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八陉示意图 85中国系列 — 〈太行八陉〉之“井陉”

2019-02-02 - 太行八陉

魏国攻灭中山国的战争是发生在公元前408—前406年。在魏国攻灭中山国之后不久,魏、赵、韩三国的诸侯身份,就被王室正式承认了(公元前403年)。其实承不承认,都不是很重要了,50年前,魏、赵、韩三家分掉智氏的土地后,实际上就已经拉开了战国的序幕了。

太行八陉示意图 85中国系列 — 〈太行八陉〉之“井陉”
太行八陉示意图 85中国系列 — 〈太行八陉〉之“井陉”

而魏国之所以会想到去攻灭中山国,首先当然是基于他的实力。在继承了河东、河间的大部分晋国遗产后,魏国的的地缘形势,与当年晋国称霸之时已经差不多了。问题是了这个实力,却并不代表你一定要打中山国,事实上无论是西线,还是东线,魏国都有更多地区可以拓展空间。

太行八陉示意图 85中国系列 — 〈太行八陉〉之“井陉”
太行八陉示意图 85中国系列 — 〈太行八陉〉之“井陉”

或者说渭河平原上的秦国、河济平原上的卫国,甚至对河济平原、中原积极渗透的齐国楚国,都是更直接的对手(魏国后来也的确在不断的与这些对手博弈)。而魏国却偏偏把最初的目标,定位在中山国,却不得不让人感到疑惑。

太行八陉示意图 85中国系列 — 〈太行八陉〉之“井陉”
太行八陉示意图 85中国系列 — 〈太行八陉〉之“井陉”

事实上魏国之所以对中山国抱有浓厚的兴趣,除了想扩张在河北平原上的土地以外,更重要的就是想控制一条穿越太行山脉的通道,正如我们之前所分析的那样,魏国所渴望的快速通道“轵关陉”,出口还掌握在韩国人手中。而基于实力的对比,想从赵国人手中夺得羊肠坂道(壶关)和滏口陉,是非常困难的(魏国虽强,但与赵国还是同一数量级)。

太行八陉示意图 85中国系列 — 〈太行八陉〉之“井陉”

而那个被大家视为戎狄的中山国,却控制着两条重要的太行通道,这不得不让魏国人感到忌妒。对于他们来说,那条位于五台山脉和恒山山脉的道路(飞狐径),并不会是最终的目标,即使控制了,魏国几乎没有可能,再一次穿越赵国的势力范围,与河东之地相连。魏国的目标,实际上是锁定在“井陉”之间。

对于魏国来说,他们首先要做的是向赵国借道。我们之前也分析过了,赵国当时同意借道,是因为赵国人认为,魏国人即使打下了中山国,也不可能长期遥控这块“飞地”,最终还是会由赵国人来收拾残局的;如果魏国人战败了,赵国人当然更愿意看到南北两个对头,都被削弱了,这样最终得利的还是赵国。

魏国人当然不会不知晓赵的借道背后的算盘。对于他们来说,也有自己的战略规划。魏国的战略是,在控制中山国后,一方面向东,绕过赵国核心地区邯郸——邢台,在黄河与济水之间(包括河水的两条支路之间),控制足够的土地,然后向南与漳水以南的魏国核心区(河北平原范围)渗透,而他们在漳水以南的大本营也进入河济平原向北扩张,最终连成一片,将赵国在河北平原的土地,包围在当中。

而在另一线,魏国由河东地区向北进入太原盆地,然后沿着上党高地的西北边缘,向东北方面渗透,控制城邑,直至与井陉相连。

应该说魏国在这种战略是非常冒险的,首先他必须在河济平原上打通一条战略通道。而河济平原也是赵、齐甚至燕国的拓展方向(卫国可以无视)。在这样的平原地带,想稳定的保有一条南北向的战略通道,是非常困难的。而魏国在山西高原之中的北进战略,所碰到的对手倒还单纯,就是赵国。

尽管赵国将太原盆地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但在最初的时候,魏国其实在太原盆地中还是分得有城邑的。而赵国将晋阳定为政治中心,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因为作为晋国在山西高原最早的扩张方向,太原盆地的地缘结构比晋阳以北的忻定盆地,要复杂(各大家族的封地都有可能有)。晋阳城筑在太原盆地的北缘,可以让赵国的都城不至于被其他家族的领地包围起来。

