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宁浩的本命是什么 宁浩为什么把《药神》的剧本让给他?

2019-03-21 - 宁浩

自上映以来,《我不是药神》(以下称《药神》)的口碑持续地毯式轰炸,豆瓣虽然已有五十多万人评价,但评分也仅仅是从开始的9.0分落到8.9分。与之对应的是票房也持续走高,还有刷新票房纪录的趋势!

同时,《药神》也是宁浩和徐峥的第五次合作(此前二人合作过《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心花怒放》)。

导演宁浩的本命是什么 宁浩为什么把《药神》的剧本让给他?
导演宁浩的本命是什么 宁浩为什么把《药神》的剧本让给他?

这一次,率先拿到《药神》剧本的宁浩,居然主动将导演权让给了第一次拍长片的新人文牧野,和徐峥一起退居幕后担任监制。

因为看出文牧野身上对现实的把控力和浪漫的英雄主义情怀,宁浩把自己想拍、一口气读完的剧本让给了他;徐峥也对他评价甚高,“他是天生要做导演的人”。

导演宁浩的本命是什么 宁浩为什么把《药神》的剧本让给他?
导演宁浩的本命是什么 宁浩为什么把《药神》的剧本让给他?

文牧野,凭借自己的第一部长片《我不是药神》,一跃成为国内最炙手可热的年轻导演。

导演文牧野

表面上看,他是个十足的幸运儿。你甚至会禁不住好奇他的背景: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师从田壮壮,名副其实的科班出身、学院派,第一部长片就由宁浩和徐峥两位电影大咖加持,一切看起来太过顺利且理所当然。

导演宁浩的本命是什么 宁浩为什么把《药神》的剧本让给他?
导演宁浩的本命是什么 宁浩为什么把《药神》的剧本让给他?

文牧野成长在吉林长春,一座曾经在中国电影版图中占据重要地位,但在市场化大潮中已经走向破败的城市。文牧野从小喜欢电影,他自己买的第一张 DVD 是《黑客帝国》,那时候他每周看10部电影。

他从小的成绩并不好,经常是全班倒数,高考只得了290分,最后在一所三本二级学院选择了“广播电视编导”专业。当时学校是第一次开这个专业,一共只招了一百多人,没有学长、没有专业老师、只有一些设备。

导演宁浩的本命是什么 宁浩为什么把《药神》的剧本让给他?

在一个叫“短片创作”的课上,他拿了个破DV,拍了一个小子在马路上走,突然碰到一帮人拿刀砍人,追他,追了好远。一堆动作戏,最后他被砍到了。然后他自己装了剪辑软件Adobe Premiere,学着怎么剪片子。这就是他人生中第一个作品。

这个只花了200元,但却凝聚了文牧野巨大精力的三分钟短片,拿到班级里放了后,他有史以来第一次被表扬,老师夸他有天赋,全年级140多人给他鼓掌。他兴奋坏了,开始发现拍电影这事儿挺好玩的,因为能让他有尊严。

后来他和六个同学一起来北京,靠着拍广告赚钱,然后再把赚来的钱花在拍短片上,但最后他成了唯一一个坚持着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的人,文牧野自己说过,“我比其他同学都慢,我花了三年才考上。”他第一次考研时,写字的时候手一直在抖。他认为自己学习这么差,想要做电影,就得先进入到这个电影的圣殿里,然后才有资格向前走。

从大一起,他就一直在不间断地创作:写一个剧本、拍一个片子,写一个剧本、拍一个片子。本科四年里,他拍摄了5部短片。此后考研的四年又拍了3部,在北京电影学院读研究生的过程中又拍了2部。

他有意识地在每一部短片作品中训练自己一方面的能力,他如今的功力潜藏在他学生时代的作品里。

文牧野被宁浩相中,正是源于他学生时代拍摄的短片,而了解文牧野和他的短片作品我们大致可以窥见,为什么这个人是文牧野。

徐峥、文牧野、宁浩

《金兰桂芹》是他第二部短片,他在拍这部片时训练了演员在表演上的把控,《我不是药神》里幽默的元素也来自于这部作品。到了他的代表作《安魂曲》,他就有意识地训练自己的视听语言了,《药神》的摄影和《安魂曲》有很多类似的地方。

《药神》里有一段诗意苍凉的画面:徐峥饰演的程勇只身一人回到印度,再来卖药,从药房里出来,迎面就撞上了一场白色的浓烟,两尊佛像在浓浊模糊的世界里岿然不动,程勇迷惘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这场象征死亡的烟雾,文牧野描述为他个人的solo——在电影里留下一点纯粹的个人风格。

