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蛮大柏地朗诵】以14首《菩萨蛮》为例 说说温庭筠的“禽鸟”情结!

2020-02-15 - 菩萨蛮

作为晚唐诗人的杰出代表,温庭筠不仅创作了大量优秀的唐诗,还以男子之躯创作了许多描写闺阁女子之情的宋词。这些词作风格浓艳绮丽,感情缠绵悱恻,色彩鲜艳多目,辞藻华丽繁复,成为后世”婉约词派“的直接源头。温庭筠也因此被后世称为”花间派“的鼻祖。

【菩萨蛮大柏地朗诵】以14首《菩萨蛮》为例 说说温庭筠的“禽鸟”情结!
【菩萨蛮大柏地朗诵】以14首《菩萨蛮》为例 说说温庭筠的“禽鸟”情结!

在温庭筠众多代表词作中,《菩萨蛮》算是作者最喜欢的词牌了,有十四首之多。其中一首《菩萨蛮》因为电视剧《甄嬛传》的热播也被许多人熟识,那就是: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菩萨蛮大柏地朗诵】以14首《菩萨蛮》为例 说说温庭筠的“禽鸟”情结!
【菩萨蛮大柏地朗诵】以14首《菩萨蛮》为例 说说温庭筠的“禽鸟”情结!

在这首词中,作者通过一系列具有象征意义的富有特征的景物来表达一位闺阁女子的情思,例如闺阁中的屏风,梳妆用的镜子,女子身上穿的罗襦,衣服上绣的的金鹧鸪等等。这些具有象征意义的事物把人物慵懒寂寞的情态刻画的鲜活生动。而在这些具有象征意义的景物中,温庭筠最喜欢应用的就是各类禽鸟了,简直可以说是有禽鸟情结。

【菩萨蛮大柏地朗诵】以14首《菩萨蛮》为例 说说温庭筠的“禽鸟”情结!
【菩萨蛮大柏地朗诵】以14首《菩萨蛮》为例 说说温庭筠的“禽鸟”情结!

温庭筠作闺怨词,似乎特别喜欢用禽鸟来点缀。在他的这十四首《菩萨蛮》中,应用到的禽鸟多达十几种,有金鹧鸪,金雁,子规,凤凰,雀,燕子,晓莺,鸳鸯,鸂鶒等等。这些禽鸟要么是自然界中真实存在的动物,例如”雁飞残月天“,要么是词作中女子头上,衣物或者寝帐上的饰物,例如“翠翘金缕双鸂鶒”。

【菩萨蛮大柏地朗诵】以14首《菩萨蛮》为例 说说温庭筠的“禽鸟”情结!

我们知道古人在作诗填词的时候,为了更好地表达情感,总会选用一些具有象征意义的事物。例如,想要表达思念之情的时候,很自然的就会想到“月亮”,因为明月千里寄相思;想要表达爱情的时候会立马想到连理枝,比翼鸟,因为人们常说“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那么,温庭筠在《菩萨蛮》中选用这么多的禽鸟是要表达一些什么样的情感了?或者说这些禽鸟在温庭筠的词作中有什么样的象征意义呢?这就是本文所要讨论的温庭筠的禽鸟情结。在温庭筠这十四《菩萨蛮》中,“大雁,金鹧鸪,双燕,鸳鸯等禽鸟多次出现,在词中营造出了一个个美丽动人的画面,形成了温词独特的风格特征。

第一,禽鸟成为某种情感的符号特征,具有普遍意义。这是什么意思了?很简单,就是在古诗词中读者读到一个物体名称时,会立马在心中引起一种情绪共鸣。例如看到冬日的梅花,会立马想到“品性高洁”,看到飘飞的落花,会立刻想到春天将逝,时光如流水。这是植物带给人们的一种普遍情绪共鸣。那么动物了?在古诗词中被应用的就是更多了。例如文人中常用的“子规鸟“,基本上都是借它来表达一种哀伤悲苦之情。

在温庭筠这14首《菩萨蛮》中,一些禽鸟也具有情感符号特征的功用。一个鸟名的出现就奠定了整首词的感情基调。例如《菩萨蛮 》其九“满宫明月梨花白。故人万里关山隔。金雁一双飞。泪痕沾绣衣。”其中“金雁一双飞”一句,读者只要一看到这个鸟名就应该立刻联想到这可能是一首要表达女子思念远方征夫的词作。

