿死也不食周粟,坚持了原则,保持了气节。

【伯夷叔齐的诗】伯夷叔齐:诗意的绝食与采薇
【伯夷叔齐的诗】伯夷叔齐:诗意的绝食与采薇

评价历史人物,允许见仁见智,但回到历史人物所处的时代来评价他们,才是客观的,岂能以今人之履,来套古人之足?

阳春四月,田野的风都是绿的!

我去偃师市采访,寻访3000年前的伯夷、叔齐。他们兄弟俩的墓,就在首阳山上。

【伯夷叔齐的诗】伯夷叔齐:诗意的绝食与采薇
【伯夷叔齐的诗】伯夷叔齐:诗意的绝食与采薇

首阳山

幼时从巩县(今巩义市)坐火车来洛阳,临近首阳山车站的时候,总要把头伸到车窗外遥望首阳山——语文书上说:伯夷、叔齐饿死在首阳山上。

首阳山,名字起得很美。站在首阳山电厂向北望,一道无峰的山梁横在眼前。陪我前来的偃师文化人郭俊卿,步履矫健,跳出车门马上登山,走了几步,才扭头对我说:爬上去,也就半个小时,开始吧!

【伯夷叔齐的诗】伯夷叔齐:诗意的绝食与采薇
【伯夷叔齐的诗】伯夷叔齐:诗意的绝食与采薇

邙山东西长约150公里,首阳山是邙山上较高的一座山。说是山,其实无沟无壑,平展展的。我们寻觅了半天,也不见伯夷、叔齐墓冢。郭俊卿急了,说:“看看,把你领上来了,却找不着他俩的墓,真对不起!”正说着,见有两男一女从西边走过来,一问,人家已经“见到”了伯夷、叔齐,正准备打道回府呢。

终于接近了夷、齐!

没有墓,只有墓碑,上面写着“古贤人伯夷叔齐墓”。我扶住墓碑,仔细辨认已经漫漶的字迹。突然,墓碑摇晃起来,把我吓了一跳,一看,才发现这墓碑竟是活动的!我想,伯夷、叔齐生前,立场是那样坚定,认定的事情一百头牛都拉不回,而他们的墓碑,却在这儿摇晃,不知道他俩会咋想?

我很奇怪,邙山是土山,而在偃师境内的一段,却有十几公里的石山,石色血红,石质坚硬,正与伯夷、叔齐的性格吻合。郭俊卿说:由于此山海拔359.1米,在邙山诸峰中算是最高的,是第一个迎接日出的山峰,所以叫首阳山。

据了解,全国起码有6座首阳山,山西、甘肃等省都有,其中位于甘肃省渭源县东南34公里的莲峰乡享堂沟的首阳山,海拔至少在2000米以上,其主峰像一位盘腿端坐的巨佛。伯夷、叔齐的墓冢就在山湾里,清代陕甘总督左宗棠题有“百世之师”和“有商逸民伯夷叔齐之墓”的碑文,两边还有联语,上联是“满山白薇,味压珍馐鱼肉”,下联是“两堆黄土,光高日月星辰”,横额是4个字“高山仰止”。

全国6座首阳山所在地,都说自己是伯夷、叔齐的真正去处,其实伯夷、叔齐真正的采薇之地,就是偃师境内的首阳山。当年武王伐纣,诸侯会师孟津,伯夷、叔齐扣马而谏,阻止武王对纣王动武,建议以和平的方式解决。洛阳人都清楚,孟津就在首阳山北麓,扣马村至今犹在。

不少典籍中都提到夷、齐在此山隐居采薇。“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在《咏怀诗》中写道:“步出上东门,遥望首阳岑;下有采薇士,上有嘉树林。”上东门,是洛阳的一座城门,而“竹林七贤”生活的时代,正是魏晋时期,曹魏和西晋都建都洛阳,阮籍、嵇康等“竹林七贤”,当时都以洛阳为中心“展开活动”。所以,这里的首阳山,承载着这一历史故事,是不容怀疑的。

孤竹国

人们提起伯夷、叔齐,一般会认为他俩是商朝遗民,所以才帮商纣王说话。其实,他俩的国籍是孤竹国,只是受商朝的统治罢了。看来,要想真正解读伯夷、叔齐,还得先解读孤竹国。

在我的印象中,小小孤竹国,一直是中国古代的一个神秘王国,一般人对孤竹国的兴衰、疆域、陵寝、 庙宇什么的,都不清楚。

有资料说,冀东至辽西一带,在公元前17世纪时,被商王朝开国元君商汤封国,这便是孤竹国了。

孤竹国的疆域,包括哪些地方呢?

