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毛之地日剧】不毛之地[日本2009年泽田鎌作、平野眞执导电视剧]

2020-04-16 - 不毛之地

壹岐正是日本陆军军官学校首席毕业生,作为第二次大战中日方大本营的参谋,参与策划了不少作战计划。为了说服不接受战争结束的事实,违反日苏中立条约擅自进攻苏联军队的关东军,壹岐正带着停战命令书来到了战场。在那里壹岐正与关东军的幕僚谷川正治等被苏联军队拘捕,作为战犯受到了苏联军事法庭的审判,被判处强制劳改25年的徒刑,被送往西伯利亚最北边的流放地。

【不毛之地日剧】不毛之地[日本2009年泽田鎌作、平野眞执导电视剧]
【不毛之地日剧】不毛之地[日本2009年泽田鎌作、平野眞执导电视剧]

壹岐在极为残酷的环境下度过了漫长的11年强制改造生活,昭和31年回到日本。

此后的2年间他一边恢复被强制劳动摧垮的身体,一边专心的帮助从西伯利亚一起回国的部下们找工作,这段时间只能靠妻子佳子在大阪府民事科工作来支撑家用。某一天壹岐在军官学校的好友,防卫厅的将军川又伊佐雄来到了他的身边,希望他和自己一起到防卫厅去工作。然而壹岐认为自己曾经参与的战争造成众多的士兵和民众死亡,拒绝了川又的邀请,表示自己想要弃武从商。

【不毛之地日剧】不毛之地[日本2009年泽田鎌作、平野眞执导电视剧]
【不毛之地日剧】不毛之地[日本2009年泽田鎌作、平野眞执导电视剧]

当壹岐得知防卫厅的第2次防FX的订货,受到了政治家的权力的影响后,便找到社长大门一三要求将自己调到东京分社的飞机制造部去工作。参与第2次防FX竞标的有力竞争者是,近几商事所属的Lockheed公司制造的LockheedF-104战斗机和东京商事的格兰特公司推出的SuperDragonF11战斗机两种,但是由于东京商事航空部的鲛岛晨三,在通过认识的政治幕僚捣鬼,格兰特公司的SuperDragonF11目前处于有利的地位。

【不毛之地日剧】不毛之地[日本2009年泽田鎌作、平野眞执导电视剧]
【不毛之地日剧】不毛之地[日本2009年泽田鎌作、平野眞执导电视剧]

壹岐从防卫厅的川又伊佐雄那里得到了,有关自卫队调查团描述的关于LockheedF-104优越性能的报告书,被官房长官贝冢道生扣在了手里没有上交的情报,于是大门决定要借助于反总理派的大人物,自由党总务会长大川一郎的力量。某天夜里每朝新闻政治部的记者田原秀雄到壹岐家拜访。而另一边,本来要在国会对贝冢进行一次传讯的大川的态度却突然发生了变化。

壹岐正围绕着防卫厅的第二次防FX的订单展开激烈的竞争。他不仅了解到东京商事航空部的鲛岛辰三用G资金贿赂总理的做法,同时还得到了防卫厅的绝密文件,格兰特公司的SuperDragonF11的报价表。当壹岐等Lockheed公司正在推进LockheedF-104的人们,都认为这回近几商事胜利在握时,正在美国空军基地进行飞行测试的LockheedF-104发生了飞机坠落事故。

近几商事的大门一三命令东京分社的社长,里井达也用第一时间了解飞机坠落的原因等有关详细资料,并尽快找出对策来。

与此同时鲛岛也将拿到了LockheedF-104的缺陷数据,和坠落现场的照片的事情向防卫厅官房长贝冢道生进行了汇报。并且说已将这些资料全部交给了每朝新闻社的记者田原秀雄。

得知这些情况的壹岐为了掌握田原手中的数据,主动与他进行接触。田原告诉壹岐LockheedF-104本身有着致命的缺陷,明天早上的晨刊将会有好戏看说完便离去。

因为防卫厅将机密泄露给近几商事一案,壹岐被法院要求随时接受传唤。围绕着防卫厅的第二次防FX计划,壹岐让部下小出宏将对手格兰特公司的报价单弄到手,这个机密文件的泄露人是川又伊佐雄的部下防卫厅的芦田国雄。小出和芦田同时被捕,他作证真正的祸首是壹岐。

壹岐给近几商事东京分社的里井达也打电话,报告了他将随时被传唤的事。里井强调这次的事件是小出个人行为,近几商事根本就没有得到什么机密文件。壹岐将被随时传唤的情报通过防卫厅官房长官贝冢道生,传给了东京商事的鲛岛辰三。

鲛岛担心Lockheed派的政治家会不会掩盖事实真相,贝冢说如果检察院有确凿的证据,就不能撤销此案。壹岐被传唤,但他否定了机密文件泄露到近几商事。不过检察院掌握了小出藏匿复印机的地方,以及他与经济规划厅的关系。

