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之琳距离的组织 怎么赏析卞之琳的《距离的组织》?

2019-01-29 - 卞之琳

想独上高楼读一遍《罗马衰亡史》, 忽有罗马灭亡星出现在报上。 报纸落。地图开,因想起远人的嘱咐。 寄来的风景也暮色苍茫了。 (醒来天欲暮,无聊,一访友人吧。) 灰色的天。灰色的海。灰色的路。 哪儿了?我又不会向灯下验一把土。 忽听得一千重门外有自己的名字。 好累呵!我的盆舟没有人戏弄吗? 友人带来了雪意和五点钟。

卞之琳距离的组织 怎么赏析卞之琳的《距离的组织》?
卞之琳距离的组织 怎么赏析卞之琳的《距离的组织》?

题目其实说得蛮清楚了,“距离的组织”,一讲距离,一讲组织。

诗歌不能讲文本叙述逻辑,它是意象的语言,感官的片段,但这种感官更纯粹。

这首诗的核心是在描述一种对“距离”的感受。比如:

一个人在很高的楼层上读历史,而且是关于一个伟大帝国的衰亡史,历史时间的跨度营造一种遥远的崇高感,以及此刻的身处高楼,俯瞰灯火,历史时间转换为当下的空间。在时间上,我们是永远的旁观者,而在空间上,“独上高楼”也采用了一种对世事旁观的视角。这是对距离的第一种感受——时间和空间互文的距离。

卞之琳距离的组织 怎么赏析卞之琳的《距离的组织》?
卞之琳距离的组织 怎么赏析卞之琳的《距离的组织》?

接下来是关于朋友的一段。从地图想起远人,这本来就是一个伤感距离的画面,目光在比例尺上扫过,那可就是几千里的路。接下来的一句进一步渲染,朋友“寄来的风景”也暮色苍茫,这里的风景是什么?明信片?插画?相片?还是书信?不管什么形式,其实都不比当下诗人所感更真实,而诗人之所以觉得“暮色苍茫”,更多是代入和想象的结果,其实风景是次要的,朋友这个人才是主要的。这是对距离的第二种感受——远方的人。

卞之琳距离的组织 怎么赏析卞之琳的《距离的组织》?
卞之琳距离的组织 怎么赏析卞之琳的《距离的组织》?

往下是一种意境的营造。天、海,都是极广阔的意象,路在其间,三者都是同一种颜色,亦即无法辨识,而且这种颜色是灰色——晦暗、朦胧、空茫,人在其间是怎样的感受?试想你一个人走在海岸线上,四暮苍茫,天海一色,不仅看不清海平线,甚至都不知道走的是路还是海。这是对距离的第三种感受——一个人处在极大极宏伟的空间中的距离。

卞之琳距离的组织 怎么赏析卞之琳的《距离的组织》?

至于最后说的一千重门外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以及往下的部分,收尾而已,没有什么太多味道了。

相关阅读
  • 卞之琳与张充和 卞之琳曾痴恋张充和 传卞诗《断章》系为她而作

    卞之琳与张充和 卞之琳曾痴恋张充和 传卞诗《断章》系为她而作

    2019-01-29

    本报讯(记者欧阳春艳) 北京时间6月18日凌晨一时左右,“民国才女”、美国耶鲁大学教授张充和在美国康涅狄格州去世,享年101岁。昨日一早,张充和生前好友、耶鲁大学教授孙康宜通过电子邮件向国内的学生透露了这一消息。

  • 卞之琳经典诗 忆卞之琳先生二三事

    卞之琳经典诗 忆卞之琳先生二三事

    2019-01-29

    早在80多年前,卞之琳与何其芳、李广田三位青年诗人合出了一本诗集《汉园集》,遂有汉园三诗人之称。后来李广田、何其芳二人相继去世,我曾对卞之琳开玩笑说汉园三诗人中,数您的寿命最长。他笑了。没想到在新世纪将临之际。

  • 郑愁予的诗《错误 阅读从自己开始|读《郑愁予的诗》之感

    郑愁予的诗《错误 阅读从自己开始|读《郑愁予的诗》之感

    2019-01-29

    一首清闲隽永的小诗带我走进了郑愁予的诗集《郑愁予的诗》不惑年代选集。这本诗集藉场景流转的情绪节奏,顺着诗中的事件情节的动态,把在抒情手法上的近似点和在知性表现上的多元意象,分组成二十七卷。诗人从观景、融情与诗想的发生。

  • 卞之琳诗歌特色分析

    卞之琳诗歌特色分析

    2019-01-29

    谈及30年代的现代派诗歌,我们自然会想起《现代》杂志诗人群,其成员包括戴望舒、施蛰存、李金发、何其芳等人。此外还应该包括《水星》的主要诗人卞之琳、废名、李广田等人。在这些现代派诗人中,卞之琳是不可忽视的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