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罗多尊者 罗睺罗尊者——密行第一(下)

2019-03-22 - 罗睺罗

佛陀住在瞿师罗园的时候,罗睺罗和均头沙弥一起,也跟师父舍利弗随侍佛陀闻法。

罗睺罗每天早晨打扫庭院,清洁环境以后,才可以研习佛陀的言教。一大片的园地,清扫一次要费很多的时间,有一天他打扫后,去听佛陀说法,等到黄昏到来,他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有个管理宿舍的比丘,就将他的房间让给作客的比丘住,那个比丘便将罗睺罗的衣钵放到外面,自己则安住在里面了。

罗睺罗多尊者 罗睺罗尊者——密行第一(下)
罗睺罗多尊者 罗睺罗尊者——密行第一(下)

佛陀的僧团里,有一人一室的规定,别人把自己的寝室占去,该怎么办?尤其他还是沙弥,在僧团里,沙弥是要敬重比丘的,还有佛陀忍辱教示,使他不敢前去问那位比丘为什么要住他的房间。他痴痴地站在门外,感到进退为难。

罗睺罗多尊者 罗睺罗尊者——密行第一(下)
罗睺罗多尊者 罗睺罗尊者——密行第一(下)

当时忽然阴云密布,落起滂沱大雨来,罗睺罗没有去处可以躲藏,就进入厕所,虽然空气不好,也只得坐在那里,他此刻感到无家可归的寂寞。他悄然端坐在那里,努力想着佛陀的言教,无论在什么艰难困苦的环境里,无论遭受什么麻烦挫折,都不要起怨毒的心,罗睺罗的修养,真的是进步很多。

罗睺罗多尊者 罗睺罗尊者——密行第一(下)
罗睺罗多尊者 罗睺罗尊者——密行第一(下)

这时,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低的地方都被水淹没了,藏在附近洞里的黑蛇,因被水淹而爬出洞来,渐渐游到厕所里来了。热带的毒蛇,其毒是非常厉害的,罗睺罗一点都没有注意,这时候他的生命真比风中的残烛还更危险。

罗睺罗多尊者 罗睺罗尊者——密行第一(下)

佛陀在静坐中忽然想起罗睺罗,佛陀以天眼察知到罗睺罗的危险,即刻走到厕所。佛陀先咳嗽一声,里面也咳嗽一声,佛陀问道:“里面是什么人?”

“是罗睺罗!”

“出来!我要跟你讲话!”

罗睺罗想不到是佛陀的声音,赶快从厕所中出来,不知不觉就拥抱住佛陀,双目滔滔流泪,年轻的罗睺罗,感情仍然不免是脆弱的。

佛陀问罗睺罗为什么要坐在厕所里,罗睺罗把经过告诉佛陀,佛陀就叫他先到自己的寮房住。

罗睺罗的欢喜,像从地狱里走进天堂一样!

年幼的孩子,割爱辞亲,加入僧团,确实需要年长比丘的照顾。佛陀以此因缘,规定还没有受具足戒的沙弥,可以有两夜和比丘在一室同宿,佛陀的爱,再微细的地方,他都照顾得到。

本来,师父收弟子,应该要负起教养弟子的责任,罗睺罗的师父是舍利弗,舍利弗经常在外面弘化,对于罗睺罗就无法常常照顾到,但自从这次事情以后,舍利弗就让罗睺罗常常和自己一起行动!

忍辱的美德

罗睺罗自从被佛陀严厉的教诫以后,又常常跟师父舍利弗在一起,接受他的开导,在修行上进步很快。

佛陀在讲经时,舍利弗总是带着罗睺罗前去听讲;舍利弗在静坐时,罗睺罗总是跟着坐在身旁;布教时,舍利弗也把他带在身边,让他学习一些为法为人的经验;每天托钵乞食,罗睺罗更是跟在舍利弗身后,在僧团中被誉为第二佛陀的舍利弗,实在是罗睺罗最好的恩师。

有一次,罗睺罗跟舍利弗在王舍城乞食,路上遇到一个流氓恶汉,那个恶汉用沙投进舍利弗的钵里,并且用棍棒打破罗睺罗的头。

罗睺罗头上的鲜血,一滴一滴流下来。

恶汉见了不但不知错,还骂道:“你们这些沙门,总是以托钵为生,满口慈悲忍辱,我打破你的头,看你能把我怎样?”

