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地为牢暖妻溺宠叶冥】画地为牢暖妻溺宠林意绪叶冥

2020-04-16 - 画地为牢

这里为您提供《画地为牢暖妻溺宠》小说,该小说男女主是林意绪叶冥,小说引人入胜,内容赏心悦目,值得推荐。林意绪叶冥小说精彩节选:“江昱,如果跟别的男人睡一次就淫贱不堪的话,那你呢,你跟那个婊子睡了几千次了吧,说淫贱,你比我淫贱千万倍!”江昱正待反唇相讥,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嘈杂声。接着就听到人群涌来的声音,江昱有种不祥的预感,下一秒,就看到一群狗仔蜂拥到眼前。

【画地为牢暖妻溺宠叶冥】画地为牢暖妻溺宠林意绪叶冥
【画地为牢暖妻溺宠叶冥】画地为牢暖妻溺宠林意绪叶冥

《画地为牢:暖妻溺宠》精选内容:

江昱看到她那一身情爱的痕迹,本来就已经火冒三丈,结果目光越过林意绪身后的时候,又看到了床上那一堆情趣“工具”。 他的目光移到她身上,鼻腔里哼出冷笑:“真是看不出来啊,林意绪,你在床上的花样这么多!往日怎么不见你这么淫贱!

【画地为牢暖妻溺宠叶冥】画地为牢暖妻溺宠林意绪叶冥
【画地为牢暖妻溺宠叶冥】画地为牢暖妻溺宠林意绪叶冥

” 林意绪捏紧拳头,指甲深深嵌入掌心,这个男人…这个她叫了几年老公的男人……竟然这样羞辱她!要不是他的好妹妹,她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林意绪不是什么不谙世事的小女生,在喝了小姑子的那杯酒后,她就知道自己被下了药,既然是要跟男人春风一度,何不自己找个男人?所幸她运气不错,被下了药后,也懒得再管束自己的身体。

【画地为牢暖妻溺宠叶冥】画地为牢暖妻溺宠林意绪叶冥
【画地为牢暖妻溺宠叶冥】画地为牢暖妻溺宠林意绪叶冥

“江昱,如果跟别的男人睡一次就淫贱不堪的话,那你呢,你跟那个婊子睡了几千次了吧,说淫贱,你比我淫贱千万倍!

” 江昱正待反唇相讥,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嘈杂声。 接着就听到人群涌来的声音,江昱有种不祥的预感,下一秒,就看到一群狗仔蜂拥到眼前。 快门声和闪光灯此起彼伏,江昱立马上前一步,挡住房门,不让他们进来。

【画地为牢暖妻溺宠叶冥】画地为牢暖妻溺宠林意绪叶冥

“江昱,你为了让我丢人现眼,竟然大费周章叫这么多记者来?” 她连忙捂住自己的胸口,“你想让明天的报纸标题是,风骚的千江集团少奶奶偷情被抓吗?”林意绪心寒了,她没想到江昱会做这么绝,为了报复她,不惜让她在全城人面前出丑,他简直冷血得让她不认识。

江昱也一阵疑惑,这些狗仔是怎么冒出来的,难道昨天给自己线报的人把消息卖给了别人吗,正揣度间,忽然听到一声厉呵:“吵死了!” 林意绪和江昱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循声望去,只见浴室门口站着一个赤裸上身的型男,五官俊朗,身材好到让林意绪忍不住多看两眼。

更要命的是他还没有擦干身上的水滴,好多水珠沿着他健硕的腹肌流进下腹,消失在挡住下体的浴巾里。

林意绪竟然有点希望一阵风拂过,吹掉那条浴巾。 想想昨晚是跟这样优质的男人滚床单,就觉得这波不亏。 那群记者一看到叶冥出现,立刻激动起来,手里的相机变成高射炮,快门声和闪光灯浪潮一般涌了起来,其实他们一开始接到的线报,是星辰产业的总裁叶冥跟一个女子火热调情,还一起进了酒店的消息,所以一开始看到千江集团的少东家江昱在这里时,他们是一脸懵逼的。

江昱看到叶冥,瞳孔不禁放大了一分,“这不是叶总吗,我以为谁看上这破烂货呢,原来是你。

” 叶冥漫不经心的拿起桌上的水晶杯把玩着,邪气一笑:“原来是江少爷的娇妻啊,江少爷也是的,这么可爱的小白兔,不好好看着,放出来到处跑,早晚让狼吃掉。” 江昱冷笑:“不劳您操心!

不过这可不是什么小白兔,狐狸精还差不多,叶总这么喜欢勾搭,小心别惹得一身骚!” 林意绪只觉得好笑,江昱天天跟那个狐狸精纠缠,还怀上私生子,自己染上一身骚味没洗干净呢,还有脸说她。 本来心中的那么一点愧疚也消失殆尽!