因为“大雁”南飞时,说明冬天要到了,天寒地冻,家里的妻子自然就要想出门在外的丈夫会不会受冷受寒,衣物够不够;当大雁回来的时候,说明春天来了,可是远游的丈夫却还未归,妻子对丈夫的思念于是就加深一层。于是,在人们心中,大雁就成了女子们的信使,成了女子们深闺怨恨的象征了。

第二,禽鸟成为词作风格的装饰物,营造出了一种富丽堂皇华贵精致的氛围。古往今来,文人们在创作诗词歌赋的时候,总是会选用不同的事物来抒发情感表现自己的个性特征。例如“诗仙”李白,他的诗作中总是喜欢应用一些“大江大河日月星辰佛道神人”一类的词语,因此他的诗作就给人一种豪迈壮阔超凡出尘的艺术美感。

而温庭筠的闺怨词则给人一种华丽富贵的唯美感受,其中,各种禽鸟的大量应用就是一个重要的形成因素。在他的14首《菩萨蛮》中,一些象征了富贵荣华的禽鸟频繁出现,例如“金凤凰,金鹧鸪,金燕,金鸳鸯,金缕双鸂鶒”等等,不仅描写刻画出了女子美好的形态,还营造出了一种雍容华贵的艺术氛围。

这些禽鸟多数是作为饰物出现在词作中。它们要么是跳跃在女子的鬓发间,要么是飞舞在女子的衣衫上,要门是装饰在女子的闺房中,把女子们雍容典雅,深闺无奈的情态生动地表现了出来。这些装饰性极强的禽鸟和词中的女子一起形成了非常唯美的画面。

第三,禽鸟成为词中女子情感的外在表现形式,揭示了主人公深藏心中难以直言的情愫。在古代,女子无论是未出嫁还是已出嫁,都要受到封建礼教的束缚,笑不漏齿,行不露足,更不可能畅快地表达心中的情感。面对鸾镜中悄然老去的容颜,面对爱而不得见的恋人,面对常年在外的夫婿,女子们心中纵然有千般爱万般怨也不能直接说出口。而是要借着很多外在的物体来传情达意,比如一个绣着鸳鸯的荷包,一个同心结的腰配。

在文人笔下,女子们用来传情达意的东西就更多了,花朵,柳枝,春草,飞雪,秋月,无不通了人性一般,或缠绵多情,或温柔可人,或妩媚多姿。而在温庭筠的14首《菩萨蛮》中,各种禽鸟也成了女子的心灵之声,把她们心中的情感表露无遗。

在“灯在月胧明。觉来闻晓莺“中,女子一夜未眠,听着窗外不断鸣叫的黄莺儿,她不经感到一丝丝寂寞无奈。这么撩人的春色,她却无人陪伴,孤枕难眠;在“音信不归来。社前双燕回“中,一位婚后不久的女子看到双飞的燕子,心中不禁思念起远游的夫婿,心中无限伤感;在“花落子规啼。绿窗残梦迷”中,面对即将逝去的春天,女子不禁泪水涟涟,因为春天这么快就要走了,她的容颜也在岁月流逝中悄然老去,真是令人悲伤不已。

在14首《菩萨蛮》中,温庭筠巧妙应用了一系列的禽鸟来描绘刻画女子的不同形态,形成了词作独具特色的风格特征。这些女子衣着华贵,装扮精致,生活无忧,但是却精神空虚,无聊度日。她们要么是深闺寂寞渴望美好还请,要么是新婚离别思念远方的丈夫,要么是悲春伤秋哀叹红颜易老,虽然轻浮俗艳却也动人心魄引人伤怀。

而词作中各种禽鸟的频繁使用,不仅让词作动人悦耳,还让词作缠绵悱恻,充满了难以言说的情志和风味。温庭筠用他的禽鸟情结创造出了一个美轮美奂的唯美世界,让很多人为之陶醉和折服。同时,这也成为他独树一帜的风格和亮点,让他无愧于“花间派鼻祖”的美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