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耀庭回忆婉容 太监孙耀庭忆皇后婉容私密事:脱洗任人"摆弄"

2018-05-23 - 孙耀庭

导读:孙耀庭回忆说:“通常婉容洗澡,从全身衣服脱光,到洗完再穿上,她不动一点儿手,全由宫女伺候。无论怎样,她都坐在那儿,始终纹丝不动。”婉容洗过澡后,时常裸体,在澡盆边坐上好一会儿,上上下下地打量自己的肌肤。

孙耀庭回忆婉容 太监孙耀庭忆皇后婉容私密事:脱洗任人摆弄
孙耀庭回忆婉容 太监孙耀庭忆皇后婉容私密事:脱洗任人"摆弄"

最后一位太监孙耀庭回忆末代皇后私密:脱洗任人“摆弄”浴后“孤芳自赏”

孙耀庭回忆说:“通常婉容洗澡,从全身衣服脱光,到洗完再穿上,她不动一点儿手,全由宫女伺候。无论怎样,她都坐在那儿,始终纹丝不动。”

孙耀庭回忆婉容 太监孙耀庭忆皇后婉容私密事:脱洗任人摆弄
孙耀庭回忆婉容 太监孙耀庭忆皇后婉容私密事:脱洗任人"摆弄"

婉容洗过澡后,时常裸体,在澡盆边坐上好一会儿,上上下下地打量自己的肌肤。她这是“孤芳自赏”。因为皇上溥仪极少在她这儿过夜,即使来了,也是稍呆一会儿就走,两人之间根本就没有夫妻性生活。

每次皇后“例假”均由太监“禀告”

孙耀庭回忆婉容 太监孙耀庭忆皇后婉容私密事:脱洗任人摆弄
孙耀庭回忆婉容 太监孙耀庭忆皇后婉容私密事:脱洗任人"摆弄"

太监们关切婉容的私生活,胜过关心她的衣食。皇后每来一次“例假”,不仅宫女,连同太监人人皆知,当然皇帝溥仪更是必须清楚地知道。依例,婉容是先让年长的富妈找来太医院的大夫号脉。每当婉容一来“例假”,就得亲自去养心殿向溥仪“告假”。后来,溥仪与婉容不太融洽,这个差事就落到了孙耀庭身上。每月由富妈转告他,他再去溥仪那儿去“告假”。

“例假”过后,孙耀庭还得去一趟:“皇后让奴才来向万岁爷销假。”(摘自《文化报》)

孙耀庭简介

孙耀庭出身于天津市静海县一个贫农的家庭。一家6口,父母和4个弟兄,孙耀庭是老二。他出生时,合家只有7分地,两间上房。村里,有个私塾教师,家有七八十亩地。孙耀庭的父亲为他种地,母亲为他做饭,孙耀庭因此得以在这个人手下读了四年的书,并且不必另交学费。

但是,这种“好景”不长。孙耀庭失学了,父母沦为乞丐。迫于生计,孙家早想把这个儿子送去当太监。但不久,武昌城登高一呼,清皇溥仪不得不在养心殿签署“退位诏书”。

中华民国成立了。孙家送子当太监的路被堵塞了。几年后,军阀袁世凯演出了称帝丑剧。此剧虽然顷刻散场,但封建主义的幽灵仍然游荡在神州大地,住在养心殿的溥仪依然受着皇族、奴婢的膜拜。而且,溥仪公然不顾民国的禁令,重新在民间征太监,招婢女。紫禁城的幽魂,又勾起了孙家送子当太监的企望。1916年,孙家辗转托人介绍,把孙耀庭送进了紫禁城。他忍受了人格的最大污辱,当上了太监。其时15岁。

1912年2月12日末代皇帝宣统宣布退位。孙耀庭还乡先后在本村傅学舜、傅学兰私塾学习。后通过他大嫂认识的原醇亲王府(北府)太监贺德元介绍,于1916年,到原清朝摄政王府,其时,正赶上原清朝载涛贝勒处要人,孙耀庭就去了载涛处当差,载涛给孙起名顺寿。

1917年孙耀庭离开载涛处,回到老家,不久又通过宫内北花园太监首领欣衡如,进了紫禁城,伺候九堂副督领侍任德祥,后又伺候端康皇太妃、“皇后”郭布罗·婉容。1924年11月5日随溥仪从紫禁城回到原摄政王府。

载沣让孙耀庭回了老家。不久他又回到北京北长街的出宫太监的居所万寿兴隆寺居住。溥仪充当伪满洲国“皇帝”后,孙耀庭曾去长春溥仪处当差。后因患病离开长春回到北京。解放战争期间,还成为了一名工作人员。“文化大革命”后,他住进广化寺一直到逝世。他在91岁时曾书写“国正天心顺,官清民自安”条幅,以表达自己的情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