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是蒋纬国 蒋纬国身世之谜 到底是不是蒋介石的儿子?

2018-11-19 - 蒋纬国

蒋纬国1916出生。幼名建镐,号念堂,蒋介石次子,历任国民党装甲兵部队处长、战车团团长、装甲兵司令部参谋长、副司令、司令,陆军指挥参谋大学副校长,“国家安全会议秘书长”;对于军事战略研究颇有成果,被台湾军方奉为“军事战略学家”。

重生之我是蒋纬国 蒋纬国身世之谜 到底是不是蒋介石的儿子?
重生之我是蒋纬国 蒋纬国身世之谜 到底是不是蒋介石的儿子?

对于蒋介石的两个儿子中,次子蒋纬国在政治、权利上的历史记录不多,不过他最引人瞩目的是他的身世之谜。

早年,蒋介石和戴季陶同在日本留学,两人结拜为兄弟。在日本,他们结识了在“黑龙社”当佣人的津渊美智子。美智子是“黑龙社”的日本人精挑细选出来的美少女,年方18岁。蒋与戴季陶被她的美貌所深深地迷住了,并且开始了热烈的追求。

重生之我是蒋纬国 蒋纬国身世之谜 到底是不是蒋介石的儿子?
重生之我是蒋纬国 蒋纬国身世之谜 到底是不是蒋介石的儿子?

那时,戴季陶年轻英俊,很会讨女人欢心,两人很快同居。为此,美智子便不把别的追求者如蒋介石放在心上了。蒋介石对盟弟心甚嫉妒,却又不便于插足。倒是戴季陶看出了蒋的心思,觉得兄弟如手足,不能让一个女人疏远了兄弟情义,所以当时的留学生中就有传言他慷慨礼让与蒋同欢共好。蒋介石年轻时,也是个五官端正的美少年,美智子自然不会推辞,所以对蒋和戴两个人应付得都游刃有余。

1916年10月6日,美智子产下一个白胖的男孩子。关于这个男孩的血缘关系,成了后人很感兴趣的话题,传说多多。但可信的说法是,美智子虽然在和蒋介石相好的时候生下的孩子,但那孩子却不是蒋介石的,而是她和戴季陶爱情的结晶。

当时中国革命如火如荼,蒋接到孙中山的命令回国。本来蒋对美智子也只是一时的兴趣,所以蒋很快把她忘掉了,美智子也知道蒋靠不住,她把希望寄托在戴季陶身上,但戴和蒋一样都是个热血青年,怎会为这些儿女情长而耽误前程呢。

戴回国后,不料有一天痴心的美智子竟带着儿子来到上海寻找她心爱的这个男人和儿子的生身父亲。这时,戴和蒋正好都在上海做证券交易生意。蒋见了美智子就马上反应过来这个津渊美智子是来千里寻夫的,便大声地叫着:“季陶,你看谁来了?是美智子从日本来找你了,她还带来了你的儿子,那孩子长得还真像你啊!

哈哈,儿子找爸爸,你真有福呀!”谁知戴季陶不想见,使美智子心凉半截,她忍不住低头抽泣起来。狠心地对蒋说:“蒋先生,请代我告诉季陶,如果他不要他自己的骨肉,我也不要了!

”说毕,她匆匆地吻了小男孩一下,发疯似地冲开了门,跑上街道……蒋介石被她的突然动作吓了一大跳,就赶出去追她。她跑得好快,一会就失去了踪影。

蒋介石站在街上,不知所措,也不知道可以去什么地方找她。就这样,蒋介石收留了这个男孩,后来同大夫人毛福梅及姚氏商量好,由她们轮流照顾这孩子每人3个月。后来,毛福梅在日本人的轰炸中死在老宅的后门外,抚养蒋纬国的担子落到了姚冶诚身上。

蒋纬国名义上成为了蒋介石的次子。蒋纬国虽然不是蒋介石的亲生儿子,但蒋介石视如亲子。若干年后,蒋纬国年少时立志从军,但先就读于东吴大学理工学院和文学院。1936年,蒋纬国二十岁,蒋介石将他送往纳粹德国慕尼黑军事学校。

1937年服役于德国九十八山岳兵团,曾随德军参加侵占捷克苏台德区和吞并奥地利两次战役。1938年入慕尼黑军校步兵科深造,翌年结业,1939年8月二战爆发后转赴美国入美国陆军航空队战术学校受训,并到装甲兵中心实习,接受一年的装甲兵训练,二十五岁时回国,服役于陆军第一师步兵第三团。

1943年与石静宜结婚。1944年秋出任青年远征军二O六师营长,后提升任副团长。1945年调往装甲兵最高指挥部教导总队部,历任处长、战车团团长、装甲兵司令部参谋长、副司令,曾参加淮海战役,遭到痛击。1949年上海解放前夕撤至台湾,后任国民党陆军二级上将、台湾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长。

1984年,当蒋纬国由联勤总司令被贬为联训部主任时,他曾面告采访他的记者说,他并不具有“第一世家”的血统。另外,蒋纬国和戴季陶的儿子相貌很相似,而且两人关系甚好,当蒋纬国论及与戴安国关系时,他说:“我与安国,情同手足,血浓于水。”这些话,证明了蒋纬国与戴安国的关系乃是同父异母的兄弟。1996年,在蒋纬国迈入80大寿之际,接受《联合报》记者采访,他明确承认,他是戴季陶之子。

蒋纬国生前曾通过私人代表祝康彦去上海寻找戴季陶遗骨。找到遗骨蒋纬国感到非常欣慰和感激,对身边的人说,“数十年之夙愿一朝终成”。经蒋纬国同意,遗骨先在大陆火化,然后将骨灰运往台湾,之后再回到大陆安葬。戴季陶骨灰运到蒋纬国台北的官邸后,他为其举行了隆重的祭奠仪式,蒋纬国守灵三日,吃素一周,表示追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