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打平儿是哪一集 红楼梦里的平儿结局是怎样的?

2019-08-16 - 平儿

王熙凤顶着红盖头,坐着八抬大轿嫁入贾府的时候,平儿作为陪嫁丫环之一,就跟在长长的娶亲队伍里面。

贾府于她而言,熟悉又陌生。

凤姐小的时候常常到这里来姑妈王夫人家做客,平儿就跟在后面服侍。闲了下来,她会跟鸳鸯、袭人她们一起玩,彼此还建立了深厚的情谊。

王熙凤打平儿是哪一集 红楼梦里的平儿结局是怎样的?
王熙凤打平儿是哪一集 红楼梦里的平儿结局是怎样的?

不过,现在她跟着凤姐再次来到贾府,却不再是以往的心情。因为位置变了,身份变了。

她的职责依然是伺候凤姐,只不过除此之外,还要维护凤姐,作为娘家人保护凤姐不受欺负。其实,不久之后大家就会发现,凤姐不去欺负别人就阿弥陀佛了,谁还敢招惹她。

王熙凤打平儿是哪一集 红楼梦里的平儿结局是怎样的?
王熙凤打平儿是哪一集 红楼梦里的平儿结局是怎样的?

尤其是凤姐熟悉贾府各项事务的运作之后,王夫人就渐渐丢下手中的事情,让凤姐来打理。这样,凤姐就作为接班人,全权代理了贾府各项事务。

凤姐站稳脚跟之后,那娘家带来的四个丫头,便有些张牙舞爪了。或勾引贾琏想当姨娘的,或心高气傲图谋不轨的,于是都被她一一收拾掉。最终死的死,去的去,只留下了一个,就是平儿。

王熙凤打平儿是哪一集 红楼梦里的平儿结局是怎样的?
王熙凤打平儿是哪一集 红楼梦里的平儿结局是怎样的?

后来,平儿成了通房大丫头。

所谓通房大丫头,就是自己的卧室与主人的卧室相通,便于夜间伺候主人。她们的地位高于普通丫头,低于妾。要办了手续,领了证,才能上升一级,成为姨娘。

现在,平儿除了极品老板王熙凤之外,又多了同样不简单的新老板贾琏

王熙凤打平儿是哪一集 红楼梦里的平儿结局是怎样的?

在这种微妙的三人关系之间,她不但没像其他同事一样被炒鱿鱼,反而还深得凤姐信任,成为通房大丫头。这当然是需要相当的聪明、智慧和平衡术的。

凤姐精明,管家之后不久就发现了生财的门道。每月发放给丫环们的例钱,经过她的手拖上几天,让旺儿媳妇拿到外面去放高利贷,再加上其他的灰色收入,一年小金库也能入账上千两银子。

这事平儿知道,并且参与其中,但她帮着凤姐瞒了贾琏。因为——“咱们二爷那脾气,油锅里的还要捞出来花呢,知道奶奶有了体己,他还不大着胆子花么?”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家庭矛盾,除去帮着凤姐瞒贾琏,平儿有时候也会帮着贾琏瞒凤姐。

有一次,凤姐的女儿大姐儿出天花。凤姐急着打扫卫生,供奉“痘疹娘娘”,便和贾琏分房,将他赶到书房去睡。

贾琏年起气盛,精力很旺。独寝两晚,便觉得难熬。于是选了清俊的小厮来清火。不行,又趁着住在书房的机会,搭上了贾府著名公交车“多姑娘儿”,两人便在书房里暗通曲款。

不几日,大姐儿天花好了,贾琏搬回卧室去住。平儿来书房收拾铺盖的时候,一不小心从枕套中抖出一绺青丝来。平儿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拿着过来找贾琏,笑着问他,“这是什么东西?”

