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罗尊者现在在哪 罗睺罗尊者——密行第一(上)

2019-03-22 - 罗睺罗

佛陀还没有出家的时候,是迦毗罗卫国的太子,曾经娶拘利城耶输陀罗公主为妃。

太子和公主同是在十九岁的那年,生下罗睺罗。太子很欢喜,这不是一般人生了儿子的欢喜,而是因为太子曾向父亲净饭王数次要求出家,均未获允准。净饭王曾说,除非有了王孙才肯让他出家,现在太子真的生了儿子,他可以达到出家的愿望,心中怎不欢喜呢?

罗睺罗尊者现在在哪 罗睺罗尊者——密行第一(上)
罗睺罗尊者现在在哪 罗睺罗尊者——密行第一(上)

当太子要离开王城的那天夜里,正是二月初八日,是罗睺罗出生的第七天。耶输陀罗妃正伸着玉臂让罗睺罗睡在上面,自己也在睡意朦胧中,就在这时,太子探望了他们最后一眼,即把心一横,乘着白马,踰城出家去了。从此,罗睺罗失去世间上父亲的疼爱。

罗睺罗尊者现在在哪 罗睺罗尊者——密行第一(上)
罗睺罗尊者现在在哪 罗睺罗尊者——密行第一(上)

不过,太子出家成了佛陀,父亲一变而为老师,能令后来的罗睺罗修成圣果,这也正是天下第一的父亲哩!

罗睺罗在没有丈夫的母亲和老来失去儿子的祖父热爱之下成长了,生为独一无二的王孙,天天在宫殿里无忧无虑地过着日子。到了他懂事的时候,在他小小的心灵上也知道没有爸爸可唤的悲哀。不过,他在年轻美貌的母亲照顾下,母亲就是他唯一的光明、唯一的慰藉、唯一的保护者。

罗睺罗尊者现在在哪 罗睺罗尊者——密行第一(上)
罗睺罗尊者现在在哪 罗睺罗尊者——密行第一(上)

失去了丈夫的妻子,在寂静的深宫里,春夏秋冬,度日如年,唯一给她人生希望的就是罗睺罗,母子相依,打发着悠悠的时光。

有人说,耶输陀罗是苦命的女人,罗睺罗是可怜的孩子,但这只是从世间的俗情上来讲,她的苦命,他的可怜,不过是短短的时间而已。有大的牺牲,就有大的收获,到后来因为佛陀的度化,耶输陀罗的出家开悟,罗睺罗的出家证果,这是最荣耀的女人!这是最幸福的孩子!

罗睺罗尊者现在在哪 罗睺罗尊者——密行第一(上)

佛陀在告别王宫的时候,本想把正在睡觉的爱子抱在怀中亲热一下,但怕惊醒了耶输陀罗妃而来阻止他出家,所以佛陀在看最后一眼的时候曾说:“等我成就佛陀的时候,再回来探望此子吧!”

佛陀视一切众生都如罗睺罗,一个罗睺罗不要紧,无量无数的罗睺罗在等着佛陀的慈爱。佛陀给众生的是大慈大悲,生为罗睺罗的环境,更容易获得佛陀的慈悲,所以,我们不要为罗睺罗从小没有父亲可喊而可怜,他是大圣佛陀之子,是抚育在以天地为爱情的摇篮中,所以我们要说他是人间第一的幸福儿!

不识父亲的孩子

佛陀成道的第三年,从南方的摩揭陀国回到故乡迦毗罗卫城。上自净饭王,下至释迦族所有的人等,都到城外欢迎佛陀,这中间没有参加欢迎行列的唯有耶输陀罗和罗睺罗。

在耶输陀罗心中想:他去出家,为了他我受尽寂寞辛苦;他在外穿了褐色的衣服,我在宫中也和他一样;我听到他一日一食的苦行,我也马上学习照做。我这样对他,还有什么对不起?假若他想到我,自然会到宫中来相见。

是的,十多年不见丈夫的耶输陀罗,实在不愿在公众场所见到佛陀。当然,这时耶输陀罗妃心中,比什么人都急于要见佛陀,但是,为了礼法、为了自尊,她不得不忍耐着。她走到宫中的一座高楼上,想从门窗的隙缝中先见一见被人迎接的佛陀。

正在这时,十多岁的罗睺罗走来,对耶输陀罗说道:“妈妈!爸爸回来了!祖母(憍昙弥)叫我告诉你!”

