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建斌百度百科 如何评价陈建斌的《一个勺子》?

2019-01-23 - 陈建斌

《一个勺子》改编自小说《奔跑的月光》,小说作者是我的父亲。

昨晚看了电影回来,找出父亲写的书,再次看了一遍。同电影一样,我强烈地感受到一种能压倒肩膀的沉重。合上书,我静静地想着一个问题,这样快速奔跑的社会,我们的善良是否能跟得上它的脚步。

《一个勺子》在拍摄上并不着什么技巧,开始的一些时候还像DV一样,镜头随着人的走动不停晃动,很不稳的样子,让人看着头晕;美景风光并不存在于这部电影里,画面属于很接地气的,以贫苦的乡村为底色,辅以一些最中国的喧闹小镇;再者,影片的故事构架、人物安排、台词设置等都很简单,所以对于追求视听感受的人来说,这部电影也许很没意思。

看多了大风大浪、炫酷耀眼、高深难测、才子佳人等等之后,这部电影实在土气的很,满是方言、荒原、无生气的雪、不动听的曲。

但不论是电影《一个勺子》,还是小说《奔跑的月光》,都不是一件充满流行性色彩的作品,这更多的是一次展示,一种呈现,一个问题,一段思考。村民拉条子(小说中叫宋河)在镇上遇到一个傻子,傻子一直跟着他到家里来,善良的一家怕傻子冻死饿死,一直照顾他,直到有人拿着拉条子贴出的寻人启事找上门来,自称是傻子的家人,把傻子带走了,本以为事情结束的拉条子怎么也没想到,来了一拨又一拨的人声称是傻子的家人,都向拉条子要人,从此麻烦不断。

本来就贫穷的家庭又为此事举债,还被村长认为是独吞了“卖傻子”的好处,老实的夫妻被各种来历不明但都声称是傻子家人的陌生人闹的鸡犬不宁,一窝热心被莫名的冷脸与责骂扔进冰天雪地。这样的一个老实人,不图回报,总以为自己的所为是善举,却因此为自己和家人带来烦恼,乃至到最后发展为害怕,担心,胆颤。

一个做好事的人害怕了,这是多么的让人心惊的场景,而又明明那么真实。拉条子想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抢一个傻子,他真的只是单纯想知道这样一个问题。

也许他最远都没有出过省市,头脑中闭塞的乡村思想,给不了他想要的答案,但根植于心底的执着却一定要得到一个解答。拉条子又上路了,问放款的人,问派出所警察,问大头哥,这一切又是一番破费,一番辛苦,一番麻烦,那些比他精明的人都算比拉条子见过世面的多了,他们并不认为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都以为拉条子是用这个来诘难他们,纷纷避而不谈,将自己远远抛到漩涡远处的高地上。

这番苦寻,将当下农村生存之艰难,城镇与乡村之隔离,当下社会对人想法之改造,人际间之不信任与陌生展示得那样清晰至于晃眼。

电影和小说的结尾都可以说是这个善良淳朴的农人奔跑在追寻一个答案的路上,可始终没人告诉他为什么。一团团的疑问依然充斥着他的全身,一个傻子到底有什么用,为什么这么多人都自称是傻子的家人来找他,为什么自己连一个傻子都对付不了,为什么明明是善举却没有一丝好报,哪怕没有好报也不应该给自己带来了这么多的麻烦才是啊,到底谁才是傻子?简单的问题困扰着主人公,却也拷问着我们,我们的社会是否哪里出了问题。

拉条子一家是多么贫困啊,儿子被判入狱6年,想着花些钱减刑,结果花了5万元托人办事,依然没有减刑,这对一个村里人是一个很大的数啊,自己的3万也不知道他攒了多久,剩下的2万还是借的;拉条子一趟一趟得往镇上跑去见委托办事的大头哥,都是步行去的,你有没有注意到电影中,那始终覆盖着茫茫厚雪的小路,一个乡下人,不舍得花钱,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走着去,走着回,你们能体会到那种心酸吗?他一步一步挪去挪回,受着气,小心翼翼地赔笑,却总是被人三两句打发走;他每次去镇上,都带着可怜的那点儿干粮(片头吃的饼),连一口热水也没有。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穷到让人产生怜悯之情的人,却保留着人性中最简单的善良。莫名跟上来的傻子,他怕冻死,睡下了还跑出去看一眼门是不是关严实了,怕傻子半夜跑出去;照顾傻子吃照顾傻子喝,为他理发,为他换上新衣新鞋;傻子第一次被人领走,自称是其家人的陌生人留下了一点钱,他们竟然觉得不好意思收,这么贫困的一家人还想着把钱还回去。

