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实味之死:思想是如何被扼杀的

2019-01-23 - 王实味

在这过程中,还有一位更“出色”的女性,这位“出色”的女性后来的一部作品还获得了斯大林文学奖,这位出色的女性就是丁玲。丁玲是“文抗”的代表,整风运动之初,同样主张文学作品应暴露黑暗,她的《三八节有感》同属暴露黑暗的作品,按说应该与王实味志同道合。

但毛泽东先生表态了:“《三八节有感》虽然有批评,但还有建议。丁玲同王实味也不一样,丁玲是同志,王实味是托派。”于是丁女士便诚惶诚恐,感激涕零了:还是我党英明伟大,党恩如太阳高照。她在取得“同志”的权利之后,惟恐自己的反省得不够彻底,来一招釜底抽薪,将昔日的“同僚”一脚踢开。

“王实味的问题……已经不是一个思想上的问题、立场或态度的失当,而且是一个动机的问题,是反党的思想和反党的行为,已经是政治问题。”她提出要“打落水狗”,并且认为王实味“为人卑劣、小气、反复无常、复杂而阴暗”,总之,“是破坏革命的流氓”。

我实在无法想象,这样恶毒的语言是如何从一个女性的口中讲出。丁玲当时虽然也受到批判,但绝对不至于受到什么严厉的惩罚,更不至于严重到非得置王实味于死地才能脱身。她将王实味的事情这样无限地上线上纲,在那样一个特定的年代,是有生命危险的。

丁玲是一个聪明人,这绝对不会不知道,在这近似谩骂的批判背后肯定有着阴暗的动机。艾青、丁玲们对王实味的批判,实际上开了文人相咬的先例。艾青、丁玲作为知识分子群体中一员,在这过种中没有表现出丝毫的“自由之精神,独立之思想”。

他们不但没有以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担当起批判社会黑暗和捍卫社会正义、人类尊严的重任,而且在政治的高压下毫无条件地放弃了自我和尊严,充当了政治的打手。他们的行为比一般“群众”表现得更差,影响更为恶劣。

一般的群众尚可以以“愚昧无知”作为开脱的借口,而丁玲、艾青们绝不能说是“愚昧无知”,在他们无耻下流的行为(请原谅我用如此激烈的言辞)的背后,是人格的萎缩和自我尊严的缺失。

有学人说:在所有人的错误当中,知识分子的错误尤为不可宽怨。(大意如此。)因为一个民族的知识分子群体,它代表的是这个民族的良心和正义,他们应该凭着他们对现实世界的把握,引领着这个民族走向更加理性、更加高贵、更加美好和幸福的天国。

他们的表现应该比任何人都出色。任何人都可以堕落下流麻木不仁,惟独知识分子不可以;任何人都可以放弃自我放弃思想放弃尊严放弃良知,惟独知识分子不可以。因为如果这样,一个民族将不再有扭转苦难现实、走向新生的希望。看看延安整风中的丁玲们的表演,你就可以明白,我们这个民族的精神生存空间是如何一步一步窒息下去的。

就王实味本人而言,他并没有写出举世闻名的文学作品,也没有提出洞烛千古的原创思想,他的唯一可贵和让人钦佩的,就是他坚持了人格的独立和捍卫了自我的尊严。在所有的作家争先恐后地歌颂“大好形势”时,他孤身一人将“暴露黑暗”进行到底;在大家取消了思想,听从一个领袖的指挥时,他保持了独立的思考;微信:lishicfda在所有的作家膜拜于权杖之下时,他独自一个对抗着权威。

这一切的一切,都闪烁着作为一个人的光辉,——所谓一个人,不但是在肉体的意义上成为一个人,更是在精神意义上、灵魂意义上成为一个人。

这就是高尔基所说的大写的“人”,这样的人,必得有独立自主的能力和自由的意志。王实味曾就读于五四运动的发源地——北大,自觉继承了北大的自由批判传统,他始终将思想的启蒙与社会的批判作为自己的毕生使命。正是这种对自我使命的偏执使他陷入悲剧。

王实味又是最“正常”的一个人,他对事物总能作出正常的反应,他总能保持着对事物最真实的感觉。直到最后,他对陈清晨、王文元等“托派分子”依然念念不忘,仍觉得他们的“人性是好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所谓“正常”,即人对客观事情的一种情感反应,该爱的时候爱,该恨的时候恨。

任何外在的事物对人“正常感”的干涉,即是对人精神自由的压抑。人的精神在强大的外在压力下,就会逐渐走向冷漠和粗鄙——即失去正常感:应该同情怜悯的,只有冷眼拳脚相向;该批判痛恨的,却又“颂”声喧哗。

一个有着正常感觉的人,他对事物的判断就不会迫于世俗的权威或压迫而改变。正是这种正常感,使王实味看到了延安生活的黑暗面,也是这种正常感使他不能如艾青们一样对黑暗不批判反而是歌颂。

如果艾青、丁玲们有着正常的感觉,他们就会根据自身对现实的体验来看待王实味对延安的批判,也会根据平时与王实味的实际交往而非政治权威而决定对王的态度,而不会在王受到zhengzhi迫害时把自我对现实的把握一手抛开,把昔日的朋友一脚踩在地上,批死批臭。

相关阅读
  • 王实味野百合花原文 窥探由“文章”引发的王实味悲剧

    王实味野百合花原文 窥探由“文章”引发的王实味悲剧

    2019-01-23

    其实在任何社会中,在任何阶级中,决定你命运的往往不是你自己一、文章与文艺思想的错位(1)《野百合花》的错位被戴上“小资”的帽子1942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使延安文艺进入了一个自我规训的时期。

  • 贺龙活埋王实味 王实味——一个时代的见证

    贺龙活埋王实味 王实味——一个时代的见证

    2019-01-23

    权势的影响往往是一时、一地的,而思想、人格的影响却是跨越时空的。有时候一个悲剧人物给时代留下的影响远远要超过那些有权决定他生死的人。王实味被杀害已经半个多世纪,王实味被最后平反也近10年了,然而,我们有关王实味的话题还刚刚开始切入正题。

  • 王实味野百合花原文 窥探由“文章”引发的王实味悲剧

    王实味野百合花原文 窥探由“文章”引发的王实味悲剧

    2019-01-23

    其实在任何社会中,在任何阶级中,决定你命运的往往不是你自己一、文章与文艺思想的错位(1)《野百合花》的错位被戴上“小资”的帽子1942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使延安文艺进入了一个自我规训的时期。

  • 梁漱溟王实味储安平 王实味讽刺延安不平等 中央社会部批准砍死

    梁漱溟王实味储安平 王实味讽刺延安不平等 中央社会部批准砍死

    2019-01-23

    我对历史产生兴趣较晚,以至于在写本文中的两个人时,资料匮乏。比如对王实味,1990年前,我是绝对的无知!之后才慢慢地、影影绰绰地知道了一点,直到今天,虽颇为关注此人的命运,但对于他的人生轨迹,仍局限在人们翻来覆去说的那一两个历史事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