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焱2012奥运会 郭焱:奥运对我说是个梦 最难过的人安慰全世界

2018-10-03 - 郭焱

以下为《乒乓世界》杂志2012年第六期封面故事内容:

2008年的5月,北京奥运会前三个月,郭焱得了风疹,在家休息了半个月,拎着球板到训练馆,那时的她感觉练球变成了痛苦的事,想着奥运会参加不上,训练的时候心里都特别难受,天天不是自己在房间里郁闷,就是忙着抓朋友出去陪她吃饭。

郭焱2012奥运会 郭焱:奥运对我说是个梦 最难过的人安慰全世界
郭焱2012奥运会 郭焱:奥运对我说是个梦 最难过的人安慰全世界

2012年的5月,伦敦奥运会前两个月,郭焱一条腿上绑着护膝,不会打弯儿只能直直地伸在训练馆三楼办公室宽大的圆桌下,教练组开会,只有郭焱一个运动员参与。乒羽中心副主任李振国看着一脸严肃的郭焱笑着说:"你现在位置正在转变。"

郭焱2012奥运会 郭焱:奥运对我说是个梦 最难过的人安慰全世界
郭焱2012奥运会 郭焱:奥运对我说是个梦 最难过的人安慰全世界

四年,郭焱很肯定地说:"我成熟了。"

郭焱:奥运会对我来说是个梦

多特蒙德世乒赛之前,女队在广东中山进行封闭训练,郭焱的右手肘每天训练时都要贴着绷带,训练后还要第一时间绑上冰袋,当时郭焱说,她是骨头缝里疼。这份疼痛一直伴随郭焱度过了整个封闭训练,到奥地利适应集训的时候,胳膊还在疼,郭焱着急了,眼看着就要打世乒赛,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赶快让胳膊好起来。

郭焱2012奥运会 郭焱:奥运对我说是个梦 最难过的人安慰全世界
郭焱2012奥运会 郭焱:奥运对我说是个梦 最难过的人安慰全世界

"当运动员面对伤病的时候,其实特别无助,这种担心胜过怕输球的感觉。"郭焱在奥地利有点病急乱投医的感觉,连不知道从哪儿听到的"土方儿"都用上了,把胳膊肘用奶酪糊上。"想尽各种办法以后,胳膊还是疼,我就开始吃芬必得止痛,我试了试,吃一片还是疼,吃两片也疼。"最后郭焱一掳袖子说,打封闭。

郭焱2012奥运会 郭焱:奥运对我说是个梦 最难过的人安慰全世界

没想到打了封闭,效果还是不明显,世乒赛期间,有时候郭焱胳膊疼得连球板都拿不住。但她没有跟教练说,面对媒体的时候也说胳膊上的伤已经快好了,不要紧。在世乒赛出场名单竞争如此激烈的时候,郭焱选择隐瞒伤势获得上场机会,但这就意味着她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忍受心理的恐惧和教练的疑惑。

"我不敢和施指导说,但真疼到忍不住的时候会和阎导说,后来阎导直问我是不是害怕上场会输球才说胳膊疼。"郭焱笑着说,因为在国外只能拍片查出骨头有没有问题,她拜托好朋友王璇在网上帮她查胳膊这么疼老不好是什么毛病。王璇查到的结果是网球肘,解决的方法是锻炼。但是酒店里没有杠铃片,不能像往常那样练力量,郭焱就把毛巾扔水里,用拧毛巾的方式锻炼。

终于拖着这样的胳膊坚持到世乒赛结束,回到北京的郭焱给胳膊做了仔细的检查,结果是"右肘关节伸总肌腱上止点撕裂、右肘桡侧副韧带上止点撕裂"。

本应该最难过的人,在这一刻安慰全世界

郭焱说,如果世乒赛决赛真让她上场,胳膊打断了她也会把比赛打完。但是决赛前一天晚上,教练组在开会,队员们在一起看录像。时间过了12点,队员们早就散伙各自休息,郭焱被施之皓叫去了。"当时我心里很紧张,虽然不知道教练找我要说什么,但我有预感。"郭焱说,当时施之皓的房间里阎森也在,"进屋后,看施指导的表情,我就知道决赛我肯定上不了了。"