不太懂事的罗睺罗,这时怎样也想不出母亲心中的感慨,他只觉得母亲今天威严得令人不敢亲近,不过,这终究是自己慈爱的母亲,他又天真地问道:“妈妈!你看宫门口来了那么多的人,爸爸一定也在里面,爸爸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已经十多岁的孩子了,从他的口中还不知道爸爸是什么样子的人,这样的问话,听在耶输陀罗心中,真是感慨万千。大人的心里、大人的情感,做孩子的总无法完全知道。

耶输陀罗颤抖着声音,一手抱着罗睺罗,一手指着遥远的宫门外,眼眶中含着泪水,回答罗睺罗道:“你看!在那一群沙门中,显得最庄严的就是你的父亲。”

这时候的罗睺罗,两颗明亮的眼睛张得大大的,很惊奇地说道:“我不认识我的父亲,我所知道的唯有老王,还有最疼爱我的妈妈!”

耶输陀罗含在眼眶中的泪珠掉下来,滴在罗睺罗的头上,她紧紧捏着罗睺罗的手,退回自己的宫中。

离开十多年的佛陀,耶输陀罗还是第一次偷偷地见到,这十多年来,像梦似的,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过去了。

耶输陀罗此刻的心,像一塘池水投进一块大石头,掀起了巨大的浪花,一点也不能平静。正在她哭着等的时候,佛陀察知她的心,匆匆和众人招呼后,就带着舍利弗和目犍连到内宫中探望她。

一个是成了正觉的佛陀,一个是仍很年轻的美妃,像这样的相逢,为很多人所关心着。庄严的佛陀,静静的一瞬间,是同情、是怜悯、是慈悲地看着耶输陀罗。多情美貌的耶输陀罗,是爱、是恨、是千变万化的情绪交织在心中。耶输陀罗哭着,佛陀默然立着,等到她那激动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她才觉悟到她和佛陀之间有一条不能越过的鸿沟。

想到佛陀是佛陀,不会再用一些甜蜜的温言来安慰她,她这才拭干眼泪,扶着罗睺罗,在佛陀的足前跪了下去。

佛陀很慢很慢地,一字一字地对跪在地上的耶输陀罗说道:“让你辛苦了,虽然我对你是抱歉的,但我对得起一切众生,请为我欢喜,我现在已达到历劫的本愿!”

佛陀说后,又再看看罗睺罗,很慈和地抚摸着他道:“真快!已经长大了!”

佛陀像是没有情感,又像是有太多的情感,佛陀的话,佛陀的态度,就是开悟的舍利弗、目犍连听了都感动不已!

十多岁的罗睺罗,现在不知怎样来称呼自己的父亲,称呼爸爸吧?那么神圣庄严的佛陀,自己实在不好意思出口;称呼佛陀吧?不知应该不应该。看到那么多沙门比丘跟随着佛陀,聪明的罗睺罗心中想着:佛陀已不是我一人的父亲了,佛陀是一切众生的大慈父!

才十多岁的年龄,就甘愿把自己一人的父亲奉献给一切众生作大慈父,多么有善根而不平凡的孩子!

最初的沙弥

佛陀在王宫中暂住了几天,佛陀这次回宫,宫中没有美女,没有音乐,没有醇酒,只有一千多名比丘跟随着他。庄严堂皇的宫殿暂时成为僧房精舍。

佛陀知道,初学道的比丘在王宫中住久了,容易对淡泊的僧团生活生起动摇的念头。过不了几天,佛陀就带大家住进离迦毗罗卫城不远的尼拘陀林里。

佛陀虽然住在尼拘陀林,但佛陀还是常常进宫托钵乞食或说法。幼年的罗睺罗常常毫无惧怕的样子,天真可爱而亲热地对佛陀说道:“佛陀!我真高兴常常和你在一起!”

这句话说明,父子的天性并不是十多年不见面就可以被时间拉开,佛陀也为这句话深为所动似的说道:“孩子!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常常在我身旁。”

就在佛陀说过这句话不久,罗睺罗就真的出家,永远跟随佛陀去了。

原因是还在深深爱恋着佛陀的耶输陀罗,自己无法亲近佛陀,常常逗着孩子罗睺罗去跟佛陀玩。她想以罗睺罗为缘,或能打动佛陀的心,对她增加一些情意。所以她常常给罗睺罗打扮得天真活泼的样子,穿着华丽的衣服,对他说道:“你去跟你父亲要求遗产,他有我们都没有见过的宝贝!”

