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丹与马云有关系吗】手撕刘少丹 我为什么说他是互联网“邪教”

2019-12-04 - 刘少丹

百度、阿里、京东成功的幕后推手,支付宝所有的在线营销运作、中国互联网营销界的黄埔军校……最近,小爆被这个自称是 "SoLoMo 矩阵 " 的组织造出的 " 神话 " 惊得目瞪口呆。

BUT,在知乎上关于这个 SoLoMo 的讨论,却是这样的。

争议如此之大的 SoLoMo 到底何许也?小爆作为一名资深的八卦爱好者,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好好撕一撕这枚神人——刘少丹。

【刘少丹与马云有关系吗】手撕刘少丹 我为什么说他是互联网“邪教”
【刘少丹与马云有关系吗】手撕刘少丹 我为什么说他是互联网“邪教”

一撕

自称 SoLoMo 矩阵系统的创始人,听上去好高大上的样子,那 SoLoMoM 矩阵系统又是什么?熟悉互联网的人都知道,"SoLoMo" 是 Social(社交的)、Local(本地的)、Mobile(移动的)三个单词的缩写,它代表的是未来互联网的发展趋势,实际上这个概念是 2011 年 2 月由著名风投公司合伙人约翰 · 杜尔首先提出的。

大概刘少丹在打造 "SoLoMo 矩阵系统 " 时是否参照了此条,小爆不得而知。

刘少丹的这套概念得到了相关媒体的报道,这是某知名报纸去年对他的报道,以下为截图。

说刘少丹是马云唯一答谢过的第三方服务商,人这话还是有依据的。

没错,依据的就是这张照片,这个马云唯一答谢过的第三方服务商名叫 " 好耶 ",就是一家广告公司,2000 年左右淘宝的线上广告都是好耶一手包办的。我们先来看看这张照片的其他都是些什么人。

照片中,左三是原好耶 CEO 朱海龙,现在跟原阿里 CEO 卫哲做了嘉御基金;右一原好耶北京总经理,现在是京东副总裁;当时的刘少丹是好耶的设计总监,所以马云与合作的第三方广告公司中高层合影,实在是太稀松平常了。

拿与大佬照片说事,小爆想起了气功大师,王林。

二撕

刘少丹说自己 2000 年的时候开发了 300 多款游戏,有一款 6 天被 100 万人下载。2000 年是互联网的泡沫年,开发了 300 多款游戏我信,刘大神能说说都是哪些游戏吗,好让我等小辈下载膜拜一下啊。2000 年的网速大概也就几 KB 吧,也是蛮难为那 100 万人的。

大哥,吹牛请结合一下国情好嘛!

三撕

自称获得 " 中国互联网营销全场大奖 ",小爆从墙内翻到墙外也木有找到这个奖项,在翻看了 " 巧用搜索引擎十八招 " 后终有所获。2005 年在西安举办的中国网路广告大赛,好耶广告网络的公司提交的一则广告《支付宝——皮带篇》获得了全场大奖,如果百度上说的 " 中国互联网营销全场大奖获得者 " 指的是这个奖项,难道互联网广告等于互联网营销?这偷换概念的手法也是没谁了。

当然,也有可能刘少丹所说的奖项了能不是这个呢。

好耶广告公司在这个大赛中获得 22 个奖项,占据全部奖项近 20%,这应该包括刘少丹的全场大奖了吧。客观的说,刘少丹肯定是作出了一定的贡献的,但是把团队的荣誉独揽在一人身上,是不是太不上道了。

撕完刘少丹漏洞百出的个人介绍,我们再来看看这个叫 SoLoMo 的创客组织。

企业经营显示异常,原来是三年都没有交年度报告了,工商局还没找到地址。这就意味着,不知道公司实际认缴金额和公司经营盈亏状况。

再看公司对外宣传的内部业务架构,SoLoMo 系统有六部分组成,一是普惠金融、二是数字引擎、三是极客部落、四是创客派对、五是威客系统、六是知本公社。这六部分,无非是把资金、人才、实践经验、理论、普通企业家、企业家大腕、技术专利转让者整合在一起,并且如何接上互联网以及互联网营销提供。

但是,这些并没有什么新意,这些作法线下各种俱乐部、行业协会、产业区都能做得到。

——微友打假团

看上图大家不难理解,SoLoMo 的组织系统分为三个等级秘书长群,创客派对群,创客朋友圈,这里我们重点说下秘书长级别的,秘书长分为三级,A 级秘书长必须建微信群有 450 创客会员,然后又发展了 5 位秘书长;B 级秘书长建微信群并有 200 个创客会员;C 级秘书长是建微信群并有 100 个创客会员。

加入的这些会员要干什么呢?洗脑上课,要学习三个阶段课程,第一自组织学习,第二阶段是公司化,第三阶段是矩阵化数字生态构造,看不懂不要紧,知道是包装的 NB 术词就行了。

此外 A 级秘书长有决策权,B 级秘书长有议事权,C 级秘书长只有执行权,项目运营成功了这些秘书都可以拿到 1.5% 期权,鼓吹每个项目大概在 1500 万左右,最少是 150 万,最多是 1.5 亿。

造神与造人 忽悠不区分

这张图来自于 SoLoMo 官方微信,一篇号称价值 200 亿的三句话。小爆从小就数学不好,但这一看就是 " 一字亿金 "!说话的时候交税了吗。再看看说的这些大而无当的玩意儿,给小爆一瓶水一个馒头,小爆能跟你唠一天都不带喘气的。

作为一枚有强迫症的手欠党,是多想把他脸上那颗痦子给扣了。

病急乱投医—庸医

SoLoMo 创客组织大概流程是:百万创客提出创意——提交创意,上层选拔——选出一个好的点子,由他们所罗门这个组织帮助各种运作,就比如他们宣传的互联网——下层创客帮助宣传——把公司做大。

乍一看,真的一点问题没有,他们没有骗钱,据说每个创客都会获得极小的股份。

所罗门主要诱惑力在于其宣扬,只要是选中的创业项目都能成功,建立你不用花一分钱的群友互助的创客生态。作为一个企业家或者创客刚加入所罗门,手头就有这么大容量的所罗门组织,谁不动心?自然得乖乖服从系统中顶层的安排,缴纳会费,利润分红,股权分享等等。

被忽悠进群的主要是一些东莞传统制造业老板,面临产业转型压力,指望抱上互联网的大腿,实现转型,并于几年内在新三板上市。

作为非一二线城市的实业企业家虽然有钱,但内心有点恐慌,制造业利润比纸片还薄,地产过剩,想抱互联网大腿 ,但又不懂,容易被概念忽悠,他们部分人认为这个平台可以用作建立人脉,有利可图,毕竟企业家也不全是傻子。

算盘打得精,病急不能乱投医。首先是投资回报率,他们希望有规模效应可以与 BAT 媲美,但一个产品成功与否可不是宣传的人够多能决定的。而他们这个组织人员太过冗杂,如果每个人都要从成功的项目中分一块蛋糕,不知蛋糕是否够吃。

再者,他们的孵化器的水平很值得考量。且不说能不能比上创新工厂,他们甚至没有一个可以在纸面上看到的成功项目。

邓小平爷爷曾说过:空谈误国 实干兴邦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