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法师文钞全集(全四册)

2019-01-09 - 印光法师

《印光法师文钞》是净土宗十三祖印光大师的书信、论、记、疏跋、法语以及杂著等文字的汇编。自1912年印光法师于普陀山法雨寺藏经楼潜修,高鹤年居士将其四篇文稿刊登于《佛学丛报》后,龙天推出,应世弘法。先有徐蔚如等民国大居士,后又有德森法师、罗鸿涛等,欲报印光法师法乳之恩,故集成增广、续编、三编,计文钞十卷,共一百余万字,是近代以来流通量最大、流通面最广的佛教著作之一。

印光法师文钞全集(全四册)
印光法师文钞全集(全四册)

大师之《文钞》是末法时期众生黑暗中的明灯,苦海中的舟航,往生成佛的路标。

今人学佛,如不依《文钞》之教诲,实无入手之处,成就之时。故当今佛门大德,皆普劝学佛之人,当读《印光法师文钞》,并依之修行。本书共分四册,收录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四卷、《印光法师文钞续编》二卷、《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四卷以及《印光法师文钞三编补》一卷,以现今苏州灵岩山寺流通之《印光法师文钞全集》(增广、续编、三编、三编补)为底本进行点校、排版。

印光法师文钞全集(全四册)
印光法师文钞全集(全四册)

印光法师(1861年~1940年),即释印光,法名圣量,字印光,自称“常惭愧僧”,又因仰慕佛教净土宗开山祖师当年在庐山修行的慧远大师,故又号“继庐行者”。大师俗姓赵,名丹桂,字绍伊,号子任。陕西阳(今合阳)孟庄乡赤城东村人。大师振兴佛教尤其是净土宗,居功至伟,大师圆寂后被尊为净土宗第十三代祖师,是对中国近代佛教影响最深远的人物之一。

印光法师文钞全集(全四册)
印光法师文钞全集(全四册)

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一 与大兴善寺体安和尚^ 与友人论校经纲要书 与融明大师书 与悟开师书 复海曙师书 与四明观宗寺根祺师书 与佛学报馆书 复濮大凡居士书 复泰顺谢融脱居士书二通 复邓伯诚居士书二通 复邓新安居士书 与福建刘廷诚居士书 复高邵麟居士书四通 与陈锡周居士书 与心愿居士书 与卫锦洲居士书 复泰顺林介生居士书二通 与泰顺林枝芬居士书二通 复永嘉某居士昆季书 复永嘉某居士书六通 与徐福贤女士书 与康泽师书 与谛闲法师书 与玉柱师书 与广东许豁然居士书 复丁福保居士论臂香书 与广东萧永华孝廉书 与某居士书 与海盐某夫人书 与海盐顾母徐夫人书 复永嘉某居士书九通 复永嘉周群铮居士书 复弘一法师书 复无锡尤惜阴居士书 拟答某居士书 与高鹤年居士书 致谛闲法师问疾书 复弘一师书二通 复汪梦松居士书 复陈慧超居士书 复郦隐叟书 复尤弘如居士书 复戚智周居士书三通 复范古农居士书二通 复吴希真居士书三通 与陆稼轩居士书 复刘智空居士书 复周智茂居士书 复某居士书 复黄智海居士书 复潘对凫居士书 与聂云台居士书 复乔智如居士书 复江易园居士书 复唐大圆居士书 复汪雨木居士书 复盛机师书 与方远凡居士书 复慧朗居士书… 复庞契贞书 复袁闻纯居士书 复袁福球居士书 与周法利童子书 与马契西书 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二 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三 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四 印光法师文钞续编卷一 印光法师文钞续编卷二 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一 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二 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三 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四 印光法师文钞三编补

印光法师文钞全集(全四册)

惟我印公是真念佛人。虚云和尚大德如印光法师者,三百年来一人而已。弘一法师惟我印光大师,由儒入释,三者悉备于一身;念佛修心,六字包罗乎万行;故能令人永久纪念也。圆瑛法师要学佛,在今天这个时代,《文钞》一定要熟读,你才是真佛弟子。净空法师凡欲于此有限人生获得佛法最大限度真实利益者,不可不读《印光法师文钞》。传印法师印光大师,文字三昧,真今日群盲之眼也。梁启超

与大兴善寺体安和尚书

戊戌年稿。教行理三,唯约教论。今以教理约教,行果约机,谓依教理以起行,行满方克证果也。

教、理、行、果,乃佛法之纲宗。忆佛念佛,实得道之捷径。在昔之时,随修一法,而四者皆备。即今之世,若舍净土,则果证全无。良以去圣时遥,人根陋劣。匪仗佛力,决难解脱。夫所谓净土法门者,以其普摄上中下根,高超律教、禅、宗,实诸佛彻底之悲心,示众生本具之体性。

汇三乘五性,同归净域。导上圣下凡,共证真常。九界众生离此法,上不能圆成佛道。十方诸佛舍此法,下不能普利群生。所以往圣前贤,人人趣向。千经万论,处处指归。

自《华严》导归之后,尽十方世界海诸大菩萨,无一不求生净土。由园演说以来,凡西天东土中一切著述,末后皆结归莲邦。粤自大教东流,庐山创兴莲社,一倡百和,无不率从。而其大有功而显著者,北魏则有昙鸾,鸾乃不测之人也。

