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军阀韩复榘的笑话 淹没在笑话中的山东军阀韩复榘

2018-10-09 - 韩复榘

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后,东三省陷入敌手。1932年1月28日,发生了淞沪抗战。1935年,南京政府批准何应钦与梅津达成的 “何梅协定”,及察哈尔代理主席秦德纯与土肥原签定的“秦土协定”,使河北、察哈尔两省的主权大部丧失。10月,日军策动在通县成立脱离南京中央政府的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南京国民政府任命宋哲元为委员长,王揖唐、王克敏等为委员。

山东军阀韩复榘的笑话 淹没在笑话中的山东军阀韩复榘
山东军阀韩复榘的笑话 淹没在笑话中的山东军阀韩复榘

1936年12月发生了西安事变,国共两党达成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

1937年7月7日,日军炮轰宛平城,全面抗战爆发。蒋介石开始坚决抵抗,相继成立了八大战区。

抗日战争中国民党军虽然有十二个战区,但1938年前只有八个战区。包括第一战区(程潜,副司令鹿仲麟)、第二战区(阎锡山,副司令黄绍竑)、第三战区(蒋介石,副司令顾祝同)、第四战区(何应钦,副司令余汉谋)、第五战区(李守仁,副司令韩复榘)、第六战区(冯玉祥,副司令鹿钟麟)、第七战区(刘湘,副司令陈诚)、第八战区(蒋中正,副司令朱绍良)。而蒋介石曾在不同时期兼过第三、四、五、八战区司令长官。

山东军阀韩复榘的笑话 淹没在笑话中的山东军阀韩复榘
山东军阀韩复榘的笑话 淹没在笑话中的山东军阀韩复榘

到1937年底,中国许多省会城市相继陷落。包括:

辽宁省沈阳 1931年9月19日。

吉林省长春 1931年9月19日。

黑龙江省哈尔滨 1932年2月5日。

热河省承德 1933年3月4日 。

天津 1937年7月29日。

北平(京) 1937年7月31日。

察哈尔省张家口 1937年8月27日 。

河北省石家庄 1937年10月10日 。

山东军阀韩复榘的笑话 淹没在笑话中的山东军阀韩复榘
山东军阀韩复榘的笑话 淹没在笑话中的山东军阀韩复榘

绥远省归绥(呼和浩特) 1937年10月15日 。

山西省太原市 1937年11月8日。

上海 1937年11月12日。

江苏省南京 1937年12月13日 。浙江省杭州 1937年12月24日 。山东省济南 1937年12月26日 。(其它省会城市的陷落时间为:安徽省合肥 1938年5月14日、 广东省广州 1938年10月22日、 湖北省武汉 1938年10月26日 、海南省 1939年2月10日 、江西省南昌 1939年3月28日 、河南省郑州 1944年4月24日 、湖南省长沙 1944年6月19日 、福建省福州 1944年10月4日 、广西省南宁 1944年11月24日)。

二.韩复榘。

韩复榘是河北廊坊市霸县人,父亲韩世泽尚是清末的秀才,兄弟五人排行第四。自幼在私塾中读书达七、八年之久。能诗,善属文,尤以书法见长。1904年14岁时与高艺珍(一代名士高步瀛的侄女,1957年67岁在北京病故)结婚,婚后任县书办(文书)。染上赌博恶习,四处躲债。

1910年入陆军第二十镇冯玉祥营,参加滦州起义失败后还乡。1912年再次投冯玉祥部,由秘书、连长、营长、团长、旅长。1926年任晋军第十三师师长。同年9月冯玉祥“五原誓师”后任援陕军第六路司令。1927年升任第二集团军第六军军长、第三方面军总指挥。1928年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暂编第一师、第二十师师长, 12月任河南省政府主席。

1929年蒋桂战争时,冯玉祥令部下通电讨蒋。蒋介石利用韩复榘、石友三两人对冯玉祥的不满,乘机派人收买韩复榘、石友三二人。据说是因为在打阎锡山还是打蒋介石的问题上冯玉祥与韩复榘发生争执,冯玉祥让韩复榘在院子里罚跪,韩复榘一怒之下与冯玉祥决裂。从而与与石友三联名发电,接受蒋介石任命为第三路军总指挥,使冯玉祥在中原大战中遭到失败,只好通电下野。

