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一凡照片 封面来了!贾一凡:心大不怯场 冠军刚起步

2018-11-22 - 贾一凡

这里面,颇有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感觉,是不是看起来满满的都是套路——为此后的夺冠欲扬先抑?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出征世锦赛前,首次参赛的贾一凡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实际的目标:争取奖牌。

第一轮击败中国台北组合,赢球了,但是贾一凡没觉得状态好了多少。第二轮遭遇俄罗斯组合,第二局一度以9比16大比分落后。“当时我心里就嘀咕:输给俄罗斯有点过了吧?但还是有自信,就算是打到第三局还是能赢的。”这一场,她和陈清晨2比0获胜。落后再逆转,同样的戏码在之后的3场比赛中重复上演。“我就是越落后,心气越平静,并不会发怵。”

贾一凡照片 封面来了!贾一凡:心大不怯场 冠军刚起步
贾一凡照片 封面来了!贾一凡:心大不怯场 冠军刚起步

决赛对阵日本组合福岛由纪/广田彩花,拿下第一局后被对手扳回第二局。决赛打到决胜局,重要比赛来到了关键时刻,怎么打?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

5月底的苏迪曼杯,贾一凡和陈清晨首次参赛,就作为中国队的头号女双,在决赛出场对阵韩国组合张艺娜/李绍希。此时,双方此前的战绩是中国组合6胜1负,而且前一天她们还气势如虹地在半决赛第五场击败了日本组合,帮助中国队闯入决赛。谁也没想到,决赛面对此前6胜1负的韩国对手,她们却意外地输掉比赛。

贾一凡照片 封面来了!贾一凡:心大不怯场 冠军刚起步
贾一凡照片 封面来了!贾一凡:心大不怯场 冠军刚起步

贾一凡把那场失败看作是人生给自己的一个教训。决赛前一晚,贾一凡和陈清晨拿下半决赛的关键一战。那天晚上,贾一凡没有去看微博上球迷的留言,微信上朋友发来的祝贺短信,就算点开了也没有看,她刻意保持着和那种亢奋状态的距离,尽量不让自己的精力被额外消耗。

贾一凡照片 封面来了!贾一凡:心大不怯场 冠军刚起步
贾一凡照片 封面来了!贾一凡:心大不怯场 冠军刚起步

但是,意识上的冷静并没有让她的身体尽快脱离亢奋,为了半决赛被彻底调动起来的神经并不是说平静就平静的。贾一凡一直到凌晨3点才睡着,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一切的她,并没有太在意。第二天一早,她照例向教练汇报了身体状况,反应不大。考虑到她们在半决赛的表现和状态,以及她们和韩国对手间的战绩,她们毫无悬念地被列入了决赛出场名单。

贾一凡照片 封面来了!贾一凡:心大不怯场 冠军刚起步

直到踏上了决赛场地,贾一凡才发现不对劲了,自己脑子反应迟钝了。“没有站到赛场上,你是感觉不到的。我第一次进这种大赛,一切都是没经历过的,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打一场比赛会消耗那么多,会导致决赛时我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状态。”她说,那种感觉自己形容不出来,但是永远也不会忘记。

苏杯结束,队员们照例对比赛进行总结。在这种书面总结里,贾一凡写的基本都是技战术方面的问题,而内心对自己求胜欲望的怀疑和谁都没有说。这段时间,正好因为膝盖出现了伤病,她没有怎么训练。实际上,她知道自己心气没有上来,根本练不进去,她回答不了内心的质疑,不知道怎么去调整自己。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6月的印尼公开赛,她和陈清晨在决赛中又一次遭遇张艺娜/李绍希,这一次她们赢了。比复仇拿下冠军更重要的是,贾一凡心里的疑问得到解答:“我的求胜欲望还是有的,就是少了一点野心。”

让我们再次回到世锦赛女双决赛的决胜局。此时,坐在场边指导的主管教练潘丽并没有感到紧张,两名弟子的表现让她感觉“没有乱”,局间指导时,她只是嘱咐要抓好决胜局的开局。有了苏杯失败后得到的领悟,贾一凡和搭档很好地贯彻了教练的意图,很快以大比分领先,以20比11拿到9个赛点,几乎是在毫无悬念下拿到了冠军。

