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貌岸然下一句是什么】你们见过最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什么样?

2020-04-16 - 道貌岸然

如果你能看完我写的这段文字,你一定会认清什么才是真正的伪君子,你也会感慨天下还会有这么恶毒阴险的人。

我见过最阴险的伪君子是我曾经工作的一个公司老板,是一个鲜族东北吉林人。我是画漫画的,那时在北京,离开一家公司找工作,也是因为公司有小人排挤。简历投了几份,也包括那里。

【道貌岸然下一句是什么】你们见过最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什么样?
【道貌岸然下一句是什么】你们见过最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什么样?

没过多久找到了一份工作,是一个新工作室,由业内大姐大主持,说是要办一本漫画杂志,我就在那先试试。

一天中午正吃饭,接到了那个老板的电话,说是让我面试。我说我已找到工作。结果他说,没事,过来认识一下也行。盛情难却的样子。当时大姐大的工作室刚开张,根本没任务,每天中午去一趟,下午就是几个人围着大姐大聊天。所以我觉得过去看看也好。

【道貌岸然下一句是什么】你们见过最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什么样?
【道貌岸然下一句是什么】你们见过最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什么样?

第一次见面,如果记忆仅仅停留在那个下午的话,我会感叹,怎么天下还有这么好的老板。

这人信佛,模样看上去也不凶恶,只是脸上有麻坑,黑眼珠很小(各位注意,以后见到这样的人一定小心,仔细想想,释永信就这模样),说话谦和,没一点架子。

【道貌岸然下一句是什么】你们见过最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什么样?
【道貌岸然下一句是什么】你们见过最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什么样?

他对我的面试作品大加称赞,很是高兴。问愿不愿给他干点话,任务是编故事画分镜。稿费很低,但当时大姐大的工作室没正式运行,我也欣然应允。

时间不长我就看出大姐大是在拉大旗做虎皮。而且内部人员个个都不是善茬,每人腰里都揣着把刀。我挨了几刀之后对这行心灰意冷,最终离开。事实证明这是个正确选择,不久那个工作室不但没办成什么杂志,反尔不欢而散。唉,这一行有多混乱!

很快我就告诉那老板我要离开北京回去了。当时甚至不打算再从事这一行了。他说你可以在家画,到时把稿子传给他。我就这么做了。

说实话我这人屈从性很强。其实当时就觉得他要求不正常,稿费低到离谱,那个稿费只分镜也是低的,还要编故事,等于编剧的钱他是不给的,还要半年给我结一次,还要求画一集给他快递过去。而且事后发现这工作只是随机的,用不着你的时候一停就几个月。还好我还有一些其他工作补充。

为了证明稿费低,而不是我心气高我举个例子。一次他把一个任务传给我问我画不画。我当时正有别的事,说在群里给您问问,有没有别人接。结果报价样图发出去,所有人都骂这么复杂的稿子才给这么点,有人不知道我只是牵线的,把我骂了一顿。

就这样我还是觉得他人好,虽然扣门但不失是个君子,人无完人嘛。一开始我也认为这样实在划不来,不想干了,他还拼命摧,我就说有事想推了,他电话那边就急了。后来我这边谈好的事又出现问题只好又去找他,他又让我继续。这一点让我觉得这人很好,还责怪自己没耐心,做事不周,此后我就死心塌地认为他是个正人君子。稿费少我可以加把劲多画,用量补上去,必竟当时还比较年轻。现在想来太天真。

后来我又遇到了人生低谷,出版图书遇到合同陷阱,而这个当初天花乱坠说要给我活儿的人已经快一年没连系我了。

我不得又开始找工作,阴错阳差又去了北京。这次是画图书插图,大概干了不到一年。

刚到北京没多久那位伪君子老板就又来电话了,我说我现在在北京,他立刻话里话外想让我到他那去工作。还说要见我一面,请我吃饭,我当时真的很感动。吃饭时他还是一如继往的君子范,还帮我取菜呢。但现在想来,之前和后来的几次接触就给我留下了疑问,他对不同的人,不同场合下态度是截然不同的。

