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铁泉死亡时间 对话张铁泉:"断头台"苦练5年 UFC收入七八千美元

2018-11-24 - 张铁泉

美国当地时间8日晚,休斯敦丰田体育中心继姚明退役后第一次拥入了大批的华人观众。UFC136期终极格斗赛在这里举行,中国UFC第一人、“草原狼”张铁泉(微博)与美国摔跤手达伦埃尔金斯苦战了三个回合,最终以点数惜败对手,这在UFC的历史上也并不多见。

张铁泉死亡时间 对话张铁泉:断头台苦练5年 UFC收入七八千美元
张铁泉死亡时间 对话张铁泉:"断头台"苦练5年 UFC收入七八千美元

四次征战UFC,胜负各半,对于一度靠当搬运工维持生计、20岁出头才开始接受正规训练的农家孩子张铁泉来说,是天赋还是汗水不言而喻。在北京的面谈和后来的网聊,让张铁泉的故事在我们面前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就好像那首《春天里》。

张铁泉死亡时间 对话张铁泉:断头台苦练5年 UFC收入七八千美元
张铁泉死亡时间 对话张铁泉:"断头台"苦练5年 UFC收入七八千美元

从小立志当大侠为学艺离家出走

1978年,张铁泉出生于内蒙古科尔沁草原的一个普通蒙族农民家庭,父亲给这个结实的孩子起了个响当当的蒙古名字叫“满都呼”,意为太阳升起。从小就执拗的张铁泉并不愿意像父辈一样一辈子务农,他的目标是成为一个“功夫了得的大侠”。

张铁泉死亡时间 对话张铁泉:断头台苦练5年 UFC收入七八千美元
张铁泉死亡时间 对话张铁泉:"断头台"苦练5年 UFC收入七八千美元

一年春节,张铁泉用父亲给的200元买衣服钱去了趟通辽市区,抱回来一只小闹钟、一个臂力器和一个拉力器。从此,张铁泉的屋顶多了一根绳子,闹钟顺着绳子垂在床头。每天闹钟响过,张铁泉上肢力量的锻炼就开始了。

初中毕业时,鄂尔顿巴雅拉教练看中了张铁泉,带他去到离家300里地的古典式摔跤队。在锯末上猛摔了一年,没有足够的钱去省体工队继续训练,张铁泉只能回家务农,但心中的梦想并未泯灭。于是,21岁那年,张铁泉给父母留了一封信,怀揣几十元钱独自踏上了开往呼和浩特的列车。

那个骄阳似火的夏天,张铁泉就在建筑工地上搬砖。对于一个兜里只揣着几十块钱就孤身离开老家蹿上火车的“蒙古小爷们儿”来说,跑来呼和浩特学打拳是理想,当搬运工不算苦,在这之前,铁泉做过保安、扛过水泥、送过煤气罐、睡过地下室……但每天都会起个大早,绕着呼和浩特火车站晨跑,每天都是雷打不动的“十公里”。

工友们对这个心有大抱负的铁泉也是相当敬佩,一直鼓励他坚持下去,至今铁泉还记得一位患有眼疾的工友曾经对自己说道,“我们这辈子就这样了,但是你不一样,将来你成功了,是我们大家的骄傲!”

头破血流获认可挨打进了散打队

送煤气罐的路上,铁泉看到当地一家跆拳道训练馆,鼓起勇气走了进去,从此开始走上了学习跆拳道的道路。也就是在那家道馆,张铁泉遇到了后来同为中国MMA界领军人物的戴双海。遇到戴双海是张铁泉功夫生涯的一次转折,铁泉也由此得到系统的功夫训练,但总觉得跆拳道不是自己的梦想所在。

铁泉想转投散打,可当时内蒙古散打队不肯要他。“我甚至跟他们说,如果不相信我的实力可以让他们专业队员先跟我打一场,如果觉得好再留下我。”铁泉是巴望着可以有个系统学艺的地方,但专业队的教练们担心让这样一个小时候只练过一年摔跤的农家孩子与专业队员过招会造成意外伤害,拒绝了他的要求。

所以铁泉就只能这样熬着日子:白天自己跑到操场上看散打队训练,记下所有的动作和要领,回来自己练,而吃饭的钱则只能通过做搬运工来解决。此后的某一天,在戴双海的推荐下,时任内蒙古体工二大队武术散打队主教练的赵学军在工地上找到铁泉:“今天晚上去打一场,让我看看你底子怎样。