从里约奥运会后进入一队,贾一凡和搭档有过去年底超级赛总决赛夺冠的高光时刻,也经历了今年全英公开赛首轮出局、苏杯决赛落败的低谷,一路上交过的学费,都因为这个世界冠军而有了价值。

冠军有个大心脏

2013年,贾一凡进入国家队。2015年2月,正好是世界冠军登榜的日子让她印象深刻。包宜鑫、汤金华和孙瑜的照片被挂上了“冠军墙”。世界冠军,这个曾经对贾一凡而言抽象而遥远的称号,因为这些鲜活的形象变得具体而生动。很自然地,贾一凡也在脑子里放上了电影:“我当时就想,我的发言稿要怎么写?里面要感谢谁?升国旗的时候得把手放在哪里?谁会给我献花……”

格拉斯哥世锦赛前拿到新的比赛服,贾一凡并没有刻意留心背上的五个空心五星,那是国手分出高下的地方。只有获得了世界冠军,才有机会将空心变成实心。贾一凡几乎压根没想过自己能拿到单项世界冠军,如果硬是要给可能性排序,她认为夺得苏杯这项团体冠军的几率远大于世锦赛。

在世锦赛决赛上的第五个赛点时拿下胜利,贾一凡感觉有点蒙。“我不知道世界冠军是什么感觉,因为被对手连追了4分,所以我一直处于准备下一分的状态。赢的时候,我愣了一下,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庆祝。”两年前还在看队中的大姐姐成为世界冠军,两年后20岁零两个月后,自己成为了世界冠军,贾一凡感觉不太真实。直到回国以后,在她练得不好教练调侃她“世界冠军怎么会是这样的状态”时,似乎才让她自己确信了这个事实。

一方面,贾一凡憧憬成为世界冠军;另一方面,对这个头衔也没有太强烈的认同感。出现这样的矛盾,跟她从小的经历有关。

并不是出身在运动世家的贾一凡,爸爸是医生,妈妈是幼师。小时候爸妈送她去参加羽毛球训练,并不是指望她在这条路上创造多大的成就,也没有让她将这条路作为唯一出路。“我爸妈就是告诉我,这只是我的一种人生经历而已。

小时候他们送我去学球,就是让我比别人多一项技能。打了羽毛球,只是让我的人生多了一种选择,而不是唯一的选择。”在这样的引导下,贾一凡心态总是特别好,教练潘丽说她基础不好,能力也差,却非常肯定她的心理素质。

“我的心态就是这样的,输球,已经尽力了,能怎么办;赢了也就是赢了,也不能让我活到100岁。我觉得,没有一件事对我来说特别重要,因为如果看得太重要了,就会搞砸。”这种看起来“无所谓”的心态,成就了她超乎年龄的成熟心理状态,“我的心挺大的,教练老说我,心大不怯场,发挥很稳定。”

世锦赛的前一晚,心大的贾一凡没有去琢磨比赛胜负,而是在脑子里先模拟了一番第二天可能出现的两种身份——冠军或亚军,并且为每一种身份设定了得体的表情、动作、言语。“赛前我就想过,如果夺冠了要说什么,就算是第二名,我也会笑,也会恭喜对手。”决赛结束后的现场采访,有备而来的贾一凡毫不紧张地得体回答了所有的即兴问题。

甚至,赛后和教练在领奖台上合影的桥段也是她设想好的。颁奖仪式结束后,贾一凡将教练潘丽叫到身边,两名队员取下自己的金牌,都挂在了教练的脖子上。“在成都集训的时候,只有我们女双组是一天三练,没有哪个教练能像潘导那样。”贾一凡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对教练表示感谢。

一切都按照她的预想进行着,没想到还是有没算到的。经过央视采访区的时候,一个关于苏杯的问题直接让贾一凡泪崩了。看着现场记者抓拍的照片,她称之为“面部表情没有控制住”,称自己是“最丑的世界冠军”。

冠军是吃苦加坚持

世锦赛女双决赛时,贾一凡在格拉斯哥比赛,在天津的爸爸妈妈守在家里的电脑同步收看直播。网络不太稳定,并不是随时都能看到比赛画面。亲戚朋友看不到比赛画面时,都给贾一凡的爸爸贾宝来发微信:情况怎么样了?爸爸妈妈并不是经常出现在女儿的比赛现场,哪怕是在国内比赛的时候也不常去,因为父母在现场的时候,贾一凡赢得少输得多。