贾琏一见,要抢,平儿就跑。没跑开,被贾琏按在床上,要硬夺。平儿便笑着说,“你这个没良心的,我好意瞒着他来问你,你倒赌利害。等我回来告诉了,看你怎么着?”贾琏赔笑央求,“好人,你赏我罢。我再不敢利害了。”

正在关键时刻,凤姐回来了。贾琏此时松了也不是,抢了也不是,只得把自己的小命儿交在平儿手里。

刚好凤姐想到这件事,就问平儿,

两人一言一答,各藏玄机,把贾琏在旁边急的脸都黄了,只“杀鸡儿抹脖子的”望着平儿使眼色。

凤姐走后,平儿指着鼻子,摇着头儿,笑道:“这件事,你该怎么谢我呢?”喜的贾琏眉开眼笑,跑过来搂着,“心肝乖乖儿肉”的乱叫起来。

平儿手里拿着头发,笑道:“这是一辈子的把柄儿,好便罢,不好咱们就抖出来。”贾琏笑着央告道:“你好生收着罢,千万可别叫他知道。”

嘴里说着,瞅他不隄防,一把就抢过来,笑道:“你拿着到底不好,不如我烧了就完了事了。”一面说,一面掖在靴掖子内。平儿咬牙道:“没良心的!过了河儿就拆桥,明儿还想我替你撒谎呢!”

贾琏见他娇俏动情,便搂着求欢。平儿夺手跑出来。急的贾琏弯着腰恨道:“死促狭小娼妇儿!一定浪上人的火来,他又跑了。”

平儿在窗外笑道:“我浪我的,谁叫你动火?难道图你舒服,叫他知道了,又不待见我呀。”

贾琏道:“你不用怕他,等我性子上来,把这醋罐子打个稀烂,他才认的我呢!他防我像防贼的似的,只许他和男人说话,不许我和女人说话。”

平儿就说:“他防你使得,你醋他使不得:他不笼络着人,怎么使唤呢?你行动就是坏心,连我也不放心,别说他呀!”

这件事发生在第二十一回,回目是“俏平儿软语救贾琏”。在这一回里,平儿俏的把贾琏“浪上人的火来,他又跑了”。她拿捏得住分寸。

她内心深处会为凤姐考虑,但是实际上既没有一味“死忠”于凤姐,也没有一味无地讨好贾琏。在她心里,有种泾渭分明的原则。

第四十二回,刘姥姥二进荣国府。住了几天要回去的时候,送她走的事情都是平儿在一手操办。

各人送给她的青纱、白纱、茧绸、丝绸,一样不差。精致的内供甜点,让刘姥姥拿去摆碟子,两斗御田粳米,给刘姥姥拿回去煮粥。还有园子里各样的果子,分门别类,码的整整齐齐,仍装在刘姥姥来时送果子的麻袋里。各人送的银子,凤姐的八两,王夫人的两包共一百五十两,尽都如数交给刘姥姥。

公事完毕后,平儿还做了件私事。她将自己的两件袄儿和两条裙子,四块包头,一包绒线,送给刘姥姥,还说,“那衣裳虽是旧的,我也没大很穿,你要弃嫌,我就不敢说了。”

刘姥姥这次来贾府,纯粹是为了报恩的,但刚巧合了贾母的缘,被贾母拉着说话,住了几天。这几天,鸳鸯和凤姐看她是个丑角,一直寻思着着怎么拿她取笑,逗大家开心。心直口快的黛玉,也毫不客气地说她是“母蝗虫”,卷了那么多东西走。

唯有平儿,没因为刘姥姥的粗鄙而厌烦她,也没因为刘姥姥的地位而瞧不起她,而只是以年龄和辈分来尊重她。在平儿眼里,刘姥姥像贾母一样,都是一个年迈的老人。

在八七版电视剧里面,这里加了个很感人的细节。平儿送他们回去的时候,刘姥姥的外孙板儿,临上车前又走回来,跪在地上给平儿磕了个头。大家都感动得落了泪。

平儿待刘姥姥的方式,是刘姥姥贾府之行所感受到的一股清流。

这,也是平儿心中的一项原则。

有年冬天,宝玉和湘云在大观园,命老婆子们拿了铁炉、铁叉、铁丝蒙来,要吃烧烤,烤鹿肉吃。

凤姐打发平儿来办月钱的事,结果湘云看见了就不放她走。平儿平时也好玩,跟着凤姐见识很多,却从不曾玩过这烧烤架。于是三人围着火炉,平儿便退去手上的镯子,要先烧三块来吃。

