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黎晖结婚了吗 沈黎晖种的“草莓”熟了

2019-01-20 - 沈黎晖

在线和在播是基础,在场是更高一个层次的体验。交互思维激活了奄奄一息的音乐产业。

张曼玉首唱上海草莓音乐节,后朋克版《甜蜜蜜》一开嗓,恶评如潮。

"我可能要说点什么。"在北京演出前,张曼玉只对摩登天空总经理沈黎晖说了这句。

沈黎晖结婚了吗 沈黎晖种的“草莓”熟了
沈黎晖结婚了吗 沈黎晖种的“草莓”熟了

站上北京草莓音乐节舞台,张曼玉自嘲:"我在上海表现不理想,就上网搜索‘怎么在草莓不走音’。我演了20部戏时,还被说成是花瓶。所以我会努力,再给我20个机会吧,我应该可以的。"

可是又遇极端天气,刚唱第二首,瞬间风力达九级,舞台导演向张曼玉做出暂停手势。她还是坚持把第二首唱完了,然后说"我不想停。"话音刚落,舞台一角有东西掉落,导演一把把张曼玉抱了下去。

沈黎晖结婚了吗 沈黎晖种的“草莓”熟了
沈黎晖结婚了吗 沈黎晖种的“草莓”熟了

"我们要不要等等看?"工作人员问。

"不要等,停。跟观众说演出结束。"在舞台一侧的沈黎晖斩钉截铁。

做了七年的音乐节,应对各种变数和突发情况,沈黎晖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强了很多,但今年草莓的结尾太难忘了。"比电影还电影,最后就定格在张曼玉下台那一刻。这会是历史性的。"沈黎晖说,"当然遗憾了,但也是缺憾美。"

沈黎晖结婚了吗 沈黎晖种的“草莓”熟了
沈黎晖结婚了吗 沈黎晖种的“草莓”熟了

在沈黎晖眼里,张曼玉比自己强大。音乐节结束后的派对上,张曼玉把在台上没唱的歌都唱完了。

而在张曼玉眼里,"沈黎晖(的状态)像个小学生。"

沈黎晖原本是个音乐人。

1988年,沈还在上大学,就组建了清醒乐队。彼时玩乐队一半原因是要出风头、泡妞儿,梦想做摇滚明星。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摇滚乐星火燎原。从1991年由魔岩制作的《中国火I》、1992年王晓京制作的《摇滚北京》,到1994年底以"魔岩三杰"的名义出版的张楚、窦唯和何勇的专辑,卡带发行了上百万张。

沈黎晖结婚了吗 沈黎晖种的“草莓”熟了

但也就十来年时间,卡带时代急遽结束了。1997年,沈黎晖担任主唱的清醒乐队第一张专辑卖了20多万张,而2007年,清醒发行的第二张专辑只卖了几千张。去年,宋冬野的专辑是摩登旗下卖得最好的,不过两万张。

十年过去,沈自己成立了公司才把第一张专辑完成。乐队沉寂了,公司却坚持做了下来。他签艺人唯一的标准就是看音乐,即便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他们还是发掘了周云蓬、小河、万小丽、跳房子、果味VC这样的音乐人。那时候沈黎晖被人追债,痛苦不堪,发誓如果情况能很快好起来,自己以后只拿足够生活的钱,其余的都不要。

沈黎晖的坚持是有回报的,只不过是荣誉大于经济收益。2012年"回声33"年唱片评选,2000个评审从1979-2012年出版的3万张原版专辑中选出了500张,其中55张是摩登的唱片,而摩登总共只不过出版了200张专辑。沈黎晖很骄傲,要把唱片版权收入全部再投出去发现新艺人,支持艺人做唱片。

不管是唱歌、做公司、做品牌还是以后想拍的电影,对于沈黎晖来说都是表达,"我不需要影响很多人,不需要人们为我欢呼、鼓掌,我能影响我认可的100个甚至10个人也就够了。"

虽然他一直觉得摩登和旗下艺人与目前电视上的音乐类节目气场不和,但去年摩登的两首歌在选秀节目上一炮走红,从小众音乐一跃成为年度歌曲:一首是宋冬野的《董小姐》,一首是阿肆的《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

在电视节目上火起来,相当程度地改变了宋冬野的命运。《董小姐》被快男左立唱红之前,宋冬野一场演出只拿七八百块钱,一个月一两场,收入仅够维系基本生活。到现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宋冬野个人巡演赚的钱已经够买一辆车。

宋冬野觉得自己是侥幸,他不知道自己的音乐有什么特点,唱着唱着就成这样了。他只想待在音乐圈,不想和娱乐圈发生任何关系,商业方面的事情摩登相对尊重艺人的意愿。前些日子一个颁奖礼请宋冬野去领奖,宋不想去,还在微博上发飙,让公司很尴尬。沈黎晖没有怪他,"你不去就不去吧,我替你去"。这时评审单位却说,如果宋冬野本人不到,奖就颁给别人。沈黎晖当时就急了,大骂这种颁奖根本不值得尊重。