从领奖台上下来,贾一凡的第一个电话就打给了爸爸妈妈。一听到爸爸的声音,她哇一声就哭了,爸爸和妈妈在电话那头也哭了。女儿从小练球的各种艰辛浮现在眼前,现在终于用一个世界冠军证明了自己,他们都替她高兴。

5岁的时候,贾一凡在家乡天津接触羽毛球。那个时候,严格说起来就是玩,也不是每天都打。8岁那年,家人打算送她到湖南益阳学球。“当时爸妈就问我要不要去,我立刻就说‘去去去’,因为小时候我爸对我太严厉了,他脾气太爆了。如果写作业,写田字格没把字写在格子里,他就会打我。所以,一听说去益阳可以脱离我爸的管理,简直就是解脱。”

贾一凡高高兴兴地到了益阳,爸妈在那里没陪她几天就离开了。刚开始,贾一凡哭着往家里打电话说想家,但是没过几天悲伤就烟消云散了,她管这个叫“适应能力极强”。这段特别的童年时光,在贾一凡的印象里“很好玩,也很苦”。

益阳的体校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学球的小朋友,因为孩子普遍都小,体校有专门的生活老师负责照顾他们的生活。家长们在孩子的衣服袜子上绣上名字,贾一凡的妈妈也这样做了,但是根本止不住她不停地丢衣服、丢袜子。生活老师统一用洗衣机洗好孩子们的衣服,然后帮忙晒好统一收好。

贾一凡经常忘记去取,等她想起来的时候,自己的衣服袜子早就没了踪影。在一般的家庭里,这么大的孩子还是一家人围着转的年纪,贾一凡已经离开父母过上了独立生活,出点这样的小插曲也不奇怪。

体校采取的是军事化管理,上午上学,下午训练,吃饭、熄灯等细节都有严格的作息时间安排。如果违反了规定,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有一次,贾一凡在熄灯后没有按规定睡觉,被教练发现被罚了。她哭着给爸爸打电话,爸爸一点都没有责备她,而是给她出招:教练来了你就先上床,等教练走了之后该怎么玩就怎么玩,别往枪口上撞,打擦边球。

那之后,她高兴地向爸爸汇报:再也没有被罚过。“我每次犯错,我爸都是无条件相信我,给我想办法,让我大胆去做就行了。”有了爸爸的悉心指导,独立在外的贾一凡从小就学得很精,经历的事情多了,也就比同龄人更知道怎么去解决问题。她说自己这是早熟,而且“熟透了”。

11岁的时候,贾一凡从益阳体校进入湖南队。跟她同一批进队的队员中,论及身体条件、肌肉类型、体质特征等客观条件,以及对球的理解和感觉,她都认为自己是最差的。直到现在进了国家队一队,甚至已经拿到了世界冠军,教练还是会说她基础差、能力也差。然而,同批的队友出国的出国、读书的读书,一直坚持下来的就剩下她了,她也是湖南那批队员中唯一进入国家队的。

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不久前家里又把表妹送到了益阳。贾一凡深知其中的不易,按照普遍的规律,从市队到省队要淘汰一批人,而同年龄段每个省最多也就一两名队员能进入国家队。“没出来的人远比出来的人多多了,每个人自身的条件、机遇、教练等因素都太重要了。”

都说高考是独木桥,要走专业体育这条路,远比独木桥还要窄。贾一凡曾经告诉朋友,她有两个愿望:一个是想走维密,另一个是想当韩国的练习生。朋友回应道,两个愿望都得吃苦,她说:“打球这么苦我都能吃,还怕啥?”

竞技体育比高考更残酷的是,冠军只有一个,光吃苦是不够的,还得靠点运气。在条件并不出色的情况下取得现在的成绩,贾一凡说:“我就是运气好啊!”其实,这是她自己不轻言放弃一直坚持的结果。

冠军需要承担责任

世锦赛结束的第二天,贾一凡和队友们一起返程回国,抵达北京之后,直接被拉到了天津宝坻,准备参加次日开赛的全运会比赛。

原本妈妈计划到首都机场带着鲜花去接机,贾一凡觉得“太浮夸”。她不得不顾忌外界的议论:“人家的家长都没来,就我妈妈去了,人家会觉得我刚拿了一个世界冠军就这么高调。”