结果鹿肉吃完,镯子少了一个。凤姐便让悄悄地别声张,暗地里吩咐管家婆子查。她们以为是邢姑娘家里的丫头,本来又穷,又没见过东西。明着查出来面子上不好看。

结果查出来,却是宝玉屋里名叫坠儿的丫头拿的。平儿知道了,便悄悄地来到怡红院找麝月,当时袭人母亲过世,回家奔丧去了。她告诉麝月,她考虑了下,还是息事宁人的好。

第一,宝玉平日宠着丫头,前有良儿偷玉,今又有坠儿偷金,抖了出来宝玉有管教不严之责;第二,老太太、太太听了会生气;第三,袭人等丫头脸上也不好看。最好是防着坠儿,过了这段时间找个其他理由撵了。

平儿就回去跟凤姐说,“我往大奶奶那里去来着,谁知镯子褪了口,丢在草根底下,雪深了没看见。今儿雪化尽了,黄澄澄的映着日头,还在那里呢,我就拣了起来。”

本来身为失主,平儿不但不追究,反而甘愿冒着风险压下来这件事,更是将上司凤姐瞒了过去。

而且,更难能可贵的是她考虑问题的出发点,全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宝玉,为了老太太、太太,为了袭人、麝月。

这,也是平儿处理问题的一项原则。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第六十一回,“投鼠忌器宝玉瞒赃,判冤决狱平儿行权”。这件事涉及到的利益方更多,平儿如果顺水推舟也会有不少好处可捞。

但是平儿一如既往保持了清醒的头脑,不但救了被冤枉的五儿,而且还和宝玉一起再次将这件事瞒了下来。同时警告了真正的小偷彩云,保全了探春和赵姨娘的面子。

当时凤姐已经病倒,探春代理贾府事务。过后,平儿回去跟凤姐汇报这件事(当然没说实话,是按照宝玉背锅的说法说的),凤姐之精明,听了就说,“虽如此说,但宝玉为人,不管青红皂白,爱兜揽事情……依我的主意,把太太屋里的丫头都拿来,虽不便擅加拷打,只叫他们垫着磁瓦子跪在太阳地下……就是铁打的,一日也管招了。”

平儿听了就劝解她,“何苦来操这心?得放手时须放手,什么大不了的事,乐得施恩呢……”

同样是吃烤鹿肉的那天,雪下得很大,平儿看人人都穿着不是猩猩毡,就是羽缎的,十来件大红衣裳,映着大雪,好不齐整。只有邢岫烟穿着那几件旧衣裳,越发显的拱肩缩背,好不可怜见的。就让袭人帮忙,捎带半旧大红羽缎的大衣送给她。

那么多人都在,只有平儿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后来尤二姐被凤姐设计“捧杀”,先娶进来再孤立,不给好吃的,教唆下人说坏话。只有平儿,悄悄地给二姐拿吃的,趁着有机会就说些宽心话安慰她。

最后尤二姐吞金自杀,贾琏伤心欲绝,要问凤姐要钱埋葬尤二姐,凤姐不给。也是平儿偷偷拿了二百两,给贾琏去做安葬费。

平儿的这些原则,其实就是善良,就是能够设身处地为别人考虑。她背着凤姐,悄悄做了很多好事,也许正是因为平儿素日积累的阴鸷,凤姐的女儿巧姐儿才能真的逢凶化吉,有一个不错的归宿。

平儿的担当和善良,给她带来了不错的评价。贾府里最欣赏她的人,可能就是李纨了。

李纨甚至曾经当着王熙凤的面开玩笑,说凤姐,“给平儿拾鞋还不要呢!你们两个,很该换一个过儿才是。”

不过,同样是这个意思,同样是这句话,当它在另一个时间、地点、人物、语言、环境中出现的时候,却让平儿躺枪,让凤姐炸毛了。

这件事发生在第四十四回,一男三女互相厮打,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凤姐听了话生气打平儿,踹门进去打鲍二家的;

平儿躺枪,惹了一身骚,又被凤姐打,生气打鲍二家的;

贾琏见凤姐打鲍二家的,又气又愧,又见平儿也敢上来打,生气打平儿;

平儿害怕贾琏,不敢再打鲍二家的;

凤姐见平儿害怕贾琏,生气又赶上来打平儿,偏叫打鲍二家的。

平儿急了,便跑出来找刀子要寻死;

凤姐见平儿寻死去,便一头撞在贾琏怀里,也要寻死;

贾琏生气,从墙上拔剑,“不用寻死,我真急了,一齐杀了,我偿了命,大家干净!”

