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祥熙是孔子第几代孙 孔祥熙欲证明是孔子后代遭拒

2018-11-19 - 孔祥熙

傅抱石和宋振庭为至交。据宋回忆,两人单独交谈时间,加起来不超过30个小时,但却成为深交。傅抱石后来对夫人说:“人活一辈子有些事很奇怪,这次在东北认识了宋振庭,我们虽是初交,两人却一见如故,两心相印,三生有幸,四体不安,五内如焚,六欲皆空,七情难泯,八拜之交,九死不悔,十分向往。”

孔祥熙是孔子第几代孙

上海百货职工会纪念“五一”,在育才公学开联欢会,请陶行知演讲。陶最后说:“说民主,道民主,只说不做,什么人?小老鼠。”赢得掌声如雷动。

潘光旦嗜治家谱。孔祥熙托人往潘处说情,请他证明自己为孔仲尼后代。潘拒谓:“山西没有一家是孔仲尼后人。”来人大窘而回。

孔祥熙是孔子第几代孙

熊佛西演说激动时,就会卷起袖子,指手划脚,全身发动,用词滑稽又热烈。听众往往随他的表情一阵轰笑,一阵激愤。朋友们不得不承认他是有戏剧天才的。

齐白石不肯做作,不怕人骂。他对门生说:人家骂你,不必害怕。他为李苦禅的画题字有:“布局心要小,下笔胆要大,世人好要骂,吾贤休吓怕。”

徐谦最讨厌和尚道士念经。古人的诗,凡是有提及和尚的,都不喜欢。有人问徐,你的诗《梦中题画一绝》,也有一个“僧”字。徐说,“你是断章取义,我的诗全文是:‘暮色苍然至,深山何处钟?欲寻僧共语,惟有石相从。’那里僧一个也无,不可误解,哈哈!”

华罗庚26岁时,清华保送他到英国剑桥大学留学。但他不愿读博士学位,只求做个访问学者。因为做访问学者可冲破束缚,同时攻读七八门学科。他说:“我来剑桥,是为了求学问,不是为了得学位的。”

陈三立的《散原精舍诗》由郑孝胥题签作序。后郑孝胥在伪满当了“大臣”,书重版时,陈即愤然删去郑序,痛斥他“背叛中华,以清裔为傀儡而自图功利”。

陈三立颇鄙王揖唐为人。战前参加庐山会议,偶见庐山之石,王以琳琅照目,叹为奇观。陈说:“庐山之石有一特点,无论任何矮石,皆高出人首。何则?试观与会新贵,其首常低,而庐山之石则恒昂然直立也。”言讫大笑,王为之忸怩不已。

陈寅恪精通佛经。陈三立死,他人都主张依习俗诵经。他反对说:我读过各种佛经,都是骗人的。(摘自李子迟等人著《道可道:民国学人大师真闻录》一书,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