叶冥语气平和,带着一丝笑意,“江少爷,不管是小白兔还是狐狸精,我都想告诉你,” 说着故意凑近江昱,压低声音:“贵夫人很美味。” 江昱气得闭上眼睛,看着眼前的两人,只觉得眼睛扎人。

脑袋一时充血,便挥舞着拳头冲到了叶冥面前,叶冥收敛了笑容,电光火石间接住了江昱的拳头。林意绪看情形不对,怕把事情闹大,连忙把两人拉开。 江昱也有点吃味,其实他知道,星辰产业跟千江集团虽然没有生意往来,但是对方的来头毕竟是不容小觑,犯不着闹到见血,看到林意绪来拉自己,他便顺着这个台阶下了。

狠狠瞪了一眼林意绪,“收拾好你的烂摊子后给我滚回来!”说着把门甩上,拂袖而去。 林意绪扶额,头又隐隐作痛了。

看着眼前的男人还抱着手臂用促狭的眼神看着她,她蹙了蹙眉:“叶总,抱歉,闹成这样。” 叶冥挑眉:“没关系,被人带了绿帽子正常反应,再说,我也不吃亏。” 林意绪扫了一眼自己的胸口,那一片惨不忍睹的痕迹提醒着自己,眼前这个男人昨天晚上确实不吃亏。

“快穿上衣服吧,我也该走了。”林意绪提醒他。 男人露出嫌恶的表情,“脏了。” 总统套房纤尘不染,衣服虽然被随意丢在地上,但是怎么会脏呢?林意绪环顾四周,这个男人貌似并没有带换洗衣服。

她叹了一口气,把衣服一件一件收拾好,带着劝慰的语气:“您就将就一下吧,难不成一会裸奔出去?” 叶冥嗤笑了一声,眼前这个女人,怎么那么可爱呢。 “我说脏了就是脏了,你别收拾了,我用过一次的东西,向来是扔了的。

” 林意绪听他这样说,脸立马冷了下来,用过的东西一次就扔,就像昨天被睡过一次的自己一样,她立马扔掉了手里的衣服,拿起包包,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准备离开。 “怎么,就这么无情吗?我还以为经过昨夜的热烈交流,你会对我有点留恋。

” 林意绪看着一脸玩味的男人,也促狭地回答他:“叶总不说差点忘了,昨天我被您伺候的很舒服,为了表达对您的感谢,这笔钱请您收下。”说着抽出一千块,放在了男人面前。

男人笑了,真是有趣的女人,他慢慢走到林意绪面前,将一张名片塞进她的包里。 然后凑到她的耳边:“为了感谢你的美味,送你一张我的名片,这个可比你给我的值钱得多哦。” 林意绪又气又怒,“你还是操心一下一会穿什么吧!

”说着夺门而出。 背后男人慵懒的声音追了上来:“我已经让我的助理送来了,就在路上,别担心哦。” 气得她半死。 站在江家的大门口,意绪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走进这个让她倍感压抑的家。

刘妈给她开的门,“少奶奶可回来了,夫人正生气呢,您赶快过去吧。” 意绪的头又开始疼了起来,她的婆婆,小姑,自从她嫁过来,就没让她过一天的舒坦日子。 果然,王月如正一脸愤恨的坐在客厅的茶几上,看见她进来,语气尖酸:“林意绪,你还有脸回来!”江依依也抬眼看见了她,眼神立马凌厉起来,“林意绪,你这个臭婊子,贱女人!”

相关阅读
  • 【画地为牢弦弄】画地为牢 作者:弦弄

    【画地为牢弦弄】画地为牢 作者:弦弄

    2020-04-16

    窗外的雨从午后就一直都下个不停,舒云就一直站在大落地窗前看着外面水天一色,仿佛上天在宣泄什么。许久,她动动已经有些麻木的腿,下意识的抬头看看客厅里悬挂的大钟,已经快6点了吗?那么,他就快回来了。想到这里。

  • 【画地为牢的故事】故事汇|打破画地为牢的自传轮回

    【画地为牢的故事】故事汇|打破画地为牢的自传轮回

    2020-04-16

    有一群孩子,并非先天得自闭症。成长中,某些人某些事使他们在自己和世界间竖起一道高墙,每一堵墙里封闭着一颗敏感的心。我来自一座六线城市。18岁前没出过远门。无忧无虑升入初中,并侥幸考上重点班。每逢大考后。

  • 【小学语文教学大纲模板】俄专家建议:俄罗斯学校需统一汉语教学大纲

    【小学语文教学大纲模板】俄专家建议:俄罗斯学校需统一汉语教学大纲

    2020-03-07

    参考消息网1月2日报道 俄媒称,专家认为,俄罗斯学校需要制定统一的汉语教学大纲,并且通过在国家统一考试中引入汉语考试,这正变得愈发可行。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月1日报道,2018至2019学年,汉语首次被列入俄罗斯国家统一考试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