”可以想象的是,张铁泉是如何铆足了劲儿去打的,因为他被打得满脸都是血。那次比赛是和拳击运动员打的,没分出胜负。但是对铁泉来说已经赢了,因为赵学军看完比赛之后对铁泉说,“从明天开始,你不用再搬砖了,来队里训练。

”对于铁泉来说,真正的体育生涯开始了,而体工队吃住全管也解决了铁泉的生存问题。只是没多久就到了2001年九运会,被寄予厚望的内蒙古散打队因没能收获一枚金牌宣告解散,铁泉也跟随恩师赵学军来到了西安体育学院散打队。

摔跤功底助推柔术“断头台”扬威悉尼

跟随赵学军的五年里,铁泉练得很辛苦,和从小接受专业训练的队友不同,铁泉的底子相对较差,每节训练课都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汗水。赵学军考虑到铁泉的实际情况,在2005年巴西柔术专家安迪寻找MMA运动员时,推荐了铁泉,后者正式走上了综合搏击的道路。

开始学习巴西柔术的铁泉一下子就被这种“似曾相识”的技击技术吸引,“我从小就学习摔跤,虽然技术上还有很大差别,但柔术与摔跤还是相通的,所以我学得特别快。”这一年的年底,练习了不到两个月时间柔术的张铁泉站在了北京综合搏击对抗赛的拳台上,那场比赛,刚刚涉入这个领域的张铁泉就出色地运用自己还不太成熟的技法降伏对手,此后,张铁泉在国内综合搏击的赛场上从无败绩。

正规的巴西柔术升段非常不易,从白带到蓝带往往要一至两年,蓝带到紫带则需要更长时间。2009年6月,张铁泉获得紫带,由于国内紫带选手寥寥无几,紫带根本无法买到,需要从巴西定购。经历了一周的等待,紫带才系到张铁泉的腰间。但此时的张铁泉,已经不再是那个被打得满脸是血的蒙古小生了。

2008年11月22日,在菲律宾最大的MMA赛事——“环球搏击冠军”大赛中,张铁泉挑战菲律宾80公斤级金腰带持有者卡罗依。面对以重拳闻名的菲律宾人,张铁泉用时3分03秒、以“断头台”降服对手,夺得了第一条属于中国人的国际综合搏击金腰带;2011年的悉尼,UFC的赛台上,张铁泉抓住对手一个俯身闪避的短暂时机,后手顺势锁住对手颈部,两腿发力缠住对手,流畅地使出标准的“断头台”动作。

莱因哈特坚持了5秒钟出现窒息,随即认输。张铁泉的现任教练,巴西人卢伊说:“他有打UFC的天赋,因为有摔跤、散打的底子。铁泉也喜欢用他的拳头,他需要提高的更多是心理战术。”

小众项目的困惑创立拳馆发展艰难

如今的张铁泉,已经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拳馆——“ChinaTopTeam”。 铁泉虽名为合伙人,但与其他在这里训练的年轻运动员一样,铁泉依旧保持着严格的训练习惯。每天,铁泉就在这间并不算大的平房里跳绳、打靶、练习各种器械。

张铁泉告诉记者,在北京,大约有50多人跟自己一样,正在努力或者已经成为搏击类自由职业运动员,他们可以用俱乐部的名义申请参加国际比赛,还可以跟经纪公司签约,逐步参加更高级别的赛事,赚取更多赛事奖金。

但是即便这样,“资质”问题始终困扰着包括张铁泉在内的这个群体。今年春天从澳大利亚打完第一场UFC比赛回国没多久,铁泉的训练馆就因租期已到,被要求3天内搬离,在绕着北京城找新场地的同时,铁泉的训练也只能借用别人的场地。

而“ChinaTopTeam”旁边的一家教授散打的拳馆,众多学员训练得如火如荼。“如果这个项目是国家体育总局主管的就好了。”铁泉说到此时有些无奈,“起码我不再需要操心最基本的训练场馆问题。”而现实是,由于综合搏击项目小众又残酷,体育总局武术管理中心还处在考察过程中。

