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吹雪叶孤城 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谁对剑更真诚?

2019-07-19 - 叶孤城

月圆之夜,紫金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首先这段话里描写的就只有叶孤城,从这方面也可以看出当时的江湖中人对于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之间还是有倾向的。其次,叶孤城并没有放水。在决斗中他的心态和剑法都没有受到影响。

西门吹雪叶孤城 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谁对剑更真诚?
西门吹雪叶孤城 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谁对剑更真诚?

纵观全书的描写,叶孤城的“杀人”与“骄傲”表现的并不如西门吹雪那样明显,与陆小凤第一次见面惊讶地询问饮酒习惯时甚至会给人一种可爱的感觉一个单纯的剑客。虽有盛气,并不凌人。但是论到剑时,叶孤城的骄傲会变得格外尖锐,比如对屠万的反驳:你练刀不成,学剑又不精,竟敢对我无礼,你犯的也是死罪。

西门吹雪叶孤城 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谁对剑更真诚?
西门吹雪叶孤城 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谁对剑更真诚?

对西门吹雪“你学剑?”的提问回答:我就是剑。对于叶孤城来说,“只须诚于剑,不必诚于人”,他可以欺骗天下人,欺骗唯一的朋友,但是唯独对于剑,他绝不会因任何理由而放下自己的骄傲,绝不会欺骗自己的剑。

西门吹雪叶孤城 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谁对剑更真诚?
西门吹雪叶孤城 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谁对剑更真诚?

他在乎剑远胜过自己的声名和性命,与西门这样的对手比试,是他最大的心愿,绝不会允许不纯粹不真实的较量,所以说“因为自己反正难逃一死不如死在西门吹雪剑下而放水”的说法,实在是把白云城主的格局看的太小了,这种俗人的小算盘怎么可能出现在叶孤城身上。

西门吹雪叶孤城 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谁对剑更真诚?

白云城主看事情的角度和常人是不一样的,对于他来说参与谋反和参与败露的谋反并没有区别,因为他根本不在乎其他人对他怎么看,决定只要自己下就可以了。

而且这种看法也完全抹杀了西门吹雪对于叶孤城的重要意义,以郭嵩阳对李寻欢说的话为例:朋友易得,肝胆相照的对手却无处可寻。郭嵩阳与李寻欢的肝胆相照,是出于对对方武功和人品的认同。

而叶孤城对于西门吹雪的认同要更深,因为他们有些风格相似的剑法,对剑有着同样的付出,他们同为剑客。如果世上还有人能理解叶孤城,那一定是西门吹雪,对于西门吹雪也一样。能与这样的对手已决高下,是不可能计较死于谁手这种小事的。因为诚于与西门吹雪这一战,即是诚于剑,即是诚于一生的追求。

那么在叶孤城处于可以发挥全部实力而西门却为情所困的对决下,叶孤城为什么会败?

个人以为还是基于最朴素的道理,邪不胜正。叶孤城的格局毕竟还是略小于西门吹雪,西门吹雪每年出去杀几个人,很多人根本只是二三流的小人物而已,这样的人恐怕还不配入白云城主的眼,看起来是西门吹雪不如白云城主超然,但是这也恰恰体现了两人对剑的态度,西门吹雪并非以为“剑法越高责任越重”,也不是认为练剑应该为民除害(那样的话就不会每年只杀几个人了)。

西门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就是把剑的精神贯彻到底,剑直、剑刚,所以邪魔外道、卑鄙小人是不容于剑的,所以他会指责叶孤城心中有垢,因为叶孤城把绝世的剑法当做别人争权夺利的工具。

他也觉得惋惜,所以当叶孤城说出只须诚于剑不必诚于人时,他就不再开口了,他已经了解到叶孤城对剑的认识就是如此,虽然他也认为这种认识是狭隘的,但是指责一个人按照自己的理念行事是没有意义的。

而叶孤城的理念恐怕也在动摇, 虽然他参与谋反,但是并不认为谋反是对的,同样也不认为是错的,在这方面他是没有西门那样的是非观的。

当他见到了以前所未见过的人和事,皇帝的天子之剑,西门吹雪的论剑,陆小凤于细微之处察觉到案件的真相,这一切都让他感到,自己仿佛真的是更为卑微的一方,一个蒙尘的剑神,已配不上自己无瑕无垢的剑法。剑的自由是不应受权利左右的。因为他对于剑的诚,所以他练成了绝世的剑法,又因为他并未将剑的刚直贯彻于自身(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所以他败了,败给了对剑更加真诚的西门吹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