尤氏等人闻声过来救场;贾琏逞威故意要杀凤姐;凤姐见人来便不再撒泼,哭着去找贾母告状;平儿被李纨等人拉着大观园去。

闭幕。

凤姐到贾母那告状的时候,话就变成了,“我才家去换衣裳,不防琏二爷在家和人说话。我只当是有客来了,唬的我不敢进去,在窗户外头听了一听,原来是鲍二家的媳妇,商议说我利害,要拿毒药给我吃了,治死我,把平儿扶了正……”

贾母听了骂,“平儿那蹄子,素日我倒看他好,怎么背地里这么坏?”

尤氏等就笑,“平儿没有不是,是凤丫头拿着人家出气。两口子生气,都拿着平儿煞性子。平儿委屈的什么儿似的,老太太还骂人家。”

贾母就说,“这就是了,我说那孩子倒不像那狐媚魇道的。既这么着,可怜见的,白受他的气。”又把琥珀叫来传话,“你去告诉平儿,就说我的话,我知道他受了委屈,明儿我叫他主子来替他赔不是。”

琥珀来传话的时候,平儿正在大观园委屈着,哭得哽咽难言。听了贾母的话,心里才好受了些。

袭人安慰她说,二奶奶不过一时气急了。平儿说,“二奶奶倒没说的,只是那娼妇治的我,他又偏拿我凑趣儿。还有我们那糊涂爷,倒打我。”她不气凤姐,气鲍二家的,气她那糊涂爷。

贾府头号大花痴贾宝玉见平儿来了,喜出望外,把平儿照顾的面面俱到。看平儿可怜,心里又想:“平儿并无父母、兄弟、姊妹,独自一人,供应贾琏夫妇二人,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贴,今儿还遭荼毒,也就薄命的很了。”

而宝玉内心这样的感慨,或许也正是曹雪芹借宝玉之口,对平儿做出的总评。

第二天,邢夫人早早的带了儿子贾琏来贾母这里,贾母开始处理这起事件的善后事宜。老祖宗的情商,在这儿不经意就爆表了。

先是让贾琏向凤姐道歉,贾琏乖乖地,厚着脸皮,陪着笑,对凤姐做了个揖,“原是我的不是,二奶奶别生气了。”逗得屋里人都笑了。

贾母再说,“凤丫头不许恼了;再恼,我就恼了。”便又让人去叫平儿过来,命凤姐儿和贾琏安慰平儿。

贾琏见了平儿,听贾母一说,便赶上来说道,“姑娘昨日受了屈了,都是我的不是;奶奶得罪了你,也是因我而起:我赔了不是不算外,还替你奶奶赔个不是。”说着,也作了一个揖。引的贾母笑了,凤姐儿也笑了。

贾母又令凤姐来跟平儿道歉,平儿听了,连忙走上来给凤姐儿磕头,说:“奶奶的千秋,我惹的奶奶生气,是我该死。”凤姐知道自己吃多了酒,无故给平儿没脸,心里正愧。这会又见平儿如此,心里又是惭愧又是心酸,忙一把拉起来,落下泪来。

平儿道:“我伏侍了奶奶这么几年,也没弹我一指甲;就是昨儿打我,我也不怨奶奶,都是那娼妇治的,怨不得奶奶生气。”说着,也滴下泪来了。

贾母看事情圆满了,便命人:“将他三人送回房去。有一个再提此话,即刻来回我,我不管是谁,拿拐棍子给他一顿。”三个人从新给贾母,邢、王二位夫人磕了头。老嬷嬷答应了,送他三人回去。

当着众人的面,凤姐不好意思。回去之后,趁着屋里没人,便和平儿道歉:“我昨儿多喝了一口酒,你别埋怨。打了那里?我瞧瞧。”平儿听了,眼圈儿一红,连忙忍住了,说道:“也没打着。”

后来凤姐生病,李纨和探春共同管理贾府。平儿作为凤姐的心腹,跑前跑后,说话做事处处维护凤姐,却又不得罪探春,给足她面子。周旋在凤姐、探春以及下面的众管家婆子中间,滴水不漏。

宝钗就说她,“你张开嘴,我瞧瞧你的牙齿、舌头是什么做的?从早起来到这会子,你说了这些话,一套一个样子:也不奉承三姑娘,也不说你们奶奶才短想不到;三姑娘说一套话出来,你就有一套话回奉,总是三姑娘想得到的,你们奶奶也想到了,只是必有个不可办的原故。”