在享受世界冠军带来的知名度的同时,贾一凡感觉到了曾经没有的压力。这算不了什么,更大的压力接踵而至。收获了世锦赛女双冠军,让她和陈清晨在全运会赛场上被寄予了极大的期望。4年才举行一届的全运会,金牌对于各省市的价值甚至超过了世锦赛金牌,贾一凡明显感觉到全运会的压力比世锦赛还大。

在全运会羽毛球群众项目比赛中,湖南省闯入两项决赛都与金牌失之交臂。群众比赛结束后,湖南省的领导以及拉拉队全部来到宝坻,从半决赛开始就组成了声势浩大的拉拉队,给自己的队员加油。

贾一凡和陈清晨顺利闯入女双决赛,决赛在最后一个比赛日进行。同一天,湖南还有柴飚和洪炜的跨省配对进入了男双决赛,这两对选手成为湖南省争夺羽毛球金牌的最后希望。

男双决赛率先进行,柴飚和洪炜在领先的情况下被对手逆转,仅收获一枚银牌。“他拿了我能轻松一点,就是为自己而战。”但实际情况是,最后的也是唯一的夺金希望都落在了贾一凡身上。

决赛中,贾一凡和陈清晨的对手是山东组合骆赢/骆羽,双方都是国家队选手,之前还一起参加了格拉斯哥世锦赛。她们每天都待在一起,彼此实在是太熟悉了。第一局,贾一凡她们在有机会的情况下被对手扳回,虽然她们赢下第二局把比赛拖入决胜局,最终却输在了体力上。赛后,陈清晨笑称已经用尽了“洪荒之力”,贾一凡因为没能完成领导的期待而表达了歉意。

自开始打球以来,一直到现在,父母都告诉贾一凡:无论在什么时候,你都是可以选择放弃的,你都是有退路的。从小受到这种思想的影响,贾一凡从来都不认为人生只有羽毛球一种可能,就像她能平静看待比赛不只有胜利一种结果。

这其中有些矛盾,不是吗?有退路,又如何在比赛中逼迫自己必须去赢得胜利呢?如同这样的矛盾,还有很多都和谐地统一在这名95后球员的身上。

比赛前,贾一凡会根据直播场地灯光位置不同,来确定用怎样的唇膏,以求转播画面中自己形象的完美;但是,比赛时她也会奋不顾身地趴在地上去救球,救不到还使劲拿手拍地,被摄影记者拍下了“样子很难看”的时刻。

比赛间隙,贾一凡会小心擦拭用防水化妆品精致修饰过的脸庞,以防妆容花掉;但是,比赛后面对记者戳中泪点的问题,又会毫无顾忌地哇哇大哭,完全顾不上考虑维护形象这回事。

三周的时间里,贾一凡连续两次登上领奖台,一次是世锦赛夺冠,一次是全运会亚军。她说已经不错了,要知足常乐,但随后又说要超越自己,这才是未来最难的事情。

这,就是真实的贾一凡。父母一直给她准备了退路,促成了她拥有比同龄球员更好的心态。而她一直没有选择那些退路,让她明白了在赛场上就要承担责任。“虽然我自己可以想得开,但是要面对那么多队友,我知道责任是无法推卸的。”

苏杯半决赛结束后,贾一凡跑去拥抱了一下展示在现场的苏迪曼杯,幻想着第二天能够亲手举起奖杯。最终中国队与苏杯失之交臂,她认为自己在女双比赛中的失利导致了最终的失败,所以她要在两年后亲手夺回奖杯,责无旁贷。

更远一点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她会奋力争取参赛机会。现在,这个机会对于所有队员是均等的。在国羽公布的11月澳门公开赛的参赛名单中,贾一凡的搭档换成了黄东萍。考虑到陈清晨兼项出战女双和混双体力受限,教练组决定让她专攻一项。

贾一凡并不担心更换搭档,毕竟中国队的整体实力和打法都是统一的,拆对也不会有所影响。“现在距离奥运会还有3年的时间,2018年可以磨合,2019年能够更好地去争取积分。我会奋力去竞争这个名额,但如果确实能力、伤病真的阻碍了我争取这个机会,我愿意把这个名额让给比我厉害的人,让他们去为国争光。”

这,就是贾一凡对于羽毛球、对于中国队,责任的担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