很多人都觉得,包括电影中的人都说,拉条子才是真正的傻子,你为什么管那么多,你为什么要向那些声称是傻子家人的陌生人一次次妥协,你为什么不懂照顾下自己,四十多岁的人了还就着寒风一次次吞咽干粮和白眼。是的,拉条子是一个傻子,在我们大多数人看来,他不懂世故,不知社会变化,不能狠下心,最后一次次的受伤,一次次的被欺凌。

看到拉条子的傻,却依然坚守,承担着社会带给一个老实人的痛苦,我感到一阵心痛,我们,都因为这个时代的变迁,多少学的精明了,但你不知道的是,仍然有很多人的生活,也许你从未见过的人的生活,却是因为在这场的变革中没有、没法、不会“改变”,而成为在泥土中都是最低端的生命,那份善良被碾压了,碾压得细细碎碎,风一吹就看不见了。

电影还是小说都是以乡村为背景的,我想很多来看电影的人大概从来没有到过或很少到过现在的农村去了,他们并不了解底层的生活与生命,他们并不能体会拉条子的各种苦楚,所以也不认为这样的电影是想表达一种对当下的反思。

我的父亲多年来一直以河北省张家口坝上农村为写作背景,那里饱含着他童年的记忆,人物的欢喜与悲苦,生命的坚强与脆弱,风物的苍凉与美丽,这些内容的描写常常就来自他童年的一次小记忆,可以说,那里的生活是他素材的源泉。

依着童年的记忆、印象、感悟,再加上作家本身的虚构能力,这样的素材似乎是取之不竭的,但在创作新的小说时,我的父亲依然会独自开车回去,不告诉任何人他是谁,穿着最普通的衣服,陪农人挖挖土豆,与羊倌聊聊闲天,走走村里飘着牛羊粪便味道的小路,认真调研不同时代下现实的农村生活,而不是闭门造车。

父亲说过,每次从农村回来,心情都很沉重。为什么?因为,现在的农村已经不是从前的样子了。城镇化的大潮,多少乡下人背井离乡,宁可在城市中餐风露宿,也不愿回到农村,农村里都是些孤寡老人留守儿童,一片一片村庄完全没了人烟,消失在地图和记忆里。

大幅城镇化下的农村早已消失了宁静和安详,更多是荒芜和破败,是的,破败,父亲曾面无表情地告诉我。

这部电影如此缺乏关注,可能就是因为这些底层的事情,很多观看电影的人并不了解吧,他们穿梭在现代化的高楼大厦,钻进一个又一个格子,看着这些土气的东西,除了陌生,大概就是嘲笑了,电影没有给一些人带来休闲,所以这部电影对他们而言,除了少许笑料,可能不值一文吧。

落魄穷困的乡土生活和现代的灯红酒绿完全隔绝,这是一种悲剧,社会普遍地看不起淳朴善良,也是一种悲剧,即使拼命也要站在城镇这头,不想体会、不愿了解、甚至选择主动忘记那些底层的生活、底层的坚守是一种更大的悲剧吧。

电影中拉条子儿子获得了减刑,最后也拿到了5万元(我们且不管这5万元是不是他托人办事的钱),似乎还有些希望,冲淡了一些沉重的色调,但在小说中,宋河的儿子没有获得减刑,最后也只从吴多多(即电影中的大头哥)手里拿到1万元,故事的最后还被村长盯上,说宋河独吞了卖傻子的钱……宋河被逼到无路可走,只奔跑在茫茫的白雪里,一个人命运永远不属于自己,不禁让人唏嘘……看完电影和小说,还能继续享受城市生活的你们,是否还能记起电影中、现实里那些被沉重生活消磨掉每一分笑容的他们。

(附一张胡先生的照片,论爹比儿子帅是怎样的体验…)

这并不是一篇合格的影评,只是我想就电影想要表达的东西发表一点自己的看法,在我写这个回答前,我看到有人说电影最后的结局多少是光明的,我认为这是没有真正理解《一个勺子》,倘若电影与小说都以光明为结尾,其批判性思考性就会差很多了。

如果大家看过原著小说,对于《一个勺子》想要传达的东西可能更容易理解一点,里面一些看似毫无意义的镜头也能知道是为什么,可能是电影因为被迫剪辑的原因,有些不连贯,所以推荐大家看下小说,二者可以互补理解吧。

最后说一下结尾,无论是电影还是小说,都没有给一个明白的答案。其实,答案是什么,并不重要,这不是悬疑探案的作品,答案不是目的。而对于作品所呈现的问题,作者还是导演也没有提供解决方案的义务,他们没法愉悦活泼地把问题讲给你听,只能用沉重的真实给人以压力与警醒,盼望着后之览者能有所思有所感,这,就足够了。