比如刚才还一脸笑纹,转头叫服务员的时候语气就变得狠吧吧的。只是当时我没太在意这些,必竟人家对我好嘛。当然他花的那些钱都无一倒外是开发票报销的。

但我还是没答应到他那去工作,仅管我知道他的公司因为推了一部网络漫画而火爆一时。首先我喜欢这份画插图的工作,同事也挺熟的。二来我不想去凑那个热闹。再有可能也在潜意识里感受到了一些异常,事后证明我的第六感还是比较发达的。

结果阴错阳差,包括众多原因,将近一年后我还是去他那工作了。去之前我看了他那画的东西,可以说很一般,我心里有谱。而且人家曾经力邀我去工作,更是没有什么压力了。可是他还要求我给他看看最近的作品,我也没在意,心想过去的作品他早看过了,就拿了些在公司画的插图。

见了面寒宣之后,他就问我那边给你多少钱,我说五千多。他立马一楞,显然他以为自己火了,他给的代遇才算高。又看了我的画,就开始支使我给他干活擦地。

后来开始闲扯,吹他公司现在怎么火,资产上亿,以后要让员工都年薪十万。说现在员工都六七千,也就是年薪十万。大家可以仔细想想月薪六七千和年薪十万可差着十万八千里呢。而且事后证明,你之所以能干到那个数,完全是因为不顾死活地加班。而那几个新手描线的每月只在温饱线过日子。原因很简单,稿费太低了。

他说完这些宏伟而仁慈的许诺后突然告诉我,我先给你一个月四千,你画的……不行你就先描线。我一时语塞,要知道我是个资深人士,在哪个公司都是做主笔的,而描线如果单独算的话通常是打下手。而且我为什么放着五千不要,非拿你这四千呢。(漫画行业都是计件工作,那时候业内好一点的标准会控制在五六千,投资方都算好了,当然除去个别有火爆项目的公司,那个是个例)

但我想,刚到一家公司慢慢适应也正常,适应几张会安排我起稿,否则他三翻两次邀我来干嘛?反正是计件,我手快,到时画出来就是了。而且我认定他是个君子,不会不通情达理的。

没想到上班之后他似乎是要把我按到描线上好像还要教我从头学的架式,这种落差我怎么受得了。

他也看出我不大高兴,我就顺势跟他谈这事。他不太耐烦地打断我,说让我试试。还兴师动众地召集几个老员工研究这事。一个小屁孩出了他办公室拿着一页分镜,凶巴巴地告诉我让我试着画,一天能画完就行。这小子刚才还跟我挺和气呢,显然这是主子发话,立马狗仗人势了。

我心说,他妈的,一页还用画一天?没见过这么瞧不起人的。结果我半小时就画完了。

他看了之后似乎大出意料的感觉,说行。我这才明白,人家把我当初面试的事全忘了,压根就认为我什么都不会。

转天他跟我谈代遇的事,说只要你这月能画多少页就给你五千块。那话里话外像是要施舍我,我有本事画出来干嘛要你施舍。

我就说您这不是计件吗,画一页算一页多画多得呗。结果这货的贼心首次在我面前彻底暴露,他说怕有出工不出力的。天哪,计件工作,出工不出力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吗?这家伙完全就是被害妄想狂,跟被他骂了一万遍的大姐大活托是一种人。

于是我正式开始起稿,故事只能由他编,因为他认为重要,所以分镜也都是他画出来的。我画着画着就觉得不对,这故事台词全都冲我来的,什么可怜可怜这小子吧……他穷的要饭了,我就替他把房租交了吧……什么当老板不容易,算我倒霉,被流氓额上了……

我又不能说破,只得第二天找他解释,说我只是想计件,不要固定工资。没想到他一听就火了。当时没发作,只是冲动了一下,然后又和颜悦色。过了一会给我送来两页故事,全是对话。满篇脏话,一个角色大骂另一个是sb。说给脸不要脸。从口袋里拿出一块钱让那人拿,另一个低三下四地要钱,被主角暴打了一顿。