投靠蒋介石的韩复榘1930年任讨逆军第三路军总指挥,率部开赴山东,9月被任命为山东省政府主席。

山东曾经是狗肉将军张宗昌的地盘,1930年山东的胶东半岛被“胶东王”国民党陆军上将刘珍年统治。1930年,蒋、阎、冯、桂中原大战时,手据精兵3万的刘珍年不顾蒋介石支援韩复榘夹击入鲁晋军的命令,坚持中立作壁上观,使韩复榘怨愤至极并出兵讨伐。后在蒋介石干预下双方熄兵,刘珍年后被蒋介石在南昌枪决。韩复榘成了山东独霸一方的军阀。

1931年后,韩复榘历任国民政府委员、鲁豫清乡督办、山东全省保安司令等职。在山东主政七年,与蒋介石的中央保持半独立关系。

抗日战争爆发后,任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三集团军总司令,负责指挥山东军事,承担黄河防务。

三.抵抗后擅自撤退的韩复榘。

日军进攻山东时,山东部队属于第五战区指挥。

1937年8月的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开始由蒋中正兼任,辖第3集团军(韩复榘为集团司令)及第5集团军(顾祝同)。

1938年五战区司令长官是李宗仁。辖第三集团军(于学忠)、第十一集团军(李品仙)、第二十一集团军(廖磊)、第二二集团军(邓锡侯)、第二四集团军(顾祝同(兼))、第三军团(庞炳勋)、第二七集团军(杨森)。共辖27个步兵师,3个步兵旅。作战地区为天津至南京浦口之华东一带(津浦铁路沿线)。

韩复榘的第三集团军副总司令为于学忠和沈鸿烈,下辖第十二军、第五十五军、第五十六军和第五十一军。其中孙桐萱为军长的第十二军、谷良民为军长的第五十六军和曹福林为军长的第五十五军是其基本部队。所部防区在津浦线以东,胶济铁路以北。

1937年9月,第三集团军第十二军八十一师开赴德州,夜袭桑园火车站,曾令日军遭受较大损失。德州防御战直到10月6日以失败告终。

德州失陷后,第三集团军沿老黄河右岸布防,双方展开拉锯战。

10月26日,军委会指示第三集团军应以主力击破当面之敌,以与平汉路进出石家庄之第一集团军互相策应。韩复榘接到命令后,反复申诉困难,要求中央增调3个师至少1个师的兵力接替胶东海岸或津浦路南段防务,以使他能抽出兵力进击当面之敌,完成进出沧州、策应友军作战的任务。

11月8日,军委会复电韩:“桂(广西)军原在徐州部队已经他调,其后续部队集中前线尚需时日,司令长官李宗仁在南京尚有重要任务,一时难来前方,津浦方面尚非决战之时,望先派有力部队实行游击,与第一集团军行动互相呼应,并努力破坏铁路,牵制敌人。若能恢复德县,则于我国在国际上之活动,更为有利。”等于拒绝了韩复榘的请求。

华北日军主力在河北得手后,立即以两个师团进攻山东,直逼距济南北90华里的济阳。

1937年11月中旬,华北日军主力在河北得手后,立即以两个师团进攻山东,直逼距济南北90华里的济阳。韩复榘亲自率曹福林、李汉章、展书堂等师渡河迎战。

韩复榘已经预感到这次抗战的残酷性,派一副官专程到曹县给夫人高艺珍送去一封亲笔信:大姐(韩妻长韩两岁,故常称之为大姐):我部这次与日寇浴血奋战,伤亡惨重,为我从军以来历次战斗所未有。眼见官兵如此伤亡,我心中十分沉重。今后战斗会更加严重,生死存亡,难以预卜。请大姐再勿为我操心,只要把孩子们照顾好,教育好,我即感激之至!现派人送去伍千元作为今后之家用,望查收。致安好。向方(韩复榘的字)