十七八岁的罗睺罗,现出咬牙切齿的面容,但舍利弗安慰他道:“罗睺罗!如果是佛陀的弟子,应有忍辱的精神,心中不怀嗔恨的毒,当以慈悲怜愍众生。佛陀常教诫我们,有荣誉的时候,不能使心高举;受侮辱的时候,不能使心生恨。所以,罗睺罗!压制着愤恨的心,严守忍辱,世间上没有比能忍辱的人更有勇气,天上人间,不管多大的力量,也不能胜过忍辱!”

罗睺罗听完师父舍利弗的开示,默默走到水边,水里现出他的颜面,他用手掬水洗去血迹,然后自己用布巾把伤口扎起来,见到这情形的舍利弗,心中既安慰又难过。

罗睺罗忍耐着,仍然走在舍利弗的身后,跟着托钵乞食,在回来的途中,罗睺罗对舍利弗说道:“我想到刚才的疼痛,此刻已不把它放在心中,不过,世间有太多的恶人,到处都遍满了可厌的事物。我不对世间生气,只想到世间上没有办法的人太多。

“佛陀开示我们对人、对世间要大慈大悲,但狂暴的人往往就欺侮我们;沙门比丘行忍积聚高德,而狂愚的人反而轻蔑我们,尊敬残酷的人。佛陀真理慈悲的教示,他们倒反而认为是臭的死尸,天降甘露给猪,猪还是爱吃臭的东西,住在臭的地方。佛陀所宣讲的真理,慈悲的言教,对那些凶恶以及没有善根的人来说,也没有什么效果。”

罗睺罗第一次把自己的修行,以及对世间的看法,向师父提出报告,舍利弗听后很欢喜,把罗睺罗在路上说的话,告诉佛陀。佛陀也非常高兴,称赞罗睺罗很好,对恶人的态度,应该那样;对世间的看法,就是如此。

佛陀又再说道:“不知道忍的人,就不能得到佛法的受用,嗔世恨人,是背法远僧,常堕于恶道之中轮回,能忍恶行才能平安,才能消除灾难之祸。有智慧的人,能见到深远的因果,克服嗔心,多行忍辱,佛法的精神、佛法的真义,和世俗的看法不同。世间上认为珍贵的而佛法认为不好;佛法认为好的、对的,而世人不肯实行。

“忠与佞不能相容,邪嫉正的存在,恶不喜善的并行,贪欲的人不高兴无欲之行。在这种情形下,修道者唯有忍辱,忍是助道的增上缘,可使你早证圣果;忍像大海中的舟航,能够度一切灾难;忍是病者的良药,可救人的生命之危。我能成就佛陀,独步三界,受人天的敬仰,是因为我的心能够安稳,知道忍辱德行的可贵!”

因为罗睺罗被恶人无缘无故把头打了出血,而他在血气方刚的少年时代,就能像圣者一样忍辱,给师父很大的安慰,给佛陀很大的欢喜,并且能够引起佛陀对忍的说法,舍利弗听了非常感动,罗睺罗听了含着眼泪,更感激佛陀!

开悟的历程

罗睺罗对占去他房间的比丘,自愿让步;在路上被恶汉打破头,他能忍辱;仅仅这样的修养,距离开悟还有一段历程。

聪明乖巧的罗睺罗,对于修行非常精进,欢喜和人开玩笑的沙弥,现在一变而成为有庄严仪表的比丘。就在他年满二十岁的那年,佛陀允许他受具足比丘戒。

年轻的罗睺罗,在僧团中不见得活跃,他好像很老成持重,公共的集会里,不容易见到他参加,总是默默用功修行。

可是,不管罗睺罗怎样用功,他还没有开悟是真的。最大的原因,大概他荣耀的念头不容易断除。不管怎样,他总是佛陀的爱子,是净饭王的王孙,除了教团中上首的弟子以外,其他的比丘有不少都在敬重他、羡慕他、赞美他。动听的美言,很容易打动年轻修道者的心,赞美的言词,像是可怕的恶魔,使用功精进的罗睺罗不能开悟。

甚至有些比丘,为了罗睺罗的开悟问题,请问佛陀道:“佛陀!罗睺罗比丘严持戒律,精进修道,小罪都不犯,为了求开悟,他好像什么都不挂在心上,但是,为什么他还不能从烦恼中解脱出来呢?”

