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之韵片尾曲】叶毓中——汉之魂与宋之韵

2020-02-14 - 宋之韵

叶毓中在20世纪70年代创作的《汉魂》是他历时40年完成的第二部国画重彩系列。它延续了《唐风》简约的绘画形式,以“激越悲欣”作为其贯穿始终的思想主题。翻开汉魂的画集,从“咏人图史”到“全图三国”,一幅幅仁人义士的悲壮之举被叶毓中描绘的淋漓尽致。而叶老也通过这些画作,向我们讲述着他对“忠诚”与“仁义”的理解。

【宋之韵片尾曲】叶毓中——汉之魂与宋之韵
【宋之韵片尾曲】叶毓中——汉之魂与宋之韵

《汉魂·全图三国·桃园结义》53×70cm×3

叶毓中:我在表现汉代时,用了“激越悲欣”这个词,为什么我用了这个词,就是你看很多人过去有“杀生以成仁”。他就是生死都置之度外了,所以才有那个“匈奴未灭,何以为家”。为了民族,不惜牺牲自己。流血牺牲过后,很悲壮,又让后人感到很欣慰。

【宋之韵片尾曲】叶毓中——汉之魂与宋之韵
【宋之韵片尾曲】叶毓中——汉之魂与宋之韵

你看我写的这个《苏武牧羊》,因为这个“苏武牧羊”有些我在新疆的那个感觉,我就对他这个很感动,所以你看我的角度就不一样了。你看我这个诗写的:“饮雪担责任,赤诚饥吞毡;雁声留北海,一诺九千年!”这就是我对苏武的赞赏。

【宋之韵片尾曲】叶毓中——汉之魂与宋之韵
【宋之韵片尾曲】叶毓中——汉之魂与宋之韵

《汉魂·全图三国·三英战吕布》53×70cm×3

叶毓中:古人那种境界,非常激越,慷慨激昂,为了国家不惜牺牲自己,让人家一读他的故事感觉很悲哀,但是又感觉到很欣慰。这个就是汉朝的魂魄,他没有私心,你看我一直就画到了三国。这个三国是我小时候就想画的,它是在汉代很重要的一个历程,可以说是中国的一个天时、地理、人文、人际关系、政治一个大的百科全书。

【宋之韵片尾曲】叶毓中——汉之魂与宋之韵

从小就有三国情结的叶老,在数十年之后总算如愿以偿,将三国题材以系列绘画的形式呈现了出来。2013年6月,叶毓中带着他的《国画.汉魂.全图三国》在成都武侯祠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巡展,所到之处,万人空巷。

《汉魂·咏人图史·苏武》49.5×92.5cm

吴志攀:叶老在成都武侯祠曾经办了画展,那时候特别轰动。汉魂跟唐不一样,唐代时候还是非常金碧辉煌这样的。汉代他基本是比较暖色的比较朴素的状态。他对他的人物概括,有他的一套东西,比如说这些马,你看他的腿就敢画成一条线,就敢画成这么样的,你要正常来看,可能马的腿都是一样的。

这可能在画画中没有人这么做,但他做得并不难看,让人看起来就是个工艺化的处理,处理的就非常好。这个人的造型各方面,你看是合乎透视的,但又是概括的。

有一次他跟我说过,他说他就让一系列的笔触要简化到像一和零之间这样,然后可以无限的组合,就像作曲有七个音,这七个音你可以变化,变成很多的歌,就像我们计算机编码一样,用最简单的东西,可以无限组合。发现了构图规律之后,他就这么做,他也就成功了。

用最简单的绘画符号组合成变化丰富的艺术语言,传达出饱含哲学意义的审美情境,这是叶毓中与其他艺术家最大的不同之处。这种绘画特点从《唐风》到《汉魂》,一直延续到了其重彩系列的收官之作《宋韵》。与前两部系列不同的是,《宋韵》围绕着“鲲弦天声”的思想主题,将宋代特有的严谨与细腻表现了出来,同时也将叶毓中心中对于美的最高要求展现无遗。

《宋韵·东坡词话》300cm×40cm

叶毓中:鲲弦实际上真实的意思就是说这个声音本来没有,不是随便就能模仿的。苏东坡的词就可以说是鲲弦天声!他很严谨,他又很疏松;它有很豪放的一面,它也有很细腻的一面。我以苏东坡他的词和他的那些诗组成一个系列。

现在用的是《东坡词话》,我把它化成宋韵里面的一部分,他这个诗就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是天上宫阙计时惊喜是何年”,他弟弟好久没有见到了,他怀念弟弟,所以他的这种爱,对人对事,对国家对自己,是很有责任感的。

​《宋韵·东坡咏莲》50×182cm

吴志攀:他画《宋韵》的时候都以蓝调子石青石绿为主,然后他画的跟构图和场面设计也跟唐和汉不一样了,他画的更加写意。虽然是工笔的手法,但是构图上更加写意,更加抽象,人物更加少。因为到宋的时候它不像唐那么密集那么立体,它变得非常的飘逸,变得非常的散淡。

看叶毓中的《宋韵》,总能让人感受到一种纯净的空灵之美,这种意境或许就是叶毓中精神世界对于极致之美的写照。回首叶毓中四十年的创作,无论是俊逸豪丽的《唐风》,还是激越悲欣的《汉魂》,直到鲲弦天生的《宋韵》,叶老用他那无与伦比的想象力将中国历史上最具代表性的三个时代呈现给世人。

从他的画里,我们看到了一位对中华文化充满敬畏之心的老人,以自己独有的语言,向我们讲述着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所传承下来最宝贵的那些文化精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