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渣滓洞白公馆简介 【重庆】红色记忆之解放碑渣滓洞白公馆

2019-07-22 - 渣滓洞

“他们都是特工,很厉害的,死了以后在这里立碑纪念。”

“很厉害为什么会死呢?”

“再厉害也会死,每个人都会死的……”

发生在渣滓洞旁雕塑园内的这段母女对话,大约也有进入“死胡同”的可能;在小姑娘眼里,“厉害”到“SuperMan”一样,又怎么会死呢?

重庆渣滓洞白公馆简介 【重庆】红色记忆之解放碑渣滓洞白公馆
重庆渣滓洞白公馆简介 【重庆】红色记忆之解放碑渣滓洞白公馆

这里地方不大,陈列着以“江姐”为首的十几座雕像。说实话,有些疏于打理,显得落寞,与马路边小食摊前的热闹对比鲜明。雕像代表的群体,曾被囚禁在渣滓洞、白公馆这两座著名的“魔窟”中,且多数生命终结在那里。

重庆渣滓洞白公馆简介 【重庆】红色记忆之解放碑渣滓洞白公馆
重庆渣滓洞白公馆简介 【重庆】红色记忆之解放碑渣滓洞白公馆

挂在墙上的事迹介绍告诉我们,他们中的大多数,慷慨赴死时还很年轻。年轻母亲解释死亡问题时也有些落寞,诚然,谁都不愿多谈这个问题,即便心中再坦然。只想说,钦佩他们纯洁的思想、高尚的人格和勇于为理想献身的精神,这在近百年后的今天,是何等的难能可贵!除了钦佩,还有同情。看着“小萝卜头”宋振中画的画,想想这个襁褓中入狱八岁殒命的可怜孩子,怎不令人唏嘘?

重庆渣滓洞白公馆简介 【重庆】红色记忆之解放碑渣滓洞白公馆
重庆渣滓洞白公馆简介 【重庆】红色记忆之解放碑渣滓洞白公馆

这些人被称作“特工”令我惊讶;在我们这代人记忆里,有个固定称呼叫“地下工作者,”就像《潜伏》里的余则成,和时下热播的《伪装者》中的明家三兄弟。“龙潭三杰”、“后龙潭三杰”……,真实的他们,经历丝毫不比艺术作品逊色;无论从情怀还是“技术”角度评价,他们都是“人中之龙。”

重庆渣滓洞白公馆简介 【重庆】红色记忆之解放碑渣滓洞白公馆

常说要“历史地看问题,”可有时候,比如谈及这些志士,最好不要历史地看,因为以他们那个年代为起点、终点的延展或回溯,常常会使“情怀”二字打折扣,令人不得不发出这样的慨叹:为理想忘我奋斗值得崇敬,可对理想化目标过于期待,则难免悲哀!

我还是想说情怀。看着重庆解放碑上的刘伯承元帅题词,“刘邓大军”的豪迈在脑海中短暂停留后,我想到的,正是情怀二字。曾经,有人请刘帅谈谈对淮海大战的感想,本以为他会“慨而慷”地大谈胜利,可老人却情绪低沉地说:“想着有几十万媳妇向我讨丈夫,我睡不着觉,没什么好说的。

”这就是情怀,指挥千军万马的元帅的情怀!这位军事天才,戎马一生从未言败,可其它难以言说的“遭际”,让他早早走出“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思维桎梏,将人生重点回归到人性和情怀。人性和情怀是高于一切的,没有这些,其它所谓的“人生意义”不过都是浮云罢了。

翻看渣滓洞白公馆照片,突然看到监狱墙上的宣传标语,是这样写的:“青春一去不复还,细细想想;认明此时与此地,切莫执迷。”

有趣。

关于作者:自由撰稿人,新浪微博旅行玩家、新浪旅行资深博主、新浪汽车浪迹行家、搜狐旅游作者、中华网旅行专栏作者、乐途旅游网专栏作家、艺龙旅游网旅行专家、途牛旅游网大玩家、我是达人网旅行专家,很高兴和大家分享我的旅行经历和感受。

除特别说明外,图文均为原创,欢迎交流联系:

相关阅读
  • 渣滓洞尸坑 忆55年前重庆渣滓洞血案

    渣滓洞尸坑 忆55年前重庆渣滓洞血案

    2019-07-22

    55年前的12月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出现在沙坪坝的街头。两天后,重庆大学学生吴健国到歌乐山寻找被国民党反动派关押的同学。他一间屋一间屋的看过去,“全是烧焦了的尸体。”被烧成焦炭的烈士遗体“55年了,我从来没有忘记那一幕。

  • 去重庆渣滓洞,需要避忌 重庆渣滓洞游记

    去重庆渣滓洞,需要避忌 重庆渣滓洞游记

    2019-07-22

    同学聚会的第三天,同学们一起重庆一日游。早上,旅游大巴把我们送到了渣滓洞,这是今天游览的第一站。很大的停车场,绿树环绕。停车场的一侧就是渣滓洞景区大门,简易的大门顶上竖着白底黑字的“渣滓洞”三个大字。这是著名的红色教育基地。

  • 渣滓洞尸坑 忆55年前重庆渣滓洞血案

    渣滓洞尸坑 忆55年前重庆渣滓洞血案

    2019-07-22

    55年前的12月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出现在沙坪坝的街头。两天后,重庆大学学生吴健国到歌乐山寻找被国民党反动派关押的同学。他一间屋一间屋的看过去,“全是烧焦了的尸体。”被烧成焦炭的烈士遗体“55年了,我从来没有忘记那一幕。

  • 重庆渣滓洞集中营 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渣滓洞

    重庆渣滓洞集中营 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渣滓洞

    2019-07-22

    大家还记得我们小时候课本里面学过的那个一岁入狱,九岁就义的小萝卜头的故事吗? 现在小编要跟大家讲述的就是发生这个故事的地方, 臭名昭著的渣滓洞。1938年10月,武汉沦陷,国民党军统局西迁重庆。1939年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