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作人老婆 周作人为何娶了个日本老婆

2018-03-07 - 周作人

即使在门户大开放的现代,要娶个日本女人回家当老婆恐怕也并不容易。但如果你留学日本生活在日本,那就另当别论了。周作人就是在日本留学期间娶了个日本老婆。别以为国籍不同,文化背景不同,价值观不同就难处了,。他和她,依然是友好的生活了一生一世。

周作人老婆 周作人为何娶了个日本老婆
周作人老婆 周作人为何娶了个日本老婆

可以这样推论,如果周作人当年没有留学日本,也许就娶不到日本女人羽太信子;如果他没有像他哥一样离开绍兴也到南京水师学堂读书,也许就没有机会到日本留学;如果不是因为衰败的故家乌烟瘴气,他又厌烦繁碎的家务事儿,也许就不会离开家乡。

周作人老婆 周作人为何娶了个日本老婆
周作人老婆 周作人为何娶了个日本老婆

我们不难发现为什么周作人娶日本老婆的源头了。 鲁瑞想儿子。大儿子在南京矿路学堂念书,二儿子在杭州陪侍服刑的老爷子。想啊想,她就病了。一病,就有理由召回儿子们了。

周作人终于结束了探监生活。 他母亲病好以后,他并没有返回杭州。为什么?忙。一要忙随之而来的科考;二要忙四弟的病。结果一阵忙乱之后,科考,考砸了;四弟,也死掉了。他应该没事了,可以继续去陪爷爷了。

周作人老婆 周作人为何娶了个日本老婆
周作人老婆 周作人为何娶了个日本老婆

可是,谁也不提这事儿了。 爷爷那边,兴许习惯了,不再需要儿孙的陪侍了,何况潘姨太还一直在他身边;妈妈这边,她当然乐得装聋作哑,哪个母亲愿意儿子过那探监的生活?作人自己,在自己家里吃嘛嘛香,也不情愿再去偷吃冷饭看潘姨太的脸色,何况牵动他魂魄的杨阿三已经死了,他回去还有个什么劲儿? 不过,待在家里的周作人没办法逍遥自在,他要干活儿。

周作人老婆 周作人为何娶了个日本老婆

老爸死了,大哥又不在,他上有祖母、母亲下有幼弟,就算他再怎么不情愿也不得不勉为其难地承担起家庭重任。

这重任是什么?收租子。 周家有几十亩水田可以收租子。 收租子这活儿,对于四肢不勤的周作人来说,是绝对的苦差事儿。一天,冒着雨,他到六和庄收了二十五袋谷子,又到劳家封收了三户人家的八袋谷子;又一天,他黎明即起,坐船往诸家湾,风大天阴冷,他又少穿了衣服,寒风砭骨,几不能支。

周作人老婆 周作人为何娶了个日本老婆

再一天,又大雨,他往五云门外收租,遇到蛮横佃户,颇费了一番口舌,筋疲力尽,下午赶至昌安,收二十五袋谷子。

还一天,他往会稽县,收银和米共计四元五角。 换一般人,收租子是乐事(从别人口袋里掏钱往自己兜里放,难道不是乐事)。周作人不行,他嫌苦嫌累。这还好说,重要的是他感觉精神痛苦,认为实在是没有意义。

他很像当代士兵许三多,一心一意要做有意义的事儿。收租子,在他看来,没意义。他不想干。 不干收租子的事儿,干个流氓怎么样? 好啊好啊,流氓好,寻衅滋事可以排遣无聊,四处游荡可以体验生活,何况他们崇尚哥儿们义气,浑身散发着为所欲为的豪气,颇有古代游侠的范儿。

正痴迷《七剑十三侠》之类武侠小说的周作人对绍兴人称为"破脚骨"的流氓并不讨厌不嫌弃,遇到精神苦闷的时候,他恨不得往他们身上靠呢。

很巧在这个时候,他认识了一个小破脚骨。这个小流氓自称姜太公的后人,他让别人叫他姜渭河,其实人们都唤他阿九。两人厮混在一起在城内外四处闲走,不过并不惹是生非。游荡到晚上,他们就地吃点夜宵,跟摆夜摊的老板逗逗嘴皮子。

