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如萱晚安晚安 田馥甄VS魏如萱 从金曲奖斗到传媒奖

2019-01-15 - 魏如萱

还有不到十天,由澳门威尼斯人酒店特约的第12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颁奖礼将在澳门威尼斯人剧场举行。上周我们做了一众男提名人的专访,这周的重心将放在女歌手身上。入围本届“最佳国语/粤语女歌手”的田馥甄、魏如萱、卢凯彤、谭维维、何韵诗、谢安琪、王菀之、The Pancakes均为2000年后出道的新生代歌手,跟主流艺人相比,她们的身上都带着几分独立歌手的文艺气质。

魏如萱晚安晚安 田馥甄VS魏如萱 从金曲奖斗到传媒奖
魏如萱晚安晚安 田馥甄VS魏如萱 从金曲奖斗到传媒奖

越来越多的“文艺女青年”挤进提名名单,可见走“文艺”、“小清新”路线的女生逐渐撑起了华语乐坛的半边天。

其中,最受关注的是田馥甄(Hebe)、魏如萱(娃娃)两人,从S.H .E“单飞”出来的田馥甄被视为“从主流往独立发展”的成功典范,离开自然卷后的魏如萱也走出了自己的独特风格,她们去年发行的个人专辑均获得一致好评,在各大颁奖礼上都得到了多项提名。田馥甄与魏如萱从台湾金曲奖(将于6月23日颁奖)斗到本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两人在最重要的“歌后”奖项上斗得难分难解,到底最终谁会胜出?谜底即将揭晓!

魏如萱晚安晚安 田馥甄VS魏如萱 从金曲奖斗到传媒奖
魏如萱晚安晚安 田馥甄VS魏如萱 从金曲奖斗到传媒奖

文艺的她们,唱文艺的歌

田馥甄:从大众偶像,变成“文艺范”歌姬!

褪去S.H .E的偶像光环,“单飞”后逐渐展露自己身上的文艺气质,这是田馥甄转型最成功的地方。田馥甄去年的专辑《M yLove》就是一张“模糊了大众与独立音乐的界限”的佳作,乐评人李皖认为《My L ove》里的歌跟过去的流行曲不太一样,“虽然这还是一张大众作品,但它‘小众化’的趋向非常明显。

”在台湾金曲奖上,田馥甄凭借《M yLove》获得了包括“最佳国语女歌手”在内的7项提名;而在“华语音乐传媒大奖”中,她除了入围“最佳国语女歌手”外,还获得了包括“年度国语专辑”在内的5项提名。面对自己在两个大奖中的优异表现,田馥甄略显兴奋地说:“这下我可淡定不了啦!”

毫无疑问,田馥甄是近年来从偶像派转为实力派的成功案例之一,但她并不是太在意外界给她套上的“文艺”头衔:“随便大家怎么说吧,如果大家觉得文艺,那就是文艺。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当‘文艺女青年’,那是多么累人的一件事。

对我来说,文艺与否无所谓,我更想做一个爱唱歌的、有实力的偶像歌手。《M yLove》这张专辑有很多层面,可能因为我们找的创作人都比较独立,譬如陈珊妮、张悬、陈绮贞、青峰等,所以这些歌出来的气质,多少会带上一点文艺、小众的色调。”

文艺与否,更多取决于歌手本身的气质与个人魅力。尽管当了十多年的偶像,但田馥甄率性、诚实的真性情并没有被磨灭:“从出道到现在,我希望尽可能地保持真实的自我。我不想为了制造话题而讲一些违背内心的话,这样回去半夜会睡不着,然后一直痛恨自己为什么要讲那句话。当然,有时候也必须说一些客套的场面话,但那种完全违背良心的话,我会尽可能提醒自己不要说出口。”

生活中的田馥甄热爱发呆、放空,她认为“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放松”。田馥甄也很喜欢看书,从散文到小说,从食谱到工具书,甚至是跟疾病有关的百科全书,她都读得津津有味。尽管田馥甄说自己“不太文艺”,但想当偶像派的她,骨子里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文艺女青年”。

魏如萱:从“小清新”女生,转为“实力派女唱将”!