因此罗睺罗就常常跟着佛陀身后说:“佛陀!请施给我您的遗产吧!”

这一天,佛陀正好乞食后回到尼拘陀林的时候,佛陀在前面走着,罗睺罗在后面追赶着,奇怪,就没有一个人阻止他。他老是跟在佛陀的后面叫着:“请施给我您的遗产吧!请施给我您的遗产吧!”

耶输陀罗妃眼看着唯一的爱子跟着佛陀走去的背影,深怕罗睺罗被叫去出家,急得不觉掉下眼泪!

真的,佛陀一回到林中,便将舍利弗叫来说道:“舍利弗!年少的罗睺罗,老是向我要求我的遗产,我不喜欢给他不真实的幸福和财宝,我所希望给他的是无量宝。所以,舍利弗!就请你收他出家,让他做僧团中最初的沙弥!”

佛陀说后,就叫目犍连为罗睺罗剃头,并叫罗睺罗礼拜舍利弗为戒师,舍利弗为他授沙弥十戒,这就是僧团中有沙弥之始!

罗睺罗的出家,对耶输陀罗的打击太大。罗睺罗是她唯一的希望,她如自己的生命一般的爱他,丈夫远离她,现在孩子又遗弃她,这种悲哀,使她顿觉得日月无光,天旋地转。她怨恨佛陀的残忍,十多年来,她之所以可勉强过着单调无味的孤独生活,就是为了罗睺罗。现在他又从她手中把孩子夺走,她怪佛陀口口声声讲说慈悲,怎么佛陀又忍心给她尝恩爱别离的苦毒!

当大家阅读到这里的时候,一定为耶输陀罗的悲切,深深感动和同情,甚至也有人和耶输陀罗一样,以为佛陀的作为,似乎有些太过。不错,这就是我们大家所谓的人情!可是,真理与人情是背道而驰的,降伏人间的弱点──人情,才能与真理法性契合!

调皮的童年生活

罗睺罗出家做沙弥了,耶输陀罗妃怎样也不甘愿,可是事情已成事实,又没有办法改变,净饭王看了也很伤感同情,他就走向佛陀建议说道:“佛陀!希望你能够规定,今后要出家的青年,必须有父母的允许才可以。”

佛陀觉得父王说得有理,就很欢喜地采纳。

万念俱灰的耶输陀罗,对人间已经没有生存的兴趣。不久,佛陀的姨母憍昙弥夫人加入僧团做比丘尼,耶输陀罗随着很多释种女众,也赶去毗舍离剃发出家。

由于耶输陀罗恋慕佛陀太甚,初加入僧团时,一点也无法感受到僧团中无执的清净法乐,可是,由于被佛陀伟大的圣格感化,没有几日,耶输陀罗就开悟了。她恢复了生机,在法乐中过着安稳自在平和的生活,她很欢喜,很感激佛陀,佛陀也很欢喜,到今天,佛陀对她才像放下身上的重荷!

罗睺罗出家后,叫他要和大人一样地认真修道,那是不可能的,在他出家后的不久,因为僧团中有了沙弥的制度,舍利弗又收了一个名叫均头的孩子做沙弥,这两个孩子常常玩在一起,没有人的时候,他们也喜欢玩玩儿童们的游戏。

一个年轻的孩子,每天生活在严肃的僧团里,假若是自己愿意的倒没有话讲,如果是环境压制的关系,其心里有着种种变化就很难讲。罗睺罗的出家,他并不感到新的僧团的快乐,不过,他的口上是没有讲过不满的话。一个孩子在十五岁以前,对大人所指示的言行,自然是百依百顺,但一过了十五岁以后,那天赋的本能,对世间自会有不满现实,以及反抗现实的念头。

那是在罗睺罗十七八岁的时候,他的性情很温和,工作也很热心,但十七八岁的少年也最调皮,罗睺罗还像小孩一样,常常喜欢说谎骗人。

罗睺罗这个时候是住在王舍城外的温泉林,有很多宰官、长者、居士来探问佛陀住在什么地方,他总欢喜和人家开玩笑。当佛陀在竹林精舍的时候,他就说在耆阇崛山;佛陀在耆阇崛山的时候,他就说在竹林精舍,因为这两地的距离,约有两里多的路程。罗睺罗开玩笑的心,使大家徒劳往返,结果仍然是拜见不到佛陀。当那些人失望着回来的时候,罗睺罗还笑着问他们道:“你们拜见过佛陀没有?”