傻瓜也能看出这是在骂谁,竟然还要让我画出来!我当时收不住怒火把那两张稿因成了纸团。

可能是我自我压抑的性格和想尽力解释的初衷,我又把稿子铺平,压着怒火画。结果被这个人碴看到了,又给我送来两页故事。里面说,你要不听我的我就整死你……你连载的东西我一句话就撤掉等等。

中午下班我不得不找这个杂种解释了。我说我不想占便宜,我想靠本事吃饭,您不要误会。结果他反尔说你想多了,现在合作得挺满意的,哪有什么误会别挂心。

他那种语气和我刚认识他时一样温暖,我甚至一时产生错觉,认为是不是真是我误会了。

结果下午他又送来两页故事,上边继续大骂,说你tm编得挺来隐,要不是你说的那样看我怎么整死你云云。

我不知能有多少网友能看到我的回复,看到的又有几个能读到这里。如果说这样的不叫伪君子恐怕再没别的了。我们也能知道为什么这个社会越来越被人垢病,没人能管得了这种人碴的行为。而这一切还没结束。

这个公司我在时干活的最多时只有六个人。其中一个新来几天就因为他病态质疑人家的能力就辞职了。那人画得完全没问题,而且是看了作品后,从广西来的。如果你认为人家不行你干嘛这么远让人家过来。不过这人想来这才算聪明人。否则他会和我一样被欺负。

公司还有一个比我还大一点的,东北农村的(请原谅我对东北人的偏见,我也见过素质相对高点的)。这人每天头一个到,拿着钥匙,别人都九点之后才到。这个混蛋看我九点之前就来,告诉我不用来那么早。我说你来的更早,他说他习惯,那口气带着几分愤恨和排斥。我很奇怪,公司九点上班,八点五十到岗是正常的。

结果转天我还是九点之前到的,那家伙不知怎的后到的,见我在门口等,就开始发飚,说你来得挺早啊!一幅要打架吃人的样。

我真是傻到头了,竟然还找伪君子老板解决这问题。他又用菩萨口气说不用理他,岁数大了。结果扭头又给我编到故事里,还要给我讲这故事,念到那句台词时加上了预谋已久的骂人口气,那句台词是,你除了误会别人就是制造误会……

我也是太能忍了。

后来那个混蛋老员工一到做卫生就发疯,像看守对犯人一样发号施令。第一次在那个公司做卫生的时候他竟然命今我刷马桶。我根本没想到人能恶到这种程度,本来不想就犯的,结果一个小员工说,你就拿热水器喷头喷一下就行。其实这句话是害了我,如果他不说,我可扭头就走了,但他这么一说我就拿喷头喷了。那个混蛋后来还来检查。我当时已经35岁了,没想到还要受这种侮辱。气得我睡不着觉,只怪我豁不出去,被当时的情况逼住了。

同时伪君子还在不停害我,他会拿着我画的画让别人去改,嘴里还说他画的不行等等,顾意让我听见。

要知道这一行自己画的东西让别人改是巨大的侮辱。就像中医之间不能改同行的方子一样。再说,如果我画得真不行,为什么不让我自己改呢?他这个顾意侮辱别人。

当时把我都气病了,我头一次知道一个人真的是可以被气病的。

终于到了发工资的时候。下午伪君子老板看到我时还是道貌岸然的样,但神情中多了几分得意,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为什么。

他在办公室看工资单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叫我的名字,一路小跑出来跟我核对,我当时还一头雾水。后来他又出来跟另外两个员工说,你们的工资我明天再发,钱取得不够。

原来他得意的是,发工资了,他终于能看到我主动要求纯计件后拿到的那可怜几个子。却没想到我完全出乎想象地拿到了那史无前例的高薪。

实际上一个月了,我每天完成多少他是看到的,我到之后每天的稿量成倍增加。可他还是认定当初的判断,可以看出这个人有多偏执,多自以为是。

我当时确实切喜,首先我用这种方式回击了他。另一方面,我认为他也应该看到了我的能力,误会可以化解了,我之所以没一走了之就是抱了这么个希望。

没想到这种想法只适用于正常人,对恶人是不起作用的。

之后的一段时间这伪君子暂时没故意针对我,主要也是没什么把柄可抓,但我算看透了它的人品。因为故事都得它编,它又不是总在,我们偶尔手里没分镜也就没活干的时候,它只要一回来立刻就凶巴巴地质问:“都歇着呢?你们都没活干了是吗!

