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龄心扈耀之关系 扈耀之×张龄心八分之一夫妇

2018-12-02 - 扈耀之

海明威有个著名的“冰山原则”:作家有八分之七的思想感情是蕴藏在文字背后的,真正通过笔端表现出来的,只有八分之一。如果作家能够处理好这一点,读者就能强烈地感受到这八分之一的分量——在五光十色的演艺圈中,亦是如此。

张龄心扈耀之关系 扈耀之×张龄心八分之一夫妇
张龄心扈耀之关系 扈耀之×张龄心八分之一夫妇

后流量时代,大众的眼光正从花边新闻中移开,渐渐拉回到演员的演技本身。许多深藏不露的实力派演员开始受到大家的关注,扈耀之夫妇正是其中的一对。踏足演艺圈近20年的时间里,两人分别塑造出众多令人影响深刻的各类角色,但夫妻二人的私人生活却一直保持低调。直到近期网络剧《骨语》亮相。

张龄心扈耀之关系 扈耀之×张龄心八分之一夫妇
张龄心扈耀之关系 扈耀之×张龄心八分之一夫妇

摄影丨李英武

扈耀之:话戏有道

浅蓝色上衣搭配运动裤,扈耀之小跑着去打了个粉底就完成了拍摄前的准备,作为演员,这可说是相当的粗放。他说自己向来如此,不要过分妆饰。

身为教授,扈耀之把近期几乎所有时间都放在北京电影学院,埋头处理工作事务。原本定于10月份有他拍摄的《山海经之上古密约》被推迟到了12月份,“因为寒假的时间比较充足,也更加能够集中精力进行拍摄。”这是导演扈耀之的深思熟虑。

张龄心扈耀之关系 扈耀之×张龄心八分之一夫妇
张龄心扈耀之关系 扈耀之×张龄心八分之一夫妇

摄影丨李英武

扈耀之

导演,演员,现任北京电影学院教授、研究生导师、继续教育学院院长、北京市青年联合会十届常委、中国电视剧导演工作委员会理事、中国电影导演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艺术家协会会员。2004年,凭借《似水年华》荣获中国电视家协会第四届电视导演“双十佳”导演提名,而后导演《幸福胡同》、《都叫我三妹》、《顾乐家的幸福生活》、《骨语》等,出演过多部影视作品。

张龄心扈耀之关系 扈耀之×张龄心八分之一夫妇

如同依靠口碑扶摇直上的《骨语》一样,他的新戏也没有在前期宣传上做太多工作。简单,专注,有力——这可能正是扈耀之的“分身”秘诀:不少观众知道“扈耀之”这个名字还是他在电视剧《白鹿原》中饰演的“田福贤”。剧中,这个角色每一次被打之后弹幕上满屏的叫好声,让人深深记住了这张面孔。

实际上,扈耀之在多部电视剧、电影中串演过很多角色,无论戏份多少,他都会仔细揣摩。

每次开拍之前,他会习惯性地与导演沟通很久,充分了解自己的发挥空间,“无论是一个怎样的角色,他都是一个独立存在的人。而演员在此基础上,才能够呈现出来他身上善与恶的多面性。而且,与导演的沟通十分必要,也相当重要,当我了解了自己的可控空间之后,表演起来就会有所拿捏。一旦遇到与导演的想法不一致的时候,我会选择听从导演的安排,因为,我也做过导演,懂得导演的角度和演员是有不同的。”

本科、研究生都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博士转修导演系,之后任教于电影学院至今,他将演员和导演的角色切换比做“鱼”和“水”,相辅相成。他对“表演”的研究融合他骨子里陕北人的“倔强”,造就了今日一切要“三观正”的导演扈耀之。

2002年,在扈耀之与黄磊共同执导的第一部电视剧《似水年华》中他就已经展示过自己的实力,这部作品在豆瓣依然保持8.8的高分,正是由于这部电视剧,大批的文艺青年开启了对“乌镇”的美好希冀。

除此之外,他独自导演的《丛飞》获得2007年金鸡奖导演处女作提名,《水墨青春》荣获美国火奴鲁鲁电影节银蕾奖……近期的《骨语》是国内首部根据真实女法医工作经历题材改编的网剧,上映后更是广受网友好评。

“在拍《骨语》的时候,前面有《法医秦明》,《白夜追凶》之类,但这部戏的题材不一样,也没有生拉硬拽的感情戏。从收视率的角度说,这部剧大概是不到18亿的点击。目前,在我个人了解的网剧中成绩是还可以的。”说起成绩,扈耀之颇为谦逊。首次拍摄网剧对于经验丰富的扈耀之来说,也是一次全新的尝试。

扈耀之在网剧《骨语》中客串“警察局长”一角。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在谈到网剧与电影、电视剧的差别时。他坦言,不同的传播形式对应的群体受众大不相同,平时他在坐地铁的时候会仔细观察周围乘客,发现大家都在利用手机在碎片化的时间中娱乐或学习,不少人喜欢在乘车过程中观看自己喜欢的影视剧或综艺,而如何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吸引观众,也成为了网剧发展的关键要素。

