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右任千字文 于右任《草圣千字文》(部分)

2018-10-04 - 于右任

于右任(1879.04.11-1964.11.10),汉族,陕西三原人。中国近现代政治家、教育家、书法家。原名伯循,字诱人,尔后以"诱人"谐音"右任"为名,晚年自号"太平老人"。

于右任多才,是诗人,是报人,也是书法大师。他尤擅“草书”,被誉为“当代草圣”。由他所创立的标准草书,在我国书法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于右任并不把书法视为高深莫测。他认为“文字乃人类表现思想、发展生活之工具(于右任《标准草书序》)”,对标准草书的制定标准也只有四条:易识,易写,准确,美丽。前三条出于实用,分列于前,后一条出于审美,列于最后,可见其观念上的重实用原则。

于右任千字文 于右任《草圣千字文》(部分)
于右任千字文 于右任《草圣千字文》(部分)

于1936年集成《草圣千字文》面世,时人称之“集字百衲本”。这个集帖包括前后文字共1027个字,除自创的77个字外,其余950个字,分别选自历代140余位著名书法家的书帖,是集各种草书书体之大成。

《标准草书》对我国草书的普及,起了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作用。

于右任千字文 于右任《草圣千字文》(部分)
于右任千字文 于右任《草圣千字文》(部分)

《标准草书》正式发行后,当时有人批评:古人好字甚多,书中所采用某人之字,并非是他写得最好的。其实,这是因为提意见的人不了解“标准”两字的含义。于右任研究标准草书的本意是为求实用、节省时间,他在自序中说:“今者世界之大,人事之繁,国家建设之艰巨,生存竞争之剧烈,时之足珍,千百倍于往昔。

于右任千字文 于右任《草圣千字文》(部分)
于右任千字文 于右任《草圣千字文》(部分)

”“就时间论,大禹惜寸阴,陶侃惜分阴,‘时乎时乎’,其为圣哲之宝贵也如此!乃知吾人今日之所当惜而尤当争者,以分寸计之,已为失算!

故此后国家民族亿万世之基,皆应由一点一画一忽一秒计起;人与人,国与国之强弱成败,即决于其所获得时间之长短多寡。文字改良,虽为节省时间之一事,然以其使用之广,总吾全民族将来无穷之日月计之,岂细故哉!”可见,于右任倡导标准草书的目的在于实用,并非纯为书艺。

标准草书的创立,方便了人们对草书的学习和使用,使草书进一步发扬光大。标准草书和于体书法是根本不同的。于体书法,包括楷书、草书、行书等,都体现出博大、雄浑、古朴、天然的独特风格。于右任的楷书、行书由篆、隶、北碑脱化而出,自成一家。

他在草书上用功尤多,融魏碑于草书之中,使魏体行书的典型特征在草书中得到充分体现,线条有如万年老藤,弯曲中见苍劲,结构纵挺稳健,用笔浑圆内敛,收笔裹锋,君子藏器,使于右任成为承前启后的一代书法宗师。

而标准草书,则是用符号规范了草书的书写方法,并不是草书的标准。不少人把于右任创立的标准草书与于体书法混为一谈,甚至认为“标准草书”就是草书艺术的“标准”。这是一个极大的误会。其实标准草书,不是只能用一种风格的书体来写,而是可以用别的如二王、怀素、赵孟頫等人的书法风格来书写。应该说,标准草书为人们提供了一个书写的笔画规范,在这个规范中,书家可以任意发挥,体现自己的艺术风格。

相关阅读
  • 标准草书于右任 于右任魏体草书与“盛唐气象”关系初探

    标准草书于右任 于右任魏体草书与“盛唐气象”关系初探

    2018-10-04

    “盛唐气象”若广义讲是指盛唐时代蓬勃的朝气影响下所唤起民众对一切的热情积极向上的精神、自由奔放的情怀、建功立业的愿望、侠肝义胆的豪气、天下己任的责任、天下归唐的胸怀狭义讲“盛唐气象”专指盛唐诗歌的风貌特征。

  • 于右任书法雅昌 于右任书法精品亮相中国美术馆

    于右任书法雅昌 于右任书法精品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0-04

    中新社北京5月11日电 (记者 应妮)“为万世开太平于右任书法作品展”11日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展览遴选于右任代表作品百余件,多方位展示其作为一代书法大家的艺术创作成果。图为于右任之子于中令在开幕式致辞。

  • 于右任楷书 挺拔高古 难得一见!于右任楷书欣赏

    于右任楷书 挺拔高古 难得一见!于右任楷书欣赏

    2018-10-04

    我们知道,于右任尤精书法,早年习唐楷兼学赵孟頫,后来转攻魏碑刻石,得其骨力洞达拙朴酣畅。中年以后,以碑意入行草,创立了风格独具的“于体”行草书。晚年力倡以易识、易写、准确、美丽为特点的标准草书,对现代书法发展影响巨大。

  • 于右任诗词 于右任在台湾的最后时光:我很穷 没有钱

    于右任诗词 于右任在台湾的最后时光:我很穷 没有钱

    2018-10-04

    有不少人说,1949年,于右任本想留在内地,但被蒋介石派人挟持到了台湾,继续担任“监察院”院长等高职。国民党政权摇摇欲坠时,于右任在1949年3月26日曾提出辞去监察院院长职务,但在一片“挽留”声中,不得已继续留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