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筝网曲谱词好汉歌 《水浒传》播出20年 刘欢一唱《好汉歌》才感觉对劲

2018-10-25 - 好汉歌

20年前,央视版《水浒传》的播出引发万人空巷,《好汉歌》唱遍大江南北。20年后,当人们再回顾这部作品的时候,发现其依然有穿越时空的撼人力量。经典为何能够流传?日前,身为当年《水浒传》总制片主任的张纪中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为大家解读经典背后的故事。对比现在浮躁的影视环境,当年那种兢兢业业的创作精神更显得可贵,也值得从业者们反思和学习。

古筝网曲谱词好汉歌 《水浒传》播出20年 刘欢一唱《好汉歌》才感觉对劲
古筝网曲谱词好汉歌 《水浒传》播出20年 刘欢一唱《好汉歌》才感觉对劲

戏外功夫足,作品有质感

齐鲁晚报:《水浒传》中人物庞杂,光梁山好汉就有108将,但剧中大大小小的角色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当年你们是怎样选角的呢?

张纪中:当时图书市场上有一本戴敦邦先生画插图的《水浒传》,他的那种神气把我一下子震惊了,就决定找戴先生来做造型设计,没想到他立即答应并且分文不取。我们选演员基本都是盯着戴先生的画按图索骥,寻找气质相符的演员。

古筝网曲谱词好汉歌 《水浒传》播出20年 刘欢一唱《好汉歌》才感觉对劲
古筝网曲谱词好汉歌 《水浒传》播出20年 刘欢一唱《好汉歌》才感觉对劲

比如宋江,我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李雪健,因为他本身就是山东人,而且对宋江有独到的理解。他不认为宋江是一个大英雄的形象,而是一个小县城里的小官吏,同时又有着强烈的正义感,他从一个普通山东人的角度来表现人物,非常生动。

古筝网曲谱词好汉歌 《水浒传》播出20年 刘欢一唱《好汉歌》才感觉对劲
古筝网曲谱词好汉歌 《水浒传》播出20年 刘欢一唱《好汉歌》才感觉对劲

齐鲁晚报:当年演员们是不是普遍有着高度的敬业精神,他们对作品的付出程度是当下一些年轻演员所无法相比的?

张纪中:那时候确实是,大家都处在一种高度兴奋的状态中。像潘金莲、王婆一组人马,都是提前将近两个月到剧组进行训练,有老师每天来为他们设计一些小品。尤其是王思懿,每天要穿上角色的衣服去和面、缝针线,虽然这些很多在戏里不见得表达出来,但能够让她有一种游刃有余的塑造能力。而且王思懿是台湾演员,为了让她改变口音,扮演王婆的李明启老师就帮助她练习普通话,虽然王思懿不是同期录音,但是要让观众看到口型一致。

古筝网曲谱词好汉歌 《水浒传》播出20年 刘欢一唱《好汉歌》才感觉对劲

再比如说押送林冲的两个解差,很短的戏,但是一共跟了剧组8个月的时间。

齐鲁晚报:这都是属于戏外的功夫,但最后会反映到剧中,提升整部剧的质感。

张纪中:是的,还有像浪里白条张顺、阮小二、阮小七等,他们都是水军,经常需要光着膀子。为了锻炼他们的肌肉,剧组买来杠铃、哑铃,每人每天提供6个鸡蛋。阮小五的扮演者是我们从健美比赛中挑出来的,我们让他作为健美教练,指导所有演员增长肌肉。所以在拍摄的时候,他们脱了衣服那真的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梁山好汉。

刘欢一张嘴,《好汉歌》对劲了

齐鲁晚报:刘欢演唱的主题曲《好汉歌》为这部剧增色不少,当时好多观众都要听完这首歌才算看完一集,《好汉歌》背后有什么创作故事吗?

张纪中:《水浒传》的音乐带有浓厚的地方色彩,尤其是有山东的味道。《好汉歌》一开始的歌词是“哥哥说声走,山上有朋友,你有我有全都有,一路看天不低头”,也很豪迈,但还不是特别贴切,主题曲应该有一句能让人为之一震的效果。词作者易茗老师就拿了手边的一张卫生纸,写下了“大河向东流,天上的星星参北斗”这样精彩的歌词。

刚开始我们找的是另外一个歌手来演唱,唱完之后感觉太过了,声音太刻意。后来让刘欢来试录,他一张嘴那种劲头和精神就出来了,他唱出了那种奔放、大气、豪迈,而不是简单的匪气。

齐鲁晚报:当时拍摄时您好像遭遇了严重车祸,带伤上阵,还被举报成了“恶霸”是吗?

张纪中:1995年3月8日,这个日子我不能忘记,那天我出了有生以来最大的车祸,腰部以下全部被裹上了石膏,为了能够安放我这个特殊病人,飞机还拆了几个座。幸运的是手术非常成功,拆线之后,我被批准出病房养病,我家都没回,直奔剧组。当时心中有一个信念:人生难得几回搏!

当时就躺在招待所的床上指挥作战,这事却被人举报到中央电视台,说张纪中是个恶霸,开会也躺着。央视还真的派人来调查,才发现我是在用生命完成这个事情。

齐鲁晚报:在20年前的条件下,调度一个上千人的剧组应该不是件容易事吧。

张纪中:当年的千军万马,真的就是千军万马,那个时候也没有抠像,都是老老实实进行拍摄,40集的剧本我们居然拍了15个月。那个艰苦的岁月,我觉得最艰苦的是食堂的人,一天要开9顿饭,他们都是没白没黑地倒班来供剧组的人吃饭。

浮躁环境下,用质量打动人

齐鲁晚报:现在技术条件进步了,资本投入也加大了,但是观众反而觉得影视剧的质量不如从前了,难出经典作品,您认为问题在哪?

张纪中:虽然时代变了,但每拍一部戏,大家都应该有一种理想主义精神。要想成为经典,我觉得首先创作者要有一种敬畏精神,要非常小心翼翼地对待作品。经典其实是对人性的剖析,而不是说好像现在人们喜欢年轻貌美,就都变成年轻貌美,这叫做以牺牲作品去取悦社会的低俗,是完全不可取的。

齐鲁晚报:现在又流行起了经典翻拍热,而且清一色地启用年轻演员,您对这种现象有何看法?

张纪中:其实这种就是追赶流量,叫做谄媚型的。这种制作不是从人物出发,而是从流量出发,其结果反而影响了流量。我觉得演员要塑造好的角色,合适的话就事半功倍,如果不合适,你怎么推他也上不去。流量演员不是艺术质量的灵丹妙药,反而是一剂毒药,这已经得到了验证。

齐鲁晚报:应该怎样改变当下影视创作的浮躁环境?

张纪中:这两年拼流量、拼IP被证明是失败的,现在正转回来还是拼质量,质量才是一个作品的生命线。肯在故事上、制作上和人物上下功夫,才能够达到感染人的效果。20年过去了,我觉得那个时代的创作精神是最值得留恋的,不论过去多少年,都应该保持那种兢兢业业的态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