导演,演员同时也是一名教授,扈耀之身上肩负的这三个职业都与“表演”紧密相连。而前两个职业成为了教授扈耀之的理论实践场。在学校,他的学生们都叫他“扈大刀”。可是这位出了名严格的老师在面对妻子张龄心的时候,眼中总会流露出藏也藏不住的温柔。

在扈耀之导演的《水墨青春》、《幸福胡同》等剧目中,张龄心都出任女主角。让人难以想象的是,扈耀之处于工作状态时,也会对着妻子大吼,张龄心只有等到回家后再跟他“算账”。说到这里,扈耀之笑起来:“工作的时候我一直都是一个样子,可能是越亲近的人我越会要求严格吧。”

摄影丨李英武

Q -《北京青年》周刊

A - 扈耀之

据说你在片场脾气不太好?

目前,我在生活中脾气是越来越好,但在工作上就还是老样子。我的习惯是,越熟悉的人要求越高。但是,以前的创作有一个误区就是总要求演员要演绎这个角色,其实我现在才明白,演员一辈子只能演一个角色那就是自己。不管角色是什么,你永远就是你。

在片场与熟人对戏会感觉如何?

如果我遇到张嘉译、何冰这些老朋友,与他们对戏,我没有感觉很忐忑。反而是遇到曾经的学生,我可能会有一丝小紧张,就是作为老师,会想要看看学生们的表现那种感觉吧。

在校学习表演的年轻人状态如何?

现代的大学教育以及生活的大环境会让这些孩子们具备了充分自我思考的能力。所以,时代不一样了,现在都是讲求“个体”的概念,讲究“个性”。但是,他们必须明白,自我是建立在共性的基础上。你在创作当中可以讲究个性,但在生活中是要讲究共性的。

你如何看待网剧的发展前景?

我有一个很明显的感觉就是目前电视剧和网剧的受众出现了明显的变化。尤其是从去年开始,界限特别明显。我家的电视机都变成了超大号的显示器了。但是像网台剧联播的形式还是前景一般的。相对来说,网剧作品的选择上是有限制的。

比如《延禧攻略》这样的纯网络剧。它才会有时尚的语言等等,网剧的受众需求很直接,因为现在大家都很忙,只有坐地铁上班的路上,或是午休的几十分钟,需要一个剧目来放松,这十分符合当下人们的生活习惯。所以,对于网剧的前景我是很看好的。

你对《延禧攻略》这部网剧的大热如何看待?

《延禧攻略》的成功是无法复制的,导演做剧本的角度也是一般人没办法完成的。我觉得,于正是个很聪明的人。他抓住了现在年轻人的工作环境,被上级、主管领导们层层压制的一个心理,很多人都说在这部剧里面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

目前正在筹备什么样的新戏?

目前正在做一部古装戏《山海经之上古密约》,这部戏是想用古装戏的模式把中国传统文化宣扬。之前拍过类似题材的戏,但在制作上没有达到我想要的要求。所以,这次的制作也很用心,剧本的前期准备花费了3年的时间,一直在修改,即使在建组之后还在修改,准备年底开拍。

张龄心:角色之外

“稳重,成熟,有实力”这是许多与张龄心合作过的导演对她的评价。

在20年的演员之路中,她塑造过太多大家熟知的荧屏形象:《父母爱情》里心直口快的江亚菲、《琅琊榜》中义薄云天的夏冬,《我的前半生》中为生活隐忍的妹妹罗子群——以至于很多人在对她本人的想象中都附加了角色性格。

其实,现实生活中的张龄心经常是一件纯色T恤加一条牛仔裤走天下,搭配一头利落的短发,随性自然。

摄影丨李英武

张龄心

中国内地女演员,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1998年,在电视剧《永不瞑目》中饰演郑文燕而受到关注,从此踏入演艺圈。2002年,在电视剧《流星蝴蝶剑》中饰演孙小蝶一角而被观众所熟知。2006年,凭借处女作电影《水墨青春》荣获美国国际电影节最佳新人奖和第五届广州大学生电影节最受欢迎女演员奖。而后出演多部影视剧,如《我的前半生》饰演罗子群,《琅琊榜》中饰演夏冬等,在近期热播网剧《骨语》中饰演夏萤。

张龄心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96级表演“明星班”,赵薇、黄晓明、陈坤等都是她的同班同学。

1998年,还是大二学生的张龄心得到了她的第一个角色:在赵宝刚导演的电视剧《永不瞑目》中饰演主人公肖童的初恋女朋友,虽然镜头很少但形象鲜明。真正让人惊艳的是2002年她出演《流星蝴蝶剑》女一号孙小蝶,从此在观众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2007年,张龄心以电影《水墨青春》摘取美国电影节最佳新人奖桂冠,可谓达到了事业上的第一个高潮,然而此后的她却星运平平。

在同班同学纷纷大红大紫的时候,张龄心的节奏自然平和。直到2014年,厚积薄发的她开始显现出实力,先是在《父母爱情》里,心直口快的江亚菲一角让观众看到了她的“帅”;后是在《琅琊榜》中,义薄云天的夏冬一蹙眉、一转身都是柔情。及至《我的前半生》中的妹妹罗子群,本是个市井角色,她却演出了女性在窘迫婚姻中深深地困顿与挣扎。