施之皓和阎森当时也挺纠结的,郭焱看得出来。"都在劝我,可能怕我崩溃,或者歇斯底里地发泄出来,可我只是脑子空白了一下,很快又回到现实了,挺平静的,这么平静我自己都没想到。"但是回到自己的房间,郭焱瞪大眼睛躺在床上,她以为这个夜晚就是煎熬,直到第二天她坐在挡板外看着队友们打"翻身仗"。

"真正最难受的是坐着看比赛的时候,比我呆在房间想的时候心情还差,因为在房间没有眼前的场景,没有比赛的球台,没有比赛的感觉,到了现场,真的觉得心里难受。"

郭焱依然清楚地记得两年前在莫斯科,她站在亚军领奖台上的感觉。"特别接受不了,想赶紧下去。"虽然那场比赛只有郭焱一个人拿到了分,但她只觉得中国队是输在自己这一代人手里,作为队里年纪最大的队员,即使没有人要求她这样做,她也自觉地把责任都扛在自己肩上。莫斯科失利后,世界杯团体、亚运会团体,郭焱都是背着巨大的压力在战斗,当时的她是最被信任的队员,是队长,也是最想在世乒赛团体决赛中亲手夺回考比伦杯的一员。

多特蒙德世乒赛决赛,对手新加坡,而郭焱却穿着长袖运动衫坐在场下,笑着,但有点苦,等郭跃战胜李佳薇扔起球拍的时候,郭焱告诉自己,"结束了。"决赛没上场,参加奥运会的机会也就没有了,身为当事人的国乒队员心里都清楚。

庆功宴的时候,郭焱想哭。"但是我们赢了,怎么能就我一个人在那哭?"郭焱用一种平淡中带点狂欢的方式结束了庆功宴,施之皓和她并肩走在队伍的最后。"施指导,我撑不住了。"郭焱冒出一句话,施之皓听了眼睛泛红,走在前面的阎森先哭了。

"阎导,我真没事,我这四年值了,这么多朋友跟你似的为我哭,真值了。"郭焱在庆功宴那天,这样对陪她走过这个奥运周期的阎森说。那天晚上郭焱自己买了酒,曹臻、帖雅娜和李佳薇这几个好朋友陪她在房间喝,喝着喝着郭焱终于哭出来了,她说这就是她这次的发泄方法。第二天回北京,王璇说去机场接她,郭焱说你可别来,咱俩要是在机场见面抱头哭怎么办,王璇一想也是,就没去接机,她想说点安慰的话,这时候郭焱抢先一步笑着说没事。

"其实郭焱的父母在2008年的时候就不想让郭焱再打球了。"王璇说,但是郭焱想拼2012,父母虽然一直支持,可是还是有点"护犊子",不想让女儿难受。所以郭焱从德国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安慰父母。"明明我最难受,这两天都是我在安慰全世界,大家都比我脆弱啊。"郭焱说。

2008-2010,中国队输不起,我也输不起

回到北京,郭焱检查了胳膊的伤,现在选择保守治疗,等观察一阵,如果需要的话她将面临一个大手术。体能训练踢球的时候,被陈梦一脚踢在了膝盖上,郭焱大叫着自己怎么这么倒霉,绑着护膝一瘸一拐地听说要和教练组一起开会,她一愣。"开会还挺有意思的,我第一次参加,脑子里不停地冒出‘啊?原来教练是这么思考的’,同时我还可以把运动员怎么想的告诉教练,牵线搭桥一样。"

郭焱说她这几天感觉身上的包袱卸下了,人挺轻松的,出门在外都能闻到天空的味道。突然被这么"小资"的郭焱吓到了,郭焱哈哈大笑解释说,意思是能享受生活了,不是只知道打球。

郭焱给自己总结了从2008到2012这四年。"2008年我是自然而然掉队的,连自己都不把自己列入竞争范围了,那时候看着大家练球,也逼着自己练,其实根本就看不到未来,但还麻木地训练。奥运会结束后,我第一次走出北京队,代表山西队打乒超联赛,打了第三,觉得状态慢慢回升了,年底拿了澳门总决赛冠军,觉得改了无机胶水以后,我还是有可能冲上去的。"

2009年横滨世乒赛前,郭焱在队内大循环里伤了肩膀,打了两针封闭继续打比赛,八进四的时候输给刘诗雯,那时候郭焱很郁闷,觉得真是看不到希望了,也不想再打了。"我已经走到主力层的边缘,那时候丁宁和刘诗雯的实力已经上来了。