济阳20多天的战斗,第三集团军伤亡5400多人。韩复榘拼死从济阳突围而出,下令撤退黄河北岸防线,拆毁黄河大铁桥,改在黄河南岸设防。他的军事布署是孙桐萱为戒严司令,曹福林二十九师在津浦线济南至德州右;孙桐萱二十师一部及谷良民二十二师在津浦线济南至德州左;此外,二十师的另一部、受重创后撤的展书堂八十一师全部部署在西南地区;韩设指挥部于千佛山,日寇曾两次用飞机投掷信筒向韩诱降,韩将信筒悬于指挥部门上,表示决不投降。

日军很快就逼进到黄河北岸,但并未渡河,只是隔岸与韩军对峙。韩复榘也不出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再三催促亦无济于事。

1937年12月,日军华中派遣军占领南京后,大本营决定华南方面一部分日军渡江北犯,津浦北段日军准备渡过黄河南犯,企图南北夹击,打通津浦线。

12月18日,日军第二军攻击济南。12月20日,日军从周村以北黄河渡口集中炮火轰击周村,从齐东台子渡过黄河。第五十六军军长谷良民第二十二师一面抵抗,一面向韩报告。韩令:日军过了黄河,我们没有大炮是抵不住的,你先撤到周村好了。此时原来配属给韩复榘部队的李汝炯炮兵旅已被蒋介石调走,据说是蒋介石怕这唯一的炮兵失去。而韩复榘认为蒋介石是在借日军之手排除异己。从此便消极抗战,直至走上不归路。

谷良民第二十二师遵令撤退,日军12月23日占领章丘城。

韩复榘自知不敌,为保存实力做好了撤离济南的打算。1937年12月22日,韩复榘命孙桐萱留下一个师断后,其他各军向泰安、兖州方向撤退。同时以焦土抗战之名,令孙桐萱派兵将省政府机关及各厅处、高等法院、兵工厂、裕鲁当、进德会、日本驻济南总领事馆、日本医院等建筑纵火焚毁。炸毁济南电灯公司、章丘、淄博矿区。

12月24日晚8时,韩复榘从西门经商埠到白马山火车站,坐钢甲车南下。

1937年12月27日上午9点,日军矶谷师团进入不设防的济南,日本报纸报道:“无血占领济南”

蒋介石得知韩复榘不战而弃济南,给韩发来十万火急电报,令韩以主力“分布于泰安到临沂一带,泰山山脉地区之各县,万勿使倭寇唾手得全鲁。”

李宗仁也发电令韩坚守泰安,如泰安不守,即节节抵抗,撤守兖州。

此时第三集团军主力韩已经撤到了济宁。据说李宗仁来电急问韩为何放弃泰安,韩在李的电报上批道:“南京已失,何守泰安。”参谋人员照样发给李,李宗仁非常气愤。

由于韩复榘的第三集团军一路撤退,日军以徐州为目标沿津浦线迅速南下。1938年1月1日,日军占领泰安,4日,占领曲阜、兖州。

11日占领济宁,鲁中地区尽陷敌手。

济宁失陷后,韩部驻扎在巨野、曹县。

1938年1月11日,蒋介石以召开北方抗日将领会议为名,将韩复榘诱骗至开封逮捕,不久押至汉口。1月23日,国民政府明令撤销韩复榘山东省政府主席职务,正式任命沈鸿烈为主席兼山东全省保安司令。1月24日晚7时,韩复榘被枪毙。

韩复榘死后,《中央日报》向全国发布消息,宣布他的十大罪状。这十大罪状是:1.违抗命令,擅自撤退。2.按兵不动,拥兵自保。3.勾结日寇,阴谋独立。4.收缴民枪。5.纵兵殃民。6.派销鸦片。7.破坏司法独立。8.擅征和截留国家税款,破坏税制。9.侵吞国防经费。10.扰乱金融。

韩复榘的灵柩被安葬于豫鄂交界处的鸡公山墓地。墓前立一石碑,上刻“韩复榘之墓”五个大字(1954年韩复榘的灵柩经人民政府批准,由其子女迁往北京香山万安公墓安葬)。

1938年初,韩复榘被处决后,副司令于学忠继任该集团军总司令。

1938年夏,于学忠改任第五集团军司令,第三集团军调归第九战区指挥管辖,集团军总司令为孙桐萱。1939年初,第三集团军调归第一战区指挥管辖,自此长期驻守河南。1943年夏,孙桐萱被国民党政府借故撤职转为中将参议,部队被编入中央嫡系汤恩伯的第三十一集团军,至此,原由韩复榘部队为主组成的第三集团军消失。第三集团军的番号被转给中央嫡系胡宗南所控制的第八战区的部队。