张龄心在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中饰演罗子群,本是个市井角色,她却演出了女性在窘迫婚姻中深深地困顿与挣扎。图片来源:东方IC。

观众们仿佛突然“看见”了张龄心,惊讶于她的“瞬间爆红”,其实是忽略了她长久的积淀。今年夏末,网剧《骨语》在爱奇艺播出,张龄心再次与扈耀之搭档,饰演剧中女主角——谨慎机敏的女法医夏萤。这部没有什么爱情戏的悬疑剧,收获了近18亿点击量。

在网剧《骨语》中,张龄心挑梁中国首席女法医夏萤,她身着工作服,或执刀剖验、或细查蛛丝马迹细辨真相。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所谓“后流量时代”,并不是否认流量作为优质剧的衡量指标之一,而是不希望将流量作为好剧好演员的唯一标准。在这一点上,张龄心的成绩单无疑是优异的。她塑造的每一个角色都十分鲜明:“一个角色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如果角色太完美、太优秀以至于没有什么特色了,我也不想去演绎。”

戏中,张龄心注重于角色的个性演绎,有着对角色独特的品鉴和甄别。戏外,她也在用心做自己,走出独立的人生道路。

在任何事情都讲求效率与结果的社会现实中,张龄心与扈耀之二人却携手进行了长达20年的爱情长跑。一度,很多人都问她为什么不肯进入婚姻殿堂?她自有主见地说,她不喜欢任何形式上的束缚,认为二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彼此陪伴。就这样,扈耀之默默伴在她身边,成为他工作上的合作伙伴。最终,他们也成为了生活中的最佳伴侣。

私下里,扈耀之、张龄心这对夫妻有很多共同的爱好,他们都喜欢旅行和美食,经常在结束工作之后跑到心爱的小店里买一块蛋糕细细品尝。2016年,二人世界里迎来了新生命。

宝贝的降生更是让扈耀之的“硬汉”形象“大打折扣”,“甚至看一场电影会感动得泪流满面”,而张龄心的世界则变得更加有弹性。“其实,作为演员,主要是想清楚自己在意的是什么。拍戏与否是自己的决定,目前对我来说,家庭是最重要的。”张龄心如是说。

Q -《北京青年》周刊

A - 张龄心

在扈导的戏中,你是怎样的状态?

我在其他剧组工作的时候,环境会相对轻松、舒服,而且我知道,导演是认可我的,他们会觉得角色是我的另外一面。可是,在演他的戏的时候,我就会特别紧张,生怕做不好,就是一种谨小慎微的感觉。跟他合作这么多戏,到现在的《骨语》也都还是这样,一直如此。的确就是我怎样演,他都觉得是我自己,因为跟他在一起这么久,我的任何一面他都见过了,所以,我怎么演就是我自己的一种风格。

你们在家里也会聊戏吗?

除非我们两个人是在同一个戏里,不然在家就不会讨论。其实,工作结束回到家以后,我们还是希望氛围可以放松一些,抽离一下自己,所以,基本是聊生活上的事情会多一些,像是吃什么油健康一些之类的话题。

你觉得,两人之间做过最浪漫的事情是什么?

有一年情人节,他买了一大束花给我,然后,我看到后就很崩溃,不是说花不好看,而是我觉得不实用。其实,我看到朋友们过一过结婚纪念日之类的还是很羡慕的,但很搞笑的是,我们两个都不记得结婚纪念日,这个日子怎么过啊?但是,他一直都记得我的生日,每年都不会落下。这应该就是一件最简单而珍贵的浪漫了。

你觉得自己是否是一个浪漫的人?

我以前觉得自己很浪漫,后来,我才发现,自己其实是一个极其不浪漫的人。别人刻意造气氛对我来说是一件很恐惧的事情。我一直的想法就是,我要是想要,你不需要给我营造,我自己会去做,但我要是不想要这个气氛,你会挨骂的那种。

有了宝宝之后都有怎样的变化?

我自己的确是脾气变好了,没有那么爱较真,感觉有了小朋友之后变得“佛性”了。老扈就是变得爱哭了,像是看一场电影的时候,可能会哭得稀里哗啦。应该就是完全感同身受了,所以就变得“脆弱”了很多。

两个人都在外面工作,如何分配工作与陪伴家人的时间?

我们两个都在想办法让自己不忙。今年9月份之后,我会让自己暂时先暂停一下。其实,演员就是拍也可以,不拍也可以,无非是你在意的是什么。我的家庭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我完成一段时间的工作后,我会抽出时间给自己,给家人。我们之前也说好,两个人要有一个人定期在家里面照顾宝宝。所以,我们会约定一起拍个2、3个月之后,找出空闲时间一起在家休息、陪小孩子,尽量把工作与家庭之间的时间分配达到一个平衡状态吧。

目前想要挑战什么角色?

我现在挺喜欢警察这样的角色。对于接戏这件事情,最关键还是角色本身能不能打动我,打动我的角色哪怕有一面是我不喜欢的,我也会去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