冀东东部,是孤竹国所辖的重要地区。《辽史·地理志》记载:平州“商为孤竹国,春秋山戎国”。那时的平州辖卢龙县、安喜县、望都县和滦州。按上述记载,孤竹国所辖地域,包括现在的唐山市区东部、迁安市、迁西县、滦县、滦南县、乐亭县、卢龙县、昌黎县、抚宁县和秦皇岛市区。

那么孤竹国的国都在什么地方呢?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多数学者认为孤竹都城在令支,即现今河北省滦县北部一带——这些就不再深究了,我们只要了解一下伯夷、叔齐的“出处”就行了。

现在我们知道:伯夷、叔齐是孤竹国国君的两个儿子,与商朝的关系相当“松散”,并非是商纣王倚重的大臣,有学者甚至认为他俩痛恨纣王,此为后话。

伯夷叔齐

谈了这么多“新闻背景”,主角也该上场了。现在说说伯夷、叔齐“不食周粟”的故事。

咱们就从“夷齐让国”说起吧——老孤竹国君死前留下遗言,命少君叔齐继位,继承他的事业。按照当时的规矩,长子应该继位。但伯夷却说:“应该尊重父亲的遗愿,国君的位置应由叔齐来坐。”于是他放弃王位,逃出孤竹国。大家又推举叔齐做国君。叔齐说:“我如果当了国君,于兄弟不义,于礼制不合。”他也逃出孤竹国,和伯夷一块儿过起了流亡生活。

他们这种“让贤”的举动,受到当时人的赞扬。到了春秋战国时,儒家学派更是大为赞赏,评价说:“能以国让,仁孰大焉,伯夷顺乎亲,叔齐恭乎兄。”

在逃亡的日子里,为躲避商纣王的残暴统治,伯夷、叔齐居住在北海之滨,和东夷人一起生活。后来,他俩听说周文王在西方兴起,国势稳定,经济发展很快,就相约到周国去,但刚刚走到半路,就遇见了周武王的大军。原来,这时周文王刚刚死去,周武王率领着大军奔袭商纣王。看到这种情形,他俩大失所望,于是扣马而谏:“父死不埋葬,就动起武来,这能算孝吗?以臣子身份讨伐君主,这能算仁吗?”

当时,武王和诸侯的军队士气正旺,在孟津集结后,浩浩荡荡地向前挺进,突然被他俩拦住,武王的卫兵非常气愤,要杀掉他们。这时,军师姜尚(即姜太公)过来劝解:“这是讲义气的人呀,不要杀害他们!”好说歹说地把他俩搀走了。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周武王与商纣王大战于牧野,由于商纣王阵前的奴隶士兵倒戈,周武王很快取得了决定性胜利,灭掉了商朝,建立了新的王朝——周朝。

伯夷、叔齐听说后,认为这种做法太可耻了,发誓再也不吃周朝的粮食。他俩就相携来到首阳山上采集薇菜吃。说来有意思,这俩人在采薇时,并不感到凄苦,他们唱道:“上那个西山哪,采这里的薇菜。用那强暴的手段来改变强暴的局面呀,我真不理解这种做法对不对?先帝神农啊!虞夏啊!你们那样的盛世,恐怕再也不会有了。我们上哪里去呢?真可叹啊!我们的生命就要结束了。”

他们当时采薇的首阳山下,弯弯的河流,小小的村落,炊烟灶火,近在咫尺,他们俩只要下山走一遭,就能讨口饭吃。但他们认为,既然山下的人都已归周朝管辖,土地也都是周朝的了,他们生产的粮食,我们坚决不吃。

忽一日,山下有一农妇上山,多了一句嘴,结果断送了伯夷、叔齐的性命。

话说这农妇上山挖野菜,看见两个瘦骨嶙峋的老人也在那里挖野菜,举止斯文,看样子不像本地人,于是询问起来。得知了缘由,农妇觉得奇怪,就问:你们俩人倒是有骨气呀,不吃周朝的粮食,但你们也不想想,普天下都是周朝的呀!这山,这山上的野菜,也是周朝的,你俩为啥还吃呀?