跟着阿九,周作人学会了不少流氓手段。 他妈不管他吗,不把他拎回去好好打一顿吗?他妈心疼儿子,舍不得管,也不忍心管。 周作人出生的时候,他妈没有奶水,可怜他吃不到母奶,身体素质很差。三岁的时候他又不幸得了天花(就是他,把天花传染给了小姐姐端姑,端姑不幸病死),病虽然治好了,但他的身体更弱了。

尿床,一直尿床,直尿到十岁。可怜吧。家人都可怜他,心疼他,对他要求也浅,只要平平安安地活着就不错了。

当个小流氓又何妨,反正又没有杀人放火 唉,不过干流氓好像也没什么意义。周作人也开始自我觉醒。不如还是回到杭州去陪陪老爷子吧。周作人没想到周福清被释放了老天连这个机会也不给他了。 爷爷在家的日子,让周作人更加心烦。

这老家伙大概牢坐的时间长了,性格有点儿扭曲心理有点儿变态,他非让孙子周作人每天早晨去菜场买他要吃的菜。买就买吧,他还非要周作人穿长衫,不准穿短袖。那可是炎炎夏日哎。集市上来来往往的人,没有一个穿长衫的,只有周作人。

这样的他像极了一种人,傻子。 可他不是真傻子,所以他痛苦,相当痛苦,有很强烈的屈辱感。但他知道,他不能反抗。爷爷是谁,是周福清,谁敢跟他过不去?找死! 周福清也像傻子,倒也不是夏天穿长衫,而是总听信别人的谗言。

这个"别人"是周氏礼房族大伯周衍生。周衍生,周氏大家族著名的阴谋家、无业游民、大烟鬼。他没有结过婚,又不耐独居的寂寞,因为有吸鸦片的共同爱好,就跟诚房族祖父周子传的太太勾搭上了。

周子传的太太。衍太太。记得吧,造鲁迅的谣说他偷家里东西拿出去卖,逼得他远走绍兴去了南京的那个子传奶奶。 谗言的力量也是无穷的。周衍生在姘妇子传太太面前进谗言,致使她跟亲生儿子的关系恶劣又恶劣;他在周福清面前进谗言,致使原本就爱骂人的周老头儿将训斥家人当做每日第四餐。

老婆蒋氏是必骂的,媳妇鲁瑞他不太好意思骂,有所顾忌,可不骂又是不行的,怎么办,拉个替罪羊来指桑骂槐。谁能胜任替罪羊,周作人呗。

有周衍生这样惹是生非的阴谋家,又有周福清这样不明是非的老糊涂,家里能安生能消停吗?周作人在这样的家几乎一分一秒都待不下去。他三天两头给在南京的大哥写信,诉说他的苦闷,也托大哥帮他想想办法好让他也追随大哥离开家离开绍兴。

大哥就是大哥,很帮忙。不过,不是有心就能帮上忙的,要有人脉要有关系才行。南京哪儿有人脉哪儿有关系?江南水师学堂。他鲁迅当年能进去,不就是因为"咱朝中有人"吗。

因为义房族祖父周庆蕃在水师学堂任职〔职务升啊升最高升到提调(相当于今天的教务主任)〕,周氏家族先后有五个人在此读过书。鲁迅之前有诚房族叔周鸣山(衍太太的儿子),叔叔周伯升;鲁迅之后就是周作人和义房族叔周冠五。

鲁迅没有直接去找叔祖周庆蕃,而是托叔叔周伯升去找周庆蕃。周庆蕃是祖父辈,叔叔是父亲辈,他只是孙子。旧式文人最讲究等级,一级一级走完程序,周作人就进了江南水师学堂。 衰败的故家,先被鲁迅后被周作人甩在了身后。

