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三思和上官婉儿全集】惊:太子李重俊杀武三思皆因上官婉儿

2020-01-06 - 武三思

   作为武女皇的贴身秘书,通过前期的试探、表忠、紧跟甚至于舍身成仁,上官婉儿也得到了很丰厚的人生回报(会投资的女人也),从圣历元年(公元698年)开始,武媚娘就放心地让她处理百司奏表,参决政务,基本上也就是没有下红头文件的国务院总理的那种角色了,又飙升到了她的爷爷上官仪那种威风八面的职位,可谓是权势滔天,作为一个有“历史遗留问题”的官宦家弱女子,在“城头变幻大王旗”有点腥风血雨味道的武周时代,能爬上这样的高位,绝对是需要超强的政治智慧和刚柔相济甚至于忍辱负重的个人品性来支撑的,做女人难,做政治女人更难,这一点我们能想像得出前进中的妈妈桑上官婉儿,是如何艰难地曲意逢迎扮笑脸过政治火焰山经受九九八十一难的情形了,我们甚至不能指责她卑鄙,因为她头上永远悬着一把索命的利剑,也不知翻云覆雨的武媚娘几时要她去死,要活命只能屈膝求生了。

【武三思和上官婉儿全集】惊:太子李重俊杀武三思皆因上官婉儿
【武三思和上官婉儿全集】惊:太子李重俊杀武三思皆因上官婉儿

确实,大家都活得不容易。

当然,上官婉儿也有春风得意、神彩飞扬的时候,尤其是她成为了唐中宗李显的小老婆之后,也是她人生最游刃有余的时光,那时候爱好文学的她,总是趁机纵容皇帝为中国文学的发展做点实事,所以也常常向皇帝吹枕边风建议他建修文馆(类似于国家图书馆,又不限于图书,还有文化交流和发展的职能),史书是如此说的:“婉儿常劝广置昭文学士,盛引当朝词学之臣,数赐游宴,赋诗唱和。

婉儿每代帝及后、长宁安乐二公主,数首并作,辞甚绮丽,时人咸讽诵之。”这当然是一生多灾多难、仰人鼻息的小女子上官婉儿最快乐的时光,那就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她在宫廷赛诗会上才思敏捷、出口成章、慷慨激昂的美丽剪影。

既然说到修文馆,我们不妨也三言两语说说它的来历,历史嘛,这种功夫是省不了的。

修文馆其实是唐官署名。唐武德四年(公元621年)置于门下省,九年(公元626年)改为弘文馆,神龙元年(公元705年)改昭文馆。熟悉李世民故事的人,一定记得他曾设置“文学馆”,广招天下名士入幕僚为他打拼天下的那些事儿,他的最重要谋士杜如晦、房玄龄就是他的文学馆的“十八学士”之一,当李世民即位第二个月,立马下令在弘文殿聚书20万卷,设立“弘文馆”,也为唐朝文化的繁荣和发展立下了大功(这也是李世民的伟大之处),可以说是修文馆或昭文馆的前身。

在此,也可以说设立修文馆是上官婉儿对中华文化传承的一大贡献。如果说李世民为大唐文化作了必要的奠基的话,那么上官婉儿无疑是把大唐文化光大的来者,有人甚至认为“与其说韩愈、柳宗元开古文复兴气运,毋宁说是上官婉儿已经早为盛唐的文学面貌绘出了清晰的蓝图。

”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因为其时的上官婉儿诗风突变,一洗前朝萎靡之风,渐露清新脱俗之势,已非她爷爷上官仪浮艳宫体诗可比,这都是上官婉儿力主的原因。虽然她的初衷可能也就是娱乐唱和而已,因为于唐朝来说,估计吟诗作乐应该是时代娱乐的主流,就如同当今最TOP的流行音乐盛典什么的,最潮流的事儿。

而好出风头的大美女加大才女又轻而易举地夺取了这些娱乐王冠上的明珠,成为了最抢眼的娱乐明星和中心人物。

唐诗也就在这种娱乐背景下逐渐发展壮大,终成一大文化现象,并风靡至今,所以说作文既有政治性更有娱乐性,按下不提。

在此,遥想当时指点江山、意气风发的上官婉儿在赛诗会上侃侃而谈文思如涌的日子,估计也是她一生中最值得珍藏的时刻,当时各路风流才子云集上官婉儿门下,摛藻扬华,激浊扬清,一派盛世升平景象。尤其是最有气派的皇家宴游,可谓是高朋满座,赋诗唱和,抑扬顿挫,连流竟夕,沉醉不知归路,把之誉为诗坛的“百家讲坛”或华山论剑都不为过。

当然宴会上锋头最劲的绝对就是主人上官婉儿,每次都同时代替不大善于属文的中宗、韦后和安乐、长宁公主做诗,于是数首并做须臾即成,十足的“枪手王”风采,风流的韦后差点想偷吻她,捧为文化偶像,简直就像当今象棋高手和初学者之车轮战,而且诗句优美,平仄得体,什么“春至由来发,秋还未肯疏。