在朋友悲壮死亡7年后,已经是近几商事钢铁部长的壹岐正取得了惊人的业绩。社长大门一三接受壹岐的建议,成立了指导公司全部经营战略的业务本部,并委任壹岐全权负责。壹岐将兵头信一郎,海部要等调到业务本部工作,并且进行大胆的人事改革,提高了钢铁部等非纤维部门的业绩。

1967年4月大门高度评价了业务本部的成绩,并将壹岐提升为常务董事。然而副社长里井达也等对壹岐的做法表示强烈反对。壹岐等掌握了目前中东局势十分紧张的信息,担心会爆发第三次中东战争的,壹岐全力以赴的收集相关信息。

另外已经升为东京商事董事运输机本部长的鲛岛辰三,也开始为可能爆发的中东战争作着准备。某天晚上壹岐再次见到了秋津千里,千里是为了哥哥清辉的事来找他的。

壹岐正,兵头信一郎等近几商事业务本部的人员,察觉到中东局势的变化预测将爆发第三次中东战争。分析这次战争以色列会在一周到10天内取得胜利,苏伊士运河将会长期封锁,于是向船舶部下达了确保油轮的指示。 另外壹岐他们还受红子的丈夫,马来西亚具有实力的华侨黄乾臣的委托,紧急安排5艘一万吨级战标船的生产。

壹岐对船舶部部长峰说明,近几商事要想在东南亚发展,控制住马来西亚这样重要的国家,必须借助于黄的实力。希望能够紧急安排战标船的生产。

然而峰却极力反对业务本部的做法,拒绝接受订单。这时黄打来电话说订购战标船的事情已经确定。东京商事的鲛岛辰三得到这个情报后,立即按照黄的条件安排战标船的生产。壹岐闻讯后找到副社长希望批准生产一艘40万吨的战标船。

第三次中东战争引发商社之间的竞争,由于壹岐率领的近几商事业务本部,收集情报迅速分析准确无误,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然而这样的结果却使得近几商事内部,副社长里井一派对壹岐的活动产生了危机感,并对业务本部萌发了对立情绪。

昭和42年7月近几商事召开了年度第二次经营大会,在这次会议上业务本部提出,为了进一步推进重工业化的发展速度,要缩小纤维部门的规模。然而以里井为中心的反业务部势力,则强调纤维部是公司内创造利润最高的部门,坚决反对缩小规模。

这时以美国为首的各国政府,对事实上禁止外国资本进入的日本政府提出了强烈的批评,特别提出了汽车产业资本自由化。壹岐认为资本自由化是与跨国公司实行贸易的良机,便命令兵头信一郎等收集这方面的情报。

受到资本自由化风波的影响,国内也开始对汽车企业进行重组。美国汽车产业排行前三有一定影响的,傅克公司的傅克董事长突然来到日本。壹岐让部下海部去探明傅克来日本的目的,但是以鲛岛率领的东京商事封锁了欢迎招待会,因此无法得到任何相关情报。

大门得知这一情况后向里井和壹岐大发雷霆,同时还提出要改变千代田汽车的经营理念。这时里井报告说,目前正在推进千代田汽车和富国汽车合并事宜。壹岐曾秘密调查得知,千代田汽车具有自主独立经营的可能性,指出由于受到富国赤字的拖累,千代田的股票有下跌的危险与里井发生冲突。

壹岐去拜访贸易部长久松,了解到政府支持国内企业与外资建立合资公司,于是壹岐说出了千代田和富国合并的话题,并拜托久松用他的力量拖延批准时间。

壹岐为了逃避妻子佳子因事故死亡给自己带来的痛苦而拼命的工作。近几商事的大门社长看到这样的壹岐,问他愿意不愿意就任近几商事驻美国纽约分社的社长。另外作为近几商事出口代理的千代田汽车,推出的决定公司命运的新车tiger以惨败而告终,别说自主独立路线就连与富国汽车的合并也遭到了拒绝。

面对现实副社长里井向大门建议,尽快放掉千代田汽车。壹岐决心去纽约作为交换条件,他拜托大门推进千代田汽车与福克公司之间的合作。

这天夜里他对女儿直子说了即将去纽约赴任的事。直子说自己也有事要说。于是直子说想与鲛岛辰三的儿子结婚的事。壹岐只向业务本部的部下兵头,海部和不破,说明了千代田汽车与福克公司合作的事。不久兵头离开业务本部担任石油部长,海部作为美国分社副社长与壹岐同行,赴美后便开始了与福克公司的交涉。