在今年的华语女歌手当中,唯一能跟田馥甄的彪悍气势抗衡的,只有凭借专辑《不允许哭泣的场合》在金曲奖、“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均入围竞逐“最佳国语女歌手”的魏如萱。相比起由大众偶像转型为“文艺范”的田馥甄,魏如萱本身的气质更符合“文艺女青年”的定义。

6年前,魏如萱还是独立组合自然卷的主音,打那时候起,魏如萱就被贴上“文艺”、“独立”的标签。2006年,魏如萱离开自然卷“单飞”发展,她的轨迹也逐渐偏离了最初的文艺路线,走进了更开阔的天地。

对于这一转变,魏如萱并没有思考太多:“这个过程还是顺其自然吧。做自然卷的时候,大部分歌都是制作人奇哥写的,他会跟我讲每首歌大概的感觉,我就像演戏一样,听话地按着导演的指示去演绎。那时小清新很流行,奇哥的创作也是这种感觉的,所以我唱出来的歌也带着这种文艺的味道。”

魏如萱强调,随着年龄增长、周遭事物的改变,每个人都会发生变化,她自己也一样。不变的是,魏如萱依然一直在唱歌。“这些年来,我越来越发现声音是有弹性的,是可以像少林寺练功一样练习的。如果你每天都用笔写字,那你的字就会比较好看。如果你只用电脑的话,写出来的字会没有感觉。唱歌就是一种练功,也是一种习惯。”

经过“单飞”后数张个人专辑的磨练、摸索,如今的魏如萱在唱功、嗓音方面已经提升到另一个境界,并逐渐散发出“实力派女唱将”的魅力,这也是她近几年来“练功”的成果。甚至有金曲奖评审认为,魏如萱就是“音乐里的模特”:“每一首歌都是魏如萱的‘衣服’,她将这些‘衣服’穿得很有态度、很有风格,她有自己诠释音乐的方式。

魏如萱可以用各种不同的声音,让一首歌展现出最大的魅力。”

魏如萱并不像田馥甄那样排斥“文艺”二字,在她眼中,文艺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文艺青年是不是要看很多书?是不是得对文化的感受程度特别高,才能算是一个文艺的人?我平常看书很慢,必须很专心才能读完一本书。我更喜欢看照片、影像这些有画面感的东西。”其实,文艺更多指的是一种个人魅力,在魏如萱身上,我们都感受到了这种气质。

谭维维:想把音乐“化繁为简”

谭维维说,去年推出的专辑《3》比上一张《谭某某》的风格要“柔软得多,更女性化”。谭维维的表现获得了本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评审的青睐,作为大陆唯一代表入围竞逐“最佳国语女歌手”。有评审说:“以前谭维维没有获得大范围的认可,但现在她做到了!”

虽然获奖无数,但谭维维却并未把自己当成呼风唤雨的“天后”,她时刻提醒着自己,要继续过简单的生活:“人在喧嚣中很难看清自己,要多跟自己的心交流,才能真正投入自己想做的事。我希望接下来的创作都能‘化繁为简’,简单不炫技。我的音乐的精神内核是很摇滚的,但同时也柔中带刚。”

令人意外的是,除了流行摇滚乐外,谭维维还同时进行着一些实验性创作。2008年起,她开始做少数民族的婚嫁音乐:“我的‘出嫁三部曲’是一个很完整的整体概念,讲的是羌族、藏族、纳西族不同的出嫁方式,所表现的情绪也不太一样,有很快乐的,也有很悲伤的。这些音乐都很纯粹、很独立。”

