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我是蒋纬国 蒋纬国:抗战时蒋介石为减压在浴室大声喊“妈”

2018-11-19 - 蒋纬国

蒋纬国生前在记录片中指出,蒋介石压力太大,常在浴室里大喊舒压。(中评社彭媁琳摄)

中评社报道 “一寸山河一寸血”抗战纪录片的制作人陈君天15日在世新大学“战争与记忆”座谈中指出,蒋介石的养子蒋纬国生前回忆,抗战时期的蒋介石压力很大,173公分的身高,体重却只有60公斤左右,而且常常在洗澡时,藉由大喊“天!”、“妈! ”来纾压。

抗战之我是蒋纬国 蒋纬国:抗战时蒋介石为减压在浴室大声喊“妈”
抗战之我是蒋纬国 蒋纬国:抗战时蒋介石为减压在浴室大声喊“妈”

陈君天1990年代透过辜严倬云,连络上人在美国的蒋宋美龄,获得一笔经费,进行抗战老兵记录片拍摄。当时陈君天访谈了600多名老兵,包括蒋纬国等人,回忆当年参战过程。

蒋纬国回忆,蒋介石发动淞沪会战,以空间换取时间。(中评社彭媁琳摄)

抗战之我是蒋纬国 蒋纬国:抗战时蒋介石为减压在浴室大声喊“妈”
抗战之我是蒋纬国 蒋纬国:抗战时蒋介石为减压在浴室大声喊“妈”

前“总统府”资政、二级上将蒋纬国1997年过世前,多次接受陈君天采访。蒋纬国指出,为了要破坏日本从北往南打的战略,蒋介石发动淞沪会战,逼日本改从东向西进攻,深入大陆内地。也正因为蒋介石“以空间换取时间”的战略奏效,让事本深陷大中华战场中,种下败因。

蒋纬国在纪录片中指出,当年蒋介石在战况吃紧时,承受很大的压力,身高173公分的蒋介石,瘦到只有60公斤左右。蒋纬国表示,蒋介石因为压力太大,但又没有抒发的管道,只能在洗澡的时候大喊“天!”、“妈!”来纾压。

陈君天表示,当年拍摄纪录片时,仅找亲身经历过对日抗战的老兵来现身说法,家属、亲友等转述的第二手历史,都不在拍摄之列。他感叹,还好当年在困境中还是坚持做完一系列纪录片,这些老兵大概99%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陈君天认为,抗战初期,国民党军队的实力和日本相差太多,就像是高中生去挑战NBA一样。他说:“国军不是不能打,而是没办法打,从西南征调过来的军人,四川走到上海,要花3个月走到上海,战争都打完了。而且素质不高,没看过飞机、坦克车,就像台湾高中篮球队要去美国打NBA一样,程度相差太大。”

而陈君天在拍摄这些老兵时,也得避免让这些老兵们的心情太过激动,每次都要准备心脏病的舌下含片,以备老兵们激动到心脏病发。这种事情不是没发生过,陈君天回忆,很多老兵都有老年痴呆了,对平常的事情记不清楚,但事讲到抗战就非常激动,50个老兵中就有2个,会激动到心脏病发。

相关阅读
  • 抗日之我是蒋纬国 蒋介石积极抗日?蒋纬国:我要向世人证明!

    抗日之我是蒋纬国 蒋介石积极抗日?蒋纬国:我要向世人证明!

    2018-11-19

    本文摘自《蒋纬国口述自传》,蒋纬国 口述。蒋纬国“我这一生中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要向世人证明父亲是积极抗日的”。虽然现在大家都知道这点,可是在不知不觉中又会说出一些很奇怪的话来。有一次,华视播出访问张学良的实况。

  • 重生二战之我是蒋纬国 蒋纬国生父是谁?戴季陶铜像勾起大公案(图)

    重生二战之我是蒋纬国 蒋纬国生父是谁?戴季陶铜像勾起大公案(图)

    2018-11-19

    中新网5月29日电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蒋纬国收藏的台湾考试机构前负责人戴传贤(即戴季陶)铜像,最近在台湾考试机构“重见天日”,也再度让人勾忆起这一段近现代史上的大公案戴季陶是不是蒋纬国的亲生父亲?戴季陶是“考试院”首位、任期最久的“院长”。

  • 二战之我是蒋纬国 蒋纬国忆蒋介石:父子之情权力之争

    二战之我是蒋纬国 蒋纬国忆蒋介石:父子之情权力之争

    2018-11-19

    读《蒋纬国口述自传》之前,刚读完黄仁宇先生的《从大历史的角度读蒋介石日记》。黄仁宇以“大历史观”驰名中外。但恕我直言,他的优点即是他的缺点,他的学问之根基大历史观,数目化管理政治,中国现代社会之上下层架构的组建。

  • 蒋纬国都是怎么死的 蒋纬国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

    蒋纬国都是怎么死的 蒋纬国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

    2018-11-19

    既然提到戴季陶的私密感情生活,必然涉及蒋纬国的身世之谜。半个多世纪以来,这似乎是个讳莫如深的禁忌话题,因事涉几位显赫人物,益发显得水深莫测、悬疑重重。其实,蒋纬国是戴季陶的儿子已经确凿无疑,而他的生母是一位日本女人似也无疑。

  • 二战我是蒋纬国笔趣阁 蒋纬国问戴季陶 我是你儿子么?后者会如何回答

    二战我是蒋纬国笔趣阁 蒋纬国问戴季陶 我是你儿子么?后者会如何回答

    2018-11-19

    蒋纬国的身世到现在也是个谜题,八成连他的父亲蒋介石,都不知道这个儿子是不是自己的,1915年的时候,讨袁运动失败,袁世凯对这些革命党人发出了追捕令,许多人就跑到了日本避难,其中就包括国民党的元老戴季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