原第三集团军吴化文手枪旅被改编为新四师,吴化文任师长兼山东保安第一师师长, 1943年叛国投敌,任汪伪和平建国军第三方面军上将总司令。抗战胜利后,重新被国民党收编任九十六军军长兼第八十四师师长。1948年9月在济南战役中率部起义,所部编为解放军第三十五军,吴化文任军长。后在浙江政协副主席任上退休。

以上情况说明韩复渠一枪未放丢弃山东有违事实,他进行过德州、济阳等作战。他最大的问题是撤离济南和没有防守泰安,直接撤到了济宁。

四.韩复榘主政山东颇有政绩。在后天的语景中,韩复榘主政山东七年不仅一事无成,而且穷奢极欲。事实是他在山东颇有政绩。

主政山东的韩复榘处于割剧状态,对蒋介石的中央貌合神离。一面大肆搜捕打击共产党,另一面发誓要"变鲁为齐"。他澄清吏治、禁烟、剿匪,大力发展山东教育事业。他要建设模范新乡村,提倡经济保障。同时实行独裁统治,大开杀戒。

他改组了省政府,提出了“澄清吏治”、“根本清乡”、“严禁毒品”、“普及教育”四项施政计划。聘请张绍堂(山东省政府委员兼民政厅长)、李树春(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保定)第一期生,同期包括国民党大员唐生智、李品仙、蒋光鼐等)、何思源(教育厅长,后国民党北平市长、民革中央主席何鲁丽父亲)等是他的主要幕僚。

韩复榘在山东推行乡村建设计划,旨在进行政治及行政改革。主导者是梁漱溟。

军事方面,韩榘原来的第三路军不足3万人,到抗战爆发时达到十万。

吏治方面,他规定政府人员都必须穿戴与士兵一样的布制服装,对政府人员吸食毒品惩罚很重,一旦发现,轻则革职,重则枪毙。他特别厌恶贪官污吏,专门设有“高级侦探队”,选用高中毕业的青年充任队员,对各部门和各市县进行明察暗访定期直接向他密报。他发现有贪污受贿官员立即逮捕,以军法处置。

他禁烟禁毒,吸食鸦片者关押起来强制戒毒,屡教不改者枪毙,贩卖毒品者无论多少一律枪毙。

治鲁期间经常微服私访,遇有讼狱,即堂审理,当场断案。他在山东虽然杀人较多,其中绝大部分是土匪烟贩。

政治方面属于反共顽固派,西安事变时明确支持张学良的行动,并发出了支持张和派兵夹击中央军的“马电”,被南京政府特务破译。此事为以后被蒋介石诱杀留下祸根。

抗战爆发后,韩复榘对日“决绝”态度宣明。强势拒绝了日本人提出的“华北自治”,回绝了日本人官位引诱。

韩复榘一生先后占有了三位夫人。管家夫人高艺珍,14岁时迎娶。外交夫人纪甘青,河南坠子名伶。娱乐夫人李玉卿,艺名“红菊花”的济南名妓。

韩复榘有三处房产, 一处在北平,是张学良送的;一处在青岛,是沈鸿烈送的;一处在南京,人称“韩公馆”,自己花钱建造的。“韩公馆”建成后,从来没住过。韩复榘死后,蒋介石念其“身后萧条”,发给家眷10万元抚恤金。五.韩复榘的笑话纯属无中生有。

流传到社会上的韩复榘笑话很多,按其子韩子华的说法是1935年,《大公报》某记者有个至亲在鲁北当县长,因走私鸦片烟被关押山东省监狱待处决。记者去山东向韩复榘求情,没有给面子,维持原判。记者恼羞成怒,将官场上的丑闻笑料全部栽赃到他的身上,每天编造一篇登在《大公报》上。