但是即便这样,铁泉也是笑笑,“等待着MMA在中国可以职业化,确实不是容易事,但这就和我打拳的日子一样,我搬砖的时候,也想着有一天可以站到国际赛场上,这件事同样需要努力,需要时间。”本报记者 丁潇雅 文/图

名词解释

断头台(guillotine):格斗技巧的一种,手臂由对手下颔穿过,双手合并上提。这个动作一方面对对方气管造成压迫,因为用手臂紧紧缠绕着对方的脖子处,酷似中世纪时的刑具因而得名。断头台也可以应用在地面状态下,使用者会用双腿夹在对方后臀处,形成一个封闭的地面防守状态,以控制对手的行动,防止逃脱。

MMA:综合格斗

WEC:世界极限笼斗冠军赛

UFC:终极格斗冠军赛

张铁泉UFC战绩

2010年9月30日出战美国UFC/WEC51期第一回2分26秒 “断头台”绞杀对手

2010年12月16日出战美国UFC/WEC53期判定点数负对手

2011年3月4日出战美国UFC127期第一回合48秒“断头台”降服对手

2011年10月8日出战美国UFC136期判定点数负对手

■对话

“铁拳张”是这样炼成的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是具备常人难以想象的勇气和毅力,就像篮球选手梦想NBA(微博),每一个搏击选手都向往UFC。如今,张铁泉成功登陆UFC,为其他中国综合格斗高手打开了一扇窗,也让更多喜爱MMA的观众有多了一条了解该项目的渠道。

华商报:中国有那么多的搏击选手,你是如何被UFC选中的?

张铁泉:我想和我的打法有一定关系,散打多靠点数取胜,我一直是拼打为主,MMA对手摔倒了也可以进攻,很适合我。2010年7月,UFC官员肖恩舍拜来到北京选拔中国运动员,看了我的训练,我有幸成为中国第一批UFC选手。那些搏击类项目国家队的选手要参加奥运会、全运会,他们没有时间来进行专门的训练来参加综合格斗类的比赛。

华商报:你一共签了多少场UFC比赛,一般赛前多久会把对手名单给你?

张铁泉:我目前签了七场,毕竟UFC是格斗赛事中级别最高的比赛,资格审查非常严格。通常赛前两个月我才会得知对手情况,然后进行针对性备战。

华商报:站在“八角笼”里会紧张吗?

张铁泉:一开始比赛前翻来翻去睡不着觉,比赛当天很早就开始兴奋,到比赛的时候反而松懈下来没劲了,现在已经比较放松了。

华商报:MMA比赛中任何身体部位都有受到攻击的可能,这项运动是不是很危险?

张铁泉:我受到的最严重的伤是左眼角开裂,MMA比赛可以使用摔、拿手法来制服对手,减少了击打次数。一个MMA运动员职业生涯里挨到的拳数远小于拳击选手。在八十多年的竞赛史中,只出现过一例死亡纪录(1998年俄罗斯举行的一次管理混乱未经审批的比赛)。对MMA运动的夸张描述只是一种商业上的炒作,完全是为了吸引更多观众。

华商报:来说说你的“断头台”吧,是你发明的这项技术吗?练了多久才成为了你的杀手锏?

张铁泉:这是巴西柔术中的动作,并不是我发明的,虽然练了五年,但并没有刻意地去练习,只是我用着顺手而已,使用“断头台”对手臂力量要求非常高。

华商报:参加UFC比赛的奖金多吗?

张铁泉:出差费大概有五六千美元,赢了还会有额外的收入,此外还有最佳降伏奖,七八千美元的样子。此外还有商业赞助,在菲律宾拿了金腰带以后,也就是2009年,第一次有商家主动找到我给我赞助,现在我得到的赞助费用是刚开始打国际比赛时的十倍。

华商报:你已经33岁了,还会坚持多久?