《药神》剧照

这场烟,在他几年前拍的《安魂曲》里也出现过。在那个短片里也有死亡,有一场烟,故事也同样是一个让人感慨的现实题材。

短片《安魂曲》截图

文牧野学生时代拍的最后一个短片《安魂曲》,成为了他的代表作品。这部短片获誉颇多,入围洛伽诺电影节,摘得第12届亚洲国际短片电影节国际短片大奖。

宁浩看到这部影片,找到了文牧野,让他加入了“坏猴子72电影计划”。宁浩说,看了文牧野的短片,发现他是那种善于刻画边缘人物、有人文关怀的导演,才决定让他执导《我不是药神》。

而首次执导长片的文牧野,已经表现出异于常人的专业。

他和团队花了2年时间打磨剧本。文牧野会告诉《药神》的演员瘫坐时身体需要再塌一些,要求王传君每天跳绳8000个减脂,谭卓为了一个镜头练习一个半月,周一围停顿少了一秒就情绪不对,需要重拍。

据了解,《药神》每场戏是50-60条的拍摄规格,影片的耗片比是150比1,普通国产片仅为10比1左右。

当被问及,他的作品主要有哪些元素时,文牧野回答了6个词:“灵魂,皈依,归属,信仰,夹缝,微光”。

这些元素贯穿在《药神》的始终,也贯穿在他此前的五部短片中。

其实,文牧野早期的短片相比类型化的《药神》要更为文艺,人物内心深不见底,社会现实更为“复杂、暧昧、混沌”。文牧野喜欢现实题材,因为真实的故事往往是最不现实的、最超脱的、最能体现人性。

提起获奖最多的《安魂曲》,中国高等院校电影电视学会副会长、中国·台港电影研究会理事黄式宪说,“从1949年以来,还没有人写过冥婚题材,如果你们现在可以拍出《安魂曲》这样的作品,10年后你们就能拍出更有分量的中国电影”。

如今,不需要10年,《药神》就横空出世了。

宁浩说,《药神》最初的剧本很文艺,和现在很不同,而善于拍商业电影、能对电影进行精准受众分析的宁浩和徐峥,他们充当了文牧野将来面对观众的镜子,一起找到了现实题材的突围之路。

媒体则这样评价:“《药神》的出现,某种程度上建立着中国电影的新标准:回归故事本身,有商业属性,也有社会责任感;追求思想性、艺术性、审美性的统一”,它不区隔文艺电影和商业电影的观影人群。

也许就如传言所说:其实每个导演一生只拍了一部电影,他所有的作品只是对处女作的模仿和改良。

即使没有进入电影学院、没有进入坏猴子,文牧野应该也依然在拍片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文牧野说“你只要拍就行了,别停。因为这是一个真正能训练你自我表达、与人沟通,学习风格的最重要的途径。”

即使拍不起长片,也能拍得起短片。拍不起很贵的短片,可以拍得起便宜的短片。他本科拍了5个短片,第一次花了200,第二次花了600,第三次花了1000,第四次花了2000,第五次花了1万。

“你不能等到你有钱了再拍,时间和钱哪一个更重要,对我来说,我觉得时间更重要。”

相关阅读
  • 宁浩导演的电影全集 十年前对徐峥宁浩的采访 现在看来依然有意义

    宁浩导演的电影全集 十年前对徐峥宁浩的采访 现在看来依然有意义

    2019-03-21

    《我不是药神》开画评分9.0,靠点映就破了亿,不但注定是今年现象级国产片,十年之内都应该算是口碑与票房完美结合的奇迹了。碰上这样势头的电影,同期影片只能认栽,《爵迹2》的逃档是英明的。每个电影都有它的气运。

  • 流浪地球宁浩客串 《我不是药神》身后的宁浩与“坏猴子”

    流浪地球宁浩客串 《我不是药神》身后的宁浩与“坏猴子”

    2019-03-21

    从来没有一部华语电影,在公映三周之前进行一场超前点映之后,就已提前锁定“年度十佳”,华语片“爆款”。而在公映前一周进行全国点映之后,欢笑与泪水齐飞,两天点映票房超5000万,票务平台的观众评分高达9.7。

  • 流浪地球宁浩 青年导演宁浩陆川 解析他们为什么不拍爱情片

    流浪地球宁浩 青年导演宁浩陆川 解析他们为什么不拍爱情片

    2019-03-21

    人要懂爱情得需要一定年龄,想明白再做新快报驻京记者 梁晓雯青年导演的领军人物宁浩与陆川昨日在北京对谈,大侃华语电影现状以及如何对抗好莱坞来袭。宁浩首度在电影《黄金大劫案》中加入爱情戏,陆川也坦言一直希望拍爱情片。

  • 宁浩我不是药神 《我不是药神》之宁浩

    宁浩我不是药神 《我不是药神》之宁浩

    2019-03-21

    这部电影本来看之前没抱着多少期望,原以为是一部和徐峥以前的风格雷同的喜剧片,海报可以证明。但是在片头看见监制一栏有宁浩的名字,顿时觉得这片肯定不会太差,因为宁浩这家伙好像几乎没让人失望过。事实确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