壹岐正努力策划千代田汽车与美国的福克公司协作事宜,并且得到了韩国光星物产李锡源董事长的帮助,壹岐与福克公司董事长的谈判也取得圆满成功,准备签订有关协作的委任状。壹岐准备回国将委任状送到本社,途中他来到韩国拜访了李董事长,并在李的介绍下得到了与崔总统会见的机会,从而得知首尔有地铁建设计划,同时日本方面的援助是十分必要的。

壹岐回国后拜访了副社长里井达也,为千代田汽车与福克公司协作事宜进行中,联络不够及时表示歉意,并且汇报了有关韩国准备建设地铁的情报。

这时里井说出另一位副社长一丸松次郎,瞄准了下任社长的位置并积极的拉帮结派,想听听壹岐的看法。于是壹岐表示下任社长只能是一直支持大门一三社长工作的里井来担任,从来没考虑过别的什么人。

壹岐正与副社长里井达也一起参加,有关千代田汽车和美国福克公司合作事宜的谈判。千代田方面担心被福克公司侵占,提出希望福克公司的出资比例不能超过25%。面对这样的要求福克公司为了能够在重要的决议上行使否决权,提出如果自己的出资率不能达到33.

4%的话,合作意向无法达成。里井边找来自己的心腹业务本部长角田保,一起拟定新的合作计划。这样就将壹岐等推进的合作意退回到零点,而新的合作计划则主张福克公司和千代田双方的出资比率对等。

里井和壹岐等一起来到底特律的福克公司进行访问,并同福克公司的亚力山大会长进行会谈。会谈中福克公司的会长对新提案计划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并表示在对千代田的经营状况进行调查商讨后给与答复。里井马上与大门一三社长联系,报告了有关福克公司将派调查团来日本进行非公开调查的事宜。然而就在这时里井却突发心肌梗塞病倒了。

福克公司对近几商社提出的,千代田汽车新的合作意向表现出极大兴趣,准备派调查团到日本进行摸底调查。壹岐正感觉调查团的负责人,海外规划担当阿里好像并没来日本,马上追查他的行踪。不久他接到了迎接调查团的八束功的报告,阿里因为有急事去澳大利亚了。

壹岐依旧感到心中不安,他给槁四郎下达指示利用近几商事的营业网,调查阿里是否真的去了澳大利亚。另外副社长里井达也和业务本部长角田保,将引荐调查团所去经销店的清单交给了八束,这些都是千代田汽车经销店中经营情况最稳定的。

某一天里井等人与调查团成员会面,在这种场合调查团的拉迪拒绝接受里井他们提交的经销店清单,却拿出了一份新的清单,这上面全部都是经营趋于恶化的经销店。八束带拉迪走访经销店但是参观结束后,他突然提出要去清单上没有的地方。

壹岐正和社长大门一三一同,到下届总理呼声很高的自由党总干事田渊的官邸拜访。在这个场合田渊提到了千代田汽车与美国福克公司合作的事,并告诉2人国家利益之间的纠葛不是相关的职能部门,而首先要得到党内的谅解。壹岐面对田渊的话题,掩饰了叫大门一起来的真正意图,回答说等两社的谈判有了进一步进展时,再来请求指导。

另外里井出差回来后,刚刚知道田渊的事就叫来壹岐进行训斥。说作为大门社长只打了一个电话就跑了过去,实在是缺乏常识的做法。

壹岐否定了里井的说法解释说不是大门急于要见田渊,而是被认为去澳大利亚的福克调查团的阿里库曼,实际上是在与东京商事的鲛田进行接触。里井根本听不进壹岐的话,并之策他这种故意制造危机感的做法,还以副社长的名义将壹岐调离项目小组。

壹岐正从美国近几商事回到东京就任常务董事。这也就意味着除了大门一三社长以外,壹岐就是近几商事的第二把手。半年后的1970年12月,石油部长兵头信一郎得到了伊朗准备卖石油矿区的情报,他向壹岐表示想亲自参加石油开发,据说此次出让的矿区,可能正是兵头关注并一直在搜集资料的矿。

壹岐了解到兵头决心竭尽全力,在石油开发上赌一把。便下指示立刻面向伊朗。 壹岐前来拜访大门,立即将有关石油开发的事情进行汇报。石油开发所需要的费用大概在200亿日元,如果出了石油预计能够得到1000亿日元以上的利润。

开发费用日本石油公社最多可以给于50%的援助。如果开发失败的话这部分投资也不用返还,但是如果不出石油将会造成100亿日元的经济损失。大门没有立即对此事做出决断。

壹岐正和兵头信一良开始着手石油开发工作,得到伊朗的矿区要出让的情报后,在第一时间出手。根据这个情报壹岐等来拜访日本石油公社总裁贝冢道生,得到了近几商事独家中标以及开发资金援助的允诺。然而东京商事的鲛岛辰三得知情报后,为了阻止近几商事单独中标,与五菱商事,五井物产联手给贝冢施加压力。