张铁泉:和我同一批的散打队员基本上都已经退役了,但是我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打个三五年,因为我从事的是自己喜欢的东西,不管再苦再累都觉得值得,我的拳馆里还有七八名专业队员和30多名业余队员,我得给他们做出榜样。

■记者手记

谢谢张铁泉

“比赛输了,让大家失望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宁愿输在强者的拳下,也不愿走向弱者的拳台!人生就是要不断地挑战自己!”输给达伦埃尔金斯后,张铁泉在自己的微博中这样写道。从他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在电影洛奇中才看到的场面。为了能站在八角笼里和世界争锋,张铁泉付出了太多太多,要说谢谢的,应该是我们。

与张铁泉相识,是在4月初的北京,当时他正在寻找新的拳馆,每天开着车在偌大的北京城里兜圈子。电话里,张铁泉告诉记者他急得上火,因为原来的拳馆已经停水断电。但是当张铁泉如约来到五道口的一家茶楼,坐在记者面前时,却谦和而平静。面对陌生人时,张铁泉有几分羞涩,没人看得出他就是在世界最顶级的综合格斗赛事中五秒就能令对手窒息的超高手。但是一旦熟络起来,他就会表现出蒙古人的热情。

因为普通话不怎么好,张铁泉在接受专访时偶尔还要加上手势,但只要提起UFC比赛和那些对手,他的眼睛就会发亮,话语中透露着如“断头台”一般的凶狠。可铁汉也有柔情时,说起相恋了三年的女友毛毛,张铁泉只有甜蜜。今年7月10日,张铁泉与毛毛在北京举办了盛大的蒙古族婚礼,从此江湖上又多了一对神仙侠侣。

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但是作为一个职业运动员,33岁的张铁泉已经不再年轻了。在七场UFC合同结束后,张铁泉也许会继续,也许会转向北美和日韩赛事,但作为第一个远征UFC的中国人,绝对值得所有后来者铭记。

相关阅读
  • 张铁泉死了吗 张铁泉现在怎么样 被传死亡是谣传还是事实?

    张铁泉死了吗 张铁泉现在怎么样 被传死亡是谣传还是事实?

    2018-11-24

    说起拳击,大家都会知道外国的泰森,还有国内的邹市明。但是近日刷爆了朋友圈的一位拳击选手ndash张铁泉,说起这个张铁泉,他是首位进入ufc的国人,但是现在的朋友圈,都是刷他的意外死亡,为什么一个好端端的人突然就离奇死亡了呢?这是因为什么导致的呢?为什么都再说他没有赞助商。

  • 张铁泉死亡原因 张铁泉死亡现场 张铁泉无赞助原因分析

    张铁泉死亡原因 张铁泉死亡现场 张铁泉无赞助原因分析

    2018-11-24

    张铁泉按理说是应该比邹市明还更应该出名的人,但是张铁泉的名气却没有邹市明高,原因是什么呢?曾经张铁泉被爆料在比赛现场比打死了,而且还有人发了张铁泉死亡现场图片,还说跟没有人赞助张铁泉,一起来看看到底咋回事吧。

  • 张铁泉是否己死亡 上官鹏飞脑细胞正在死亡 张铁泉呼吁赶紧救人

    张铁泉是否己死亡 上官鹏飞脑细胞正在死亡 张铁泉呼吁赶紧救人

    2018-11-24

    散打国手脑部重伤生命垂危后续报道本报讯在比赛中脑部严重受伤的散打国手上官鹏飞的生命正在一点点地枯萎。10月31日,在2011中国武术散打功夫王争霸赛中,河南队的上官鹏飞被击倒脑部严重受伤。昨天,从收治上官鹏飞的海口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传来消息。

  • 张铁泉真的死了吗 张铁泉心目中最能打的人真是李景亮吗?

    张铁泉真的死了吗 张铁泉心目中最能打的人真是李景亮吗?

    2018-11-24

    中国搏击赛事虽然众多,但是中国人最欣赏的赛事不是武林风,也不是新锐,更不是昆仑决,而是UFC这种搏击赛事,中国在这个搏击运动起步晚,底子薄,但是在这几年发展很快,也涌现了一大批有实力的运动员,特别是中国UFC第一人张铁泉是第一个走向世界的人。

  • 张铁泉ufc比赛全集 新青年对话张铁泉

    张铁泉ufc比赛全集 新青年对话张铁泉

    2018-11-24

    答其实,只要是从事MMA(综合格斗)这项运动的人,都想在UFC(终极格斗冠军赛)的擂台上打比赛。所以说,2010年,我也很幸运地跟UFC签约,打了UFC比赛,很荣幸地成为“中国UFC第一人”,我感觉到非常地光荣。

延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