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香梅谈腐败 陈香梅忆战火中的爱情:短暂却刻骨铭心

2019-01-07 - 陈香梅

■ 陈香梅和陈纳德在抗战的硝烟中相知相恋资料照片

原标题:陈香梅忆抗战:中国历经苦难更加奋发

陈纳德,美国空军指挥官,是唯一一位自始至终参加中国抗战的美国将军。他一手创建的“飞虎队”,战绩彪炳,威震敌胆。陈香梅,出身名门的一位中国知识女性。70多年前的中国,正陷入一场关乎民族存亡的战争中,而两人却在战争的硝烟中,相知相恋,最终喜结连理,谱写了整个抗战期间难得的一段爱情佳话。

陈香梅谈腐败 陈香梅忆战火中的爱情:短暂却刻骨铭心
陈香梅谈腐败 陈香梅忆战火中的爱情:短暂却刻骨铭心

“我们的婚姻虽然短暂,但却刻骨铭心。”年逾九旬的陈香梅,如今定居在华盛顿。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如此回忆自己这段爱情。曾经亲身经历民族抗战的历史,让陈香梅无比珍惜和平的重要。“中国在战争中饱受伤痛和苦难,而和平让它现在成为世界上领先的国家之一,这让我非常高兴。”

陈香梅谈腐败 陈香梅忆战火中的爱情:短暂却刻骨铭心
陈香梅谈腐败 陈香梅忆战火中的爱情:短暂却刻骨铭心

忍饥挨饿举家流亡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那一年陈香梅只有12岁。陈家是名门,陈香梅的父亲陈应荣是外交家,获得过英国牛津大学法学博士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学位;母亲廖香词也曾留学海外。陈香梅的外祖父廖凤舒与廖仲恺是亲兄弟,曾任中国驻古巴公使和日本大使。

即便家世显赫,但战争来袭,陈香梅的青少年时代也只能在东奔西走和逃难中度过。抗战全面爆发后,陈香梅及她的5个姐妹跟随母亲到香港居住。由于家中财产大都被日军所占,一家人到香港后只能靠变卖首饰度日。而陈香梅的母亲更是在三年后罹患癌症,由于没钱,无法得到较好的医护,含恨离世。

回忆那段岁月,陈香梅至今仍然痛心不已。“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面对母亲天天承受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折磨,这是怎样的经历?”母亲去世后,年幼的陈香梅不得不担负起照顾4个妹妹的重任。那段时间,成了陈香梅永远不愿回忆的噩梦。“天天忍饥挨饿,除了豆类,几乎没有其他东西可吃。”如今的陈香梅,几乎不挑食,唯独不喜欢吃豆类。“这辈子吃的豆子都在那段时间吃完了。”

1941年12月,日军进攻香港。在圣保罗女书院避难的陈香梅一家,还碰到日本兵的敲诈。她在《香梅之路》一书中追忆:“修女院院长的身后站着十多个身穿军服的日本兵,发出酒精和洋葱的恶臭。我的眼睛简直不敢离开他们的皮靴;皮靴非常笨重,沾满了泥污。”在将随身财物全部交出后,才勉强逃过一劫。

香港也不再安全,陈香梅一家随后开始新的流亡生涯。她们流亡的路线是经澳门到广州湾,再到广西的茂林,最后的目的地是桂林。途中,陈香梅患了流亡难民的通病——疟疾,之后又患痢疾。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疟疾和痢疾都是致命的疾病,但在学过护士的姐姐陈静宜的精心照料下,她竟奇迹般地康复。“只能说我命大,毕竟逃难路上每天都有人死去,而没人关心。”

因为战争邂逅爱情

到桂林后,在父亲的安排下,陈香梅入读岭南大学,之后以优异成绩考上中央通讯社,当上战地记者。而正是这份带有危险性的工作,让陈香梅的人生再次迎来一个大转折。

当时中央通讯社一个很重要的报道对象,就是在昆明的美军第十四航空队,也就是外界熟知的“飞虎队”。一个是刚19岁,初出茅庐的女记者,而51岁的陈纳德已经是威震长空的美国空军指挥官,原本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因为陈香梅要撰写一篇陈纳德的人物专访而联系在了一起。