谢安琪:用流行曲记录这个时代

去年,谢安琪的粤语大碟《你们的幸福》推出之际,她与环球唱片的“解约传闻”正甚嚣尘上,多少影响了这张专辑的宣传。能凭借《你们的幸福》获得本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的“最佳粤语女歌手”提名,谢安琪表示相当珍惜:“这张专辑推出时,正好是一个欠缺宣传的时期,但它仍然吸引了很多‘知性派’乐迷的注意,他们会花时间消化歌曲的内容。

原来这群乐迷一直都在陪我坚守着,我很感激,原来我真的有很多‘知音人’。”

从《姿色份子》、《愁人节》到《喜帖街》,“草根天后”谢安琪始终坚持以流行曲贴近社会民生:“我们想做一些高质素的流行音乐,坚持人文气息、文艺气息,歌词既细微又真挚,跟大家同步呼吸,记录这个时代。”

上个月,谢安琪终于解决了与环球唱片的合约纠纷,目前她正在筹备全新的粤语大碟。少了国际唱片公司的支持,在乐坛重新出发会否倍感压力?对此,谢安琪相当乐观:“今天再次听回我的第一张专辑《Kay O ne》,那种感动比之前更深刻。跟环球合作时资源当然比较充裕,但现在重新再回到‘蚊型’公司的状态,我想,我们的步伐会比当年更轻松。”

卢凯彤:我学会了坚持自己,唱自己的心声

2011年,从女子组合at17“单飞”出来的卢凯彤推出了首张国语大碟《掀起》。背着吉他走南闯北的卢凯彤,通过巡演的方式让香港以外的乐迷认识了她的音乐。得知自己入围了“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的重头奖项“最佳国语女歌手”时,卢凯彤激动地说:“我不明白为什么《掀起》会得到提名,原来真的有人明白我想做的是什么!能把心里想做的音乐变成一张唱片,这已经是我最大的成就。”

5月,卢凯彤在台湾“音乐推动者大奖”上获颁“年度突破大奖”,这也是她在台湾获得的第一个大奖:“一群完全不认识我的人能这样提携我、认同我,领奖的那一刻真的很感动。这才发现,原来我在这两年里做了很多事情,我既改变了某一部分的自己,同时也坚持了最本质的自我。

坚持的那一部分,是我觉得在at17里学到最珍贵的东西。不管是在at17还是我自己一个人,我始终坚持写自己的歌、唱自己的心声。现在乐坛的大趋势终于对创作歌手有利了,我很开心。”

ThePancakes:我最想做的其实是英式摇滚

在本届“最佳粤语女歌手”的五位提名人中,ThePancakes是最特别的存在。出道12年来,ThePancakes一直坚持自资出版英文唱片。去年,ThePancakes推出了她的首张全中文创作专辑《脑残游记》,天马行空的创作获得了不少肯定。

凭着这张专辑,ThePancakes与容祖儿、何韵诗、王菀之、谢安琪一同竞逐女歌手奖项,她坦言相当意外:“我没有在内地正式发行过唱片,也没有做过宣传,没有想到会有人留意我的专辑。”

ThePancakes曾为麦兜系列电影演唱主题曲,还曾以声音演出麦兜的班主任MissC han.受到麦兜作者谢立文的影响,T hePancakes开始认识到粤语的魅力:“因为麦兜,我逐渐感受到,粤语才是我的母语。我在中文专辑中的曲词都很轻松,但写英文歌时则比较矛盾,曲子很轻松,词却很沉重。有些东西可以用粤语写,但英文就未必可以了。”

简单的清新电子乐,童稚式的有趣歌词,这是T hePancakes十多年来的固定风格,听起来更像“儿歌”。T hePancakes则回应道:“我的技术有限,来来去去都是用同一招式。其实我最开始想做的是英式摇滚,但我不会打鼓,又不会弹吉他。如果哪天有钱了,我希望能做回当年最想做的英式摇滚。”

采写:南都记者 黄锐海 朱燕霞 实习生 刘荣乐 梁钧君 姚为微 邓文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