因此,沈黎晖跟宋冬野很合拍,宋说:"只有沈黎晖可以搞定独立音乐。他有他的偏激和幼稚。偏激是我的说法,执着是别人的说法。"

国际级音乐节的种子早早就种下了。

早在2002年,著名的瑞典胡尔茨弗雷德市摇滚音乐节上,沈就有了做音乐节的想法,可当时根本没条件实现。那是摩登天空最艰难的一段时间,由于CD的出现,卡带突然滞销,可CD的销量也没有起来,盗版非常猖獗。沈黎晖在北京平谷的四套房子里堆满了停刊的《摩登天空》杂志。

最低谷时,公司欠债200多万,沈把房子全卖了,去收拾的时候还被邻居当成做盗版的举报了。当时虽然摩登的音乐仍在不断拿奖,但公司就剩下三个人,只有同行知道他们快关门了。沈黎晖靠给品牌商做音乐顾问和活动执行业务又让公司起死回生,他做过Levi’s的校园乐队比赛、摩托罗拉的电子音乐杂志,还成为诺基亚的内置音乐内容提供商。

四年后公司财务状况好转,看着账上100多万盈余,沈黎晖决定把音乐节做起来。2007年10月第一届摩登天空音乐节,观众只有8000人。账上的100万折腾没了,沈黎晖却很爽。2009年北京草莓音乐节起步,两年后沈又把草莓"种"在了上海。

在沈黎晖看来,只有京沪两地具备举办超级音乐节的潜质。他从一开始就为摩登天空对标国际音乐节的水准,比如,门票价不能太低。日本的Summer Sonic音乐节门票是1800元人民币,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门票是210镑,而草莓音乐节今年的门票是180元人民币,比去年涨了30元,以后每年都会涨。"中国音乐节的起点被误会了,门票一直很低。"所以沈黎晖一直在提价,"我们敢于投入,观众也越来越成熟。"

刚刚过去的"五一",北京和上海两档草莓音乐节观众接近26万人次,营收四五千万(具体数字尚未统计完成)。虽然由于糟糕天气和被限流等原因,没有达到沈黎晖之前估计的40%增长率,但票房上升、赞助费在总收入中所占比例的下降还是让他很满意,"用户在拿钱投票,这是最实在的。"

今年摩登要做近30场音乐节,包括一场在纽约中央公园的摩登天空音乐节。将Live House、剧场演出、演唱会和音乐节加在一起,现场音乐部分目前占了摩登总营收的70%。在音乐版权能真正卖钱之前,现场音乐是唱片公司唯一的出路。

沈黎晖的计划是三年内让北京和上海草莓总体量过亿,成为国际一流的"超级草莓",争取实现最理想的营收比例——赞助只占10%左右,票房收入提升到80%。而整个公司营收将从现在的2亿增长到10亿,音乐节总数量达到50-80场。

国际顶级音乐节营收都能到四五个亿,比如东京和大阪的Summer Sonic音乐节,两天营收就达到4.5个亿。有的音乐节会持续1周、20天,甚至一个月。与之相比,中国音乐节还初级。

要做大体量多场次音乐节的不止摩登一家。去年,曾高呼"唱片已死"的宋柯率恒大音乐进入音乐节市场,3个月内就做了20多场。"当人均GDP达到一万美元左右的时候,对现场娱乐活动的消费欲望就产生了,包括电影、音乐等等。国内的大城市已经达到这个水平了,二线城市也基本接近。所以现在现场音乐的火爆是可以理解的。"宋柯说。

摩登做音乐节用的是笨办法,草莓每到一座新的城市,都是从亏本做起。几年下来,北京和上海两个音乐节市场进入良性运转阶段,盈利要用来覆盖其它城市的投入,还要请更大牌的国际音乐人加入,整体来看利润并没有多少。

"丫还是那个乐队主唱。"宋柯笑沈黎晖。

"就拿照相来说吧,不管他站哪儿,8个人合影最突出的还是他,艺术范儿一下就出来了。当然,乐队主唱能有他的商业头脑也很难得。"宋柯说。

沈黎晖曾说自己是做企业的,不喜欢别人再叫他乐队主唱或者艺术家。可是听宋柯这么说,他笑得带点顽皮:"也对。老宋就特别嫉妒我这一点。所以我说老宋一点儿都不酷,是个投机分子。"在沈黎晖眼中,乔布斯是rock star(摇滚明星),李嘉诚赚再多钱也不rock。

恒大音乐的办公室在北京东三环写字楼,规矩到古板。摩登天空一直在苹果社区艺术街的一栋小楼。一楼被摆放得毫无章法的物资占满了,橙色金属楼梯通向楼上的办公室。办公层有滑梯直接溜到楼后空地,有几位员工看上去很朋克。"我招人就是不着四六儿的问几句,看气场合不合,爱不爱这行。"沈黎晖说。在他办公室放着的吉他箱子落了一层灰,摄影师请他拿吉他拍照,他就很自然地开始弹和弦。