另外,安利一下,我的父亲胡学文先生多年来的写作一直以农村最普通的农人为主人公,从最初到现在,很多作品都展现了城镇化大潮对乡村与农民的改变,他写坚守,也写改变。我父常说自己是一个生活在城市中的乡下人,在我看来,离我最近的一个最坚守的例子就是他了,他不迎合流行,从来以并不华丽的文字,观察着那些底层的生命,踏踏实实地写作。

这份坚守获得了很多读者的认可,也让他赢得很多文学奖项:2014年,胡先生的小说《从正午开始的黄昏》获得第六届鲁迅文学奖,妈妈告诉我说,这是我父对我们全家在张家口市6年生活的总结;从小说《命案高悬》获得第十二届百花奖开始,连续获得第十三届,第十四届,第十五届百花奖;15年,他的中篇小说《风止步》获得首届孙犁文学奖,当然还有很多,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看下传送门。

胡先生的文字真的很不错,尤其是中篇和短篇,朴实中带着稳稳的力量,这并不是亲属的夸耀,如果你也能耐下心来,读一读他的小说,你就会明白我不是强行安利,这篇《奔跑的月光》,两个小时就能读完,如果你有耐心。

这部小说你可以在他的博客中免费看到,另外,中国电影出版社2015年推出了他的中篇小说集《奔跑的月光》,其中共收录胡先生六部中篇小说,全部是被改编过电影的,这本集子并不贵,喜欢纸质书的同学可以买一本。

(最后做一次补充,对不起各位,是我记错了,胡先生的博客中没有放上这篇中篇小说。博客中有2014年获得鲁迅文学奖的中篇小说《从正午开始的黄昏》,以及其他中短篇小说,欢迎您浏览与点评,再次谢谢喜欢他作品的各位^-^)

相关阅读
  • 陈建斌前妻吴越照片爆两人分手内幕

    陈建斌前妻吴越照片爆两人分手内幕

    2019-01-23

    陈建斌前妻吴越照片说起陈建斌妻子的时候大家都会在第一时间想到蒋勤勤,两人经常大秀恩爱。不过在蒋勤勤之前陈建斌和吴越还有过一段感情,有人说吴越是陈建斌的前妻,其实他们两个只是恋爱同居还没结婚,所以还不算是前妻。

  • 陈建斌个人资料 陈建斌前妻是谁个人资料简介

    陈建斌个人资料 陈建斌前妻是谁个人资料简介

    2019-01-23

    陈建斌和蒋勤勤都是非常受欢迎的实力派演员,并且两人结婚之后非常的美满,其实陈建斌是有前妻的,那到底是谁呢?下面跟小编一起看看。许多人都以为蒋勤勤是陈建斌的第一任妻子,其实陈建斌在遇见蒋勤勤之前一直和一个叫吴越的女演员居住在一起。

  • 陈建斌的祖籍 陈建斌任素汐:演一对“基本不见面”的兄妹

    陈建斌的祖籍 陈建斌任素汐:演一对“基本不见面”的兄妹

    2019-01-23

    荒诞喜剧电影《无名之辈》14日晚在京举行“好戏开场”首映礼,主演陈建斌、任素汐、潘斌龙、程怡、宁桓宇、九孔以及导演饶晓志和主题曲演唱者汪苏泷等亮相。陈建斌自曝与饰演妹妹的任素汐拍摄期间因为对手戏有限,所以拍摄期间基本没见过面。

  • 陈建斌前妻吴越照片爆两人分手内幕

    陈建斌前妻吴越照片爆两人分手内幕

    2019-01-23

    陈建斌前妻吴越照片说起陈建斌妻子的时候大家都会在第一时间想到蒋勤勤,两人经常大秀恩爱。不过在蒋勤勤之前陈建斌和吴越还有过一段感情,有人说吴越是陈建斌的前妻,其实他们两个只是恋爱同居还没结婚,所以还不算是前妻。

  • 李明启马苏 《我的美丽人生》开播 李明启当起马苏恶婆婆

    李明启马苏 《我的美丽人生》开播 李明启当起马苏恶婆婆

    2019-01-23

    小人物的故事,总是会得到最广泛电视受众的共鸣。大赚收视率后,其“美好系列”第二部也于8月14日起在央视一套和某高清视频网站同步每天两集联播。马苏从“小保姆”到媳妇《我的美丽人生》依旧以几个家庭间的家长里短、婆媳关系为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