伯夷、叔齐一想这话有理,于是连野菜也不吃了,从此开始绝食,双双饿死在首阳山上。

后世评价

无数经验告诉我们,历史人物留下来的只是他最有特点的东西。伯夷、叔齐两人,在历史上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伟绩,但荀子却说,伯夷、叔齐的名声,就像日月一样,可以与舜、禹的英名一样千古流芳。伯夷、叔齐被认为是以身殉道的典范,得到了儒家的大力推崇。

孔子的学生子贡曾问:“伯夷叔齐何人也?”孔子立即回答:“古之贤人也。”平时,老先生回答问题时,都要慎重考虑一下,然后才“子曰”,可孔子评价伯夷、叔齐的时候,没有任何犹豫,张口就说是贤人,可见孔子对伯夷、叔齐的所作所为是非常肯定的。

伯夷、叔齐的行为,比较符合儒家的价值观,儒家认为人生价值不在于获得什么功名利禄,而在于对社会作出了什么贡献,对后世有什么影响。所以孔子强调:“伯夷叔齐……奋乎百世之上,百世之下……非圣贤而能若是乎!”

实际上,伯夷、叔齐绝不是为了流芳千古才那样做,他们只是敢于坚持自己的立场罢了,他们给我们留下的,是一种独立的人格、一种独立的精神,是一种以生命为代价的执著,这恰恰是许多人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情。为啥这么说呢?让我们稍稍回头,再看一下当时的天下大势。

当时的商纣王确实太不像话了,终日花天酒地,荒淫无道。对百姓,统治残暴;对大臣,残酷迫害。他的叔叔比干给他提了一些意见,他就受不了,说:比干怎么这么放肆?我倒要看看他的心是咋长的!于是命人把比干的心挖出来,当了下酒菜。

这样的暴君,谁还会维护他!这时候,周武王联合诸侯起兵伐纣,无疑是顺应民心之举,任何阻挡这一潮流的行为,都可视为阻挡历史的车轮前进。

那么,伯夷、叔齐是不是这样的人呢?

有人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伯夷、叔齐反对武王伐纣,扣马而谏,这件事本身就值得怀疑!历史很可能是另外一种样子。北宋的王安石就指出,伯夷、叔齐阻止武王伐纣这档子事不真实、不可信。他说:“当年殷商衰落,纣王残暴,普天下的人都痛恨他,而伯夷、叔齐这样的耿介之士,最恨纣王。这从他们二人投奔周文王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来。尤其是他们的思想和姜太公是一致的,他们还曾一起商议,准备一道辅佐文王,推翻纣王。”

后世学者根据王安石这一看法,认为伯夷、叔齐只是在周武王断然拒绝自己的意见后,才采取了与周朝不合作的态度,才跑到首阳山上饿死的,这正是他们执拗性格和独立意识酿出的结果,并非俩人决意要维护腐朽的商王朝。这种看法,颇有新意。

无论怎样,历史上有这样两位人物,就为后世提供了一个参照,比压根儿就没有这两个人要好得多。他们对后世的影响和启发,是多层面的。他们的采薇和绝食,虽说不上富有激情,但却像花木掩映的深井,是充满哲学意味和诗意的,是深刻的和执著的,是能够让人慢慢品味的。

相关阅读
  • 【谢无量书法价】一代“丑书”大家谢无量:看不懂就别说丑

    【谢无量书法价】一代“丑书”大家谢无量:看不懂就别说丑

    2020-01-04

    前一段时间大家都看了不少现在某些哗众取宠者的丑书,相信大家一定被这些乌烟瘴气的所谓“书法”污染了眼睛。那么大家觉得下面的这幅字丑吗?我相信有不少人是不敢妄下结论的,因为这字实在难以一时间评出好坏,说它丑却又有不少前人的影子和韵味。

  • 【胡一虎简历】胡一虎自解“一虎一席谈”

    【胡一虎简历】胡一虎自解“一虎一席谈”

    2019-12-29

    我觉得在每一场的辩论中,重要的不是你的口才多好,而是你表现了什么样的风度。所以,那天我看到有人要打架,我说拜托,怎么感觉好像是时代要倒退回去了?什么样的话题让你居然想到要跑下去跟对方打到一起?青周你作为一个主持人。

  • 【小学语文教学大纲模板】俄专家建议:俄罗斯学校需统一汉语教学大纲

    【小学语文教学大纲模板】俄专家建议:俄罗斯学校需统一汉语教学大纲

    2020-03-07

    参考消息网1月2日报道 俄媒称,专家认为,俄罗斯学校需要制定统一的汉语教学大纲,并且通过在国家统一考试中引入汉语考试,这正变得愈发可行。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月1日报道,2018至2019学年,汉语首次被列入俄罗斯国家统一考试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