往后的路,周作人跟着大哥亦步亦趋。稍有不同的是,鲁迅从乌烟瘴气的水师学堂跳出来后先去了矿路学堂,然后才获得公费留学的机会去了日本;周作人是从水师学堂直接奔去了日本。 1906年,鲁迅新婚后第四天就抛开了新娘朱安,重返日本。

这次,跟他一块儿走的是周作人。 同样都在日本留学,鲁迅为什么没找个日本老婆,偏偏周作人娶了个日本老婆呢? 羽太信子其实不是周作人第一个爱上的日本女人,"第一"名叫乾荣子。

从郦表姐、杨阿三到乾荣子,我们会发现,周作人这个性早熟的家伙似乎很容易爱上一个人。郦的美、杨的纯,都能让他心动。那么,乾荣子呢? 初到日本,周作人随大哥寄宿在本乡汤岛二町目的伏见馆。

在这之前,鲁迅就住在这里。乾荣子是伏见馆主人的妹妹,也是这里的下女,做一些给客人搬运行李,送茶递水,打扫卫生,烧火做饭等粗活儿。 乾荣子不是周作人在日本见到的第一个女人。他从码头到住地,一路上肯定看见过不少日本女人,但乾荣子是他近距离看到真实一面的第一个日本女人。

近距离自不用说,大家住在一个屋檐下,低头不见抬头见。 当时,他只看了她一眼,就呆了。那是因为乾荣子光着脚,而且是一双大脚,轻盈地屋里屋外地奔来跑去,活力四射。

这在遍地小脚、到处飘扬着令人作呕的裹脚布的老家,是一道让人赏心悦目的风景。他跟他哥一样,最痛恨女人缠足,认为那是中国最恶俗之一。反过来,他赞美天足,也欣赏赤脚,认为那是一种很健全很美好的事儿。

  别小看了乾荣子的大脚和赤脚,它的亲切和自然使周作人一下子消弭了初到异国他乡所常有的紧张和不安。他一下子就爱上了她。   没听说过因为一双脚就爱上一个人的。

这就让人怀疑,周作人爱的是乾荣子这个人吗?他对她还一无所知呢。其实,他爱的是乾荣子身上的那股子日本文化味道。   爱他(她)就爱他(她)的祖国。这是我们常见的。爱一个国家的文化继而爱这个国家又继而爱这个国家的人,然后嫁他娶她。

这是爱屋及乌的另一种表现吧。周作人好像就是如此。   乾荣子之后,周作人又爱上了羽太信子。这次这个爱,不再像之前爱三姑娘爱郦表姐爱乾荣子那样,只是默默的,在心底过了过爱的瘾而已,而是有了行动,爱的行动—娶她为妻。

  说羽太信子,得从羽太家族说起。   信子的爸叫羽太石之助,一个工匠,在建筑公司打过工;信子的妈叫羽太近(这肯定是嫁人之后的名字,之前的名字,不清楚),一个家庭妇女。

羽太石之助的家庭出身恐怕不怎么样,因为他是入赘到羽太近家的。羽太近出身于士人家庭。周作人和信子结婚的时候,信子的祖母还活着,还有弟弟羽太重久,两个妹妹羽太芳子和羽太福子(她原先还有一个妹妹羽太千代早夭)。

  显然,这是一个负担很重的下层贫民家庭。   作为长女,信子逃不掉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的命运,小小年纪就不得不出外打工谋全家人的生。

打的什么工?在低级酒廊当陪酒女(用日本的书面语言,叫酌妇)。后来又打的什么工?家政服务员(又名下女、女佣、钟点工)。   周作人就是在信子为他和他哥以及另外三个大男人当下女的时候认识她的。

地点在本乡西片町十番地吕字7号。之前,他们搬了几次家,然后搬到了这里。房东不住在这里,没人做家务。   招聘!羽太信子应聘!成了!男人们找到了帮佣。周作人找到了老婆。