”认定了我们会偷懒。记得中秋节那天,它从外面提来好几盒月饼,我一看准是中秋的福利呗。谁知它冲着一个同事努嘴说:“xxx,把这些月饼…………给我老师送去。”如果它不发月饼我们也不会说什么,可是这样办事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呢。别的人不说,但心里不可能没有同样的想法。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公司简直笼罩在斯德哥尔摩效应下。老板拿员工当奴才一样使唤,那两个小员工被支使来支使去,嘴上谁也没抱怨,有一个甚至已经被驯化了一样,天天说这正常那正常,但却经常私下里研究心理问题。另一个则是一有机会就说几句老板坏话。

而那个变态老员公把负能量都发泄给别人。我们大事小情甚至中午吃饭都在它控制下,每次都是它先说吃饭然后别人才离座,你没办法反抗,因为它会狡猾地提前十分钟说“吃饭吧”,你总不能提前十五分钟脱岗吧。

我离职的前一段,这个混蛋老员工得了看上去不轻的病,但是伪君子老板丝毫没有想让它休息一下的意思。有一天上午它去看病,下午又回来上班,伪君子假仁假义地过来问候。就听老员工说什么早上吐血了什么的,伪君子一脸笑容听着,听罢过后说:“那今天加个班。”

它这个公司竟然还招学员。刚到公司时就有个学员,每天早上十点到,看看漫画自己临摹一点,下午两点到,趴着睡会,五点离开,周而复始。大概一两个月伪君子给他说两句。它号称漫画家还画水墨,稍微懂点的人都能看出它是三流水平,教初学者也就算了,后来我才知道,就这种状态竟然一年要人家学费一万八千块!!!(于是我又多了个经验主义印象——在中国敢办教育培训和办血汗工厂是一个概念)

后来更过份的事情发生了。一天早上伪君子说昨天晚上是不是有人进来了,说门镜掉在地上了。然后就让小员工给它上网买个摄像头,说只是为了拍门,怕有人进来。既然是拍门口,谁也没在意。谁知摄像头买来,伪君子就开始试验录音功能。当听到机器里传出录入的它自己的声音时,这王八蛋发出了骇人的笑声。

原来它买摄像头根本不是为了防盗,就是为了听听它不在时员工都说些什么。我还专门看了那个门镜,完好无损,怎么可能有人轻易抠下来,再说抠门镜干什么。一个信佛的人,说谎话连眼皮都不眨,为的就是使这种阴招监控自己的奴隶,这倒底是怎样的嘴脸!

尽管如此公司里的人也不太相信它会去听录音,按常理说从早到晚至少九个小时,谁会听那么长时间的录音。那个最马屁精的小员工甚至还故意大声说了几句怼它的话。但谁也想不到恶人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你觉得不可能人家就是以此为乐。很快我就发现伪君子不但听,而且还一字一句地听!

因我知道分镜的台词就是最好的证明。我跟一个同事说过这事,他应该是不晓得。但这个小小的公司完全处在互害模式下是千真万确。除我之外,别的人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害害别人,目的就是转嫁压迫。

独裁者想要控制别人首先就是控制思想。有一次我发了几句牢骚,是针对社会现象的。一会儿伪君子就走过来说什么听到个新闻,有个人对社会不满后来如何如何了。

你别人是傻瓜听不懂吗?

