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地为牢的全部小说】画地为牢 by:蓝扬(82)

2020-04-16 - 画地为牢

向来不可一世的苏大少破天荒地听著医生的教训竟然没有发火!除去那一阵红一阵青的微妙脸色变化外,那眼神竟然是充满激动和感激的!他一边听老头儿说著一边伸手从怀里取出一张早就填写好金额的支票塞给对方,"谢谢谢谢,您辛苦,半夜把您叫过来真是对不住,这个人情我苏南记下了。"

【画地为牢的全部小说】画地为牢 by:蓝扬(82)
【画地为牢的全部小说】画地为牢 by:蓝扬(82)

老头儿拿了支票也不推辞,心里悄悄松了口气的同时还有些小振奋——要知道,能让苏南欠下一个人情,之後能得到的好处可就不知道有多少了……

然而,他心里的笑还没等在脸上表达出来,苏南的下一句话却让他瞬间又怔住了——

【画地为牢的全部小说】画地为牢 by:蓝扬(82)
【画地为牢的全部小说】画地为牢 by:蓝扬(82)

"只是他现在还离不开人,也图您个看诊方便,接下来这几天,就劳驾您住在医院里看护他直到完全脱离危险为止吧。"

可怜这都快七十岁的老院长,听见这句话枯瘦的身体抖了抖,转眼之间脸色苍白的甚至比正被从急救室推出来的君玘还要可怕……

【画地为牢的全部小说】画地为牢 by:蓝扬(82)
【画地为牢的全部小说】画地为牢 by:蓝扬(82)

第五十五章 启动程序,夺人!

君玘被护士从急救室推出来的时候还是昏迷著的,手上吊著水,一张脸苍白得跟盖在身上的白色被子几乎一个颜色……

苏南看他出来立即就跟了上去,这瘦削单薄的老男人微微痛苦的蹙眉一动不动躺在病床上的样子,怎麽看都觉得触目惊心……

【画地为牢的全部小说】画地为牢 by:蓝扬(82)

病床直接推进了加护病房,几个护工小心翼翼的把君玘换到病房的病床上,把一应监护仪器都打开,又贴又夹的安置在君玘身上,老院长跟进来向苏南嘱咐了些需要注意的问题,然後就带著人退了出去。

──君玘其实没有那麽严重,他只是胃出血和直肠炎,虽然声势唬人,但是实在没有到需要进ICU的地步。院方之所以这麽安排,只是为了买苏南一个人情,让他安心罢了。所以也没有人不识趣的来阻止苏南进入病房。

卓云松和罗二他们被苏南打发了回去,他自己给苏家的帮佣打电话,让他们送一应生活用品过来。看这架势,竟是要打算在病房陪著君玘住下去了……

萧九离一直没有露面。他有他自己的途径,此刻坐在某医生的办公室里,拿著某医生交给他的君玘的诊断书看了一遍,原本就已经很难看的脸色更是彻底y-in沈下来──

胃出血和直肠炎。

合上诊断书,萧九离一句话也没说,摆摆手让医生出去,在只剩下自己的办公室里拿著手机拨了一通电话。

电话铃声一响就被人接起来,是向东阳好整以暇的声音,很意料之中的语气,"萧九,我等你电话,可是等很久了呢。"

对於King这个男人的敏锐,萧九离已经见怪不怪,他挑挑嘴角,可是却没什麽笑意,他眯著眼睛,声音沈沈的,是很正式的语气。几个字说出来,一字一句的掷地有声,"──我要启动买售奴隶契约的豁免条款。"

所谓的"豁免条款",就是月光岛单方面五则规定中的最後一项──若奴隶被重新安排後,合同订立方再次出现并属意重新取得奴隶所有权,则在支付月光岛一切损失费用後,可重新取回该奴隶所有权!

向东阳笑起来,看看旁边已经睡著的时夜,目光是跟平时的强硬冷凝完全不同的宠溺纵容,似乎是怕讲电话的声音吵醒床上即使睡觉也皱著眉满脸倔强的青年,起身弯腰给他把薄被盖好,自己走到了露台上,关上了拉门才揶揄著笑道:"我以为你会和那苏家小子公平竞争的。怎麽,沈不住气了?"

"君玘住院了。胃出血和直肠炎,到现在还昏迷不醒。"萧九顿了顿,眉头拧的很紧,脸色复杂,半晌,终於仿佛叹息般说道:"其实他现在的身体状态跟早年的经历有著脱不开的关系,你知道的,像他这种从小就接受训练的奴隶,超负荷开发使用造成身体机能退化,到他这个年纪,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向东阳明白,萧九离说这句话的潜在意思是在说──君玘现在这个样子,他要为其付主要责任。

但是萧九这个人从来都是敢作敢当说一不二的,所以从不会为了自己做过的事情後悔。

再者,以他和君玘的关系,调教师在岛上调教奴隶是工作,奴隶多年之後的陈疾根本就是被默认、且无可避免的。这种情况转变到专属奴隶和主人之间,作为主人可以做的,也就只是尽量调养照顾奴隶的身体,避免使其受到更大的伤害罢了。

因为像君玘这种情况,一旦得了大病就是很伤元气的事情,身体素质会因此而越发糟糕。

所以说,他如今说这话,是在怪那苏家少爷没有照顾好君玘了。

向东阳想著,隔著玻璃拉门看床上时夜熟睡的脸──他在对待时夜的问题上,虽然手段强硬不肯让步,但是到底是不愿意把那个骄傲的人逼到这个地步的。

收回目光,向东阳抬手揉著眉心,神色颇有些心烦的叹了口气,却也不多说什麽,只是问萧九离:"那苏家少爷,你准备怎麽办?"

萧九离和向东阳十几年的朋友,彼此心意对方都是能猜到几分的,听见他叹气也不问缘由,微微眯著眼睛,抿著唇,重新又把君玘的诊断书翻了一遍,"我原本尊重他不强来,是因为他对君玘确实是真心实意的,如果没有他,君玘现在怎麽样还说不准,我也算是承了他的情,所以让君玘自己选择去留──但是你知道,这件事儿一出来,我就再没有什麽好顾忌的了。"

他说著深不见底的漆黑眸子似乎浅浅的流露出一种很复杂的心疼味道,闭了闭眼,萧九声音压抑,"不管出於什麽原因,这样的事情再来两次,君玘就真的废了。"

他这里说的"不管什麽原因",包括苏南不计後果的任意妄为,以及君玘的一时任x_ing。

向东阳挑挑眉,"早知道你会来,手续已经给你办好了,你派人过来拿……不,还是岛上派人给你送过去吧。不过我看,就算是月光岛方面出面强制执行合约,让那苏家小子放手,也不是那麽容易的事情。"

萧九挑眉志在必得的微笑:"他虽然是苏家的独子,但是现在苏家掌权的人到底还不是他。商人嘛,都是利益至上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