应该说,在最初的时候,魏国人有可能打通了这条交通线。因为最起码太原盆地东边缘,晋阳城东南方向的榆次(现晋中市榆次区)、阳邑(太谷县)两邑,成为了魏国的控制区。而经过三年的战争,中山国也被魏国所灭。至于在河济平原,那本来就是一个凭实力说话的争夺区,谁是霸主,谁的实力更强就有可能获得更多的份额。

也正是基于这种判断,有些战国地图上,魏国的国土呈现出一种怪异的弧形,或者说n字形。而这个n形的两个脚,就是魏国在河东以及华北平原上的土地,项端那条狭窄的通道,就是“井陉”。

实际上,无论魏国的这种战略构思能否实现,魏国都很难获得成功。因为除非魏国能够在下一步一鼓作气拿下赵国,否则如此漫长而又狭窄的战略通道,是很容易被对手切断的。而在魏国的战略构思中,应该有顺势拿下整个太原盆地,以及邯郸——邢台地区的计划。但能够实现这第二步计划的前提是,魏国能够顺利的消化掉中山国。只是要想彻底控制这个戎狄所组成的国家,却并不是件易事。

我们前面也分析过,如果不考虑到控制“井陉”,中山国的防线建立在滹沱河一线是最为有利的。而事实上中山国虽然在竭力控制滹沱河以南地区(石家庄地区),但活动中心还是在滹沱河以北。在魏国决定攻击中山国之前,中山国决定离开太行山的边缘,向东扩张,并在现在的河北省定州市构筑了都城“顾”。

而在此之前,中山国的主要城邑都是在太行山的边缘,也正是凭借这些城中有山的城邑(中山国旧都“中人城”就是在现在的唐县境内,靠近太行山),中山国才顶住了晋人(包括赵氏等世家大夫)多年的征伐,即使被攻破,也能退入太行山中保存实力,并最终收复失地。

也许凭借魏国的实力,中山国即使还是将主力收缩在靠近太行山的区域,也能够取胜。但中山国将都城迁移至“顾”这样一个纯粹的平原地带,无疑加速了他的灭亡。在这种地形中,中山国的防守优势被大大削弱了。其实中山国的这种情况,和二战初期的苏联有些相似。

当时苏军在开战之初,之所以损失惨重,是因为他们的军事部署,是按照进攻德国的目的在组织的。可惜的是德国人先发制人,以没有准备好的进攻姿态来防御,苏军的惨败也就在所难免了。

中山国当时也是这样的,在他们最大的敌人——晋国陷入分裂后,中山国获得了最好的发展机会,因此也有意向平原地区扩张,以占据更多平整的土地。既然已经选择按华夏的方式组织国家,那么生产方式自然也要向农业转变了。

问题是魏国的动作的确够快,在中山国迁都至“顾”后(公元前414年),就立即感觉到机会来到了。而中山国应当完全没有料到是魏国对他发起了攻击,对于中山国人来说,他们更加熟悉的对手是赵人。即使是在晋国没有被瓜分之前,赵氏家族也是他们最主要的敌人。现在,他们只能在一个新的,尚未适应的环境中,去迎战一个陌生的敌人,中山国的胜算自然要小很多了。

不过魏国人也没有笑到最后,因为他们固然会在平原地区占据优势,但当中山国的部族收缩至太行山的边缘时,魏国就没有太大办法了。也许占据一个国家的都城,并控制他们主要的耕地,可以称得上是把一个国家给灭了。但只要中山国还有足够的人力,活动在那些山地之中,魏国就不可能稳定的占有中山国的国土。

假如中山国的国土和魏国的核心区紧密相连,那么魏国完全有可能将太行山中的戎狄们困死。问题是魏国没有这样的条件,即使能够向东绕过赵国,打通战略通道,占据中山国的魏军也无法稳定的获得魏国河内地区的支援。而中山国后来的故事有点象越国,经过“十年生聚,十年教训”。