“大德!你何必开我们的玩笑?”

“谁开你们的玩笑?我不过是不放心而已!”年轻调皮的罗睺罗,仍然不肯承认自己的错。

有钱有势的富家子,总是仗着父母的势力和地位,喜欢为非作歹,生为王孙佛子的罗睺罗,虽然在平等的僧团里出家,因为他是孩子,总有很多大人对他非常宠爱。因此,在我想,罗睺罗或许也有些娇生惯养的习性,有些仗着人势的心理。

像罗睺罗这样说谎,一次两次,或许纸老虎还不会给人揭穿,可是次数一多,以说谎来取笑人,这样的风声终于传到佛陀的耳中。是慈父又兼严师的佛陀,听了以后非常不喜欢,因此有一天就独自走向温泉林来,佛陀想好好教诫他一顿。

佛陀严厉的教诫

这一天佛陀走到罗睺罗住的温泉林来,那种威严的样子,让罗睺罗感到很意外。他整衣恭敬迎接,等佛陀坐下来的时候,他就拿水给佛陀洗足。佛陀一句话也不说,等到洗足以后,才指着洗足的盆对罗睺罗说道:“罗睺罗!这盆里的水可以喝吗?”

“佛陀!洗足的水很污秽,不能喝的。”

“你就和这个洗足的水一样!”佛陀训斥道,“水本来是清净的,洗了足就很肮脏!好比你本来是王孙,远离世间虚假的荣华富贵,出家做沙门,虽然你还没有受比丘戒,但你毕竟是受了十戒的沙弥。你不精进修道,不清净身心,不守口慎言,整天讲玩笑话骗人,三毒的垢秽填满你的心中,同清净的水里有了垢秽一样!”

佛陀从来没有这么声色俱厉地对人说过话,罗睺罗低头不敢仰望佛陀。佛陀招呼他把水拿去倒掉,他这才敢移动身子,但等他倒了水回来,佛陀又再问他道:“罗睺罗!你去拿这个盆盛饭来吃可以吗?”

“佛陀!洗脚的盆不可以盛饭吃,因为盆里不净,上面有垢秽粘着,所以不能装东西吃!”

“你就是和这个盆一样,虽然做了清净的沙门,但不修戒定慧,不净身口意,满心藏着不实的垢秽,大道之粮怎么能装进你的心中呢?”

佛陀说后,用脚把盆子轻轻一踢,盆子就滚滚转起来,罗睺罗很害怕的样子,佛陀就问他道:“罗睺罗!你怕把这盆子踢坏了吗?”

“佛陀!不是!洗足的盆,是很粗的用物,坏了也不要紧。”

“罗睺罗!你不爱惜这个盆,等于大家也不爱护你一样。你出家做沙门,不重威仪,戏弄妄言,这个结果将使谁都不爱护你、珍视你,就是到了命终的时候,也不能觉悟,你会处在迷中更增迷!”

罗睺罗全身流汗,惭愧得无地容身,他发誓以后要努力改变自己的心。

佛陀说完了严厉的教诫,又再说了一个譬喻给罗睺罗听:“过去,有一个国家养有一只大象,这只大象勇猛善战,每当国王兴兵征伐的时候,就给大象穿上铁铠,牙上缚好利矛,耳朵放剑,曲刃捆在四脚,把铁挝系在尾巴上。大象虽有这么多的武器,但真正交锋的时候,它都把鼻子藏起来,因为象的鼻子很软弱,中了剑会死亡,为了保护生命,不得不保护鼻子。

“罗睺罗!你也应该和这只大象保护鼻子一样,慎守你的语言,假若你戏弄妄言,将会和大象伤了鼻子一般,你的慧命就会死亡,不为众人爱护,不为智者所喜,临命终时,更会堕入三途受苦!”

像佛陀这么尽理、恳切、严厉的教诫,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击中罗睺罗的心,他发愿今后要重新做人!

再好的稻谷,把它碾成米,里面仍有些糠末,必须要用净水淘洗,才能洗净。像罗睺罗虽然有很好的种姓和善根,但必得要佛陀的法水为他洗涤一番,才会清净无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