“遇见陈纳德是在一个非常特别的场合,我之前已经听了很多关于他的事。他在人前和工作中表现得非常专业。在我们成为朋友后,我发现他非常有魅力。”陈香梅如此回忆两人的初次见面。而在自己的回忆录中,陈香梅对这段过往有着更细腻和精彩的描述。“本来他就是我一直仰慕的英雄,回去和姐姐说高兴得不得了。姐姐就问我是不是爱上陈纳德了,我说只是对英雄的仰慕。”

爱情在战争中,就像鲜花一样柔弱,但却依然夺目。对于两人的这段异国忘年恋,民间有很多版本,每每谈到这些,陈香梅总是报以微微一笑。年龄相差32岁,在世俗看来这样的感情几乎无法接受。但另一方面,陈香梅英语流利,青春靓丽;而陈纳德成熟老练,阳刚坚毅,爱情或许早已在两人的心中埋下种子。

1945年,抗战胜利。陈纳德在离开中国时,陈香梅前往送行,两个人拥抱告别。陈纳德当时告诉陈香梅,说我要回来的。而仅仅4个月之后,陈纳德就带着一纸离婚书回到上海,他已经恢复了自由身,而目的就是为了追求陈香梅。虽然外界已经无法知晓细节,但毫无疑问,对年轻的陈香梅来说,陈纳德的这个大胆决定,令她无法阻挡。

1947年,陈香梅和陈纳德结婚。结婚时,陈应荣问她,你们年龄相差那么大,如果陈纳德过世了你还很年轻,怎么办?陈香梅说,没有关系,我只要跟他在一起,五年、十年我都愿意,我宁可要轰轰烈烈而短暂的炽热爱情,也不愿意一辈子过平平淡淡没有涟漪的生活。他们的婚姻持续了11年,1958年7月27日,陈纳德因肺癌离世,终年67岁。

期望后代珍惜和平

陈纳德去世后,陈香梅带着一双还未满10岁的女儿。那一年,她才33岁。1960年,陈香梅移居美国华盛顿。在这里,她从头开始,孤身奋斗,并牢牢站住了脚跟。

她曾入乔治亚城大学工作,并师从教授学习演讲;她以个人经历和中国问题为题,在全美巡回演讲;她的英文版书籍《一千个春天》在纽约出版后成了畅销书,一年之内销了二十版。陈香梅以惊人的勇气和毅力进军政界、商界,最终大获成功,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从肯尼迪到克林顿,先后八位美国总统都对她委以重任,此外,她和邓小平等中国领导人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如今,陈香梅虽然年事已高,但仍然时刻不忘自己是华夏儿女的身份,力所能及地推进中美两国民间交往。陈香梅的特别助理陈绎如说,“她每天都要我们读书念报给她听,她非常关心时事新闻和国际大事,经常感叹现在和平的可贵。”偶偶参加晚会和派对,陈香梅更是经常吟唱经典的国语歌曲《掌声响起来》。

回顾70多年前那场让中华民族深受磨难的战争,陈香梅表示历史无法改变,中国的年轻一代必须要牢记历史,珍惜现在,从历史中找寻动力,“如果没有和平,中国不可能发展得像现在这么好,经历磨难会让国家和民族更加奋发向上。”

晚年的陈香梅专注于促进中美人文交流,被公认是“中美民间大使”,她一直担任美国国际合作委员会主席。接受采访时,陈香梅多次表示,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中美两国友谊长存,海峡两岸早日和平统一”。她说,当年“飞虎队”到华协助中国人抗击日本侵略为中美两国的友谊和合作书写了典范,后人应该追寻先人留下的足迹,继续推动中美两国续写友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