最终在公元前380年复国成功。这一次,中山国吸取了教训,将都城重新迁回到靠近太行山的地区,在滹沱河北,依山傍水的建立了新都“灵寿”(现河北平山县三汲乡)。

如果说越国当年能够复国成功,是因为吴国的战略失误,为他们保留并扩大了在平原地区的国土。那么中山国得以从山地中绝地反击,则是得到了赵国的暗中支持。对于赵国来说,让魏国安稳的消化掉中山国,比让中山国与之为敌更加危险。正如我们刚才所分析的,谁都能看出来,赵国消化完中山国后,下一步就是将赵人挤出华北平原了。

无论是当年的诸侯相争,还是现在的国际形势,都遵循着一个原则“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赵国和中山国这两上永恒的对手,在面对更为强大的敌人时,也可能形成战略联盟。不过在魏人退回到漳水以南后,赵国和中山国的关系又迅速恢复到原点了。对于赵人来说,他们在暗中支持中山国复国之后,又迅速的被中山国视为敌人,不满的心情可想而知。写个故事,将之比喻成反复无常的“狼”(中山狼),也算一种是一种发泄吧。

不过事情总归还是要通过战争方式来解决的,在中山国复国后没几年,赵国就发动了两次大规模的进攻(前377、376年),而中山国后来的应对方法,一如后来赵国对抗魏国,魏国对抗秦国一样,就是沿边境构筑长城。就赵国来说,他们在南线的作战应该会顺利些,但在中山国放弃滹沱河以南的土地,退守滹沱河北岸后,赵国的南线进攻就变得不那么顺利了。

现在还没有考古学方面的证据,表明中山国有没有在滹沱河北岸构筑“河堤长城”(已发现的都是建筑在太行山上的,河堤长城是非常难保留的)。

不过在经历过魏国的灭国之耻后,中山国肯定会加强滹沱河防线的防守的,就象赵国被魏国攻破邯郸后(后归还),决心构筑长城加强漳水——滏水防线一样。因此赵人对于中山国的战争仍然进行着异常艰难,始终无法从南线越过滹沱河占领中山国腹地。

既然南线走不通,赵国很自然的将视线转移到北线了。在那里,赵国已经控制了忻定盆地,也就是说,赵国可以通过当年白狄迁移的路线,从恒山——五台山脉的中间穿行而过,进入中山国的北部,由北向南攻击中山国。事实上赵国也正是按照这样的路线,在公元前296年,最终吞并中山国的。

而这条攻击路线的打通,并非只涉及到赵、中山两国。燕国和另一个戎狄小国“代国”都在这场地缘博弈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这也是我们下一节分析的方向,到时候,伟大的“赵武灵王”也将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相关阅读
  • 居庸关太行八陉 太行八陉之居庸关

    居庸关太行八陉 太行八陉之居庸关

    2019-02-02

    居庸关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南口地区居庸关村,是太行八陉之一,距北京市区50余公里,是北京西北部的门户。居庸关形势险要,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它有南北两个关口,南名“南口”,北称“居庸关”。居庸关坐落在崇山峻岭之中。

  • 太行八陉之井陉 井陉被称为太行八陉之第五陉

    太行八陉之井陉 井陉被称为太行八陉之第五陉

    2019-02-02

    井陉被称为太行八陉之第五陉,秦皇古驿道穿陉而过,这里一直是贯通晋冀的重要公路大通道。而两千年后,307国道在穿越太行山时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由于惊人的默契,竟与之重合在一起。从太行古径到G307,在两千年的历史长河中。

  • 太行八陉形势图 2018太行八陉井陉游记 《春到井陉》

    太行八陉形势图 2018太行八陉井陉游记 《春到井陉》

    2019-02-02

    从北京开往大同的火车经过了涿州、涞水,历史从诞生火车以来,故事在这里发生了好多、好多,铁凝细腻的笔触写到这里,故事变得淳朴而自然,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喜欢上这里的拒马河,是她的思想接近我,还是我的思想接近她?我只是好盼望、好盼望有一天我也能赶在这里。

  • 玻璃栈道坍塌死亡26人 玻璃栈道恐高死亡记录

    玻璃栈道坍塌死亡26人 玻璃栈道恐高死亡记录

    2019-02-02

    玻璃栈道最近几年成为很多游客必去的旅游项目,如今中国有很多玻璃栈道,比较出名的有张家界天门山玻璃栈道,凤凰山玻璃栈道等等,不得不惊叹中国人的巧夺天工,最近网络上传出玻璃栈道坍塌死亡26人和玻璃栈道恐高死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