  女人,特别是要娶回家当老婆的女人,相貌还是重要的。信子长得肯定没有郦表姐漂亮,可能也没有杨阿三好看。她一张大圆脸,一双日本人特有的小眼睛,个子也矮。她读书少,没什么文化,自然也就谈不上有什么优雅的谈吐。

如果周作人去相亲,相信他不会对她一见钟情。   问题是,他们是在共同的生活交往中自然产生的感情。这就没了家庭出身才学容貌的羁绊。要不怎么说建立在共同的学习工作基础上的感情最牢靠呢,要不怎么说撇除了一切世俗的两情相悦最坚贞呢。

  不要以为只有共同的性格、共同的爱好、共同的志趣、共同的学识、共同的思想、共同的语言才能最好地维系夫妻关系,才能相濡以沫白头到老。

周作人和信子不但没有那么多"共同",相反倒有不少"不同"。   他性格内向,寡言;她性格外向,开朗。他学识丰厚,是个只埋头书桌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她大字不识一箩筐。他头脑复杂,思虑多,肠子拐弯多;她大脑简单,少思少想,直肠子,快人快语,有话就说,从不藏着掖着。

他四肢不勤,不善家事;她干活麻利,是料理家务的一把好手;他是个习惯被人照顾的人;她是个习惯照顾别人的人。   照顾与被照顾,这才是重点。

  信子把周作人当儿子一样呵护照顾;周作人把信子当妈一样依赖。   周作人,难道缺少母爱吗?   还别说,的确有那么一点儿。   周作人小时候,他妈没有奶,家里为他请了一位奶娘。

这奶娘,不地道,隐瞒了之前曾经喂养过的事实,奶水也不足,只能勉强喂一点儿残奶剩水给周作人。小孩子吃不饱,就死哭。   不准哭!   我饿,我就哭!

  为堵住他的嘴不让他哭,就给他喂糕点。他是婴儿哎,小胃小肠的哪能消化得了。这不,肠胃弄坏了,人也瘦得像非洲难民。他因此体弱多病,也落下了病根:贪吃。见什么都要吃,像饿死鬼投胎,没个饱的时候。

去看医生,医生一本正经地说,这是奶痨。老人们却说,这是馋痨病,得慢慢调养,忌吃荤腥和零食,每餐只能吃个半饱。这下,他就更饿了。更饿,也就更馋,更馋,又不能多吃,不能多吃,就只能继续向瘦前进。

  这都是他妈没有母乳喂养他给闹的。   后来,他得了天花,又传染给了姐姐。他姐端姑是周家唯一的女孩儿。虽然重男轻女,但如果只生儿子没有个女儿,也是一件让人遗憾的事儿。

这无论在现在还是过去,都一样。鲁瑞在连着生了鲁迅和作人两个儿子后,只盼着第三胎是个丫头。还真是的。夫妇俩乐坏了,把闺女当掌上明珠养。   鲁瑞的眼里只有端姑,没有(当然不是完全没有)櫆寿(此时他才两岁)。

  在姐姐死之前,他一直由继奶奶蒋氏照顾。两个孩子同时得天花,鲁瑞也更多的是照顾端姑。端姑死了,鲁瑞伤心欲绝又心灰意冷,身体很差,就算是有心也是无力照顾老二了。

周作人继续由奶奶管养。幸亏奶奶细心,也不分亲的非亲的一样宠爱和呵护,他这才没有被天花害死侥幸地活了下来。   同住的五个男人,只有周作人和信子的年龄最接近。同龄人嘛,有共同语言。外向的信子常常主动找周作人闲话,一副对他很有兴趣的样子。

因为有兴趣,她对他也就更多一些关心和照顾。 从信子身上,周作人感受到了母爱。   对于他来说,娶的一定是相夫教子的老婆,而不会是志同道合的同志。

娶同志是用来打开大门向世人炫耀的,也是为了能在家里继续办公;娶老婆是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的。周作人不想在家里谈哲学谈理想谈人生谈国家大事谈世界形势,他只想过日子只想有个人在身边伺候他为他烧火做饭晒衣晾被养花种草生儿育女。

  这工作,谁能胜任?非下女出身的羽太信子莫属。事情挑明了。   那对于,他娶日本老婆婆,他大哥鲁迅什么态度?   一个字:行!两个字:同意!