因事至南朝见梁武帝,后复归北。武帝每向北稽首曰:“鸾法师,肉身菩萨也。”陈隋则有智者。唐则有道绰,踵昙鸾之教,专修净业。一生讲净土三经,几二百遍。绰之门出善导,以至承远、法照、少康、大行,则莲风普扇于中外矣。

由此诸宗知识,莫不以此道密修显化,自利利他矣。至如禅宗,若单提向上,则一法不立,佛尚无著落处,何况念佛求生净土?此真谛之一泯一切皆泯,所谓实际理地,不受一尘,显性体也。若确论修持,则一法不废,不作务即不食,何况念佛求生净土?此俗谛之一立一切皆立,所谓佛事门中,不舍一法,显性具也。

必欲弃俗谛而言真谛,则非真谛也。如弃四大五蕴而觅心性,身既不存,心将安寄也?若即俗谛以明真谛,乃实真谛也。如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即四大、五蕴而显心性也。

此从上诸祖密修净土之大旨也。但未广显传述,故非深体祖意,则不得而知。然于百丈立祈祷病僧,化送亡僧之规,皆归净土。又曰“修行以念佛为稳当”。及真歇了,谓“净土一法,直接上上根器,傍引中下之流”。

又曰“洞下一宗,皆务密修,以净土见佛,尤简易于宗门”。又曰“乃佛乃祖,在教在禅,皆修净土,同归一源,”可以见其梗概矣。及至永明大师,以古佛身,乘愿出世。方显垂言教,著书传扬。又恐学者路头不清,利害混乱,遂极力说出一《四料简偈》。

可谓提《大藏》之纲宗,作歧途之导师。使学者于八十字中,顿悟出生死、证涅之要道。其救世婆心,千古未有也。其后诸宗师,皆明垂言教,偏赞此法。如长芦赜、天衣怀、圆照本、大通本、中峰本、天如则、楚石琦、空谷隆等,诸大祖师。

虽宏禅宗,偏赞净土。至莲池大师参笑岩大悟之后,则置彼而取此。以净业若成,禅宗自得,喻“已浴大海者,必用百川水。身到含元殿,不须问长安”。

自后益、截流、省庵、梦东等,诸大祖师,莫不皆然。盖以因时制宜,法须逗机。若不如是,则众生不能得度矣。自兹厥后,佛法渐衰。加以国家多故,则法轮几乎停转。虽有知识,各攻其业。以力不暇及,置此道于不问。有谈及此事,闻者若将浼焉。幸有一、二大心缁白,刊刻流布,令祖教不灭,使来哲得闻,实莫大之幸也。

弟以阐提出家,自揣根性庸劣,罪业洪深。故于宗、教二途,概不敢妄行染指。惟于仗佛慈力,带业往生一法,颇生信向。十余年来,悠悠虚度,毫未得益。但自西徂东,由北至南,往返万余里,阅人多矣。其有平日自命通宗通教,视净土若秽物,恐其污己者,临终多是手忙脚乱,呼爷叫娘。

其有老实头持戒念佛,纵信愿未极,瑞相不现,皆是安然命终。其故何哉?良由心水澄清,由分别而昏动;识波奔涌,因佛号以凝。所以上智不如下愚,弄巧反成大拙也。

伏愿和尚发菩提心,宏扬此法。倘净土经论,尽皆通彻,则何幸如之!若或未尽钻研,或恐违背本宗,不敢称性发挥,当权将宗、教两门工夫,暂时歇手。凡有阐扬净土者,平心和气读之,使扬禅抑净之心,无丝毫芥蒂。

必究佛祖偏赞之所以,四众遵违之利害。则不被门庭隔碍,而敢于一切禅、教、律人前,称性发挥,无复畏惮矣。然净土书多,最要唯《十要》、《十要》中断疑生信,尤推《或问》、《直指》、《合论》,为破坚冲锐之元勋也。

其外《净土圣贤录》,历载诸菩萨、祖师、居士、妇女,及恶人、畜生往生事迹。读之则知历代禅教律诸四众求生净土,如群星之拱北,众水之朝东。而《龙舒净土文》,言浅义周,词详理备,为接引初机第一要书。若欲普利众生者,此书万不可忽也。

弟昔遇善子平者言:“寿不过三十八。”今适满其数。恐无常倏至,所以专持佛号,预待临终。设无常果至,则后会无期。兼欲雪在家毁谤佛法之罪,故不避忌讳,略采野芹,献于饱餐王膳大富长者座下。祈悯而纳之,福我秦邦。提永明之正令,遵莲池之遗规。使自他同出生死,幽显共生西方。则净土兴而宗风不坠,众生福而国运常亨。所谓移花赚蝶至,买石得云饶。书此,大旱望雨之诚;用卜,同归莲邦之庆。祈垂海涵,则法门幸甚!众生幸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