《大公报》的张季鸾曾经参预起草《临时大总统宣言书》,后任临时大总统孙中山的秘书。虽然坚持“不党、不卖、不私、不盲”的四不方针,却与国民党颇有渊源。对韩复榘的不买帐颇为恼怒,连续在报上编写诋毁韩复榘的负面文章,从而以讹传讹。

1.齐鲁大学校庆演讲。 “诸位,各位,在齐位,今天是什么天气?今天是演讲的天气。开会的人来齐了没有?看样子大概有个五分之八啦,没来的举手吧!很好,都到齐了。你们来得很茂盛,敝人也实在很感冒。……今天兄弟召集大家,来训一训,兄弟有说得不对的地方,大家应该互相谅解,因此兄弟和大家比不了。

你们是文化人,都是大学生、中学生和留洋生,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是学科学的,学化学的,都懂七、八国的英文,兄弟我是大老粗,连中国的英文也不懂。

……你们是笔筒里爬出来的,兄弟我是炮筒里钻出来的,今天到这里讲话,真使我蓬蓖生辉,感恩戴德。其实我没有资格给你们讲话,讲起来嘛就象……就象……对了,就象对牛弹琴。”、 “今天不准备多讲,先讲三个纲目。

蒋委员长的新生活运动,兄弟我双手赞成,就是一条,‘行人靠右走’着实不妥,实在太糊涂了,大家想想,行人都靠右走,那左边留给谁呢?”、“还有件事,兄弟我想不通:外国人都在北京的东交民巷建了大使馆,就缺我们中国的。

我们中国为什么不在那儿也建个大使馆?说来说去,中国人真是太软弱了!”、“第三个纲目讲他的进校所见,就学生的篮球赛,痛斥总务处长道:“要不是你贪污了,那学校为什么这样穷酸?十来个人穿着裤衩抢一个球像什么样子,多不雅观!明天到我公馆再领笔钱,多买几个球,一人发一个,省得再你挣我抢。”其实这是刘宝瑞的一段相声。

2.吹电灯。当上山东省主席的韩复榘从来没有见过电灯,早晨起来光着膀子坐在那儿吹电灯。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奶奶个熊,什么灯呀!俺吹了一晚上都吹不灭……。    3.南京一唔。

韩复榘接到蒋介石速到南京一晤的电报,高兴的对副官说:“俺的公务这么繁忙,就为了一“语”呀!“副官说:不是一“语”,是一“晤”,委员长要见你一面。韩复榘说,俺一个大老爷们,有啥好看的?俺不去。副官说,肯定是有要事找你面谈,并且是要你速去,主席你不去不好吧!

韩复榘说,麻烦,那俺就去。那“速去”是什么意思?副官说,就是要让你快去。 韩复榘说,那好,俺坐电报去,那家伙快。     4.

新兵训练。韩复榘看到教官在训练新兵,教官骂新兵笨。韩复榘气的骂教官说:你他妈才笨得像头猪!谁知道啥1、2、1啊?韩复榘让那些新兵,一只脚穿草鞋,一只脚穿皮鞋。对教官吼道:你他妈现在给我喊,皮鞋草鞋皮鞋草鞋......。 那些新兵果然走到了点子上。

5.韩复榘的打油诗。

忽见天上一火链,好像玉皇要抽烟。如果玉皇不抽烟,为何又是一火链?这首诗其实是张宗昌的老师、前清末代状元王寿彭的游戏之作。

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 荷花叶上趴蛤蟆,咕嘎咕嘎又咕嘎。

  趵突泉,泉突趵,三个泉眼一般粗; 咕嘟咕嘟往外冒,咕嘟咕嘟又咕嘟。

远看佛山黑糊糊,上边细来下边粗; 有朝一日倒过来,下边细来上边粗。

六.有关人士对韩复榘的评价.