三个字:不反对!四个字:坚决支持!   还用问为什么吗?当时在日本的中国男留学生,娶日本女人为妻的,周作人不是第一个。鲁迅早就见怪不怪。日本女人贤惠勤劳,又把丈夫当天无限崇敬地仰视,用来当老婆,最好。

再有,他自己的婚姻是包办的,他那么崇尚自由恋爱自由婚姻,怎么可能干出横加干涉有情人的事情来呢?   他家乡的老妈什么态度?   一个字也没说。   她能说什么?二话不说就同意?不可能。

即使她同意也不可能做到二话不说。你想,娶回来一个外国人,周家还不让四邻八方的唾沫淹死?不同意?也不可能。儿子远在日本,她鞭长莫及。再说了,她一看到大媳妇朱安的脸,心就往下沉。

大儿子大儿媳的婚姻已经悲剧了,她不想家里又有第二个婚姻悲剧。   随他去!这不是她说的,这是她心里想的。   不置可否就是好。将来,如果他们以性格不合闹离婚,责任不在我,不是我包办的,怪不着我,不像樟寿和安媳妇,表面上不说心里不定怎么埋怨我呢。

如果遭人议论耻笑被吐口水,责任也不在我,不是我在背后撺掇的,不要说我这个为娘的不守祖宗规矩伤风败俗。   这样一来,周作人和羽太信子成婚毫无阻碍地顺利。

1909年3月18日,他俩在日本当地的婚姻登记机关注册结婚。   在家事方面,一直是信子在前头冲锋陷阵,周作人在后头当参谋总长兼后勤部长。两人配合得和谐又默契,比他大哥大嫂幸福多了。 看来,造化是弄人的,他们这一对,还真是天造地设的,多么好的夫妇。幸福,真是没的说的。真是让人很羡慕的一件事啊。

相关阅读
  • 周作人后人 后人起诉索要周作人被拍卖手稿 法院未立案

    周作人后人 后人起诉索要周作人被拍卖手稿 法院未立案

    2018-03-07

    由周作人撰书、鲁迅批校的《日本近三十年小说之发达》手稿,在去年5月12日,被以184万元价格拍卖(本报曾连续报道)。曾多次要求停拍手稿的周作人13位后人,将拍卖公司诉至东城法院,要求确认拍卖行为无效,并返还手稿。

  • 周作人初恋 周作人散文初恋读后感

    周作人初恋 周作人散文初恋读后感

    2018-03-07

    初恋是拿来怀念的,不是占有,因怀念而美好,因得不到而加倍怀念,而周作人笔下的初恋又是怎样的呢?下面是学习啦小编精心为您整理的周作人散文初恋读后感,希望您喜欢!周作人散文初恋读后感篇一在很多场合,总有朋友之间互相询问初恋的细节。

  • 周作人的作品 朱自清和周作人的作品比较

    周作人的作品 朱自清和周作人的作品比较

    2018-03-07

    朱自清和周作人的作品比较 朱自清与周作人的散文比较 10 教育 1 班 蔡文卿 10231101 朱自清由于是以写新诗出名的,所以他的散文里面可以很明显的看出这种风格, 他的散文被称为“白话美文的模范” 。

  • 周作人散文苍蝇中的好句及赏析

    周作人散文苍蝇中的好句及赏析

    2018-03-07

    赏析 难登大雅之堂的苍蝇.从周作人笔下写出,却让人耳目一新,倍感神清气爽.作者似乎在扭转一个误区苍蝇并不可恶.只是我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或者说我们对苍蝇并未完全了解. 苍蝇之并不可恶,首先在于它带给我们的无穷童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