我知道他一直想针对我,不找出我的毛病解不了他之前受挫的闷气。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不停地在画稿上做文章,故意找毛病。明明他分镜画得就是那样,居然还要指责我为什么没变个花样。

后来因为一格画又针对我,其实是那个老员工修型的问题。我终于按耐不住了,找他要求由我来重画一遍。

伪君子居然还做出息事宁人的态度,说我这人太轴。随后不久分镜台词里又出现了骂我的话。此时我到这个公司已经半年了,开始的那一段黑暗日子过去后,虽然也有一些恶心事,台词里也出现过明眼人才能看懂的话。但我没想过这个人渣又开始赤裸裸地在分镜里骂我。

当时我气得把手中的笔折成了两段。谁知这一举动倒刺激了身边那个老员工。

原来这家伙一直想掌控一切,他认为修型补背景体现不了他的重要,所以我画过的东西他要统统修一遍,以表明他对我的凌驾关系。这种人的眼里只有权利地位,所以我有愤怒的举动他第一时间想到这一层。于是他故意没有修一些部位,这可给伪君子找到了压迫我的借口。

很快他就找到我说我画的人不像。转天又专门叫我进办公室,拿出那几张稿子,指着上面几个头,竟然问这几个头不像是不是我不让老员工改?

我时就火上顶梁,这是什么意思?!你这不光是在侮辱我的画技,同时还要侮辱我的人品!

我告诉他根本没这事。然而还个人渣却根本不听这套,只管说那几个头不像不能用,那口气那意思其实就是在说我画的从来就统统不合格。我问他那个老员工说了什么,他说那人跟他说觉得挺像就没改。

请注意这里的逻辑关系,负责修型的人认为不用改,那么如果真的有问题该找谁?你总共从鸡蛋里挑出的骨头不过三五根,就算真的有问题,修改一下就是,就算重画也花不了个几分钟。我到这个公司后画过的人不知有没有上千个,而且一开始全都是给你亲自审核的,你怎么没说出问题,而单拿这点欲加之罪来故意小题大做。

我的气愤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双手叉腰,头扭向一边。边个人渣居然感觉很意外,激动起来说,你怎么表现那么激动呢,这事解决了不就得了嘛。

我的天哪!一个无辜的人平白无故被抓走审讯,问他为什么抢银行。这人说没抢。警察说我觉得你抢钱,所以你是个贼,判你有罪。那人怒道凭什么污蔑我!警察说这事解决了不就完了嘛。

当然,在中国这样的逻辑也许会被强行成立。

我回到位子,马上伪君子又送来一页分镜,一个角色骂另一个角色,你TM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连篇的脏话。

我当时就决定,年底前就辞职。

又酝酿了几天,我跟它正式提出辞职,说要回去了。它极其意外的样子,张嘴便问:回去?不干了?!紧接着恶狠狠地问:你知道咱现在很忙吗?!

我跟本没想到它能问这话,你忙不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们有合同吗?你要一直忙我就得终身给你为奴不成?

又问:怎么?不开心?!那口气带着质问。

也就是说它认为它对我做的一切我是完全不该不开心的!

我随便编了些理由,伪君子此时装都不装了,完全显露小人本色,竟然以脸仰天邪笑状。然后又问:回去干什么呢?

当时我只想脱身,如果我说还干这行,它一定说为什么不在这干,我就说随便干什么。

伪君子轻蔑地抬了抬下巴冷笑道:哼,回去干什么呢?那意思是说我离开它这就只能饿死。

就这样受尽了侮辱后终于脱身了,我想过年放假就能逃离这个魔窟了,但此时连元旦都还没到。

没过两天我就有点发烧,早上跟伪君子请假,伪君子还道貌岸然地回了条,说好好休息。这个流氓给自己包装得有多精致,只要你稍一麻痹就会以为它是好人。

转天照常上班。晚上加班前我准备分镜起稿。忘记那分镜是什么时候给我的,反正伪君子不在。

我过分镜一看故事,突然怒火上了顶梁。里边两个配角往主角身上浇冷水,主角发烧了瑟瑟发抖。然后配角用狗链子栓住主角的脖子命令主角刷马桶,嘴里骂道:这就是对你背叛我的惩罚。

我cnmd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变态王八蛋,它开公司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你tm不怕有人会对你不利吗?!你究竟是真的有势力是黑社会,还是真的想不到会有什么后果!可以肆无忌惮地欺负人!!

我时把分镜一扔,班也没加,回去了。

转一早我就算好了稿费,找到伪君子,说房租到期必须马上辞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