借问桃将李,相乱欲何如。

”诸如此类,时人大多传诵唱和,一时简直是洛阳纸贵,叹为观止。而对于大臣所做之诗,中宗李显又任命上官婉儿做赛诗会首席评委,由她进行评定,往往夺冠者大都赏赐金爵,贵重无比,价值堪比当今的诺贝尔文学奖。

此后,由于皇家权力争斗的急转直下和日趋白热化,更由于中宗李显并不是一个可以依靠的大唐掌舵人,于是在这风雨飘摇的大唐扁舟中,从来都是风雨飘摇仰人鼻息(因为她从来不是真正主人,即使是武媚时代也是如此)的弱女子上官婉儿,又必须不断寻找靠岸的码头,于是狡兔三窟的上官婉儿为了寻找政治上的新的平衡点,牺牲自己至爱成为政治妈妈桑也成了必要和可能。

当时朝廷分为几派,尤以武氏和李唐的皇位之争甚为激烈,这种暗涌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再加上才华不大而野心不小的韦皇后从中插一杠,要求权力“门户开放”和重新分配,以及既是武氏也是李唐的太平公主却自成一派的野心,于是围绕权力的再分配可谓是斗得暗无天日,乱过六国大封相。大家都有实力却没有绝对实力,于是权力斗争也陷入了胶着状态,如一锅煮糊了的粥。

于是,善于审时度势并曾经左右逢源的上官婉儿,又开始了人生的重新排列组合,也由此多了几段政治“露水情缘”,并因政治斗争的需要而赢得了政坛“妈妈桑“的美名。

原本上官婉儿是属意于武女皇的高大威猛相貌堂堂的侄儿武三思的,武家人好像也是天生貌美的多,武三思相貌英俊又善解风情就不必再赘述了,就单说美姿仪的武延秀吧,他是武承嗣的儿子,由于太帅,尽管中宗李显的女儿安乐公主(号称大唐第一刁蛮美女)嫁了武延秀的堂兄弟武崇训(武三思的儿子),居然在武崇训没被太子重俊砍死之前就和武延秀有了鱼水之欢,后来武延秀也成了安乐公主的新老公,又由于他太美,甚至于丈母娘韦皇后也要求女儿“门户开放”把延秀送到她床上尝鲜,武家人的相貌和风月手段可见一斑(还有那个风流成性把外婆“米西”了的有武家一半血统的贺兰敏之就不提了),反正武家少不了风流情种。

武三思和上官曾是甜蜜的一对儿,后来由于她的恩主武媚娘离世,还政于李唐,武家失去了一个强力政治支撑点,而变得在政坛逐渐式微,从小就对恩同再造的武媚娘崇拜有加、感恩戴德的上官婉儿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为武媚娘她可以万死不辞),心痛啊,所以一看到当时控制了窝囊的李显而逐渐得势的韦皇后有利用的价值,于是立马忍痛割爱把武三思转让给了同样也是春情泛滥的韦皇后,韦皇后当然不会拒绝,连推让一下都没就笑纳了,于是就上演了偷情男女武三思和韦皇后在皇宫赌双陆(古代的一种赌具,类似于飞行棋的一种游戏,现已失传)打情骂俏,还叫皇帝李显帮忙数筹码的没脾气的好戏,这算是上官婉儿第一次做妈妈桑弄出来的一种笑话,而于上官婉儿来说却不是笑话,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政治阴谋。

正因为上官婉儿巧妙穿针引线,使原本只握有一只“假大王”牌的势力较弱的韦皇后,霎时因为朝中盘根错节的武氏势力而实力大增,李唐势力又一次陷入了严重危机之中,从“害人天王”武承嗣(武三思堂兄,为当太子曾多次策划或建议诛杀皇室及大臣中不附者,大肆残害忠良)那里学到很多宫廷政变手法的武三思,立马计杀发动第二次“玄武门之变”的张柬之、敬晖、桓彦范等李唐集团重要官员,武氏又一次重振雄风,再加上妈妈桑上官婉儿在所下的诏书中,总是有意无意抑李唐而尊武氏,大有武氏复辟的味儿,这也导致了大唐历史上的第三次“玄武门之变”的严重后果。

其时,不堪受辱的太子李重俊十分气愤,于是发动了又一次“玄武门之变”。景龙元年(公元707年)七月,李重俊与左御林大将军李多祚等,假传圣旨,发左御林军及千骑300余人,在半夜鸡叫时分,分两路兵马直扑武三思、武崇训府第,把正做春秋大美梦的两父子从床上拉起直接砍了,大快人心啊。

接着要做掉韦皇后、安乐公主和上官婉儿时,诡计多端的上官婉儿首先向中宗告密,并挑拨离间道:“观太子之意,是先杀上官婉儿,然后再依次捕弑皇后和陛下。

”中宗由此大怒,立马命令右羽林大将军刘景仁率飞骑二千余人,屯太极殿前把守。太子兵败被杀,第三次“玄武门之变”终于粉碎。可以说这次政变上官婉儿要负很大的历史责任,而且做妈妈桑做到她这种惊心动魄的地步,也算是绝无仅有十分具有震撼效果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