"但郭焱一想自己还年轻,才27嘛,还可以坚持。到了同年的全运会,郭焱觉得自己打得非常好,自信也渐渐找了回来。"当时我想,如果我再做得更好,是不是就能实现我的梦想了?这时候施指导找我谈话,问我想不想竞争2012奥运会,我明确地告诉他,争。"接着,郭焱从乔晓卫组调整到阎森组,"阎导带给了我新的思想,从2009年底开始我对自己的成绩很满意,公开赛和总决赛都是冠军。"

2010年,郭焱已经是大家口中的"老队员"了,本来觉得自己"没什么纰漏"稳步向前的郭焱,却在世乒赛团体赛时站在了亚军的位置上。"开始一直都挺好的,世锦赛前的封闭训练,是我第一次被列为中国队前三号、作为主要上场选手参加的,而且参赛资格是我自己打来的,这么多年的第一次。

"郭焱说,当时她心气儿很高。结果世乒赛像噩梦一样,给中国队、给郭焱都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刚输完那一阵压力太大了,出去一碰外国人就觉得压力大。

"郭焱说,让她缓过来是年底世界杯单打,对中国香港,她在1比3落后帖雅娜后翻盘。"在那场比赛之前我状态很差,联赛打得乱七八糟,对帖雅娜这场比赛算是我生生扛过来的,算是我绝地反击的开始。"那次世界杯团体赛上,李晓霞输了球、郭跃输了球,那时的郭焱知道,作为老队员的她,不能输。一直到亚运会结束,中国队的压力都很大,而在这样的压力中,郭焱当了女队的队长。

2011,经历了最不能原谅自己的两场比赛

2011年,郭焱身上的压力从与国家队共荣辱的责任,转变到对手们的冲击上。在整个奥运周期的后两年中,郭焱经历了两场不能原谅自己的失败。

鹿特丹输刘诗雯,总决赛输王越古。

鹿特丹世乒赛之前,郭焱一直非常焦虑,在封闭训练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怕极了。"那时候我面临的情况是,马上就要报上奥运会了,当时我积分排在前面,还差这么一个比赛就能报上了。"由于2010年没失手的成绩,郭焱理所当然地将世乒赛的目标定在冠军的位置。

在郭焱看来,当时最怕的对手就是刘诗雯。"我当时跟阎导说,我就怕碰到刘诗雯,因为当时只有她想法少,外加两年前我在横滨输给她,心理上有阴影。"郭焱说,当时她怎么也迈不过心理这道坎儿,而教练采取的方法是开解她,让她换一种方法思考。

"我总觉得事情没解决到我这个坎儿上。"郭焱说,如果当时她能下定狠心告诉自己,不赢就参加不了奥运会,也许结果会不一样。"我是那种上去跟人死磕行、一有侥幸心理就不行的人,去鹿特丹之前,我想对手那么多,不一定会碰到刘诗雯,结果还真就抽到一起了。"更巧的是,跟两年前一样,都是八进四碰。

郭焱在鹿特丹输给刘诗雯以后,给王璇打了3个小时的越洋长途,哭。王璇说,当时郭焱在电话里一直说,自己命里就没有奥运会,不想打球了,怎么劝都不行。郭焱也不敢给爸妈打电话,觉得太委屈了。"我根本就想不开,特别怪自己,努力了两年都好好的,因为一场比赛就全没了。

"郭焱说,如果当时她世界排名降到第三,没报上奥运会,她就真不打球了。然而世乒赛结束后,世界排名第二的郭焱顺理成章地报名了奥运会,心里却极不踏实,原因很简单,她是在一次连她自己都特别不满意的失利之后,侥幸搭上车。

年底的总决赛输给王越古,郭焱也是一样的心情,怪自己。"我在这么关键的时候,犯这样的错误,特别难受。"郭焱说。她一直不知道,对于她这场比赛的失利,王璇觉得错全在她这。"那会我生病了,肚子疼得夜里睡不着,郭焱在英国总能看到我上网,她知道北京这边是夜里,就总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后来王璇生病的事被郭焱知道了,正好是在打王越古这场球之前,王璇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因为我知道郭焱很看重朋友,就怕她知道了影响比赛,当时就有不好的预感。"

