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倪大红, 倪大红登台主演中文版《安魂曲》

2019-02-02 - 倪大红

由以色列剧作家汉诺赫·列文编剧的戏剧《安魂曲》曾于2004年、2006年及2012年3次来到中国上演,都引起轰动,一票难求。昨日(24日)在京召开的发布会上,宣布由以色列导演雅伊尔·舍曼执导,倪大红、孙莉等实力派演员领衔主演的《安魂曲》中文版,将于明年7月在保利剧院首演。

演员倪大红, 倪大红登台主演中文版《安魂曲》
演员倪大红, 倪大红登台主演中文版《安魂曲》

“生活带着我走,我就走。跟所有人的生活一样,我站在长长的队里领我那一小把糖。队太长,我没排到。”《安魂曲》中,17岁年轻母亲的这句台词被广为流传。《安魂曲》是剧作家汉诺赫·列文在自己生命最后时期创作的作品,充满着想像力与诗意,饱含着“向死而生”的生命光辉,被视为列文的巅峰之作。

演员倪大红, 倪大红登台主演中文版《安魂曲》
演员倪大红, 倪大红登台主演中文版《安魂曲》

汉诺赫·列文导演的最后一部作品也是《安魂曲》。列文的灵魂伴侣、最后一任妻子莉莉安·巴尔托回忆:“当时所有人都知道他患骨癌,他从医院回家后还去排演《安魂曲》,所有人都忘不了首演的那个晚上,人们认为那是一部完美的作品。

演员倪大红, 倪大红登台主演中文版《安魂曲》
演员倪大红, 倪大红登台主演中文版《安魂曲》

尖锐、直接、痛苦而诚实。”在某种意义上,这部作品也正是以色列民族精神生命的写照。该剧首演后,荣获了六项以色列学院奖。

“欧洲巡演时,观众一直在笑,但中国的观众却很沉重,甚至会有很多人哭。”卡梅尔剧院前院长诺姆·萨马尔曾经在某次采访中对记者说,“可能是因为中国都是独生子女,所以对丧子之痛体会更深?总之,中国的观众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更能理解这部剧的精髓。”

在决定制作《安魂曲》中文版之初,出品方光纬戏剧曾考虑过国内外众多导演人选及主创班底,经过四年的筹备与甄选,最终决定由以色列卡梅尔剧院院长诺姆·萨马尔和中国艺术家濮存昕担任艺术顾问,以色列新生代导演雅伊尔·舍曼亲临中国执导,倪大红、孙莉等中国实力演员领衔主演,而舞美设计、灯光设计、造型设计、作曲也都是以色列顶级艺术家。

在本土化层面,中文版《安魂曲》将完全不同于卡梅尔剧院的舞台呈现,而是一次完整的重新创作和排演。

发布会上,著名演员倪大红表示,至今记得自己当年看《安魂曲》的感受,“看了这个戏,让我好好想了想自己将来的表演,还有中国表演的艺术要往什么方向走。我在中央戏剧学院学习表演时,要找很多道具,在剧院表演时,也是需要各种辅助性东西,但是看到《安魂曲》这部剧的舞台上很简洁,几乎没什么东西,这一点就让我觉得值得好好想一想。今天能够有幸加入《安魂曲》,我感到很激动。”

孙莉虽然没有看过以色列版《安魂曲》现场演出,但她说:“第一次看剧本就哭了。剧本写得真是太好了!后来知道这是剧作家生命最后时期写的作品,更能感到其中巨大的悲剧力量。在中文版里,我扮演一个不幸的母亲,作为一个有着三个孩子的母亲,其实挺没有勇气扮演这个角色的,但又深深地理解她。我很幸运加入中文版《安魂曲》,对接下来的排练非常期待。”

濮存昕作为中文版《安魂曲》的艺术顾问,他表示自己愿意为《安魂曲》做任何事情都没有条件,“因为我对这部作品充满了尊敬,而且整个中国戏剧界都为它的艺术充满喝彩。”濮存昕说:“《安魂曲》是我看到的第一部以色列作品,深深地被打动。

它在剧场的上空具有一种无形的魔力,让观众久久不能忘怀。有句话说,世界上只有两种戏剧,一种是《安魂曲》,另一种是其他戏剧。我认为《安魂曲》的独特之处在于,一个是列文先生的思想,他在剧本台词中表达出来的他对世界独特的认知,还有这个戏剧语言的厚感,这个舞台让人眼前一亮,让我们看到戏剧的本源就是这样。

演员们像精灵一样在台上游戏着,大鸟在飞,马车在奔跑,让我们哭,让我们笑。我们期望着这样的时刻到来,把所有的伪装扒掉,让灵魂袒露,让生命绽放。我们中国的演员也应该得到这样的滋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