佛陀坚决地回答道:“持戒净心,持身端正,一定可以渐渐证道!”

佛陀对罗睺罗能否觉悟的问题,没有挂在心上,佛陀满怀着信心,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好几次,罗睺罗像是开悟的样子,但他仍没有开悟,他把自己修行的心得向佛陀报告,佛陀总是说他不行,并教他以后常和人讲说此身为五蕴和合假相的道理,并要他自己思维我慢、无我、苦乐等法。

有一天早上,佛陀和罗睺罗一同到舍卫城的大街小巷行乞,在路上,佛陀回顾罗睺罗说道:“罗睺罗!你要观色是无常的,受想行识也是无常的;你对人的身体和心念,以及世间上的一切森罗万象的事物,都应作无常之想,不要执着。”

罗睺罗听到佛陀这几句话后,心地好像豁然开朗了。他告别佛陀,中止行乞,一个人独自回到精舍,结跏趺坐,一心思维这深刻的意义。他又用慈悲观除去嗔恚的心,用不净观抛掉贪欲的心,用数息观平息散慢的心,用智慧观对治愚痴的心,罗睺罗深入禅定,机缘成熟的时候,他就开悟了。

佛陀行乞归来,走到罗睺罗坐禅的地方,佛陀又对他说道:“用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心来对人对事,心量就可以扩大起来;把一切众生容纳在心中,就可以灭恶;数息观心,可以获得解脱。”

罗睺罗随即起座,顶礼佛陀说道:“佛陀!我的烦恼已尽,我已证悟了。”

佛陀此时的欢喜,更甚过罗睺罗,佛陀赞叹他说:“在我的弟子中,罗睺罗比丘是密行第一了。”

所谓密行,就是三千威仪、八万细行,罗睺罗都能了知,都能奉行。

想到当初罗睺罗向佛陀要遗产,现在他的开悟,就是佛陀给他的无尽法财!想到他当初很小就进入教团,不知有多少地方让佛陀烦心,现在他舍离了世间虚假的欲乐,而获得真正的法乐,算是罗睺罗的幸福,也算是佛陀对世间人情的交代。我们应该给罗睺罗恭喜,更应该给佛陀赞美!

赠送精舍的制度

罗睺罗开悟以后,在教团里的地位更加地提高,尤其在家的信徒,对他更是另眼相看。不容否认的,在比丘中,要以罗睺罗所受的供养最多。

本来供养多了,物质生活过得丰富,反而障碍修道,不过,罗睺罗现在是觉悟的圣者,身外之物拖累不了他,凡是有双份的东西,他总是转赠给别人。

有一次,佛陀在迦毗罗卫国一个聚落说法的时候,有一位长者皈依了,这位长者和罗睺罗很投缘,或许这位长者还有地域观念吧,他要为罗睺罗发心护法,凡是罗睺罗有所需要,他总是为他做到。

后来,长者特地建筑了一座精舍供养给罗睺罗,罗睺罗也就在此安住下来。因为那时行脚的比丘很多,罗睺罗住的精舍里就常有比丘挂单,可是那位长者以为精舍是他布施的,总喜欢干涉精舍里的事,罗睺罗后来报告佛陀,请问佛陀怎么办?