韩复榘有文化勿庸置疑。出身于书香之家,当过县书办和冯玉祥秘书,没有文化显然不可能。他的书法留世很多, 1937年国民政府滦州起义的纪念碑文--《辛亥滦州革命先烈衣冠冢铭并序》出自韩复榘之手。

梁漱溟对韩复榘的评价是:“韩复榘作战英勇,又比较有文化,方深得冯玉祥的重用和信任,一步步提拔,而成为冯手下的一员大将。后来他离冯投蒋,去山东主政八年,曾试图做出一些政绩,直到抗战爆发,被蒋介石杀头。”“他对儒家哲学极为赞赏,且读过一些孔孟理学之作,并非完全一介武夫。”

当代著名学者、教育家徐北文曾撰文称:“韩复榘在西北军以能诗文、擅书法发迹。他在山东主政后,把一些术士、僧道统统赶出衙门,并重用何思源、梁漱溟、赵太侔等新派文人。至于韩复榘在民间传说中已成为粗鲁无知的军阀典型,其实不确。笔者幼年时,曾瞻望其风采,颇有老儒风范,其诗亦合平仄,通顺可读。”

山东省从事多年文史研究的纪慧亭老先生断言:“韩复榘决非老粗,应属于旧知识分子范畴。”、“韩在西北军以能诗文、善书法发迹。”“笔者年幼时曾瞻望其风采,颇有老儒风范,其诗亦合平仄规律,通顺可颂。”

曾受国民政府派遣,到山东工作过一段时间的陆立之说:“凭我个人观察,根据其人待人接物的各种姿态、其谈吐表白、其心态流露,我认为韩是一个不平凡的人。”“在当时国民党所谓‘儒将’中,还很难找到第二人。”

七.韩复榘是典型的新军阀。

   军阀是旧时拥有军队、割据一方、自成派系的军人或军人集团。韩复榘虽然生于书香门第,却在乱世中投身于老军阀,通过不断打拼成为新军阀中的一员。

 在老军阀袁世凯、段祺瑞、冯国璋,曹锟,吴佩孚、张作霖,张宗昌、蔡锷,唐继尧、孙传芳等退出舞台后,到国民政府时期,新的军阀实力取代了他们。包括国军的蒋介石、晋系的阎锡山、西北的冯玉祥、桂系的李宗仁、奉系的张学良、粤系的李济深等。还有诸如湘系、川康系、西北系、滇系等。韩复榘实际上是从冯玉祥的西北军分裂出来的,成为独霸一省的新军阀。

军阀的特点是以封建文化为纽带,以军事力量为支柱,以地域为依托,以私利和行使权力为目的。没有一定的政治信仰,崇赏实力说话,不喜欢受人驱使。

韩复渠虽然归顺了蒋介石国民党集团,却不甘心臣服。当日本侵略中国时,他的民族心占上风,决心抗日。但是,这种抗日的前提是不能消耗实力,因为实力是他的生命。他把自己指挥的第三集团军看作是自己的队伍,没有融入中华民族整个抗日大局。他在战场上的讨价还价,擅自下令撤退都是出于保存实力考虑。

蒋介石杀韩复渠的理由很充分,没有在济南组织抵抗丢城失地而追责符合军纪。至于有些人讲的曾经支持张学良、石友三、刘湘等反蒋等原因都摆不上桌面。

张学良丢了东三省可以不究,唐生智失守首都南京也有情可原。在韩复渠丢失济南之前已经有13个省会城市失陷,并没有处分那些败将或逃跑的将军。大批的国军高级将领成建制的降敌仍可以得到重用。韩复榘之所以被制裁与他死不认罪并反唇相讥有一定的原因。

后来一直认为韩复渠丢失山东影响巨大,枪毙是罪有应得。然而韩复渠守德州战济阳的时候,战区不仅没有支援协助而且调走了在当时火力最强的炮兵旅(两个炮兵团),又岂是重视山东战场!而发生在此后不到两个月的徐州会战,第五战区却调集64个师另3个旅约60万人参战。

在抗战刚开始接连失地的危急情况下,蒋介石需要这种典型,通过杀鸡儆猴来震慑那些遇敌就跑的将军们。而像韩复榘这种脑后有反骨的人如果不杀的话,不排除其成为又一个“曲线救国”的上将军(后来投敌的孙良诚、任援道也是上将,降敌的石友三、方先觉、庞炳勋、鲍文樾、萧叔宣、杨揆一、胡毓坤等都是中将)。

不能用英雄或狗熊来形容韩复榘,也不能无中生有来编排这位历史人物。他与那些新老军阀一样,都是那个时代旧军人的代表。2015.6.16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