结果近几商事,东京商事,五菱商事和五井物产四家同时中标,并且其他公司各自得到30%的出资额,只有近几商事是10%的出资比率。

壹岐因为贝冢的决定非常生气,决定不参与日本石油公社的组合招标。开始寻找具有技术和资金实力的海外石油开发公司,并策划与美国的独资猎户座石油公司合作。某天夜里壹岐在酒吧再次见到了黄红子,红子听了近几商事准备挺进石油开发的情报后,便说与她私交甚密的伊朗前王妃,还询问近几商事的近况。壹岐得知红子与猎户座的董事长里根也相识后,便拜托她从中斡旋。

壹岐正和兵头信一良投身石油开发,决心参加伊朗的萨鲁贝斯丹矿区的国际投标,脱离商社联合的日本石油集团,与美独资石油公司猎户座合作。社长大门一三将反对派副社长里井达也派往其他合作公司,决定支持壹岐的想法。接着壹岐和大门一起拜访自由党总干事长田渊,拜托他做近几商事的后盾。

为的是对抗掌握石油权的政治家,以及日本石油公司总裁贝冢道生和东京商事的鲛岛辰三来干扰他们的工作。近几商事与猎户座公司联合参加国际投标的事,有关批判的报道被各报刊登。

说脱离日本石油公司是无视国家利益的行为,贝冢还发表评语说近几商事的行动,是打算将利益独吞为此感到极为遗憾。另外兵头把近几商事德黑兰事务所做为据点,继续收集有国际投标决定权的,伊朗国王和他周围人物的信息。并与对国王的决断有影响力的亲信接触,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尽快得到各国的投标价格等的信息。

置身于石油开发的壹岐正和兵头信一良,面临伊朗萨鲁贝斯丹矿区的国际投标,为了得到其他公司投标价格的信息,希望能与作为伊朗国王亲信的医生博士福鲁吉进行接触。在与伊朗前王妃有着深交的黄红子的帮助下,约定了与福鲁吉见面的时间,但是指定的见面地点是苏联的首都莫斯科。

那里是壹岐被流放西伯利亚,并在那里度过了11年残酷生活后,不想再涉足的国家。但是已经下决心的壹岐不顾女儿直子的反对,毅然踏上了前往莫斯科的旅程。另一方面,与五菱商事,五井物产一起作为日本石油集团出席萨鲁贝斯丹矿区的国际投标东京商事的鲛岛辰三,将聚集了日本的首位企业的经济使节派到伊朗,在对该国政府的自我宣传上取得了成功。

当鲛岛得到兵头从德黑兰消失的信息后,便怀疑近几商事有了新的行动。

置身于石油开发的近几商事,与美国猎户座石油开发公司合作,在伊朗的萨鲁贝斯丹矿区的国际投标中成功中标。近几商事得到了日本石油公司的支持,东京商事也出资5%石油挖掘工作正式开始了。中标3年8个月后壹岐正成为了副社长,他将美国近几商事时代的部下缟四郎招为秘书。

壹岐掌握了人事,总务,业务,海外事业的四部门,实际上它拥有了指挥近几商事的全部经营权限。石油部长兵头信一良也晋升为,统括管理石油,煤气等能源部门的常务。

萨鲁贝斯丹已经挖掘了3个井,不过石油一滴也没出来。现在,虽然推进四号井挖掘,但是到现在为止共计50亿日元挖掘费像空气一样消失了。当4号井的深度到达4750英尺时出现了泥浆,现场报告现处于随时可能喷浆的危险状态。兵头立即赶赴现场,他认为石油的深度应该在5000~8000英尺,然而现场的负责人判断不能继续挖掘了,他只能做出将4号井废弃的决定。

近几商事副社长壹岐正,以能源部门担当常务兵头信一良为中心,开始了伊朗萨鲁贝斯坦矿区的挖掘。但是尽管投入60亿日元挖了4个井仍然没有挖到油田。于是他们把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五号井上,然而这时却传来了煤气暴喷的消息。

从那以后与现场的联系中断,电话也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壹岐无法掩饰自己焦躁的情绪。2天后,壹岐得到了兵头来自现场的联络。据说通过2天通宵的工作,五号井总算恢复到正常的循环状态。壹岐相信兵头所说煤气暴喷是有油的征候,并将现场重新挖掘的全部工作交给兵头管理。

另一方面,黄红子到琵琶湖访问。正在推进琵琶湖国际连锁宾馆建设计划的红子,是来这里视察的。在这里红子叫来了秋津千里,询问有关她与壹岐婚姻的事。某天夜晚,东京商事的鲛岛辰三来找壹岐。鲛岛说出了近几商事的大门一三社长,在棉花的贸易中进展不顺利。作为近几商事主要投资银行的第三银行行长,对大门的事很担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