探春也说,“我早起一肚子气,听他来了,忽然想起他主子来:素日当家使出来的好撒野的人,我见了他更生气了。谁知他来了,避猫鼠儿似的,站了半日,怪可怜的;接着又说了那些话,不说他主子待我好,倒说‘不枉姑娘待我们奶奶素日的情意了’。这一句话,不但没了气,我倒愧了,又伤起心来。”

这也是平儿的厉害之处。她做人做事,泾渭分明,对凤姐是打内心深处的忠诚。及至后来贾府破败,凤姐病重,连贾琏都视她为累赘的时候,唯一真正对她不离不弃的,大概也只有平儿了。

很难有人不喜欢这样的平儿,她聪明又有智慧,善良又有原则。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后四十回续书的作者才安排在凤姐去世后,把平儿扶了正。

我们无法知道曹雪芹的原意是要给平儿安排一个怎样的结局,或者有没有可能压根就不给她安排结局,就像沈从文《边城》的结局:没有人知道最后老二会不会回来,那是一个没有结局的结局。

也许平儿正是如此,她的一生就是“平”,做着平常事情,过着平常的生活,有着平常的善良。这无关乎结局,它更多的是一种平和的生存状态。

平儿也正是这样的一个平常的姑娘,她就像一个善良的邻家大姐姐,就生活在你我的身边。她们接人待物总是透着一团亲切和气,看人看事也总能够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

她们相貌平平,并不出众。她们内心善良,毫无锋芒,却从来不会被人任意欺负;她们心藏玄机,八面玲珑,却从来不会去算计伤害别人。

平儿就是这样的一个邻家大姐姐,她如水利万物而不争,却又外柔内刚,心里有自己的主见。平儿有聪明,有智慧,也有心机,但却不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聪明和智慧都不算什么,真正难能可贵的,是内心深处毫不矫揉造作的纯真善良。而这,也正是平儿之平常的善良,朴素的善良。

所以,不管续书中平儿扶正的结局是否是作者原意,它起码代表了众多热爱红楼的读者和续书者对平儿的喜爱,以及对她的良好祝愿。

毕竟,没有人会不希望这样一个善良美好的平儿,能够得到一个同样善良而美好的结局。

相关阅读
  • 平儿扮演者揭秘

    平儿扮演者揭秘

    2019-08-16

    平儿是红楼梦中一个不太出彩但却塑造的很成功的一个女性人物形象,她本是王家的丫鬟,后来被作为王熙凤的陪嫁丫鬟嫁到贾府。虽说平儿有着很多的影视形象,在影视圈有着很多的女星扮演过她,但是其中比较有名的扮演者只有几个。

  • 红楼梦平儿的结局 《红楼梦》里 平儿最后的结局怎样?

    红楼梦平儿的结局 《红楼梦》里 平儿最后的结局怎样?

    2019-08-16

    如果贾府被抄了,平儿有可能被卖,如果王熙凤被休了,平儿就是随王熙凤回到王家去。但无论哪一种结局,我觉着平儿都会过的不错。平儿是吃的了苦的。书中交代了她是王熙凤的陪嫁丫头,贾琏的通房丫头,并没有交代她的身世。

  • 妈妈的润房平儿 平儿为什么没有怀上孩子呢?

    妈妈的润房平儿 平儿为什么没有怀上孩子呢?

    2019-08-16

    王熙凤虽然说是故意卖好,借口骂平儿,来替贾琏的子嗣着急,好说给贾琏听,以显示自己的贤德。不过她说的倒有些道理,为什么平儿一直也不见怀个胎什么的?难道是平儿有不孕之症?我想平儿不孕并不是自己身体有病而是周围的环境不允许她有喜。

  • 平儿我的前半生 我的前半生平儿是谁演的

    平儿我的前半生 我的前半生平儿是谁演的

    2019-08-16

    童星魏之皓在《我的前半生》饰演平儿,是罗子君与陈俊生的儿子,目前是一年级的小学生,不希望自己的父母离婚。平儿最近在雨中的一场戏,可以说是看碎了观众的心,从小养尊处优的他,在雨中跟妈妈起矛盾闹脾气大哭,这场戏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