恒大音乐节的商业模式与摩登不同,完全靠赞助埋单。去年赞助商出资1亿,还没卖票就已经不亏钱了。再加上二十多万张可售票,第一年做下来,即便票价只是"一张电影票的价格",音乐节的营收就占了恒大音乐总营收的一半。

两个音乐节品牌所面对的受众差异也很明显。恒大音乐节走恒大地产的"民生"路线,针对一群"买第一套房、第一辆车,娶第一个老婆,生第一个孩子"的人,这类人群生活趋于稳定,有更高品质的追求,但又精打细算。相对于草莓的文艺、时尚和迷笛的摇滚死忠,宋柯觉得普通青年们挺好。

恒大音乐节今年要增加到40场,赞助金额又有提升,还没开演就已经盈利。"我们准备申请吉尼斯纪录。"宋柯不是在开玩笑,"同一品牌巡回演出的规模和场次全世界没有我们这么多的。既然要申请纪录就多做几场,让别人也不好超越。"

还有更多的闯入者,而他们并不来自音乐圈。就在今年的草莓音乐节上,互联网公司已经扎堆前来,音乐节甚至成了互联网公司营销的新战场,乐视网、陌陌、高德、易信都在草莓音乐节上搭台唱戏了,并在音乐节上发布了科技新品。

今年乐视网投入接近百万,用目前全球最高标准4K技术,对北京草莓音乐节进行现场直播。3天观看直播的用户达到88万,其中通过PC观看人数是24万,移动端29万,乐视TV大屏端有35万。乐视网还要在音乐现场直播上做出更多创新,将动漫视频常用的弹幕应用到网络音乐会,观众表达的想法和情绪直接飞到屏幕上,而线上观众的反应也可能被及时反馈给表演者。

乐视自己制作的"live生活"音乐会已经举办到第五季,共计30余场。通过乐视网四屏观看音乐会直播的用户超过800万,观看音乐会高清视频点播的用户已经超过3000万。

乐视最快将在明年推出自己的音乐节,还要做完全互联网化的音乐真人秀节目,并计划逐步渗透音乐行业的整个产业链。

"现场音乐本身就应该是音乐行业最基础的一个生态。"乐视网副总编辑兼音乐中心总监尹亮说。以欧美国家成熟的音乐行业为参考,基本上歌手发专辑后就是做巡演。沈黎晖认为,未来的音乐工业也会像电影工业一样,成为票房主导的行业,除了网络视听、搜索、下载数据,也会有票房排行。

沈黎晖并不排斥互联网,"今后没有什么互联网和非互联网公司了,互联网就是电,是基本配备工具。"互联网时代的最大特点是交互性强,这使人们寻找同类在线下交流的愿望更加强烈,Live House、音乐会和音乐节成为城市主流人群的一种生活方式,是最好的聚集理由。

有意思的是,今年草莓音乐节的主题是"社交网络生活是垃圾,欢迎来到真实世界!"。这取自英国摇滚乐队Blur的专辑"现代生活是垃圾"(modern life is rubbish)。这让音乐节的火爆得到了另外一种解释,人们除了需要线上的交流,更需要真实的互动,从线上连接到线下,将成为音乐节的未来。

作为电视节目制作公司,灿星也提出了自己的音乐交互战略。事实上,《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等音乐真人秀节目大大拉近了音乐和大众之间的距离,也为现场音乐打下了更好的基础。同时,互联网的发展又让难以登上传统主流舞台的独立音乐被更多乐迷接受。

灿星将音乐产业划分为三大类:在场、在线、在播。在线和在播是基础,在场是更高一个层次的体验。两季《中国好声音》节目结束,灿星不希望在自己节目上火起来的歌手像大部分选秀艺人一样迅速消失,所以打造一个在线、在播、在场音乐融合的产业链成为其当务之急。

"音乐行业要复苏,就要在产业的根结上做改变。电视可以让大家接触、欣赏音乐,但能够改变音乐行业利润现状的只能是产业本身,创作人有收益才公平,我们得让音乐本身能够赚钱。"灿星制作副总裁陆伟说。

现场演出部分,灿星第一步要与商业地产公司合作,在全国各大城市中开设100家小剧场,制定周期演出计划,像电影院一样成为人们的日常娱乐文化消费。

资本也瞄准了现场音乐。事实上,摩登天空刚刚做完第二轮融资,融资金额1个亿。在资本进入音乐产业时,摩登也拿到了自己的入场券。这一轮融资之后,摩登并购了西安张冠李戴音乐节、云南五百里城市音乐节和北京的影响城市之声。"资本进入使我们有资格和能力去跟巨头竞争,但资本绝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方法,尤其是在音乐行业。"沈黎晖说。

相关阅读