但是郭焱始终认为这是自己的问题,输球后,她自己在房间里呆了一天半,也想不起来要吃饭,就是难过。"其实运动员输球后最难过的,不是输球的当天晚上,而是想着这场球迷迷糊糊睡着后,再醒来的那个时刻。"郭焱说,当时她夜里三点醒的,就觉得心里有把火,特恨自己。

那时的郭焱只能积极调整自己,既然已经选择了要竞争,就要竞争到底。其实从奥运会第一次报名到现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郭焱没睡过一个踏实觉,记得最清楚的是在2011年世界打中国的比赛中输给冯天薇,连着几天郭焱都在噩梦中惊醒,梦的都是一样:在奥运会时输给冯天薇。真正到了2012年,郭焱越来越觉得选择竞争2012年奥运会,就像是在悬崖边上走。

2012,时间倒回四年前,我还选择参与竞争

真正到了奥运年,郭焱一直预感自己有可能会从奥运会名单中换下来。确实,面对实力雄厚的李晓霞,成绩突出的丁宁,经验丰富的郭跃,郭焱没什么制胜的法宝。"教练给我打预防针的时候,我觉得特别委屈,努力了这么久,最后还是这样的结果。

"郭焱说,在多特蒙德世乒赛前的封闭训练时,父母在电话中的开导让郭焱渐渐想明白了,"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如果想成为世界上最棒的那个人,需要付出很多。如果我把打乒乓球当做一个职业,那我觉得我做得非常好,收入比普通职业要多很多。如果我把乒乓球当成梦想,我付出的还不够。奥运会确实是我的梦想,但是是一个阶段性的梦想,不打奥运会,我还有很多体现自己价值的方法。"

郭焱说,她是个非常晚熟的人,到2010年才开始真正努力打乒乓球,才开始认真看技术录像,到2012年,才真正懂得如果付出的不够,机会是不会眷顾你。"在封闭训练的时候王楠来给我们讲课,我当时说了我这想法,楠姐说:您这知道得晚了点儿。"

所以,在很多人觉得郭焱努力这么久太亏了的时候,她特坦然地说自己不亏,"我真正从什么时候开始努力,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以前一直很顺利,特别爱玩,也许现在就是还债,还我年轻时浪费的那些时间的债。我一点都不后悔竞争2012年奥运会,我竞争这四年,当了乒超联赛的标王,赢得了亚洲锦标赛史上第一个四冠王,赢得了更多的认可和尊重,我觉得这四年我拼得特别值得,一点都不亏。

如果四年前我知道会得到今天这样的结果,我还是会选择竞争。"

现在的郭焱,觉得心里特别坦然,她说她对得起自己,付出了努力,虽然没能参加梦寐以求的奥运会,但起码能让自己坚定地说出"不后悔"这三个字。郭焱说她终于不用天天战战兢兢了,不是怕会不会被从名单中换掉,而是怕真到了奥运会赛场上,她能不能赢,怕出现这样那样的情况。

郭焱说,作为一个老队员在竞争,真的很纠结。家里父母年纪都大了,好多事都想让郭焱参与意见拿主意,心里也总惦记着他们,想方设法让老两口过好日子;年轻队员成长特别快,总在提醒着她绝不能犯任何错误。"我觉得衡量一个人长没长大最好的一个标准就两个字——责任,如果你扛不起这两个字,你的心态就还是个小孩。

"郭焱说,她现在就感觉自己对家庭要负起责任,对女乒也要负起责任,"我觉得现在可以用我的经历帮助正在努力的其他队员,如果我以后带运动员,我也会对她们负责。"

郭焱说,她现在有非常丰富的经验,在小队员碰到困难或者迷茫的时候,她特别想去帮她们。"付出多少就会得到多少,我虽然懂得晚,但我至少现在是明白这个道理了,所以在刚上一队的小孩李佳燚那天跟我说,她想留在一队,想当世界冠军的时候,我能告诉她这些事不光要想,还要为之努力,要真正去钻研乒乓球,动脑子,平时训练更不能放松,否则想怎样都只是白日梦。为之奋斗了,成功了,那个白日梦才能被叫做梦想成真。"

郭焱说,奥运会对她来说就是个"梦",因为一直没实现,所以还没到"梦想"这个级别,但是她努力了,对得起自己,而且因为这个梦,她经历了和以往嘻嘻哈哈玩玩闹闹都不同的四年,她很感谢奥运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