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复兴的所有作品 肖复兴:写作本身是一种还乡

2019-01-24 - 肖复兴

“每个人都有一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地方。”对于肖复兴而言,这个地方就是北大荒。2018年是他前往北大荒整整50年,“1968年7月20日上午10点38分,我们离开了北京。这时候的北京,一声雄伟的汽笛长鸣,北京车站高大的建筑,突然一阵剧烈的抖动,我的心骤然一阵疼痛。这个抖动,这个疼痛,一直绵延到五十年后今天的这本小书中”。

肖复兴,当代著名作家,北京人,曾在北大荒下乡六年,新书《北大荒断简》是他创作的一部书写知青生活的散文作品集。他将笔触集中在北大荒的一个点——大兴岛,一个被七星河和挠力河环绕的小岛,写下了生活在这个地方的人,知青、复员军人、当地老乡们的生活命运。

这部作品,不是“朱颜辞镜花辞树”顾影自怜式的怀旧,而是作者在直面曾经人生唯有一次的青春。肖复兴没有回避自己所做的好的和不好的一切,也没有视而不见青春美好下滴血过后结痂的伤口。

肖复兴说:“马尔克斯在谈到他自己的写作时,曾经说:如果一个想法经不起多年的丢弃,我是绝不会有兴趣的。而这种想法确实经得起考验,那么,到时候就会瓜熟蒂落,我就写出来了。”

对于写作的人而言,写作本身就是一种还乡。在《北大荒断简》中,肖复兴之所以将北大荒作为自己的故乡,是因为他的整个青春季节是在那里度过的,青春的故乡,有时胜过童年的故乡。学者赵园说,乡土是价值世界,还乡是价值态度。这种态度,标志着作者在这部作品的写作中,融合着一种对故乡的土地和人、对曾经的生活和自己的经验的体认和回忆。

著名作家梁晓声回忆了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两人回访北大荒的往事与细节。他笑称,当时负责接待的团部送来两筐西瓜,但没想到切开之后都是没有成熟的,于是被切开的两筐西瓜就被知青们从窗里扔了出去,只有他们两人一人拎一个筐把碎西瓜捡回筐里,为了避免浪费,把西瓜留给老乡喂猪。自此,两人便结下深厚的友谊,这份友谊也因此延续了近40年。

梁晓声表示,《北大荒断简》和《我们的老院》(本书同为肖复兴创作)有两个特点,第一是对于自己的少年和青年时期所经历和看到的人间百态,作出了非常有价值的省思;第二是两本书都同样地充满了“温度”——正如铁凝所言“我依然相信文学对世界具有温暖的作用”。

谈到对当下以及未来文学的看法,梁晓声认为,数字化的阅读方式不会取代纸质书籍,一方面纸质书籍有着历史和考古的意义,另一方面纸质书籍能让仍人

肖复兴也表示,纸质书籍不可能被取代,农业时代所诞生的马车可以被飞机所替代,高科技一代一代地发展,但是这种古典阅读方式就像古典音乐一样,不可能被流行音乐所替代——阅读方式只有变化没有进化。

撰文: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蒋肖斌

相关阅读
  • 肖复兴的母亲 肖复兴《母亲》——世上竟有这样的后母

    肖复兴的母亲 肖复兴《母亲》——世上竟有这样的后母

    2019-01-24

    世上有一部永远写不完的书,那便是母亲那一年,我的生母突然去世,我不到八岁,弟弟才三岁多一点儿,我俩朝爸爸哭着要妈妈。爸爸办完丧事,自己回了一趟老家。他回来的时候,给我们带回来了她,后面还跟着一个小姑娘。

  • 肖复兴的一幅画像 肖复兴我们的老院 肖复兴的《一幅画像》的全文

    肖复兴的一幅画像 肖复兴我们的老院 肖复兴的《一幅画像》的全文

    2019-01-24

    最佳回答那片绿绿的爬山虎 1963年,我上初三,写了一篇作文叫《一张画像》,是写教我平面几何的一位老师。他教课很有趣,为人也很有趣,致使这篇作文写得也自以为很有趣。经我的语文老师推荐,这篇作文竟在北京市少年儿童征文比赛中获奖。

  • 早恋肖复兴 我和小尹在猪号的日子 | 肖复兴

    早恋肖复兴 我和小尹在猪号的日子 | 肖复兴

    2019-01-24

    冬天猪号的记忆,对于我,总是和那口井,和那口锅,和小尹相连在一起的。那口井,在猪号前面不远,我最怵头上那口井。冬天,井沿结起厚厚的冰如同火山口,又滑又高,爬到井口已经很困难,偏偏打水时又常常把水桶掉进井里。

  • 肖复兴在课文中的作品 肖复兴:文学能给不如意的人生以补偿

    肖复兴在课文中的作品 肖复兴:文学能给不如意的人生以补偿

    2019-01-24

    当年以《早恋》等“青春三部曲”轰动文坛的作家肖复兴,这几天来到武汉市图书馆“名家论坛”给读者讲座,谈读书与人生,解答当下人们心头的疑惑“文学艺术到底有什么用”。30年来,《早恋》一版再版,创下长销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