佛陀告诉他道:“罗睺罗!在我的法中,僧团中的事,在家信徒是不可以管的。在家信徒发心布施精舍,不可因为是他布施的就横加干涉,你可告诉那位长者,问他供养精舍的目的何在?如果是施僧,施出去的东西就不是自己所有的。如果他要管理,告诉他精舍不是商店,精舍由出家人住持,信众护法是可以的,管理则不可以。”

罗睺罗把佛陀的话告诉长者,可是,没有深解佛法的人,往往会被权势冲昏头,或是过分热心而执着,要教这位长者不过问精舍,他实在不能完全放下。就这样,他和罗睺罗的感情有了芥蒂,过去是他尊敬的罗睺罗,现在反而成为他的眼中钉。有一天,当罗睺罗有事到舍卫城,刚好那位长者来访视罗睺罗,一见无人,屋子里是空空的,于是,乘罗睺罗不在,便将精舍再供养给其他的比丘。

在家信徒,出尔反尔的分别心,实在是违背法则的,所以当罗睺罗把事情办完回来的时候,精舍已为别的比丘所住,他就再回到祇园精舍里。佛陀问他为什么很快又回来精舍,罗睺罗如实把情形告诉佛陀。佛陀听了以后,非常不高兴那位长者的作风,佛陀慨叹不能深切了解佛法的人,要他忠实的奉行佛法,实在很难!

佛陀马上召集诸比丘说:“曾经一度布施给人的东西,即使施主要再送给你,你也不应该接受。”

这不是佛陀护着罗睺罗,教团的法则都是为了免去未来的纠纷,不幸的是佛陀的话言中了,今日佛教中寺产的争执,大都就是为了这个原因。

罗睺罗在做沙弥的时候,房间被人占去了,他躲到厕所里避风雨,为了住也不和人争;现在他是开悟的比丘了,一度赠送给他的精舍,又再赠送给别人,在阔达如海的圣者胸中,一点也没有不平的波澜兴起。倒是佛陀所定的赠送精舍制,我们今日有再重视的必要。

可赞美的入灭

在僧团中,成为龙象人物的是舍利弗、目犍连、大迦叶、阿难陀等,而不是罗睺罗。一个严肃于密行持戒的人,他只是默默无声地修道,默默无声地与世无争。或者,因为罗睺罗是佛子的关系,佛陀对他有特别多的限制,我们知道罗睺罗有柔顺的性格,有坚强的秉赋,但我们也知道他的比丘生活,并不是怎样活跃!

所以,关于他热心说法,以及与外道议论的事迹,在经典里都不见记载,也不见流传。正如佛陀所说的,罗睺罗是一个严于禁戒细行的人,是一个密行第一的人!

关于罗睺罗什么时候入灭,这正如他的出生,有两种说法,有的说佛陀十九岁时,生子罗睺罗;有的说,佛陀二十五岁时生子罗睺罗。说到入灭,也有两种说法,一是说在佛陀涅槃数年前就已入灭;一是说佛陀涅槃时,他还服侍在佛陀的座前。

印度是一个不重史实事迹的国家,我们中国也有不少喜夸大的翻译者。在经典里零星记载着的佛陀及圣弟子们的事迹,实在需要有一番剪裁的工夫!

根据经里可靠的记事,罗睺罗的母亲耶输陀罗比丘尼是七十八岁入灭的,而罗睺罗的入灭还要较早些。那是一天晚上,耶输陀罗想着很多事情,她想:“憍昙弥、莲华色都已入灭,爱子罗睺罗也进入涅槃,我是和佛陀同年出生,今年已经七十八岁的高龄。听说佛陀八十岁那年将涅槃,本想和他同日入灭,虽然现在对佛陀只有法情而没有私情,可是这仍大不尊敬,还是早些入灭好。”

耶输陀罗获得佛陀的允许,向佛陀顶礼感谢之后,现神通腾空而去,当夜于自己的房中,在定中入灭。

依据耶输陀罗入灭的记事,罗睺罗是早在父母涅槃之前就已入灭,照这样来说,罗睺罗入灭的年龄应该不会超过六十岁,大概只活了五十岁左右而已。

当然,觉悟的圣者对死的看法,无论迟早,都视之是很平常的。舍去虚幻不实的色身,把生命安住于法性理体之内,这不但不必悲哀,反而是很幸运的事!修道者的证悟解脱,就是要把生命栖息于安稳的住处!

罗睺罗的入灭,并不是“壮志未酬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罗睺罗在他二十岁那年就觉悟证果,这是人生最大的目的,他已经达到了,所以他安心微笑着入灭。

让罗睺罗的天真、温和、忍让、坚强、沉着等的美德和风范,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吧!让我们对这天下第一的幸福儿,表达最虔敬的赞礼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